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期关系

2020-09-12 14:04:06 飞言情B 2020年7期

萧九

简介:傅斯亭宠了陈青音五年,一直以为她只是一个无足挂齿的“替身”。直到她义无反顾地逃离他的怀抱,他才幡然醒悟,自己失去的究竟是什么。

01

这年冬天,香江格外寒冷。

陈青音演了一场下水的戏,刚上来,助理便赶忙拿过毯子给她披上。助理在后面给她吹头发,陈青音紧了紧毛毯,坐到椅子上休息。旁边有一本杂志,陈青音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看到封面上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时,顿了顿,若无其事地拿起来翻看。

这几日,全城铺天盖地都是梁之眉夺魁柏纳的消息,这本杂志也不能免俗,一打开便是梁之眉的采访稿。照片上的女人洗去铅华,只穿了一件高领的打底衫。她娴静地坐在沙发上,让人不由得惊叹,曾风靡香江的美人,竟也会有这般宜室宜家的一面。

作为香江第一个柏纳影后,采访通篇自然是对梁之眉赞不绝口。大概是气氛融洽,结尾竟然问到了她的感情生活。陈青音看到这里,突然将杂志一把合上,扔到旁边的茶几上。助理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悄悄抬眼看她,只见这位“小梁之眉”神色淡淡的,乌黑的眉间像是有不虞之色闪过。

这份情绪一直持续到傅斯亭来接她吃饭。

傅斯亭安静地坐在车后座,正在看一份文件,大概是陈青音身上散发的冷气过于强烈,他不由得侧头看了她一眼。

“谁又惹你了?”

陈青音忍了忍,终究忍不住坐到了傅斯亭的腿上,恶狠狠地咬上那不断张合的薄唇。傅斯亭金丝边眼镜上方的眉宇轻拢,却没有推开她,而是搂住她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司机早已习以为常,他自觉地升起隔板,打开车载广播,任由播音员甜美的声音在车厢内弥漫开来。

“据悉,刚刚斩获柏纳影后的梁之眉,并无继续在国外发展的想法,不日将归国,重返香江影坛。”

陈青音已被傅斯亭放倒在车座上,听到这里,正撑在陈青音上方的傅斯亭停住了动作,藏在镜片后的眼瞳里似有暗光闪过。陈青音在心底嗤笑,却是搂着傅斯亭的脖颈使劲儿向下拉。傅斯亭笑了笑,一向清冷自持的眼里依稀可以看到薄薄的一层欲念,他再无任何犹豫地去亲吻那红润的唇。

广播里声音未停,似乎又提到了陈青音这个“小梁之眉”。而广播中的女配角,此时正紧紧拥着傅斯亭,看似动情地回馈着他的热情,唯有偏向一旁的清冷眸光泄露了她的真实情绪。

车水马龙、高耸的大厦从窗外掠过,然后消失不见。恍惚中,她似乎在商场前的大屏幕上又看到了梁之眉。她红唇似火,乌发轻飘,在变幻的光影中对着霓虹下的众生勾唇轻笑。陈青音闭上眼,任由冰凉的泪珠滑到腮侧。

她终究只能是梁之眉的替身,无论是在香江影坛,还是在傅斯亭的心中。

02

陈青音既然有“小梁之眉”之称,自然是跟这位前辈有相像之处。只不过,不同于以演技精湛而闻名的梁之眉,陈青音这个“高仿品”,却是凭借着与傅斯亭的豪门恋情出圈的。

全港的小报似乎都在期盼着这段“王子与灰姑娘”的童话故事到终结的那一天,可陈青音偏偏不让众人如意,从二十岁到二十五岁,在傅斯亭的身边整整待了五年,被他越捧越红,甚至在一线站稳了脚跟。

而让全港的女人都恨得牙痒痒的陈青音,与那位钻石王老五相识的故事,便有些俗气了。

陈青音十八岁的时候独自到香江打拼。那几年她没有后台,又长得漂亮,便成了无数人眼中的目标。煌烨的高级会馆,陈青音被经纪人拉来参加饭局,几杯酒下肚已有些昏沉,她用力掐了一把大腿,借口去卫生间逃离了包厢。只是,满眼狼光的制片人似乎没有打算放过她。

制片人跟着陈青音出了包厢,一把将她揽过来,陈青音踉跄了一下,转身用力把他推开,慌不择路地向前跑。迷迷糊糊间,陈青音撞开了一间私人包厢,她踉跄着向前,突然被地毯绊倒,撞到了一个人的腿上。喧嚷的四周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陈青音这才有些清醒,僵硬地从地上抬起头。

借着变幻的灯光,陈青音只能看到傅斯亭折射着微光的黑瞳,有寒意投来,她瑟缩着要起身,门口却突然传来制片人的声音。陈青音顾不得思考其他,破釜沉舟一般伸手抓住了傅斯亭的裤脚,继而起身滚入了他的怀中。

制片人被人带了出去,傅斯亭却未将陈青音推开,只是僵直着身子任由她抱着自己。陈青音害怕地舔了舔嘴角,正要起身,傅斯亭却一把抬起她的下巴,眸光深沉,瞧不出任何情绪。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位一向喜怒无常的公子哥儿要发怒时,傅斯亭却只是浅淡一笑,拍了拍陈青音的脑袋以示安抚。有暗光拢来,打在他狭长的眉眼间,漾出一片流光溢彩。

那一刻,陈青音清晰地感觉到有凉意在身体里泛滥。可透心的凉意背后,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欢喜,似是细弱的种子从心里破土而出。她又想到了银汉迢迢的大帽山,她终于等来渴望已久的春天。

那一晚回去时,陈青音坐上了傅斯亭的跑车。

两个人的交往,显得自然而又理所当然。

03

陈青音一直以为傅斯亭是喜欢她的,不然怎会好心救下她,又怎会为了她拒绝和梁家的联姻?

那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年,陈青音已小有名气,因有“小梁之眉”之称,成了报纸上的常客。当傅、梁两家要联姻的消息传出来时,大概大家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而即将成为她男朋友未婚妻的那个叫梁之琼的女人,比影星梁之眉多了几分幸运,是梁家名正言顺的嫡长女。

陈青音心里不舒服,便仗着傅斯亭的宠爱开始耍小性。她故意喝醉,借着酒意把傅斯亭扑到沙发上,说:“看来,你以后要称我这个‘小梁之眉为妹妹了。”

傅斯亭想岔了,闻言有暗光在眼底浮动。他抬头,附到陈青音耳边,说:“你现在就可以当我妹妹。”他低沉的嗓音随着温热的气息,四散在暧昧的空气中。陈青音眼眶通红,不依不饶地拱进傅斯亭怀中,惹得他一阵心火难灭。

“你承认你要娶梁之琼了?”

傅斯亭有些想不明白她的脑回路,干脆不去为难自己,待尝到了勾得自己浑身燥热的红唇后,终于想起陈青音是有“小梁之眉”之稱的。而梁之眉是他未婚妻梁之琼的异母妹妹,陈青音这个“妹妹”倒也当得。想到这里,傅斯亭好笑地啄了啄那闪着水光的嘴角,一字一句厮磨道:“不高兴?”

陈青音不愿搭理这人,撇过头去不让他亲,傅斯亭胸腔中震动起丝丝笑意,他轻轻亲吻着她的鬓角,说:“那就不娶了。”

陈青音一震,猛地回头看他,有壁灯照在她眼底的水痕上,亦照亮了她荒芜已久的心田。陈青音想,就算这是一场傅斯亭亲手编织的幻梦,那她也认了。

如果陈青音没在傅斯亭的书房里,发现梁之眉少女时代的照片和两人来往的书信,她大概会继续沉浸在这场美好的幻梦中。

陈青音终于有些明白,傅斯亭拒婚梁家,不是为了她这个“高仿品”,而是为了差点儿成为他妻子的那个叫“梁之眉”的女人。两人青梅竹马,到谈婚论嫁之时,女主角却被傅、梁两家联手逼出了国。傅斯亭爱梁之眉,所以恨上了梁家。

这不过是他羞辱梁家的手段,毕竟,傅太太这个位置,他一直在为梁之眉留着。

傅斯亭不爱她,从一开始就不爱她,她到底在奢求些什么呢?这场无望而深沉的爱恋,从头到尾都只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陈青音坐在电视机前,来回变换着频道,终于,屏幕停留在一则娱乐新闻上。画面里是时代广场的酒店,高耸入云的建筑前,只能看到一对璧人模糊的背影。最刺眼的是,屏幕下方滚动的大大的字条——“‘小梁之眉疑似失宠,傅生转与本尊拍拖。”

别墅临海,有海风顺着窗缝吹进来,陈青音任由冰凉的风打在脸上,空气中犹余咸涩的味道。

时光亦如凉透的秋夜,在她的心田里被消磨得分毫不剩。

04

梁之眉即将回国,媒体对“小梁之眉”的关注也多了起来。傅斯亭去片场接陈青音的照片被狗仔拍了下来,这对被众人盼分的情侣又上了一次报纸头条。八卦里字里行间都是幸灾乐祸,纷纷猜测傅生的绯闻女友回国后,陈青音这个“高仿品”会不会失宠。

陈青音正坐在梳妆台前护肤,看完报纸后随意扔到一旁,心想,这报纸还号称“全港第一娱”,连这点儿料都挖不出来。人家哪儿是什么绯闻女友,分明是名正言顺的正宫娘娘。

傅斯亭洗漱完從卫生间走出,他随手扔掉搭在肩上的毛巾,撑着梳妆台将陈青音虚拢在怀中。傅斯亭轻轻地瞥了一眼旁边的报纸,沉静的眼底已看不出丝毫波澜。

“今晚跟我去参加个宴会?”

有温热而撩人的气息袭来,陈青音的耳郭处不由得泛起淡淡的酡红,她不自在地动了动,转身松松地环住傅斯亭,漫不经心地说:“你的绯闻女友要回国了啊。”

细碎的阳光从窗前照进来,一缕一缕地打在傅斯亭映在镜中的眉眼上。刚刚的暖意似乎在须臾间消失不见,只剩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他一动不动地盯着陈青音,就在陈青音受不住这寒意要做点儿什么时,傅斯亭突然毫不留情地拉开她,直起身向衣帽间走去。

“不要自作聪明!”

陈青音浑身的力气都在一瞬间泄了下来,她无力地靠在椅背上,透过被光影笼罩的镜面,去看镜前那个面色惨白的女人。她想,她大概是香江第一大傻瓜。

晚上的宴会陈青音还是听话地去了,傅斯亭看着已无多少怒意,陈青音却莫名能感觉出他的不悦。于是,为了不引火上身,她只得离他远远的。没承想,会碰上梁之琼那个讨厌鬼。

梁之琼见陈青音落单,终于理直气壮地将人堵在走廊上。梁之琼似乎忘记了多年前对梁之眉这个异母妹妹的不屑和厌恶,话语间竟有忍不住的得意。

“小妹回来了,你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吧?”

陈青音不想搭理这个疯女人,面无表情地就要离开。梁之琼却有些气急败坏,不依不饶地追了上来,说:“你以为你赢了吗?不过是个替身,得意个什么劲儿?”

“替身又怎样?”陈青音被梁之琼抓住了痛脚,有些怒不择言,她转身将梁之琼逼到墙角,嗤笑般说道,“他能给我名利和地位就够了,反倒是你,恐怕自降身段去做替身也无人肯要。”

走廊的拐角处放着庞大的绿植,有人寻来,却只是停留在原地,唯有紧攥的双拳泄露了主人的些微情绪。

回程的路上,大概是因为她的乱跑,傅斯亭怒意更盛,黑沉的眼底像是被漫无边际的寒光笼罩。陈青音自觉地远离危险,一点儿点儿挪到窗边。傅斯亭发觉了这边的动静,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她扯到自己腿上,漆黑的眼底被猩红笼罩。

陈青音的双手被抵在胸前,隔着暗光浮动的镜片,她与傅斯亭的眸光交缠在暖意逼人的空气中。陈青音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只可惜傅斯亭更快一步,恶狠狠地堵住了那微微张开的红唇,将所有的话语都堵在了她的喉间。

陈青音放弃了挣扎,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

她想,就这样吧。大概,也只能这样了。

05

梁之眉回国后,作为两位风云人物中的一位,陈青音近期访谈无数。没承想,会有那样唯恐天下不乱的电视台,在未通知的情况下,将她和梁之眉安排在了一期。

陈青音早早地赶到电视台,却被通知还要再等一位艺人,她没有多想,无聊地坐在沙发上玩儿自己的美甲。有骚动从门边传来,陈青音从指尖抬头,终于见到了那位跟她渊源颇深的影后。更让陈青音在意的是,梁之眉亲密挽着的那个男人。

陈青音从未见过傅斯亭那样温柔的样子,卸下了眉眼间所有的防备,温顺地侧头听身旁的女人讲话。他嘴角浅淡上扬的弧度,眼底薄薄的笑意,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陈青音从来没有拥有亦不敢奢求的。

那一瞬间,她只能想到八个字——郎才女貌,分外般配。

周边响起不怀好意的议论声,陈青音看了一眼被折断的美甲,淡定地起身。

她走到两人身前,主动伸手,摆出对前辈满满的敬意。

“您好,久闻大名,我是陈青音。”

梁之眉似乎有些惊讶,嗔怪地瞥了傅斯亭一眼,亦伸出手与陈青音相握。倒是被忽略在一旁的傅斯亭有些不悦,他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陈青音,方还柔情似水的眼瞳霎时冷了下来,为汹涌的空气添了几分暗潮。

陈青音并未搭理他,转身向访谈室走去。不一会儿,梁之眉亦走了进来。影后的心态就是不一般,明知道方才挽着的那个男人是陈青音的男朋友,还能够若无其事地冲她嫣然一笑。

都是要面子的人,两位女星配合得不得了,访谈临近最后,主持人看了一眼陈青音,突然问了梁之眉一个稿子里没有的问题。

“今天,傅生亲自护送您来影棚,两位是不是好事将近?”

国色天香的影后并无怒意,反而冲镜头眨眨眼,像极了害羞的小女孩,答道:“你们不要乱写,我与斯亭一同长大,是很好的朋友。”

镜头在这时扫向陈青音,她亦笑了笑,唇形弧度完美无丝毫裂痕。她想,谁说她演技很差的?她明明是这世界上最好的演员。

节目录制完毕,陈青音要径直离开,梁之眉却从身后叫住了她。

窗口有风,吹起梁之眉卷长的黑发,有几缕打在那微眯的黑眸间,让陈青音一下想到了,素来苛刻的港媒对梁之眉的评价,“绰约仙子,冠绝香江”。

“记得有一次,我想吃云吞,斯亭就跑去给我买,排了近两个小时的队才买到。回来时,本该凉了的云吞却还是热乎乎的,我问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死活不肯告诉我。到了晚上,我才发现他胸前烫红了一片。你说他傻不傻,随便派个人来家里做就好了,他却非得亲自去买。”梁之眉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是在气恼爱人的傻气,眼角眉梢却是挡不住的幸福甜蜜。

陈青音终于明白,梁之眉压根儿不需要做什么,他们之间那些亲密无间的、自己想一想都是一种奢望的过往,就已经让她溃不成军。傅斯亭爱梁之眉,这便是梁之眉最好的武器。

眼眶有些酸痒,陈青音强自咽下嘴角的咸涩,轻轻说道:“我明白了。”

陈青音大步向门口走去,走到半路时,突然碰到神色不霁的傅斯亭。她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臂,只冲他轻轻一笑,说:“梁小姐在里面等你。”

傅斯亭好看的眉眼皱在一起,藏在镜片后的深眸凶狠得像是要将她吞吃入腹。傅斯亭将陈青音拉住,像是要开口说话。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梁之眉的声音,她温柔地喊了一声“斯亭”。傅斯亭顿了顿,终究松开拉住陈青音的手臂,看她了一眼之后便向梁之眉走去。

日光正盛,將地面分割成明暗两块,而傅斯亭站在煌煌碎光中,温柔地低头,去问另外一个女人累不累。

陈青音被阴影笼罩,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光亮,却能看清梁之眉挽上傅斯亭时,眼底闪烁的耀眼日光。他们旁若无人,相携着向出口走去,大概已经忘记了陈青音这个戏外人。

五年了,他总是这样,选择将她抛弃,只留下一个遥远而无望的背影。她在身后拼命地追他,却总是隔着遥遥无边的银河,她抓不住他衣衫的一隅。

陈青音笑了笑,仰头去看刺眼的日光,她把手搭在眼睛上,忍不住去想从前那片夺目的星空。

06

从那之后,傅斯亭越来越少去陈青音的住处,两人情变的传言愈演愈烈,被说得神乎其神。与此同时,媒体疯狂地报道着傅斯亭与梁之眉终于修成正果的消息。而被称为傅、梁两人定情之作的访谈节目,亦创下了香江的收视巅峰。

众人在恭贺新人之际,总少不了讽刺她这个豪门弃妇。陈青音坐在电视机前,看到傅、梁二人携手出入的画面时,内心已无多少波澜。她无力地躺在沙发上,任由止不住的冰凉蜿蜒而下。泪珠顺着她侧躺的脖颈,一直流到沙发上,晕开一大片深色的水印。

梁之眉回港发展,陈青音便成了国际导演们最好的选择。陈青音终于下定决心,答应了一个国际导演的邀约,只身去了M国。

她自觉地没有打扰傅斯亭,她想,他应该不会有时间去在意一个替身的去留。

拍戏的时间短暂而又漫长,陈青音外语不好,便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经常凌晨才能入睡。这日午后,她刚拍完一场戏回酒店休息,突然接到一个国际电话。她看着那个陌生的号码,像是有心灵感应般愣在了原地。

陈青音没有去接,铃声便不依不饶地响着,她闭了闭眼,终于缓缓拿起了电话。接通后,听筒那边一片死寂,只有从大洋彼岸传来的淡淡呼吸声。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却都默契地选择没有挂断。

隔着十三个小时的时差,两人之间从来不只是山与海、黑夜与白天的距离。

跃动的日光打在陈青音的脸上,她的眼瞳被刺痛,强忍住涩意要挂断电话,傅斯亭却忽然开口,低沉的嗓音里像是有几分醉意。

“你去哪里了?我怎么找不到你了?”

日光怎么这样耀眼?刺得陈青音忍不住眼眶泛红,她将拳头紧紧攥住,强装镇定地开口说:“我以为,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傅斯亭似乎笑了笑,通过电波的传递,嗓音里又多了几分诱人的磁性:“回来,嗯?”陈青音没有回答,因为,被她慌忙挂掉的电话便已是最好的答案。

陈青音有些无力地靠着墙滑坐下来,眼睛看向窗外高耸入云的大厦。据说今天可以看到曼哈顿悬日,可她早已见过比这更美丽的风景,又怎会在意年年都可以看到的悬日。

傅斯亭并不知道,她在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他了,他忘记了她,可他永远是她珍藏在心底的美梦。

那时,她刚来香江不到一年,被生活的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她站在云雾缭绕的大帽山上,冲着山下通明的灯火大喊,越喊心底越发泛凉。突然,有嗤笑声传来,傅斯亭躺在一块大石头上,冲她说:“吵死了。”

他似乎喝醉了,摇晃着起身,仰起头去看深蓝天幕上点缀的迢迢星河。整个银河的星星闪着光从几亿光年外奔赴赶来,赴他们这场没有未来的邀约。陈青音突然觉得,眼前这人比全港不灭的灯光、比天幕下迢迢的星河还要耀眼几分。

“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侧过头看她,像是在回忆什么珍贵的美梦,低沉的嗓音温柔而又动情,“就算有什么大不了的,在这里看看星星,也都好了。”

“小姑娘,人哪,还是要开心一点儿,向前看。”

她听了他的话,开心了一点儿,向前看,终于等到和他重逢的那一日。可他自己,并未做到,永远停留在了那一日。

陈青音再未见过那样美丽的风景,因为,她已经见识过这世间最耀眼的星空。陈青音也再未见过那样和善柔软的傅斯亭,因为,他所有的柔情都留在了那个不太寒冷的夜晚,留给了离他远去的亲密爱人。

07

纵然隔着一个太平洋,傅斯亭要同梁之眉订婚的消息还是传到了M国。他们之间错过了七年的光阴,灰姑娘已经变成了公主,终于等来了她的王子。

那时,陈青音的新戏刚刚杀青,发布会上,有国内的媒体问她,对于这对新人有什么话要说。陈青音想了想,亦学着梁之眉那般冲镜头眨眼,用流利的外语向媒体表达了自己对这对新人的祝愿。

陈青音回国时,机场的电视机恰好在播放这条新闻,她看了一眼,戴上墨镜转身离开。原来,只要努力,她的口语也可以这样流畅。走出机场,傅斯亭的司机走过来接她的行李。陈青音顿了顿,终是没有拒绝。

汽车停在一处苏式庭院里,陈青音被人带着穿过回环曲折的连廊,终于看到了坐在包厢中的傅斯亭。隔着来回晃动的轻纱,傅斯亭并未起身,只是淡淡地问道:“回来了?”

侍者替陈青音撩开轻纱,她灿烂一笑,冲他眨眨眼,说:“吃了几个月的西餐,可要馋死我了。”

陈青音正小口吃着米饭,一只剥好的大虾突然被放到盘中,她怔了怔,安静地抬头去看傅斯亭。只见他眉目磊落,若无其事地说:“我记得你爱吃这里的虾。”

陈青音拿筷子的手顿了顿,还是选择埋头吃下,大概是料汁醮多了,吃到嘴里泛起一片酸涩,一直蔓延到心里。她从小就爱吃虾,却从未有人给她剥过,这是他第一次给她剥虾,大概也会是最后一次。

吃完饭后,傅斯亭并未急着离开,反倒有了闲心带陈青音四处乱逛。走到一处游湖时,他突然伸出夹烟的手指了指,笑着说:“以前你还说想在那上面住一晚上。”

是呀,她以前是想过,只可惜那一阵子她绯闻正盛,傅斯亭心情不好,她一直没敢提,后来也就忘了。

有風吹来,打在脸上凉凉的,很舒服。陈青音笑着说:“看来是没机会了。”她眼底的笑意突然淡了下来,低着头看不出丝毫悲喜,“我打算以后在M国发展,可能就不回来了。”

闻言,傅斯亭夹烟的手顿了顿,缥缈的烟雾拢上来,把他眸间的暖意惊扰得分毫不剩。良久,他终于开口,说:“一定要走吗?”他的声音轻得就像是飘荡在风中的羽毛,一不认真听便错过了。

廊下燃起了六角宫灯,透过琉璃色的外瓦打在傅斯亭晦暗难辨的眼瞳上,陈青音看着这个自己爱了近七年的男人,漫天的不舍钻进心窝,突然间有些泣不成声。

“我六号晚上八点的飞机,你要来送送我吗?”

他轻轻地回答道:“好。”

08

六号那天,陈青音在机场里从日出等到日落[A1] ,还是没能等到傅斯亭。她坐在候机厅中,有些紧张地盯着门口,她不知道自己在期盼些什么,只知道如果见不到他,自己必定会后悔一生。

她想,只要他说想要她留下,只要一次就好,那她就什么都不管了,她一定会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然后跟着他回去。

只可惜,一直等到广播提醒登机,她都没有等到傅斯亭。机场的电视里正在插播一则快讯,梁之眉掉下威亚的消息成了今天最热门的话题。屏幕上是傅斯亭抱着梁之眉冲进医院的画面,透过模糊的背影,陈青音似乎可以看到他焦急而心疼的眼瞳。

陈青音笑了笑,戴上墨镜起身离开。助理慌忙跟上,问她道:“陈姐,不等了吗?”

她整理头发的手顿了顿,轻轻摇头,嘴角依旧是浅淡的弧度,说:“他不会来了。”

他再也不会来了,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了。

七年后,陈青音坐在汽车上,准备去参加颁奖典礼。这七年来,她担纲了一部又一部大制作的女主角,早已经摘掉“小梁之眉”的帽子,娱乐圈已经忘记了曾如日中天的柏纳影后,现在刻在荣誉殿堂上的是陈青音。

陈青音穿着当季高定礼服,靠在车后座上闭目养神,经纪人在一旁提醒她注意事项,从车载电视上传来的再熟悉不过的名字,让她忍不住睁开双眼。

电视上正在播放一个知名的访谈节目,而访谈的嘉宾,正是七年未见的傅斯亭。他的公司即将进军M国,鲜花与掌声环绕下的男人是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只是,又七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迎娶他的灰姑娘。灰姑娘终究变不成公主,过了十二点,还是要回到自己的世界里。

访谈的最后,主持人狡黠一笑,问他进军M国市场的最大原因,是不是如小报推测的那样,是为了一个女人。

沉稳坚毅的男人想了想,却终究轻轻点头,在猝不及防间说出了那一年最浪漫的情话。

“是的,我要来寻回我的爱人。”他的目光霎时温柔了起来,灼灼若月下新雪,就连一向沉稳的主持人都忍不住眼冒桃心。

“七年前,我一味沉溺于对过去的不甘中,做错了事情,把她弄丢了。这七年来,我在思念中度过了两千多个日日夜夜,放她在属于自己的天际中展翅高飞。可我实在无法忍受没有她的日子了,只好追随她的足迹开辟M国市场。”

“青音,你能看到吗?我想说,我爱你。”

电视中的访谈还在继续,可陈青音再也听不进任何一个字。坐在一旁的化妆师惊呼一声,她这才发现,原来陈青音已泪流满面。

陈青音的眼前像是又出现了那片璀璨夺目的星河,整个银河的星星都闪着光从几亿光年外奔赴赶来。而傅斯亭站在全港不灭的万千灯火之上,低沉而温柔地唤她“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