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没有演技(5)

2020-09-12 14:04:06 飞言情B 2020年7期

伊人睽睽

上期回顾:

自从跟乔微有了雷打的孽缘,谢屹在B市同学聚会时遇见她也不惊讶了。只是目睹她的相亲现场后,谢屹“不由自主”地问了下她那位相亲对象的八卦,“情不自禁”地搜了下对方的专业……

回宾馆后,谢屹加上了乔微的微信。他有些意兴阑珊,好像来B市一趟,除了同学聚会,找不到别的事可做了。乔微加了他微信后,十分安静,一点儿没有叽叽喳喳地说东说西。

乔微和他的唯一沟通是:“想送谢老师件礼物,谢老师想要什么样的?”

谢屹敷衍道:“我一个单身男人,你看着办吧。”

城市繁华,光怪陆离。每日红灯绿酒,日子和以前没什么变化,谢屹心中蒙上了一层尘,他开始收拾行李箱,准备同学聚会结束后就回A市。这天晚上,谢屹跟遥远的谢妈妈视频通话时,听到了敲门声。开门后,居然是一个快递签收。

谢屹有些诧异,以为是老同学给自己的惊喜。

视频中的谢妈妈也十分好奇:“你这帮同学素质就是高,这么多年不见了,还送你礼物,真是太客气了。”

“啪”!

快递盒子打开,几本成人杂志从里面飞出来,几本书掉在地毯上打开,看过去春光无限。一张纸条从里面飞出,笔迹纤细清秀——

“谢老师,单身男人,嘿嘿,我懂的!”

空气突然静下来,片刻后,谢妈妈的咆哮声几乎掀翻屋顶:“谢屹!你整天都在干什么?!你给我滚回家来种地!”

在谢妈妈崩溃的吼声中,谢屹揉了下耳朵,低头将杂志捡起来。猜到是谁送的杂志,他忍不住乐了起来,心里开始循环霸道总裁语录: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谢妈妈不肯相信一般人送礼物会送这种杂志,虽然是珍藏版。

谢屹心想,乔微不是一般人啊。

他“啧”了一声又想,他该怎么跟谢妈妈介绍乔微这个萌萌的戏精呢?

同一时间,乔微也收到了来自家庭的关注。乔爸爸打电话过来,先和乔微聊了些家常,問她最近忙不忙,工作顺利不顺利,最后才和颜悦色地问:“你相亲的事现在进行得怎么样了?小伙子还成吧?”

乔爸爸早年带着女儿在国外打拼,离婚回国后颓废的那几年,因为赌钱欠了大笔的债。社会上的人天天来闹,是乔微主动提出进娱乐圈的,她有些表演的天赋,再加上继承了父母的美貌,她这样的长相,出名只是早晚的事。乔爸爸觉得愧对乔微,平时也做些生意,但他实在没女儿赚得多。

乔爸爸每天都看电视,观众们骂乔微一句,他就会钻心地疼。再听说娱乐圈诱惑大,压力大,还很乱,乔爸爸更是操心得不得了。老人家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还清债后,乔微退圈结婚。

乔微气定神闲地道:“约会还算顺利,除了我的相亲对象总想让我约谢老师,三个人一起聚聚。”

乔爸爸闻言愣住了。

他一下子想到了什么,问道:“就是这段时间跟你传绯闻的那个?这个人怎么阴魂不散,你相个亲,跟他有什么关系?”乔爸爸只是因为女儿的原因才关注娱乐圈,他之前并不知道谢屹是谁。

乔微不高兴地说:“爸爸,你这么说谢老师,我就要跟你生气了。我的相亲对象是谢老师的真爱粉,他知道我认识谢老师后,现在动不动就求我,想三个人一起聚聚。你觉得奇怪吗?”

乔爸爸:“你说呢?!”

乔微沉吟,果然还是奇怪的吧。

打完电话,乔微站在大学校园中,长叹一口气。她没戴口罩,只戴着一副墨镜,身材高挑,长发飘飘,立在图书馆外的槐树下,星光璀璨,夺人眼球。幸亏校园里的人大多都不追星,过路的人只看她一眼就移开了目光。乔微手托住下巴,沉思:嗯……余规。

建筑学教授。

长相7分。

身高7分。

智商9分。

年龄不到三十。

这已经是她相过的高学历人士中条件非常不错的了,毕竟就冲她这种学历,又是娱乐圈的人,一般高级知识分子真接受不了。乔微从她父母的恋爱中,得到的经验是——脸不能当饭吃。长得再好看,没有其他闪光点,以后也是分手的命。乔小姐是个踏实的姑娘,她就想恋爱一次成功,直接步入婚姻的殿堂。

余规哪里都好,唯一不好的是他追星追的不是乔微,而是谢屹。

太虐了。

乔微再三考虑后,掏出手机,鼓足勇气地给谢屹打电话,打算和他说说三人聚会的事。她心中忐忑了两个来回,因为她深深地觉得谢屹一定会嫌她事儿多。

乔微也很沮丧,但她就是事儿多……

“喂,你好。”

谢屹偏冷的声线贴着耳膜,耳语般清和,让乔微的手出了一层汗。乔微立正挺胸,如面试一样郑重:“谢老师你好,是我!”

“……”

“喂?”手机那头没声音,乔微以为手机坏了,疑惑地拍了拍。

随后,乔微听到谢屹无奈的声音传来:“我知道是你……”

不然他接电话干什么?

乔微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了自己的诉求,可电话那端的声音却很乱,不停地有嘻嘻哈哈的男生说话,声音时大时小,给双方沟通增加了困难。

谢屹说:“听不清,我们见面说吧。”

挂了这通电话,谢屹望着手机屏幕,无声地抿了下唇。他的肩膀被后面跃过来的人一把搂住,只听那人“嘿”了一声道:“业务挺忙啊,谢哥。说好几年没见,好好聚一聚的,你可别中途退场啊!”

谢屹心道:我一个话剧社的编外人员,又没有工作,哪儿来的中途退场?

面上谢老师波澜不惊,抓着手机随手塞入了风衣口袋:“走吧,顺便见一个人。”

节目组跑去取景,张助理跟去帮忙,乔微放假,这两天就待在大学城谈恋爱了。这情况谢屹一清二楚,就是没问她。乔微在电话里说起她的那个相亲对象时,谢屹心里哼了一声:你相个亲,我还得给你做出贡献?

另一位同学低头看谢屹随手带着的一本厚书,啧啧两声道:“这两天你走哪儿把书揣到哪儿,难道你开新戏了,要演个教授什么的,所以来我们这边取材?谢哥,你这也太敬业了吧!”

封面上大大的《建筑识图入门》几个字,快闪瞎几个老同学的眼了。

一行人边走边说,走了十来分钟,同行的一个人忽然惊叫道:“看,大美女!”

他们前面图书馆外的槐树下,戴墨镜的高瘦女生转过脸来,漂亮的鼻梁和下巴,细腻白皙的肌肤,惊艳了几个男人。大副墨镜挡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却挡不住她独特的气质,美女遮得再严实,还是会发光。

发光的美女扬起手,微笑地招呼道:“谢老师!”

同学们你看我,我看你,一时惊诧不已。

大家心里怪怪的,有一种恍惚感,好像回到了高中校园。几个大男生一起走在路上,女生们或从旁路过,或专程等候,脸红的,从来都只对着谢屹一个人。“谢屹”“谢屹”地喊了那么久,都说谢屹帅得像明星,后来谢屹真去当大明星了。

同学们有些心酸。

美女跑到了他们面前,摘下墨镜,眉目弯起更是明艳动人。

乔微很礼貌地挥手,跟谢屹的同学们打招呼。众人发了一会儿愣,终于有人认出了她:“啊,乔微!大明星,我在电视上见过!”

其他人唾弃道:“瞧你那点儿出息!”

嘴上虽这么说着,随后却纷纷在乔美女面前刷好感,互相推搡,就算结了婚的,都要激动地伸出手,跟乔微握一握。

而乔微仰视着谢屹道:“走到哪里都能碰上谢老师啊,谢老师出现在这里……真有学问啊……。”

谢屹深吸了口气:“有学问的不是我,是我的同学们。”

同学们争先恐后地表示:“说得对!”

乔微看到谢屹短促地笑了一下,瞬间冰雪消融,惹她怔忡。美女明星当前,同学们都很激动,谢屹还抱着他那本书,低头又翻了两页。乔微傻傻地看向他手中的书,他抬起眼皮看了看她,却没说话。

这一次乔微却读懂了他的眼神——他让她再说一遍她的难题,大家讨论下。

乔微有些踟蹰。十几双眼睛看着,乔微身为大明星,有大明星的尊严。她实在说不出口,她之所以站在这里,是因为来相亲,因为她嫌弃自己没文化,跑来相有文化的了。

她的脸染上红霞,睫毛轻颤。周围的男人们纷纷向谢屹投去谴责的目光:你真是麻木不仁,居然把美女看得说不出话了!

谢屹面对大家的目光很无语。

乔微给自己解围:“谢老师,你们这是准备去哪里呢?”

同学们不等谢屹开口,抢答道:“我们去唱歌!小乔跟我们谢哥认识的话,一起去吧!”

谢屹心中一动,想:一起去唱歌?好主意。乔微要相亲是她自己的事,就该让她知难而退,不要打扰别人。

谢屹眸子清幽,不说话,只望着乔微。

乔微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一下子捂住脸道:“谢老师,你别这么看我,我跟你们去好了。”

谢屹一口老血差点儿再被乔微逼出来。

他低头翻了两页书,看了几张看不懂的图形,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

谢屹的老同学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看到美女会兴奋,但又都不太会跟美女打交道。到了KTV包间,一群男人开始还矜持,后来本性暴露,全都冲上去嗨歌了。乔微很淡定,不管他们怎么群魔乱舞,她都镇定地坐着喝水,浅浅微笑。

一片狂烈的嘶吼声中,谢屹真是一朵静雅的水莲花,在角落里孤芳自赏。他坐在沙发上,把他那本破书又翻了出来打开看。乔微坐在边上,看他不停地翻看他那本书,心里感慨谢老师真是太爱学习了。

爱学习的男人就是帅。

她蹭过去道:“谢老师……”

谢老师认真地看书,封面上的《建筑识图入门》一直朝向乔微那面。歌声中,乔微低头,长发落在了谢屹膝盖上。谢屹的手一顿,抬头对上了姑娘湖水般清光奕奕的眼睛。姑娘小声说:“谢老师,你都把我哄骗到这里了,我都陪你出来唱歌了。那个三人聚一聚的事……你答应了吗?”

谢屹想:原来小姑娘心里都明白啊。

谢屹说:“不答应。”

乔微鼓起了腮帮子。

她生气地说:“那我还送你礼物了呢,我體会了你话里‘单身男人的意思,够贴心吧,你就一点儿不帮我的忙啊?”

恰恰她说话时,一首歌结束,音乐停止,全场静音。乔小姐因为刚才噪音大,所以声音的分贝特别高,传遍了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用惊骇的眼神看向两人:你们!

你们圈子果然乱!

谢屹和乔微茫然地望向众人。

空气凝滞,气氛很尴尬。

乔微坐在谢屹旁边,谢屹玉树临风,坐得四平八稳,从面上看不出窘迫的神色。乔微心理素质没他那么高,她那句有歧义的话大声喊出来,还被十来个陌生男人听到了,真让人难堪。

乔小姐热意上脸,颊畔烫得能滴血。她无措半天,“啊”了一声,捂住自己红透了的脸,弯下腰,将脸埋入了膝盖间。

谢屹的同学们瞬间心软:太萌了!完全不忍心让姑娘窘迫啊。关于那句话,一定是是谢哥不检点,和乔小姐半点儿关系也没有!乔小姐这么可爱,肯定纯洁得如同一张白纸,心术不正的那个,是谢哥。

他们找借口给乔微台阶下:“哎,咱们一起出来玩儿,我们唱了这么久,小乔也唱个歌热热身呗!”

乔微从膝盖间抬起巴掌脸,眼睛漆黑如温玉看着大家。大家纷纷到她身边,拉她站起来。乔微心中非常感谢大家对她的维护,但是——

“我、我不会唱歌呀,我学的是跳舞,唱歌,我不行的。”

乔微连连摆手:“不行,不行。”

乔微求助的目光,看向人群外的谢屹。谢屹一点儿也不理会同学们的眼神,他喝了口酒,很有心机地想:唱歌挺好的,省得来问我什么三人聚会的事,我一点儿都不想去。

谢屹心中憋气,总觉得乔微在不断地给他找事。而他居然是这么省事的人,从来没给乔微惹过什么麻烦。他被吊起一口气,心里蒙着的那层尘,始终擦不去,他却想不通原因。

谢屹严厉地道:“为什么要结结巴巴的?当一个演员,最开始学的,不就是在任何场合都不能怯场吗?”

乔微道:“可我的定位不是演员,是明星啊。”

乔微又无辜地添了一句:“而且我没系统地学习过演戏,也没人教过我演戏不能怯场呀。谢老师,你要教我吗?”

谢屹脸僵住,半晌无语。

他心里像含了口血,如果乔微是他的妹妹,他一定一巴掌呼过去。

乔微是个非常善良的姑娘,见谢屹脸色僵硬,立刻觉得不能让大家扫兴。她眼珠微动,仿佛湖水在眼中荡漾,滟滟生情。她羡慕地看向谢老师的高中同学们,想着自己的高中同学天南海北地再聚不起来了,不能破坏谢老师他们的心情,忽然就豪爽起来,说道:“好,那我就唱首歌给大家!”

灯光旋转,忽明忽暗。乔微跑去点歌了,一拨儿男生跟着去围观。另一拨儿同学将谢屹围在中间,疑虑重重、语重心长地对他说:“谢哥,你虽然在娱乐圈,但也不能变化太大啊!”

谢屹心想:你们和乔微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吧?

谢屹不言不语,晃着酒杯又抿了口酒,唇上翘,冷冰冰的脸上露出浅微的笑容,眼睛眯成细线,黑痣如噙着雾水般多情。同学们嫉妒谢老师的颜值时,谢屹的视线穿过一群大老爷们儿,望向那拿着话筒的姑娘。

乔微点好了歌,非常羞涩地抬起眼皮朝谢屹的方向看了一眼,声音软糯地说:“我唱歌唱得不好,大家不要介意。”

谢屹被她看了一眼,握着酒杯的手指便收紧了。他的心脏在这个瞬间停了一拍,不受控制地骤然缩紧,又骤然放松。他的手心在刹那间出了汗,杯子差点儿从手中滑出。

谢屹脖颈微热,他低下了头。

而他的同学们激动地喊道:“不介意,不介意……”

话音未落,漂亮姑娘开嗓:“妹妹你坐船头呀!哥哥我岸上走……”

同学们面面相觑……

歌声如核弹级飓风,噼里啪啦地横扫包厢。被她歌声扫到的人,面容失色,惊骇不已,倒了一片。一个个大男人捂住胸口,用异样的眼神看向忘情歌唱的美丽姑娘——五音没有一个在调,唱歌的时候声线竟突然粗了起来……

这强大的杀伤力,谁能匹敌?!

乔微看见大家的表情,正要默默退下时,听到清清泠泠的男声跟她对唱:“小妹妹我坐船头,哥哥在那岸上走……”

大家一同震撼地看向拿起话筒的谢屹。

谢屹不愧是谢老师,大场面见多了,乔微这么强大的杀招,他都能躲过去。不光没有被乔微的歌声震倒,他还能站起来,捏着嗓子反串女声跟乔微对唱。

灯光晃似琉璃,踩在他脚下。谢屹给飓风加了一重杀伤力,他作女声唱歌,面上的神色那么淡定,彩色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显得气质闲雅,静静看来,却又温情脉脉。乔微的心开始发抖,他走得越近,她抖得越厉害。乔微张口,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被谢屹垂着眼皮瞥了一眼。这次她又看懂了他的眼神:唱啊。

唱啊,乔微。

谢老师牺牲这么大,怎么能让他唱独角戏?

只见乔小姐笑了一下,握紧话筒,再次高歌。

乔微眼睛微涩,她眨了眨,从朦胧的雾光中,见谢屹如春山般淡然地站在她身边,她本来怯意就不多,谢屹一配合她,她更放得开了。

谢老师的眼睛那么温柔。

他的心一定也温柔。

乔微唱:“妹妹你坐船头啊!”

谢屹接:“只盼拉住我妹妹的手啊……”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但两人毫不在意。谢屹毫无架子地唱了女声部,乔微五音不全,也高歌一曲,同学们被二人的表现惊呆了。但美女帅哥实在养眼,又是私下玩乐,众人默默听他们唱了几分钟的歌,一曲终了,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不知谁吼了一声:“好!”

见大家都玩儿得高兴,乔微也特别开心,也更放得开了。于是,乔微这样的流量小花和谢屹一首赛一首地唱了下去。同学们从来没见过两个明星一起玩儿得发疯,这次算开了眼了。乔微平时总被经纪人耳提面命地教导要注意形象,她从来没玩儿得这么兴奋过。

唱歌唱得口渴,她也跟着大家一起喝酒。沒有人想着去拦一下,都理所当然地觉得她应该喝。

一直玩儿到凌晨,一群人基本都倒下了,乔微也倒下了。她喝得昏昏沉沉,头痛欲裂,困意上来倒在沙发上就要睡。幸好这里还有没有喝醉的人,扶着醉鬼们,帮他们叫车准备把人一一送走。到乔微这里,她明星的身份让人为难起来。

一个没喝醉的同学说:“谢哥,你做惯了大明星,送女生回家应该很有经验的。”

谢屹心里刷屏:你年龄这么大了,怎么不见你跟女生说话有经验?

但是他懒得说出口。

谢屹被迫接手了醉醺醺的乔微,从她提包里找出酒店的房卡,打电话过去问了地址后,用帽子把乔微的大半张脸遮住,自己也武装起来。

他们出门偷偷摸摸不算,还要半搂半抱一个不配合的姑娘。乔小姐醉酒呜呜咽咽,闹法是间断性的。因为怀里冷不丁往外挣扎的姑娘,谢屹被人用怀疑的眼神看了好几次。

谢屹心里憋闷得想挠墙。

等两人坐上出租车时,谢屹已满头大汗。他看了眼靠着自己肩睡得人事不省的乔微,心想下次再不带她出来玩儿了。

然后,谢老师心里一跳:我在想什么?下次?

如此一番,谢屹把乔微弄进酒店房间时,原本十几分钟的路程,被耗成了一个小时。谢屹的眉皱成山型,他将乔微拖进房间,丢到床上。被扔到床上的乔微并没有什么感觉,埋进被褥里,她咂了咂嘴,小脸粉红,嘴唇嫣然,睡得依然十分香甜。

谢屹抱臂站在床头,心中费解:怎么会有这么没有警惕心的姑娘?

到这里,作为一个正人君子,谢屹本该走了,但谢屹站在床头盯着乔微看了半天,脚像钉在地板上了一样。

他想走,可他的身体不听他使唤。因为他的强迫症让他心中在想:这么睡觉,不合适吧?没有刷牙、洗澡,没有换衣服,妆也没卸,一个正常女人,怎么能这么睡觉?

这是不卫生的,是不健康的,也是不合理的。

谢屹通常不对别人的事指手画脚,他尽量只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他知道自己有毛病,他不想烦别人。可是乔微就这样躺在床上睡,谢屹看着就全身难受。他自我挣扎了十分钟,仍然没有摆脱掉本能。

谢屹长叹一口气,出去接了水,然后跪在床上,一手拿着手机百度怎么给女生卸妆,一手固定住乔微的脸,准备给她卸妆。

他还想帮她把牙也刷了。

脱衣服不合适,那就把她现在乱了的衣服整理好。一个人睡觉,衣服怎么能乱呢?床单怎么能随便扔着呢?这都是有规矩的啊!

谢屹小心地捧着乔微柔嫩的脸,用细软的化妆棉擦拭。

这时,怀里安静的姑娘突然睁开眼,吓得谢屹全身僵硬。

乔微面色严肃地开口:“谢老师……”

谢屹结结巴巴地打断她:“你听、听我解释……”

乔微忽然伸出手臂,搂住他的脖子,一翻身……

谢屹手里的棉签掉落,床头柜上摆着的卸妆水被鞋子一扫,也“砰”地摔到了地毯上,而床上的姑娘将青年压住了,唇撞上了他的唇。

后脑勺撞到床上,被褥叠在身下,身上千斤重的,是一个美丽无双的年轻姑娘。卸妆水被掀倒,玻璃瓶中的水汩汩渗入地毯消失不见,仿佛谢屹体内沸腾的血一样。灯光暗暖,当乔微的唇与他的唇碰上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瞳孔骤然缩起。

乔微的乱发洒下来,绸缎般浓黑华丽;她的睫毛上翘,眼睛安静而清莹,似月夜下静静无波的深湖。被这样的眼睛看着,谢屹身子绷紧,他呆了两个呼吸,才想到要推开。

贴着他,乔微声音含糊地喃喃:“谢老师,对不起啊……”

乔微挤着谢屹说话时,酒气与香气一同扑来,谢屹的血液一瞬间奔腾狂涌,他的脸蓦地燥红,抓住乔微的后领子,想把她提起来。但乔微搂着他脖颈絮叨:“对不起啊……”

谢屹的动作一顿,就这个稍微愣神的刹那,舒服地趴在他身上的乔微又嘀咕道:“捆绑谢老师,给谢老师的生活带去了麻烦,对不起啊!”

谢屹怔住了,他的手还搭在她的脊背上,动作却停了。

蹭他的名字,跟他强炒CP……谢屹一开始不喜欢,后来习以为常,烦恼也仅仅是日常生活被影响。谢屹不高兴,却也没那么不高兴。他红了五年,之后过气了五年,长达十年的时间中,只要有人想起他,他都能被拉出来说一说。但是他被捆绑这么多次,事后跟他道歉的,只有乔微一个。

房间的床上,一对男女沉静对望。

月光下,凉凉月色勾魂摄魄,从他们身上淌过。

乔微因和人面贴面,声音更乱了:“我太对不起谢老师了,给谢老师惹了那么多麻烦,一份礼物怎么能表达感谢呢?我和胡姐都喜欢谢老师,以后除非不得已,绝不再打扰谢老师了。”

她大着舌头继续说:“等我红了,特别有人气了,谢老师有需要的话,可以免费捆绑!”

她又晕又困,话说得不清楚,清亮的眼睛说着说着就闭上了。她的头往下一耷拉,砸在了谢屹的脸上。

乔微还非要把話说得豪情万丈,她想拍胸脯保证,摸了半天没摸到,就大力地捶着床道:“随时借人气给谢老师!免费!”

香腮酡红的醉鬼趴在身上,馨香醉人,谢屹的脑子宕机,仿佛听清了,又仿佛没有听清。

他想说“没事你捆绑吧,我不介意”“我乐意给你捆绑”,但是他只是长久地望着她……

乔微的美貌在娱乐圈都属少有,她业务能力不那么好,靠着一张漂亮得过分的脸蛋,留住了不少观众。现在这张脸就在谢屹面前。一寸之内,贴着他,使他在刹那间有了反应,如至火海。

谢屹一手托着她的腰,一手托住她微热的脸颊。鬼使神差,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唇上。乔微的头再次垂下来,一绺发丝粘在口中,她闭着眼,不舒服地张口想吐掉,贝齿却磕上谢屹的唇。

房间中像有密密的蛛网,蛛网收缩,网中男女唇齿相接,混沌恍惚。

这么美。

这么媚。

浮着一层水,想泅水而去,将她拥入怀中。

冷不丁,一阵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谢屹被铃声一激,鸡皮疙瘩窜起,他一下子跳起来,趔趄着将人推开,“砰”的一声,自己从床上掉下去,摔倒在了地上。

下期预告

谢屹沉寂已久的心怦怦直跳,无颜以对乔微,连夜坐飞机逃回了A市。

心虚如谢老师,为了跟乔微一起拍戏、录综艺,开始恶补她的演艺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