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帖 (组诗)

2020-09-12 14:04:50 清明 2020年5期

殷常青

赞 美

因为晴朗。因为旁边的乌云,

在临睡前的消弭。因为热爱夜晚,

我没有悲哀需要倾诉,也没有更多的事物,

需要再一次确认。因为美不是虚设的,

因为重修旧好,因为久别重逢,

因为你不经意的眼泪,我表达为明媚,

因为小小的孤独和无声的荡漾,

因为你的气息、体温,已经此起彼伏。

因为晴朗。因为远方。因为远方有多远,

你就有多远。因为风吹着田亩,

也吹着呼喊,像小小的嘴唇,不息地吹动。

因为小小的耳朵里,是无边无际,

因为一个词在黑暗中露出它未来的意義,

因为河水流过的地方都像我的故国,

因为山峦绵延,

因为晴朗,因为美好。因为无邪,

因为蜻蜓低飞。

途  中

野花跟着一截废弃的铁轨,

从陕西开到河北,

把身体里的疆域越开越辽阔。

一条大河,在荒凉的草叶里放慢速度,

一些时光,含着原谅,热泪,尖叫……

一些词语压不住纸页的抖动——

这里是陕西,这里也是河北,

我的外省生活,随意、干净、整齐,

窗外很静,天就要亮了,

窗内已经没有爱情,

熄了灯,也没有爱情。

苍茫途中——

请安排好一个诗人思念的词语,

请赐给她一个好词,

一个有着广阔天地和狭窄热血的好词——

十亩春天,五亩风雨,

装在一个诗人的胸腔里,

远游的途中,不再还乡,也不再思亲。

经 过

经过一册旧杂志的右下角,我看见秋天,

看见枯叶在一首诗里没有随风而下。

我看见一群绵羊,在空旷的原野上漫游,

不美妙也不复杂。我看见——

因为一阵风,或一群蜻蜓,

那些厮混于尘世的草芥微醺地摇晃。

我看见,平原上堆积的陈词滥调,

被风一溜烟吹向苍茫,连落日也带走了……

我看见秋天之外,一队灰鹭走下斜坡,

它们各自怀抱自己的阴影……

一丛矢车菊站在雾边,像火堆里的残烟——

在经过它们的时候,我长久地仰望天穹,

仿佛在无限的高处,真的藏有什么,

仿佛仰望的时候,心怦地跳了出来,

要陪伴那些用不完的憧憬和好时光。

经过一首诗,一个用旧的秋天,

经过微弱、宁静、清凉、夜晚和星盏,

若有若无,意味深长……

慌   张

落叶堆积,秋虫蜕壳,水上漂着落花,

一种凉意让岁月回转。秋风抖动,

正在上树的蚂蚁突然骨折,欲言又止……

走在路上的众人,仿佛一切皆未发生,

像鱼一样游出黑夜,又像鱼一样游进白昼,

仿佛生活无止境,时间无止境……

秋日深了,秋日更深了,

仿佛尘世从来不知道万物的悲伤——

那些肉体的光,隐匿而不为人知,

那些小心翼翼的往事,藏有利刃,

它们在这个秋日,像潦草的山坡,散漫的

野草,

它们慌张与安静的美,从来密不可分——

像门外青山巍峨,像门内木鱼声声,

在那些枯枝败叶的身后,时间已经断开,

岁月的中年已经在秋风中竖起了衣领。

有时水低,有时草高,

漫长的秋日,在河流疾速变幻的镜面上,

写下众人斑白的风霜,以及沧桑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