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岭笔录(组诗)

2020-09-12 14:04:50 清明 2020年5期

黎阳

窗含西岭千秋雪

只要抬起头来,就能够在隐约中

看到唐朝的雪,融化成流水或者

每日继续在朝九晚五中飘零

从未离开,雪花固执地停在那里

即使在云层后面,知道她还在

望着岁月的光斑,有时会坐立不安

这久远的雪,除了让人滑倒

深陷,被团成一团球

砸向生活,我们还能期望什么

从剧情中探出目光,夜色下

悄悄地看出去,她还在那

安静,不曾主动伤害过谁

即便有人被雪崩掩埋了记忆

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可以走出

我又好好地坐下,喝一杯茶

或者回到剧情深处,从一粒米里

继续悲哀的爬行。曾经感谢

那些让我站起来的大风,如今

回到童年的姿势,一点不觉得诧异

忍不住点燃一根香烟

轻轻地示意一下  窗外

寂静的远方,雪还在那里

什么也不说,而楼下的船已经不见踪影

两岸的猿声,其实很远

只有地铁四号线和七号线,还有轻轨

缓缓地来往于成都西站

我掩上了窗帘,转过身

雪已经悄悄地爬上两鬓之间

心里有几棵红杏

别人的或者自己的情丝,不是太短

就是太细,真正的遇

总是在错过之后的惺惺相惜

西岭是一个乖情人,不言不语

看我的时候,时光在书写滴水的暖意

看她时,我也在寻找诗的立意

这些文字才有归宿和美丽

从十八楼上去,天台风

和清水路苑,或许与我这水命之人

一同栖息在成都平原的句子里

成都这棵红杏,招来的歌谣

总有川江号子的动力

红星路上,家就在那里

每次从楼梯上望去

朝着星星走的箭头,都会牵着

诗歌的鼻子 走下去

走出梨花遍地

落日故人情

愛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

——《礼记·曲礼上》

士别三日,时间太久了

相拥的方向都没有看透

氤氲中的手

贤者就不要轻易出口

常在船上走 鱼鹰目光凛冽

水早就湿透了钓鱼郎的衣袖

不卷起袖管和裤筒  就看不见伤口

看不清笑容的深度

方法是一个人的命

活在苍鹰和小鸡的唇舌之间

三尺巷,就在那里

不惑之年多了就不再相让

我把柴门敞开,拱手相让

来是佳客,去不留

身后夕阳随便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