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代抢HPV疫苗的灰色产业链

2020-09-12 14:03:42 电脑报 2020年34期

黎炫岐

从火车票到演唱会门票,再到热门奶茶,在“万物皆可黄牛”的时代,黄牛们如今盯上了更紧俏的新市场——HPV疫苗。

“快超龄的赶紧看过来,代抢成功概率至少百分之八十。”

“全国九价、四价均可代抢,操作简单,没抢到可退定金。”

“自己抢一年半载都抢不到,代抢一次就中。”

2020年8月10日,杭州九价HPV疫苗开放预约,话题迅速被推上了微博热搜,而热搜里的讨论,多离不开“代抢”二字。

近年来,HPV疫苗的重要性逐渐在国内得以普及,并迅速进入了“不拼手速,拼运气”的时代。随着开放预约的城市越来越多,疫苗的供应数量却仍然有限,尤其是对年龄要求较低且严格的九价疫苗,始终处于紧缺状态。

“供不应求”的市场状态,总能滋生出黄牛生意。于是,这一次,黄牛们也没有缺席。

关键时刻,还得靠代抢?

“还差半年满26岁,确实很慌乱。”身在广东的章楠(化名),终于点开了某二手交易平台,搜索“九价疫苗中介”。

事实上,早在半年之前,章楠就咨询过当地的一些中介机构,这些机构大多能够“安排內部名额接种,中介价为1800元,疫苗价另付给医院,可以马上打针”。章楠难免心动,但几经查询后,她发现“有些直接安排的疫苗是香港的疫苗,真假难辨,而且当时觉得价格确实有点高,不如自己再试试”。

于是,半年里,章楠把各种预约疫苗的公众号、小程序都置顶,还加了很多攻略群,次次都定好闹钟,却又次次都是陪跑。

2020年快要过半,章楠在二手交易平台重新寻找中介,并迅速和一位标价为“800元”的代抢取得了联系。和此前咨询的中介机构不同,章楠这次联系的代抢是“个人黄牛”。

在加上对方微信之后,章楠得到消息,“广州代抢价格为800元。只要官方小程序一放苗,就能帮抢。”

根据对方的说法,代抢团队不是手动抢疫苗,而是通过“专门的软件”操作。由于比中介机构的价格便宜了一半,且对方承诺可以在抢到疫苗后再收钱,并保证是在社区医院正规接种,焦虑的章楠选择了相信和等待。

三周后,章楠等来了消息。代抢通知章楠,“准备一下,广州快要放苗了。”

按照流程进行操作后,章楠在三个小时后等来了好消息:“约上了!”她进入预约平台发现,果然收到了预约接种的信息。

代抢告诉章楠:“你运气算好的,一次就中。”2020年6月2日,章楠按照预约时间到了医院进行首针接种并预约了后续两针的时间,“当时和一起接种的聊了一下,发现大家大部分都是找的代抢。”

事实上,在贴吧、微博等社交平台以及众多二手交易平台搜索发现,目前做线上代抢疫苗生意的信息随处可见,且价格不一,根据不同地区,低至六七百元,高至两三千元。

“也不是完全按照地区定价,因为目前也没有什么统一定价,大部分代抢都是自行定价,当然中签率低的地区价格肯定要高一点,比如杭州这些地区,毕竟难度更大。”一位代抢告诉电脑报。

咨询多位代抢后,电脑报了解到,大部分代抢的流程都相似——让客户用另一设备保存代抢发来的二维码,并用平时使用的手机微信扫描生成的二维码,代抢则可通过代抢系统登录客户电脑端微信,并借助特定程序快速重复模拟正常人的预约行为,从而实现“秒杀”。

章楠的接种记录

很大程度上,代抢疫苗的性质和以往代抢车票、演唱会门票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利用黄牛软件和服务器进行代抢。

上述代抢向电脑报透露,“须多次尝试预约的城市,或是不定时、不定量放苗的预约接种通道,往往麻烦一些,需要我们长时间开着电脑登录系统服务器,并且反复刷新并催促客户反复确认登录。”

“我们的系统都是花了大价钱购买的专业系统,抢票的速度是高频的。所以现在那么多人抢不到票,一方面的确是因为供需太不平衡,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大部分疫苗都是被我们这些代抢帮着抢走了。”代抢表示。

想做代理,也得先“上岸”

身处成都的倪娜(化名)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联系一位微博上认识的代抢进行了三次抢苗后,她依然没有抢到疫苗。在8月初成都放苗时,代抢替十余个客户抢到了疫苗,但倪娜不在其中。

代抢告诉倪娜,虽然有专门的系统,中签概率比自己手动抢肯定大很多,但是也无法保证每次都百分之百中签。

保证上岸率,一方面是有利于宣传和发展新用户,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上岸的客户往往能够进一步发展为“代理”。

等待的过程中,倪娜发现,她联系的代抢发送了一条朋友圈招聘代理,并称,“仅限已上岸的小姐姐。”

的确,电脑报了解到,无论是以往的车票代抢、演唱会门票黄牛,还是眼下的疫苗黄牛,行业里把这些卖家使用的工具通称“黄牛软件”。

根据媒体此前曝光,被开发出的这些灰产软件,会经手可信赖的代理,卖到下游即黄牛,价格从几千到几十万元的都有;而与此匹配的服务器,则通常是以月租的方式租给黄牛,“一般月租近百元”。

代抢需要反复确认登录

当然,其中也不乏“骗个快钱”的假黄牛。电脑报在社交平台发现,有不少网友也曾被骗。

这门灰色生意,还能做多久?

事实上,线上代抢疫苗生意的滋生根源,与以往的春运车票一样,正是九价HPV疫苗市场的“供需失衡”。

也正是因此,线上代抢疫苗似乎有了存在的合理性。

“说到底是行情催生的产业,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章楠告诉电脑报,虽然觉得无奈,但是黄牛确实帮忙抢到了疫苗。

“但事实上,一方面,代抢的介入,使得原本就供需失衡的市场更加扭曲。另一方面,类似代抢的交易中发生个人信息泄露的风险,也非常不可控。”一位观察人士告诉电脑报,以目前代抢疫苗的流程为例,代抢可以登录客户微信,这一环节就存在很大的风险,“现在的黄牛和以前大有不同,早就从之前的线下交易转变为互联网灰色产业。而互联网本身就存在更大的信息泄露风险。”

而对于代抢们而言,这或许也只是短时期火热的生意。

一方面,政府和相关平台对此的监管力度正在不断加大——2019年6月,预约平台“约苗”就曾发布声明称,“非法人员通过非正常手段获取疫苗接种资格不仅扰乱了公司企业的正常经营秩序,并且可能涉及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约苗在发现相关行为后利用技术手段进行了系统升级……”

另一方面,HPV疫苗的研发速度也正在加快。

“眼下主要是因为疫苗不足,如果以后国产的疫苗普及,供需平衡了,我们这生意也就没法做了。”倪娜的代抢坦言道,“但不是所有人都能等到那时候啊,年龄又不由人。”

眼下,24岁的倪娜仍在等待下一次放苗消息,“不管怎么样,目前代抢的确是我最大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