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药联合百合腺癌汤治疗肺腺癌33例临床观察

2020-09-10 12:36:21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下半月 2020年7期

孟林凡

【摘 要】 目的:观察百合腺癌汤联合吉非替尼治疗阴虚内热型晚期肺腺癌患者的临床疗效。方法:选取66例晚期肺腺癌患者进行前瞻性研究,随机分组,各33例。对照组予以吉非替尼治疗,观察组加用百合腺癌汤,比较治疗4个周期后两组缓解率、毒副反应、无进展生存期。结果:治疗4个周期后对照组缓解率与观察组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皮疹、腹泻、胃肠道反应发生率高于观察组(P<0.05);对照组无进展生存期短于观察组(P<0.05)。结论:百合腺癌汤联合吉非替尼治疗阴虚内热型晚期肺腺癌,可延长患者无进展生存期,减少毒副反应的发生。

【关键词】 百合腺癌汤;吉非替尼;阴虚内热型;晚期肺腺癌

【中图分类号】R734.2 【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20)14-0102-03

肺腺癌是非小细胞肺癌常见类型之一,确诊时处于疾病晚期,患者往往失去外科手术根治性的机会,化疗、放疗等手段虽有助于控制病情,但疗效欠佳。近年来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如吉非替尼等为肺腺癌的治疗带来新希望,尤其是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基因敏感突变者,但长期应用吉非替尼会引发耐药性,且可能产生毒副反应,故如何改善耐药、提高疗效、减轻毒副作用成为临床研究热点之一。以往有大量报道指出,中药联合吉非替尼治疗肺癌,安全性高,且能提高疗效,证实两者联合的可行性,但中医药种类丰富,如何配伍能扩大患者受益仍有待临床验证[1-2]。百合固金汤首载于清代医家汪昂编著的《医方集解》,用于肺肾阴亏,虚火上炎等的治疗,本研究基于该方,改进成百合腺癌汤,并选取66例晚期肺腺癌患者,观察百合腺癌汤联合吉非替尼治疗肺腺癌的临床疗效,现报告如下。

1 资料和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2月至2017年2月我院收治的66例晚期肺腺癌患者进行前瞻性研究,随机数字表法分组,各33例。其中对照组女21例,男12例,年龄44~68岁,平均(56.04±5.91)岁,T分期ⅢB期19例,Ⅳ期14例,病程1~6个月,平均(2.86±0.85)个月;观察组女18例,男15例,年龄42~67岁,平均(55.89±5.48)岁,T分期ⅢB期23例,Ⅳ期10例,病程1~6个月,平均(2.94±0.94)个月。两组T分期、性别、年龄、病程等一般资料均衡可比(P>0.05)。

1.2 诊断标准 西医符合非小细胞肺癌诊断标准[3],病理结果为肺腺癌;中医符合阴虚内热型标准[4],症见咳嗽痰少、质黏、或干咳无痰、或痰中带血、形体消瘦、盗汗、口干咽燥、低热或午后潮热、或五心烦热、心烦失眠、大便干结、小便短黄、脉细数或弦数、舌红或舌绛少苔。

1.3 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符合中西医诊断标准;自愿签署知情同意书;T分期ⅢB、Ⅳ期,EGFR基因阳性。排除标准:Karnofsky功能状态(KPS)评分<60分者;合并间质性肺炎者;伴有肺结核、支氣管扩张疾病者;预估生存期<3个月者;合并肾、肝、造血系统严重疾病者。

1.4 方法 两组均予以顺铂(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40813)75 mg/m2,静滴,第1天;培美曲塞二钠(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93996)500 mg/m2,静滴10~30 min,第1天。在此基础上,对照组给予以吉非替尼[齐鲁制药(海南)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163465]治疗,250 mg/次,口服,1次/d,第8天~第21天,3周为1个周期,重复4个周期。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加用百合腺癌汤,组方:百合30  g,全瓜蒌30  g,半枝莲30  g,北沙参30  g,白花蛇舌草30  g,仙鹤草30  g,鱼腥草30  g,生地30  g,天冬10  g,前胡10  g,麦冬10  g,白及15  g,川贝9  g,阿胶10  g,紫苑10  g,杏仁10  g,桔梗10  g,款冬花10 g,由中药室统一煎制,300 mL/剂,同步化疗、吉非替尼给药,早晚温服,3周为1个周期,重复4个周期。

1.5 观察指标 ①比较治疗4个周期后两组缓解率;②根据“国立癌症研究所的常规毒性判定标准(NCI-CTC2.0)[5],比较两组毒副反应;③比较两组无进展生存期,即患者从治疗后病情获得控制至疾病进展或死亡的时间[6]。

1.6 疗效评定 根据实体瘤疗效标准[7]分为进展(病灶增大≥25%)、稳定(病灶减少<50%或增大<25%、无新发病灶、维持4周以上)、部分缓解(病灶减少≥50%,维持4周以上)、完全缓解(病灶消失,维持4周以上)。缓解率=(部分缓解+完全缓解)/总例数×100%。

1.7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处理数据,计数资料用率及百分比表示,采用χ2检验,无进展生存期数据采用Kaplan-Meier法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缓解率比较 治疗4个周期后对照组(60.61%)缓解率与观察组(69.70%)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毒副反应比较 对照组皮疹、腹泻、胃肠道反应发生率高于观察组(P<0.05)。见表2。

2.3 无进展生存期比较 两组随访6~25个月,对照组8例失访,25例获访患者无进展生存期为10.8个月,观察组5例失访,28例获访患者无进展生存期为13.9个月。对照组无进展生存期短于观察组(P<0.05)。

3 讨论

顺铂主要作用于细胞的DNA,通过抑制DNA复制,阻碍蛋白质的合成,并破坏细胞膜,诱导肿瘤细胞凋亡[8]。培美曲塞二钠系抗叶酸制剂,可通过破坏细胞内叶酸依赖性的正常代谢过程,抑制细胞复制,从而抑制肿瘤的生长[9]。吉非替尼系生物靶向药物之一,可通过抑制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阻碍肿瘤新生血管形成,抑制肿瘤的生长,促进肿瘤细胞的凋亡[10]。研究证实,吉非替尼治疗晚期肺腺癌疗效优于单纯化疗[11]。亦有报道显示,中医药联合吉非替尼有利于晚期肺腺癌患者病情的控制[12]。本研究结果显示,两组缓解率无明显差异,但对照组无进展生存期短于观察组(P<0.05),提示百合腺癌汤联合吉非替尼治疗阴虚内热型晚期肺腺癌,可延长患者无进展生存期。

中医学中肺腺癌属于“肺积”“咳血”等,《素问·遗篇·刺法论》载有“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素问·评热病论》载有“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肺脏喜润勿燥,易受燥热之邪侵袭,燥热化火,耗伤阴津,正气虚损,与侵入之邪相交,邪毒耗散气阴,造成阴虚内热,肺失濡养而发病,故治以清热养阴。百合腺癌汤组方中百合、北沙参、生地、麦冬养阴清热,滋补精血,为君药;全瓜蒌、半枝莲、白花蛇舌草、仙鹤草、鱼腥草、川贝清热化痰,宽胸散结,解毒消痛,为臣药;天冬、前胡、白及、紫苑、杏仁、桔梗、款冬花润肺下气、止咳化痰,为佐药,诸药合用,可共奏清热解毒、润肺化痰、消肿散结、养阴清肺的功效。现代医学认为,百合[13]可预防白细胞减少、抗癌、促进和增强人体单核细胞系统与吞噬功能等;北沙参[14]可减少药物、刺激性物质对胃黏膜损害,促进免疫细胞再生,增强免疫球蛋白活性,降低癌细胞生成几率;生地[15]可提高机体免疫功能、保肝、抗菌、抗炎、降温、抗肿瘤、清除氧自由基等;麦冬[16]可增加免疫细胞数量;全瓜蒌[17]具有抗菌、降脂、保护心脏、祛痰等作用;半枝莲、白花蛇舌草[18]可祛痰、抑制肿瘤细胞生长、治疗咳血、抗感染、增加白细胞吞噬功能、抑制、杀灭肿瘤细胞;仙鹤草可止血、抗菌、消炎、镇痛等;鱼腥草[19]可增强机体免疫功能,增加白细胞吞噬能力;川贝[20]可祛痰、止咳、抗炎等;天冬[21]可抗癌、增强免疫功能等;前胡[22]可镇痛、镇静、解热和抗炎等;白及[23]可抗菌、治疗咳血、美白祛斑、痤疮等;紫苑[24]可抗菌、抗病毒、止咳、促进痰液排出、防癌抗癌等;杏仁[25]可抗炎、镇痛、预防肿瘤、抗氧化等;桔梗[26]可促进痰液排出、免疫增强、抗炎、保护胃黏膜等作用;款冬花[27]可消肿止痛,有较强镇咳、平喘作用,多种药物联合可从多途径、多靶点发挥疗效,故效果较好。此外对照组皮疹、腹泻、胃肠道反应发生率高于观察组(P<0.05),提示百合腺癌汤联合吉非替尼还可减少毒副反应的发生。

综上所述,百合腺癌汤联合吉非替尼治疗阴虚内热型晚期肺腺癌,可延长患者无进展生存期,减少毒副反应的发生。

参考文献

[1]刘志强,陈春林,王博龙.中药注射液联合吉非替尼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网状Meta分析[J].中成药,2018,40(4):994-1000.

[2]李楠,李剑男.吉非替尼联用中药复方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研究[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34(2):378-380.

[3]王丽.中国原发性肺癌诊疗规范(2015年版)解读[J].中华肿瘤杂志,2015,37(1):433-436.

[4]马科,施志明.原发性支气管肺癌中医证型规范化研究[C].全国中西医结合肿瘤学术大会.2006.

[5]渋谷昌彦.新的药物毒副反应判定标准:NCI-CTC 2.0版本[J].日本医学介绍,2001,22(11):483-486.

[6]王璐,孙智霞,冯光强,等.中医辨证维持治疗对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化疗后的生存质量及无进展生存期的影响[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3,19(13):319-322.

[7]EISENHAUER E A,THERASSE P,BOGAERTS J,et al.New response evaluation criteria in solid tumours: revised RECIST guideline (version 1.1)[J].Eur J Cancer,2009,45(2):228-47.

[8]彭芸花,金玉,王兴秀,等.顺铂载入碳纳米管内增加其抗肿瘤性的研究[J].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2010,26(12):920-922.

[9]曹国颖,徐巧玲,傅得兴.多靶点抗肿瘤药物——培美曲塞二钠[J].药物不良反应杂志,2006,8(2):148-151.

[10]刘亮,李明春,林萍萍,等.荷瘤裸鼠按时辰给予吉非替尼的药效学研究[J].中国药房,2015,26(16):2205-2208.

[11]崔萌,霍晓颖,陈葆青.吉非替尼联合沙利度胺治疗晚期EGFR突变阳性肺腺癌患者的临床效果研究[J].中南医学科学杂志,2017,45(5):496-498.

[12]李新泽,李亚博.吉非替尼联合中药治疗局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疗效观察[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26(18):2028-2030.

[13]李林, 张志杰, 蔡宝昌. 中药百合有效部位的药效学筛选[J]. 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 2005, 21(3):175-177.

[14]唐仕次.基于药用植物亲缘学的北沙参“辛味”探索研究——兼论象思维的中药药性的科学内涵[D].北京:中国中医科学院,2011:1-114.

[15]钟杰,谭朝丹,王天明,等.大鼠体内生地黄吸收成分分析及其药动学研究[J].药学学报,2013,48(9):1464-1470.

[16]岳珊珊,苏颖.麦冬抗肿瘤作用的研究进展[J].海峡药学,2014,26(1):11-13.

[17]杨洋.基于系统药理学的瓜蒌薤白汤治疗冠心病的协同作用机制研究[D].石河子:石河子大学,2018:6-36.

[18]莫宗成,王敏,罗先钦,等.白花蛇舌草半枝莲配伍抗肿瘤作用研究[J].天然产物研究与开发,2016,28(02):210-215.

[19]张瑞婷.复方鱼腥草颗粒剂的质量控制及药效学研究[D].咸阳: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17:5-38.

[20]陈贺,董晓茜,薛彦杰,等.基于药效学指标筛选复方川贝颗粒干浸膏最佳工艺样品[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19(02):47-49.

[21]宫兆燕,张君利.天冬活性化合物的提取及其药理活性研究进展[J].医学综述,2018,24(24):160-164.

[22]王燕华,张迎春.白花前胡有效成分和臨床药理学研究进展[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2,14(03):258-260.

[23]苏钛,李学芳,邱斌,等.滇产习用白及类药材的生药学研究[J].现代中药研究与实践,2015,29(06):18-21.

[24]任丽花.“紫金散”的薄层鉴别及其主药紫菀的药效学研究[D].北京:中国农业科学院,2015:4-39.

[25]邓嘉元,李运曼,鲁林琳.苦杏仁甙对大鼠慢性胃炎的药效学研究[J].中国药科大学学报,2002,33(1):45-47.

[26]焦慧英,曾鸿雁.桔梗的药理学研究进展[J].中国医药科学,2012,29(19):74-75.

[27]张争争.款冬花活性成分及转录组研究[D].太原:山西大学,2016:10-41.

(收稿日期:2020-03-17 编辑:陶希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