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号初恋选手

2020-09-12 14:04:06 飞言情B 2020年7期

惊寒

简介:第一次在那样无尽寂寥的缠绵雨夜里遇见这位遗落人间的小仙女,阮遇就知道自己完了。

(一)

九月的天气,夜晚却意外地降了温,外面的马路牙子上偶尔传来一两声短暂的鸣笛,窗边的碎花帘子被微微地吹起来,隐隐泄出几声急促杂乱的钢琴声,琴键按得很重,很压抑,带着仿佛被困在深水里挣脱不得的沉闷。

忽地,琴声戛然而止。

细白的手指摁在琴键上轻微地发着抖,似乎是压抑不住了,弹琴的人烦躁地踢开凳子站起来,她甩掉脚上的拖鞋就冲出门去,一路狂奔。

也不知道是跑了多久,直到胸腔疼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才脱力地跪倒在地上,一边大口喘气,一边用力呼吸。

现在已经快半夜十二点了,街道上只剩下些零碎的车鸣犬吠,郁颜闭着眼睛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翻身坐在地上,有丝丝凉凉的雨线飘落到她的颊边,她微微睁开眼,盯着濡湿的地面发怔。

“老板!一杯草莓奶盖,加点儿冰!”

很阳光的少年音,一下将郁颜的思绪拉回来,她抬眸顺着声源看过去,一个栗色短发的男生站在不远处的奶茶店门口,他穿着短款的橙色外套,背后的双肩包只背了一边带子,兴冲冲地和奶茶店的老板比画着什么。

没过一会儿,后面又来了三四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男生,其中一个直接一个猛扑跳到他的背上,看起来关系很好。

“阮遇!叫你少喝点儿奶茶,总不听!这都十二点了,长膘啊?”

“就喝一杯……”

郁颜皱着眉收回目光,那边热闹的少年气似乎一点儿也没有感染到她,她低头翻出手机,一个电话猝不及防地打了进来,郁颜顿了顿,还是按了接听键。

“祖宗!你又做什么?!这大半夜的你跑哪儿去了?上周才被爆出了丑闻,现在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再弄出个什么幺蛾子……”电话那边又慌又急。

郁颜疲惫地闭上眼睛,伸出一只手搭在额头上,有气无力地说:“好,我知道,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不等那边回话,就挂断了电话。

她伸手把手机丢进口袋里,又发了一会儿呆,才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临走时,她下意识地往先前的那个奶茶店看了两眼,那群活泼的少年早就不见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失落是怎么来的,周围又安静了下来,街灯微弱,似乎仅有的一丝烟火气都没有了。

她慢条斯理地抬脚往回走,夜风有些大,撩得她裙摆翻卷,斜飞的雨线带着冷气全部扑在她身上,连睫毛上都是水珠。她出来的时候赤着脚,细白的脚掌踩在湿漉漉的地面上,被细碎的石子硌得有些疼。她仿佛察觉不到似的,眸光依旧漫不经心地定格在某一处,看起来像是在出神。

细细密密的雨幕微凉,却又温柔缱绻,街道边上孤独的灯光像起了雾,一朵一朵的淡黄光晕轻飘飘地笼在清瘦的身影上,湿漉漉的裙摆花儿一样贴着赤裸的脚踝,她走得很慢,却连带着这无尽的长夜都跟着失落起来。

走着走着,头顶上忽然投下一片阴影,原本飘着的细雨好像也停了,她愣愣地抬头一看,一把黑伞不知什么时候罩在了她的头顶上方。

郁颜后知后觉地回过神,视线往旁边一转,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双深色的眼瞳。

夜色太暗,也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一时间谁都忘了说话,过了一会儿,还是撑伞的人先挠挠头笑起来,露出一颗小虎牙和两个浅浅的梨涡。

“小姐姐,介意拼个伞吗?”

他的音色偏亮,就跟之前说“老板一杯草莓奶盖加点儿冰”是一样的。郁颜看了他一会儿,微不可见地笑了一下,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两人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旁邊的小男生话有点儿多,都是在讲一些日常的趣事,丝毫没有多问一句她为什么会半夜出现在无人的街道上,为什么没打伞,为什么赤着脚。

郁颜之前冲出门本来也没跑多远,没走多久就到家了,男生送她到了门口,挥手笑眯眯地跟她说再见。她道谢后想说再见,又想着萍水相逢以后也不会再见了,就把那声道别关在了唇内。

她直接干脆地回身去开门,然后“砰”的一声将外面的一切全部隔绝,包括那一抹橙色的身影。

她一进屋,立刻有人冲出来拽住她,焦躁地埋怨道:“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你可是公众人物……”

郁颜烦躁地甩掉那只手,头也不回地往卧室走:“这几天不是休假嘛,别管我,不会给你们惹麻烦的。”

说完,她也不等那人回答,径自回了房间,随便冲了个澡,倒头就睡了,也不知道那人几时走的。

这一觉睡了个天昏地暗,直到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她才胡乱地伸手去摸手机,然后恹恹地摁了接听。

“郁颜,你出来了没有?比赛都快开始啦!”

电话那边很吵,震得耳朵痛,郁颜把手机拿远了一点儿,比赛?什么比赛?

她蹙眉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了,这才猛然想起,之前答应了沈悠去看附近一个挺有名的摩托车车队赛车。

反应过来之后,她立刻跳下床,随便梳洗打扮了一下就匆匆出门了。她其实对赛车是不怎么感兴趣的,主要是经不住沈悠的软磨硬泡。

等她到的时候,比赛已经开始了有一会儿,沈悠看到她遮都不遮一下直接往人堆里挤,吓了个半死,连忙冲上去把她拽出来,从包里翻出一副超大号的墨镜给她戴上。

“你不怕被认出来啊?好歹也是一周能上三次热搜的公众人物!”

周围太吵了,郁颜也没听清沈悠在说什么,抬眼一看四周都是举着相机和橙色小旗子的观众,有的脸上还画了橙白的漆条儿。郁颜对这种场面倒没多大感觉,毕竟作为当红女团的成员,比这还大的场面见过无数。

沈悠显然就激动多了,她将手里的单反递给郁颜,盯着赛道兴奋道:“你帮我录着,我要挥旗子!08号要过来了!”

她话音刚落,周围的观众就立刻沸腾起来。

“啊——啊!08号过来了!”

“08号!阮遇!阮遇!”

郁颜随着观众们的尖叫声看过去,只见一道橙色的身影从她眼前的赛道上一晃而过,路过时带起的巨大引擎声几乎把她的耳朵震聋。

速度太快了,根本看不清是谁,幸亏对面的大屏幕上有慢速回放,镜头几乎全程跟着那个08号,解说也基本上围绕着一二名在说。

“大家都知道08号选手目前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全程无压力领跑,已经是相当优秀了……”

郁颜提着单反相机,镜头不自觉地跟着解说去追08号的身影,她慢慢地把镜头拉近,准确无误地捕捉到那一抹橙色。

没来由地,她忽然想起了昨晚被她隔绝在门外的那抹身影,有一瞬间的恍惚。

比赛结束,08号不出意外地拿了第一。他走到休息区的时候,一群人围上去,还有一些竞技频道的记者。郁颜站的位置刚好离休息区很近,就隔着一层铁丝网,她下意识地偏头把目光落在那位极受欢迎的赛车手身上。

只见他寻了個地儿坐下,伸手慢慢地取下脑袋上的头盔,露出一张汗津津的脸,皮肤很白,线条明朗,两个小梨涡浅浅地嵌在颊边,清俊又明朗。

郁颜直接看愣了,连手中的单反都忘了关,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

周围的采访人员大部分是女孩子,争先恐后地给他递话筒,他笑眯眯地一一接了,有找他合照的,他也不拒绝,冲着镜头露出一颗可爱的小虎牙。

采访时间只有几分钟,时间一过他就礼貌地站起来准备走,身上橙色的赛车服衬得他腰瘦腿长,又飒又帅,栗色的短发被汗水打湿了贴在额头上,说话间他随意地伸手往后一撩,惹来身后的小妹妹们此起彼伏的尖叫,他也大方地转过身来冲着这边打招呼,然后猛地一怔。

郁颜就站在他面前的第一排,戴着副超大的墨镜,手里还格格不入地抱了台单反相机,镜头正对着他。

……

两人隔着铁丝网对视了几秒,郁颜也不知道他认出她来没有,毕竟昨天晚上的初遇的确算不上美好,而她现在又戴着副夸张的大墨镜还抱着台单反怼到人脸上拍,尴尬简直都快溢出屏幕了。她活了这二十四年来,头一次觉得这么丢人。

她立刻避开他的视线扭头去寻沈悠,却发现沈悠早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别无他法,她又十分为难地把脸转回来,而对面的那位08号赛车手,非常开心地对着她的镜头比了个“耶”。

(二)

比赛结束没多久,观众场就散得差不多了,赛道也被慢慢地清理干净,郁颜正准备给沈悠打个电话,没想到对方倒先找过来了。

“看到一半肚子疼,去了趟厕所!结果回来比赛都结束了!”

沈悠气愤地夺过郁颜手里的相机,打开录像一看,发现郁颜把她想看的赛程都录进去了,这才又开心起来。

郁颜从比赛结束后就有点儿心不在焉的,一看时间都下午四点多了,她后知后觉地感觉有点儿饿,便叫沈悠去吃饭。关了录像的沈悠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拽住她惊恐道:“郁颜!帮我看看后面的衣服有没有破,我刚才挤过安全网时好像被勾了一下!”

闻言,郁颜只得往后退了几步想给她看看,结果退着退着,冷不防踩到了什么硌了一下,她本能地低头一看,是一只白色的帆布鞋,上面赫然印了一个新鲜的脚印。

她踩到别人了。

这个认知让她立刻往旁边猛退两步,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还好后面伸过来一只手扶住了她。

她站稳后下意识地往沈悠那边看了一眼,发现沈悠的裙子上真的被勾破了一块儿,她想也没想,回身一把蒙住了扶住她的那人的眼睛。

肌肤相贴,触感微凉,对方过长的睫毛蹭在掌心里有点儿轻微的痒。

两人都愣住了。

这样随便蒙一个陌生男孩的眼睛实在是唐突与轻浮。郁颜在做了这个动作之后立刻就后悔了,但是现在拿开的话不是更尴尬吗?

人在关键时刻的临场反应总是超常的,于是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猜,猜猜我是谁……”

这一问不止把被蒙住眼睛的人问住了,连沈悠都看呆了。

对方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郁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厌弃过自己,还不如不问呢。

她的目光落在这张被自己蒙住眼睛的脸上,大半张脸被自己的双手遮住了,只剩下半个瘦削的下颌,他的唇形非常好看,唇珠饱满,嘴角微微上挑。

郁颜盯着这半张脸看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儿眼熟,心里“咯噔”一下,猛地松手,两人的视线就这么碰到了一起。

果然是他。

那人眯着一双笑得弯弯的眼睛冲她打招呼:“小姐姐!”

他本身长得讨喜,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颗小虎牙,还附带两个小梨涡,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

啊,阮遇。郁颜突然想起了他的名字,她记得昨晚在马路边的奶茶店,他朋友是这么叫他的。

“你,你们……”最震惊的是沈悠,但是现她在已经顾不得询问了,她得快点儿回家换裙子。最后是阮遇借了一件外套给她系在腰上勉强遮了一下,她才急匆匆地走了。

剩下的两人就这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郁颜觉得应该做点儿什么来缓解一下尴尬。

要不请他喝杯奶茶?毕竟自己踩了他,而且他还借了沈悠一件外套。

于是她偏头说:“喝奶茶吗?我请你啊。”

阮遇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挠挠头有点儿不太好意思。

郁颜没忍住笑了一声,带着他走到不远处的奶茶店,对着店员说了句:“一杯草莓奶盖,加点儿冰。”

想了想,她又给自己点了杯冰美式,两人一块儿去旁边的位子上坐等着。

阮遇的草莓奶盖先上桌,他咬着吸管喝了两口,又抬头看郁颜,郁颜被他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抬头问他怎么了。

阮遇咬着吸管琢磨了一会儿,一本正经地对她说:“我看着你特别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郁颜被他的话逗笑了,答道:“昨晚吗?”

阮遇摇头,瞅着她但笑不语。

两人在奶茶店坐了快半个小时,郁颜看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准备和他道别。

分别时,阮遇拿出手机张了张嘴准备说什么,郁颜忽然想起来他的外套被沈悠带回去了,犹豫了一下,她问:“可以加个微信吗?方便还你外套。”

听了这话,阮遇眼睛都亮了,立刻点头。

加上了联系方式,两人一起出了店门便分开了。阮遇慢悠悠地走在回俱乐部的路上,一路都在笑,连手机在兜里振动了好几遍都差点儿没发觉。

等他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找出来,摁了接听后,电话那边传来了抱怨声。

“阮遇,你跑到哪里去了?今晚的庆功宴还参不参加啦?都迟到半个小时了!”

“你们先吃着,我马上就回来!”

挂了电话,阮遇一路飞奔,气喘吁吁地赶到俱乐部。大伙儿看到他跑得这么急,都站起来问他干吗去了。

阮遇向来不会撒谎,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该不会是遇见了你的仙女姐姐,约会去了吧?”有人调侃了一句。

其他人听到这句“仙女姐姐”,立刻觉得有料可挖,纷纷问是谁。

“你们不知道吗?他昨天晚上一回来就魂不守舍的,说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淋雨的小仙女,他还把人送回家了,直到今天都念念不忘呢!”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只有阮遇,脸“腾”地红了个透。

(三)

郁颜刚到家,就被沈悠打来电话逼问了一通,她勉勉强强解释完,挂断电话之后发现有三条微信消息。她点开一看,是阮遇,问她吃饭了没有。

她盯着对话框看了一会儿,没来由地想笑。

她顺手回了消息,想了想,点进那个萌萌的头像去换了个备注:草莓奶盖。

看了一会儿觉得不好,又改成了“08号选手”,终于满意。

和阮遇随便聊了几句,她便起身去收拾了一下东西,再过两天她就得回上海了,这次的休假是因为经纪人看她的状态实在不好让她来散心的。

收拾完几样简单的行李,她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酒,看着猩红的酒液慢慢地将透明的玻璃杯填满,她竟盯得出了神,连杯子里的酒液溢出来了都不知道,直到突兀的开门声把她惊醒。

“过两天回上海之后不要直接回家,先去嘉允那里住几天,你的住处现在已经被黑粉们找出来了,每天都有人去骚扰。”

“哦。”郁颜不甚在意地抽了两张纸将桌面上的酒液擦干净,起身旁若无人地开始脱衣服,边脱边往浴室走。

“郁颜……”那人看着她欲言又止,顿了顿,最后说,“你不要怪公司,公司做这个决定也是逼不得已,等风头过去,会加倍补偿你的,到时候要什么资源随你挑。”

郁颜听到这话,脚步停了停,回身扯出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怎么,借着散心的名义把我困在这里,又有你随时随地地看着我,还怕我掀起什么风浪来?”

那人被堵得哑口无言,郁颜将手里的衣服随意地往地上一丢,开门进了浴室。

一连两天,除了阮遇有事没事地给她发一条微信,其他的也算安静,直到沈悠带着阮遇的外套找上门来。

“为什么要我去还?!”郁顏有点儿疑惑。

“你明天就要走了呀,不想去和他见见吗?”沈悠冲她眨眼睛。

听到沈悠的话,郁颜更疑惑了,她忽然反应过来沈悠的意思,哭笑不得地说:“你醒醒吧,那种小男生怎么可能?”

但是沈悠根本不听,留下外套拍拍屁股就走了。郁颜没办法,想了想,给阮遇发了个微信语音通话邀请,响了好久之后那边才接起来,雀跃地喊了一声“小姐姐”。

郁颜听到他开心的嗓音都在发颤,心想年轻人真是欢乐多,似乎是被听筒那边的雀跃感染到,她也微微勾唇,问他人在哪儿。阮遇说在赛车俱乐部,下午有练习赛。

见他忙,郁颜便没说还外套的事,准备晚一点儿她自己送到俱乐部给他。

语音都已经中断了有一会儿了,阮遇还在盯着手机发呆,一旁的队友看到他这个表情,就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他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劝了阮遇一句:“小仙女的电话?你那位小仙女可是复杂得很,你上网查一查就知道了。”

前几天参加庆功宴时,大伙儿听说了阮遇和小仙女的事,就逼着阮遇招供,他经不起盘问,全说了。但是他那时候也不知道郁颜的名字和身份,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直到后来在某处看到一张当红女团的海报,郁颜就在其中,他这才知道了她的名字。

怪不得他之前总觉得郁颜眼熟,原来是这样,说不定早在某个荧屏上,他就见过了。

“我知道她是谁,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阮遇慢慢地垂眸,目光落在手机里的微信对话框上,不自觉地荡漾出一丝暖意来。

队友见他十分的理智,也明白了他的想法,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以示鼓励。

下午,郁颜带着阮遇的外套到俱乐部门口的时候,她犹豫了下,还是给阮遇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就看见一道橙色的身影冲她狂奔而来,隔远了看就跟一只大金毛似的。

郁颜没忍住偏头一笑,冲他挥了挥手。阮遇在她面前堪堪刹住车,他刚跑完一场练习赛,头盔被他取下来抱在怀里,里面还装着一杯喝了一半的冷饮。

兴许是下了赛道就跑过来了,脸上都是汗,郁颜把外套还给他之后,顺带从包里抽了张纸巾递给他。

没想到对方站在她面前,直接微微弯腰俯下身十分自然地将脸凑上来,一只手抱着头盔,一只手拿着外套扬了扬,说:“没手啦!”

郁颜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纵使她混迹娱乐圈多年,男搭档无数,也没做过为对方擦汗这种事。

可是阮遇已经低头凑过来了,两人距离很近,她抬眸就看进了他的眼里,清澈又坦荡,反而是自己扭捏了。

拒绝的话完全说不出口,郁颜顿了一瞬,还是硬着头皮缓缓地抬起手将纸巾贴上阮遇的皮肤。他的脸部轮廓生得十分好看,棱角分明,汗水顺着他的发际流到颧骨再滑到下巴,最后缓缓滴落到地上,吧嗒吧嗒,郁颜看着看着,心跳忽然狂乱。

她赶紧别开目光胡乱地擦了几下就收回了手,然后头顶上传来了一声轻笑,她再抬头的时候,阮遇已经直起身和她拉开了距离,她只来得及捕捉到他脸颊上还没隐去的梨涡。

郁颜心里“嘶”了一声,习惯性地伸手将头发捋向脑后,清了清嗓子,说:“那我就……”

她话还没说完,目光无意间落在阮遇的身后,发现俱乐部门口此时已经脑袋叠脑袋地趴了好几个人在往这边看,她瞬间觉得心好累,连耳根都快红了。

阮遇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自己的队友们正窝在后面吃瓜,这回他倒是没有不好意思,他转头看了一眼郁颜,抿着唇笑着指了她一下,同他的队友们介绍道:“她是……我朋友。”

“哦,小仙女!”有人笑起来。

还有年纪小的缺心眼儿心直口快,直接冲郁颜喊了一声:“嫂子好!”

郁颜觉得她这辈子的脸都在这里丢干净了,现在只觉得耳根发烫、头脑发晕,想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急急忙忙地说了一句“我得走了”,就立刻转身逃也似的离开。

“我送你!”阮遇转身把头盔和外套丢给队友,大步跟上来。

都这时候了,郁颜也说不出“你别送我”这种话,她只顾往前走,阮遇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这个点街上人挺多,到处是卖气球和仙女棒的小贩,正当她埋着脑袋要穿过人行道去街对面的时候,蓦地听到有人在后面喊了一声“郁颜”。

郁颜骤然停下了脚步,但是她没有回头。

“郁颜。”身后的人又喊了她一声。

这是阮遇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她身子微微发僵,顿了顿,逆着人流,她还是转过了身。

不知什么时候阮遇手里攥了一大把气球,很大的一把,飘在他头顶上方像一朵五颜六色的云。他牵着那些气球向前走了几步到她面前,然后手轻轻一松,五颜六色的气球立刻四处飞散,像极了这虚妄又繁华的都市童话里飘浮的烟花。郁颜微微瞪大眼睛,看得愣住了。

“嘭”的一声,那些气球飞到一定的高度就炸开了,封在里面的玫瑰花瓣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所有人都驻足观望,发出惊艳的喟叹。

然后她听到了阮遇的声音。

他说:“郁颜,下个月我有一场重要的比赛,你来看我比赛好不好?”

郁颜没有回答,眼前纷乱的花瓣阻挠了她的视线,隔着人海,让她此刻竟分不清眼前的景象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来吧,你来看我的比赛,我去看你的演唱会。”阮遇快步走到她面前,握住她的肩俯身看着她,眼里异常晶亮,像有星光要溢出来,他低声问,“好不好?”

郁颜静默地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儿,她之前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自己的名字,因为她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怎样一个不堪的人,所以她第一次怯懦了。

只要一打开网络,铺天盖地的全是她的报道,能搜出来的都是前阵子的一个负面新闻,现在一提起“郁颜”这个名字,网友们都是揶揄、讽刺,所以她从来没有告诉阮遇她的名字,那个娱乐新闻里的郁颜不配分享他明媚阳光的少年气。

她蓦地觉得眼眶有点儿涩涩的疼,别开视线,她的嘴唇动了动,想问他是什么時候认出她的,想问他为什么,想问他知道了她是谁,为什么还要接近她。

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抬眸微微一笑,答应他说:“好啊。”

在喧闹的人群中,几百双眼睛的注视下,阮遇伸手用力地把他的小仙女拥进了怀里。

(四)

郁颜回了上海之后,在公司安排的新住处住了一段时间。她一直没有复工,因为之前的事儿闹得太大了,她的一个负面新闻一夜之间传遍全网,几近被封杀,而她之前和阮遇在街头的那一幕自然是被许多人拍了下来,也在网络上疯传。

一时间,网络上的声音变得复杂起来。在此之前她被网暴了数月,她也一直默不作声,这次有路人发了她和阮遇的那个视频,一片骂声中,竟然有人开始反向逆推,怀疑那个负面报道的真伪。

郁颜毫无意外地又一次登上了热搜,公司眼看舆论风向有了转变,立刻把她召回公司,秘密开了一次会议。

直管他们的高层意思很明显,要让她坐实负面报道中的女主角就是她的传闻,让她也配合一点儿。

搁从前,郁颜估计也随他们去了,但是这一次,她忽然有了前所未有的决心,想要反抗。

不是为了她自己。

她在圈子里身不由己,从前没有什么能失去的,也没有什么可保护的,但是现在,她想,她应该有了。

于是她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谈崩了,高层直接威胁她,要让她在娱乐圈呆不下去。

“随你,反正我背锅也不是一两次了。”郁颜慢条斯理地将杯子放到桌上,“每次都是我替你女儿挡枪,这次换一个人吧。”

她的经纪人也在一旁,看到她直接和高层杠起来了,吓得半天没反应过来。

“从前的那些,就当是我报答你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把我捡进娱乐圈的恩情,”郁颜边说边往门外走,头也不回,“到此为止吧。”

从公司出来,郁颜直接回了以前的住处。她之前答应过要去看阮遇的比赛,所以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她很遗憾地想,看来阮遇是没有机会去看她的演唱会了。

沈悠得知她和公司彻底闹翻的消息,差点儿去买鞭炮庆祝。

“早这么干不就好了吗?从前劝你都油盐不进的,怎么突然开窍了?”

郁颜没有回答她,反而问:“过几天的亚洲公路摩托车锦标赛,在哪里买票?”

沈悠一愣,顿了下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立刻问:“你不是说不可能吗?!”

郁颜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公司这边的事处理起来很麻烦,她干脆交给了代理律师,阮遇还不知道她这边的事,依旧天天勤快地给她发微信。

离他比赛的日期已经越来越近,他却只字未提郁颜之前答应他要来看他比赛的事,他通常是和她唠一些家常,或者讲一讲有趣的见闻。

郁颜盯着手机上闪烁的微信对话框,因为和公司的纠纷还没处理干净,她现在脱不了身,怕连累到阮遇,所以不能和他见面。

这些两人在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和对方提,就连到了比赛的前一晚,两人也像往常一样若无其事地说着别的事。

“你该准备睡觉了,明天不是要早起吗?”已经过了十二点,郁颜忍不住催了他一下。

“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来吧,来吧,准备睡觉了!啵啵啵!”阮遇似乎心情很好,学着海绵宝宝的声调给她发了一句语音。

郁颜听着他搞怪的声音忍不住笑了一下,顿了顿,给他回了句“晚安”。

阮遇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确定对方不会再回了,才伸手将手机丢进包里。夜晚的风有些大,把他额前的碎发吹得乱飞,他抬眼看着头顶上方那扇紧闭的窗户,久久挪不开眼。

这个地方他只来过一次,是在那个下着小雨的夜晚,他在回宿舍的路上遇见了一个光着脚丫子又没有打伞的姑娘,然后送她回了家。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这栋楼周遭的灯火都逐渐熄灭,只剩下惨白的路灯,他落寞地坐在大理石砌成的石阶上想,这样或许可以离她更近一点儿了。

阮遇的比赛一共三场,初赛他发挥得勉强算行,但是小组赛的时候他发挥失常了,他不住地分神去看观众台,可那个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这一刻,他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赛车手,他太容易被情绪左右了,所以快到终点的时候,被紧跟在他后面吃尾流的选手弯道超车,拿了第二名。

下了赛道,他连领奖台都没去,情绪十分的低落,他知道郁颜不会来了,可又总是不死心。

决赛即将开始的时候,赛车手们都已经在自己的赛道上就位,周围加油打气的人不少,可他总是提不起精神,这场赛事对他来说似乎意义深重,可似乎又毫无意义。

他垂头漫不经心地伸手调整了一下头盔,忽然听到观众台那边传来一阵尖叫声,跟有心灵感应似的,他猛地扭头,透过头盔前方的玻璃罩,看到了观众台上那个姗姗来迟的身影。

跟第一次不一样,这回她脸上没有戴超大的墨镜,而是清清楚楚地印着“08号”的专属橙白漆条,那是属于赛场上08号选手的独特印记。见他望过来,她举着相机冲他挥了一下手里的小旗子,阮遇直接看愣了,骤然心跳如擂。

观众台上很多人在网上看到过郁颜和阮遇的那段视频,没想到郁颜竟然这么直白又坦荡地出现在了这里,脸上还张扬地印着他的专属编号,一瞬间所有人都又惊又羡。

比赛开始的信号音在这时候响了,大家被这声信号音震得回了神,纷纷把目光落在赛场上。

“现在镜头跟的是我们的08号赛车手,今天上午的小组赛08号发挥得不是特别好,但没想到决赛他的状态竟然回来了,甩了第二名整整半圈的距离……”

郁颜站在观众台上,微微勾唇,嘶,她的08号看来要拿冠军了啊。

比赛终于结束,阮遇不出所料得了第一,下了赛道他没有去采访区,而是直接往观众台的方向走。

他提着头盔仰头看着观众台,将目光定格在某一处,边走边提高了声音说:“郁顏,不过来抱我一下吗?”

简直又酷又嘚瑟,周围几千双眼睛盯着,他却毫不避讳。

郁颜此刻却招架不住地脸红了,她抿了抿唇,竟然有了一丝情怯。于是她站在原地没有动,直到那位帅到没朋友的赛车手走到她面前,俯身把她圈进怀里。

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她听见阮遇在她耳边低低地叹了一声:“好想你啊,有没有想我?”

郁颜瞬间不仅耳根红了,连眼眶都跟着发红。

(五)

“我真是佩服你,这么多天不眠不休地和你那个破公司斗,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把柄落在他们手上了,原来就为了赶着去看阮遇的比赛?”

郁颜举着手机守在厨房里看着锅里的汤,沈悠在电话那边念念叨叨地说个没完,说着说着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想打趣一下郁颜,郁颜却盯着窗外那道越来越近的身影看了一会儿,然后火速挂了电话。

这是阮遇第八次到郁颜那里去蹭饭了,在此之前请忽略他一天来三回的频率。

郁颜握着汤勺在给锅里的汤调味,阮遇开门走进来,挨到她身后看她熬汤。

“尝一下吗?”郁颜拿着汤勺偏了偏脑袋。

后面的人没有作答,郁颜也没在意,将汤勺递到唇边,自己尝了一口。

尝完还没来得及说话,唇上忽然被人用指腹不轻不重地抹了一下,然后她看见阮遇将那根在她唇上抹了汤汁的手指含进嘴里慢慢地吮了吮,点头说:“嗯,淡了,加点儿盐。”

郁颜愣愣地扭过头,那张俊脸近在咫尺,连呼吸都相互缠绕,然后她看着面前的俊脸往前凑了凑,接着唇上就传来了湿润温热的触感。

今晚的风儿有点儿喧嚣,窗帘被吹得狂飞乱舞,而屋内却灯光暖黄,厨房灶炉上的汤锅“咕噜噜”冒着热气,一切看起来安谧又温柔,当然,沙发上正在缠绵的两个人除外。

郁颜被摁在沙发上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她伸手略微推了一下身上的人,立刻又被按回去。

“阮遇……”郁颜伸手一把捧住身上这人的脑袋,偏头躲过他的唇。

她也是今天才知道,他竟然能这么的黏糊!

阮遇被捧住了脑袋,依旧还要往郁颜那边蹭,他伸手将郁颜摁住他脑袋的手拨开,蹭上来抱住她又亲了一下,附在她耳边低声说:“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郁颜立刻揪住他的耳朵问:“什么时候?”

他望了她一会儿,偏头将脸埋到她肩上,低笑着答:“比赛那天,看到你脸上印着08号漆条儿的时候。”

他撒谎了,其实早在很久之前那个细雨绵绵的夜晚,他撑着伞上前去罩住她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了。

那是他活了这二十一年来,第一次在那样无尽寂寥的缠绵雨夜里,遇见了这位遗落人间的小仙女。

那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