土家族小儿推抹疗法治疗小儿发热临证经验

2020-09-10 12:36:21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下半月 2020年7期

耿瑞 文海琳 晏朝操

【摘 要】 土家族小儿推抹疗法,技法独特,疗效显著。文章总结运用小儿推抹疗法治疗小儿发热的经验,简析其治疗思路,并举典型案例予以例证。

【关键词】 土家族;小儿推抹疗法;小儿发热;应用经验

【中图分类号】R29 【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20)14-0067-03

Experience of Tujia Pediatric Pushing Therapy in Treating Pediatric Fever

GENG Rui WEN Hailin YAN Chaocao*

Dejiang Nation Hospital of TCM, Dejiang  565200,China

Abstract:Tujia childrens push and wipe therapy, unique technique and remarkable effect.The article summarizes the experience of using pediatric push-and-apply therapy to treat pediatric fever, briefly analyzes its treatment ideas, and lists typical cases as examples.

Keywords:Tujia;Pediatric Massage;Pediatric Fever;Application Experience

小儿发热是儿科临床常见症状之一,其处理方法大致分为两类,即药物退热和物理降温。小儿推抹疗法是土家族常用的治疗方法[1]。我院自开展小儿推抹疗法以来,因其技法独特,疗效显著,深受患儿家长的青睐。文章总结笔者运用小儿推抹疗法治疗小儿发热的经验,以供参考。

1 概述

小儿推抹疗法是中医小儿推拿学的分支和重要组成部分。《五十二病方》载:“婴儿瘛者……以匕周抿婴儿瘛所”,记载了应用钱匕刮法推拿治疗儿科疾病的方法[2]。此外还涉及如“安(按)”、“靡(摩)”、“蚤挈”、“括(刮)中指”、“循(揗)摹”、“蚤(搔)、捏、操、抚”等10余种按摩手法。

秦汉时期,小儿推拿体系未形成,仅对于头项部、脊柱区、腹部进行按摩。同时期我国传统医学著作《黄帝内经》产生,创建了推拿学理论体系,而最早记录按摩学,并为推拿学的发展奠定基础的著作是《黄帝岐伯按摩十卷》[3]。推拿学在隋唐时期盛行,至宋朝儿科学的产生,小儿推拿学体系萌芽逐渐形成,并在明代得到空前发展,作为一种独特的治疗体系存在[3]。

明代初期太医院设有“按摩”专科,随着推拿体系的快速发展,有关小儿按摩的著作也相继出现,这标志着小儿按摩成为一个独立体系[4]。清代是小儿推拿空前发展的另一时期,在此时期有诸多推拿著作相继推出,如《小儿推拿广意》、《幼科铁镜》及《幼科推拿秘书》等[4]。其中当属《小儿推拿秘旨》最为著名,该书汇聚作者临床经验,以歌诀的形式记载小儿推拿常用穴位的主治功效,书中将小儿疾病的药物治疗归为一卷,又将小儿推拿治疗的内容归为一卷,并细分为总论、惊风论、蒸变论、诸疳论等,记述了“十二手决法”的主要操作方式、主治内容及适应证[5],在当时被称为“推拿最善之本”。

目前临床上应用小儿推拿退热效果已经被诸多学者证实。王丽清等[6]选取70例患儿,治疗组采用推拿治疗,对照组采用不同药物治疗,在总有效率、症状体征改善方面,手法组均明显优于对照组。刘福林[7]对52例发热小儿进行推拿分型治疗,结果为:优44例,良3例,中3例,差2例。佘曼瑜等[8]用推拿治疗119例发热患儿,总有效率100%。娄冉等[97]用推拿手法治疗小儿外感发热52例,发现推拿手法降温的即时效应和持续效应均较显著。王华兰等[10]通过小儿推拿加拔罐治疗小儿外感发热36例,大部分小儿在1次手法后即体温恢复正常或者降温。王鹏等[11]通过推拿治疗小儿外感发热453例,总有效率为94.03%,其中以5岁以下患儿疗效较好。

2 小儿隔食发热

2.1 病因病机及治疗方法 此病为饮食不节,喂养不当,或诸虫感染损伤脾胃形成积滞,故而发热。由于婴幼儿时期脏腑娇嫩,机体的生理功能尚未成熟完善,而生长发育迅速,对水谷精微的需求量大。但哺食过早,甘肥、生冷食物过多,会损伤小儿脾胃之气,久之则因脾胃虚损而发生隔食之证。隔食发热,患儿常肚皮发胀,肚腹发烧,手脚冰凉,呕,夜睡不宁,夜哭夜闹,瞳孔常泛青。

医师两手拿持患儿(男儿为左,女儿为右)手,起始用大拇指一窝蜂穴顺时针按120次,患儿大拇指赤白肉际处往下抹120次;次按上停(阻塞、停食有寒),下海(小腹走穿性疼痛),左干(口干湿寒,寒热错杂),右食(肚脐冰凉,反串性的疼痛,湿气重)病证病位不同采取不同治疗方法。若为上停,则上腕向肚脐推120次(多得少不得);若为下海,顺时针揉小腹120次;若为左干,推左边肋骨下缘至带脉交接处120次;若为右食,推右边肋骨下缘至带脉交接处120次。后提脐双旁2寸5下,尾椎旁开1寸处顺时针按120下,第九胸椎旁开2寸顺时针按120下。

2.2 典型病例 患儿,男,27个月,于2018年5月7日到我院土家醫药馆推拿治疗,症见呕吐、肚腹发烧,脚手冰人,夜睡不安,经文发绿。诊断为发热,辨证为食积发热。治疗:持患儿左手,大拇指一窝蜂穴顺时针按120次;清脾经,患儿大拇指赤白肉际处往下抹120次;上腕向肚脐推120次;推左边肋骨下缘至带脉交接处120次;拿肩井5下,尾椎旁开1寸处顺时针按120下,第九胸椎旁开2寸顺时针按120下。推抹治疗后患儿饮食增加,呕吐、肚腹发烧,脚手冰人,夜睡不安等症消失,次日上下午各推抹治疗1次,诸症愈。

按语:乳食积滞日久,化热伤津。饮食积滞,脾失健运,气机不畅,故不思饮食,脘腹胀满;饮食化热,耗伤津液,则腹部灼热,手足心热;内扰心神故心烦易怒,夜寐不安。一窝风穴,推拿穴位名,出自陈氏《小儿按摩经》,位于手背腕横纹正中凹陷处,主治腹痛,肠鸣,胃痛,泄泻,消化不良,小儿急、慢惊风,伤风感冒等。揉法一窝风穴能温中止痛,行气通络,发散风寒,宣通表里。清脾经,清热利湿,化痰止呕。上腕向肚脐推120次;推左边肋骨下缘至带脉交接处,能健脾和胃,理气消食;拿肩井能清热。土家族小儿推抹疗法治疗此病认准病机,以健脾和胃,理气消食,解热为治法,取穴少,手法精,施術时间短,疗效显著。

3 小儿感冒发热

3.1 病因病机及治疗方法 土家医讲:“食指三头病是火,病是伤风又感冒(额头发热)”。感冒是由于六淫、时行病毒侵袭人体而发病。以感受风邪为主,但在不同的季节,往往夹时邪相合而侵入人体,如冬季多夹寒邪,春季多夹风邪,夏季多夹暑湿,秋季多夹燥邪,其中尤以风寒、风热、暑湿为多见。风邪夹时令之邪,由人体的皮毛、口鼻而入,侵犯肺卫,则卫阳被遏,营卫失和,邪正相争,肺气失宣,而致感冒。时行感冒因感受时邪疫毒而致病,其特点为发病急,病情重,具有广泛传染性、流行性,较一般伤风感冒为甚。感受外邪是否发病,取决于感邪轻重和人体正气的强弱。其证候表现也与四时六气、体质差异有关,如素体阳虚者易受风寒,阴虚者易受风热,痰湿内盛者易受外湿,常内外相因为病。卫外不固,外邪侵犯肺卫,致营卫失调,肺气失宣,从而出现肺系及表卫证候。如气虚感邪,邪在肺卫,则为气虚感冒;阴虚感邪,邪在肺卫,则为阴虚感冒。

医师两手拿持患儿(男儿为左,女儿为右)手,起始一窝蜂顺时针按120次,合谷穴120次,中指第三指节外顺时针按120次,闭离宫,推三关(食指、无名指、食指)9下,推单不推双,顺八卦9下,太渊穴向肘关节处推49下,推六腑小臂外侧曲池到一窝蜂36下,肩井提120次,推耳后高骨下推120次,捏耳垂9手(9次)。

3.2 典型病例 患儿,女,7个月。于2018年8月13日到我院土家医药馆推拿治疗,测体温39.4℃,伴咳嗽1天,症见咳嗽,面赤,舌质红、苔黄,经纹红。诊断为感冒,辨证为风热感冒。处方:医师两手拿持患儿右手,起始一窝蜂顺时针按120次,合谷穴120次,中指第三指节外顺时针按120次,闭离宫,推三关(食指、无名指、食指)9下,推单不推双,顺八卦9下,太渊穴向肘关节处推49下,推六腑小臂外侧曲池到一窝蜂36下,肩井提120次,推耳后高骨下推120次,捏耳垂9手(9次)。推抹治疗后1 h测体温38.5℃,而后每日推抹治疗2次,推抹治疗4次而愈。

按语:风热侵犯卫表,卫表失和则发热重,肺气失宣则致鼻塞、流涕、咳嗽。揉法一窝风穴能行气通络,宣通表里。合谷,出自《灵枢·本输》,别名虎口,属手阳明大肠经。由于大肠经与肺经相表里,肺主皮毛,大肠经是肺经的表经,而且合谷与肺经的络脉直接相通,故此穴能宣肺理气,疏风解表,调汗泻热。闭离宫,推三关能益气行血,解表退热。以顺时针的方向运内八卦叫顺八卦。顺八卦能宽胸理气,调理肠胃。推六腑有清热、凉血、解毒的作用,对高热、烦渴、惊风、温病邪入营血、脏腑郁热、腮腺炎、鹅口疮等均可应用。拿肩井协助清热退热。推耳后高骨穴具有疏风清热的作用,用于感冒、发热、头痛等病症的治疗。此案治法简洁,收效好。

4 小结

土家族医药,是土家族人民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以及与疾病斗争中,积累的防治疾病经验,其独特的诊疗方法和用药习惯,具有民族性、地域性、传统性和较高的医学研究价值。小儿推抹疗法作为土家族治疗小儿疾病常用的治病方法,技法独特,临床疗效显著,值得进一步研究和推广。

参考文献

[1]朱国豪,杜江,张景梅,田永松.土家族医药[M].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2018:70.

[2]施杞.现代中医药应用与研究大全[M].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1998:39.

[3]傅维康.针灸推拿学史[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25-28.

[4]安静,曹锐.小儿推拿学学术特点及研究现状[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31(4):868-870.

[5]龚云林.小儿推拿秘旨[M].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5:54-65.

[6]王丽清,葛金玲.捏脊疗法治疗小儿外感发热临床观察[J].河南中医学院学报,2006,21(5):47.

[7]刘富林.推拿治疗小儿发热52例临床体会[J].按摩与导引,2008,24(2): 39-40.

[8]佘曼瑜,迟荣香,冯丽萍.小儿推拿退热的效果及作用时间研究[J].中国实用医药,2012,7(34):223.

[9]娄冉,黄克勤,张红.推拿治疗小儿外感发热52例疗效观察[J].浙江中医杂志,2013,48(4):263.

[10]王华兰,庞智文.推拿加拔罐治疗小儿外感发热[J].中国针灸,2010,30(9):730.

[11]王鹏,王小军.苗医推拿治疗小儿外感发热453例临床观察[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2(7):8-9.

(收稿日期:2020-03-11 编辑:程鹏飞)

基金项目:贵州省中医药管理局项目—名老土家草医柳仁华小儿推抹疗法学术思想及临证经验研究(QZYY-2019-072)。

作者简介:耿瑞(1989-),男,汉族,硕士,主管中药师,研究方向为土家族民族医药学。E-mail:[email protected]

通信作者:晏朝操(1972-),男,汉族,本科,副主任中药师,研究方向为土家族民族医药学。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