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经济风起时,小产品如何撬动大工业?

2020-09-12 14:03:42 电脑报 2020年34期

黎文婕

近日,美国化工巨头陶氏化学表示,公司将进一步降低成本,削减全球员工总数的6%,以应对疫情带来的持续影响。

这不过是全球化工业遇变的一个缩影,当“黑天鹅”掠过,各国的化工企业都来到了新的“窗口期”,是进是退,成为他们共同面对的难题。

作为全球最大的建材化工原料生产国,在化工领域,中国市场长期存在一些难解之痛:由于化工货物大多为粗笨性货物,尽管货值往往不高却需要较多的劳动搬运,导致传统装卸成本高效率低。

尤其是经历了“黑天鹅”的今天,化工业的成本短板分外明显。于是,化工企业开始求变,将目光转向智能化和数字化。

在西南、华东和华南地区的不少化工业工厂里,前沿变化的一个切面正在形成:一块块看似普通的小小托盘,正试图弥合化工行业上下游供应链信息不畅的短板,并撬动化工企业智能化的循环经济大市场。

化“危”为“机”,基本单元成为降本增效关键

当“黑天鹅”突降,化工行业未能幸免于难。

突如其来的疫情,一方面导致员工无法到岗、交通管制加强、供应链管控难度直线上升,另一方面让传统的装卸模式短板暴露,不仅效率低下、成本高昂,还存在感染风险……

而贯穿产业链的托盘,是现代物流行业最基础、也离货最近的物流单元,被称为现代物流系统中标准的移动地面。

于是,这个基本单元,成为化工企业转危为机的一大突破点。

早在2018年,商务部就表露了对单元化物流发展的支持。企业也不是没有行动,但以往的尝试效果并不佳。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多年以来,化工厂已经习惯了使用木托盘运输产品。为了节省成本,木托盘的造价也是一砍再砍,质量已经接近“凑合”的底线。

传统的木制托盘

可循环使用的托盘应运而生,旨在为化工厂提供降本增效的可能性。

作为国内首批进入共享托盘市场的企业之一,小蚁托盘看到了其中的机遇,用极其高端的复合材料和智能终端的组合,打造了一个成本破千元的托盘。但对化工厂而言,用小蚁托盘来解决带托运输问题,每次的租赁费用却不到木托盘造价的一半。

事实上,小蚁托盘的团队是用降维打击的思路,专打传统托盘市场质量、安全的软肋;在拥有小蚁协议的工厂内可自由流动、循环使用,异地取还也不用担心回收问题。

“考虑到未来的环保压力,木材成本上涨是大趋势,托盘的价格优势会越来越大,一个木托盘的成本在80元以上,但是如果用可循环的托盘,成本可以节省50%左右。”小蚁托盘负责人侯凯表示。

巴斯夫

花“小钱”办“大事”,灵活优化产业链

从细节着手,实现降本增效显然是化工行业在后疫情时代必然的选择,但更为长远的问题是,如何推动整条产业链的优化,实现良性循环。

尤其是当“黑天鹅”飞过,化工企业显然加剧了对于供应链中断的危机意识。

要想实现供应链的优化管理,数字化是必经之路。

“毕竟,立体仓库初期投入就动辄上千万,甚至上亿元。所以对于化工企业而言,不管有多高的效益,回报率都不算太高。”小蚁托盘负责人侯凯称。

而在人工拣选的优化方面,则以近年来曝光率较高的类Kiva方案為主。

此方案由物流机器人公司Kiva System首创,它以货架搬运AGV(移动机器人)为核心,完成“货到人”对“人到货”的取代,从而提升了拣货效率。

单从设备本身来看,这一环节的数字化成本的确比立库更划算——单台AGV的行业售价在2012年时约25万元,到2015年时已降到5万元,最新价格则是2.5万元。

但事实上,这一方案的综合成本仍然较高,且并不能适用于化工行业。

整个行业急需在灵活化的技术水平和定制化需求,与可承担的成本间取一个平衡,从而改善工厂供应链在细节上的痛点。

而小蚁托盘正好落脚在这一象限,并尝试做出解决方案。

为了能够适应大部分化工厂的使用要求,小蚁托盘从一开始就集成了14项传感器,并优化运行及通信功耗。

而不同的化工企业,也常常有不同需求。比如,电脑报了解到,巴斯夫一度对托盘载重能力有高要求,而木托盘往往难以满足化工厂的载重能力;有着较多危化品的立邦需要托盘可防静电;杜邦则在防滑方面有所要求。

而针对不同的客户需求,小蚁托盘有着不同的应对能力。“载重方面,小蚁可动载2.5吨,静载6.0吨;防静电和防滑方面,小蚁则专门做了防静电处理和防滑专利设计,不但面板防滑,让产品‘吃得牢,叉车的叉子也能卡得住,不滑动。”小蚁托盘负责人侯凯表示。

以托盘之力,撬动循环经济大市场

不过,以一块托盘之力,改变化工企业的产业链,并非小蚁托盘们的终点。

可循环托盘的投入使用不仅能产生可观的经济效益,更为重要的是它所带来的绿色效益。

其中,陶氏化学主要依靠优化产业链一体化,从而做到节约能源,减少废弃物排放。

倡导绿色发展,促进循环经济,也正是近年来中国石油和化工行业重点任务之一。

眼下的共享托盘,作为最基本的物流单元化器具,则成为化工企业叩开循环经济的一块“敲门砖”。

显然,小蚁托盘的模式与此契合,小蚁托盘团队用先进复合材料替代木质托盘,每使用一次托盘可减少碳排放23.6kg,并预计在2024年底之前投入两千万片,大概能挽救近1/3个大兴安岭(92个足球场)的森林。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循环托盘模式在企业中的深入,小蚁托盘也收到了用户在仓储、数据等方面不少的新需求。

新要求就是新商机,每当有技术或产品换代更新时,才有新玩家切入市场的机会。

而小蚁托盘们也得以在此基础上衍生出了一系列增值服务,旨在为化工行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提供重要赋值。

不可否认的是,作为先行者的小蚁托盘仍面临重服务、获客难、理念落后等问题。

“目前小蚁托盘的困境在于,由于发展太快,摊子铺得较大,暂时没有实现经济循环,所以目前亏损较严重,每年大概亏损近千万,尤其是明年可能亏损近5000万。”侯凯表示,“按照估算,我们要突破500个客户,才能停止亏损。”

“但其一旦普及,将会影响大量物流人作业的习惯、提高运输效率,是自动化、机械化的基础,同时还具有重新定义货物单位的意义(比如集装箱单位TEU)。”一行业人士指出。

正如1917年美国“克拉克”公司发明了叉车,开启了仓储的机械化时代。100年后的2017年,全球叉车销量已达到130万台,形成了一个千亿人民币的市场。眼下的这块看似不起眼的托盘,或许也可撬动化工业的新市场。

数年磨一剑,这一变化或许很快就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