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征性(组诗)

2020-09-12 14:04:50 清明 2020年5期

孙启放

偏头痛的蝴蝶

我经常被少年时的认知勒索

蝴蝶,偏头痛

两个意象的强行介入

确实是一种很独特的滋味

关键词:空间、扭曲的光线、色块

蝴蝶们纷纷醒过来

花枝招展

她们说,不飞行真是浪费

失修的偏头痛排成老旧的栅栏

蝴蝶巡游时

偏头痛是均匀的

残破处,一些成员争先恐后

风潦草

突然的放纵——

快感之巅。

她们于破败的脑洞中休眠多年

总有一两只疯了的

蝴蝶。偏头痛是反复崩溃的废墟

我在废墟之上又一次悬停

落下。欲去不忍

崭新的旧

看不清昨天的面目

人们常说浪费了好时光

它刚刚过去

一本没有机会开封的书

已经旧了

许许多多的昨天

都是崭新的旧

书橱中一本又一本崭新的旧书

静静地等候在那里

很惭愧自己的懈怠之心

想一想也就释然

这个世界需要一些空置

一些遗弃

作为精彩事件的参照物

上帝制造出一些男女

甚至一辈子闲置了绝世风华

但你不能责怪上帝

上帝说过许许多多的疯话

大多数是掠过我们耳旁的凉风

上帝的怒气一天又一天积攒

也是崭新的旧

他知道自己

与黑暗比一比我的命。

普通人也有一张嘴:

“杀无赦!”

躲在小书房的人有恶毒的心肠

小分头,小胡子

眼镜架上缠着脏兮兮的胶布。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来了,战争不可撤销

高举刀枪的欢呼者

交战方有各自的快感

狡诈甚于勇敢

古老的荣誉是奢侈品

紳士般的决斗将不再出现;

致死,肆无忌惮

恶毒是恶毒的滋补品啊!

躯体的硬壳

拒绝打搅的好场所

每个人都在进行自己的战争

干掉一切。

他关掉昏黄的灯

摇摇晃晃走出小书房

黑乎乎的液体从鼻窍里流出来

他知道自己

终究逃不出自己的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