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达加斯加34号公路(组诗)

2020-09-12 14:04:50 清明 2020年5期

田晓华

淘   金

齐里比希纳河流过小镇,渲染了

河谷和河谷旁的热带雨林

映照出门淘金的男男女女

他们手持铁钎、铁锤和木杵

他们不是工人,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他们相信祖先,相信当下的命运

相信祖传的岩石里一定有宝物

根本不去理会印度洋的晨风与晚霞

任高地延绵,任河水搅红

任孩子们的眼睛红彤彤金灿灿

走近中央高原

离开并不静谧的小镇

走近中央高原

曾经的刀耕火种使红土更加红艳

红色在道路两旁沾满了想象力

湛蓝正从高原中央的上空倾覆

破碎红岩上铭刻黢黑的路面

风过草棵,瑟瑟有声

越接近安其拉贝,离蓝天越近

天神在远方亲吻蓝色

山峦低伏保持静穆

我坚信此时此地它是有声音的

那神秘之声,粗糙之人怎能顾及

狐猴蜥蜴、草根树种窃窃私语

羡慕神气的岩兔山猫野鸡

土坯里的人是否也在窃窃私语

我与车轮已进入沉寂

黑市交易

门口黑市交易如火如荼

妇女的热情压过午后的太阳

钱币在口袋里轻轻摇晃

土地里掀出的廉价水晶、玛瑙

和不知名礦石被手翻动几下后

又静静躺在待沽的白纸上

我看见鹦鹉螺化石中隐藏着海水

潮涨潮落了几万年

正在呼唤曾经宏阔的海面

栅墙悬挂的工艺品却无人问津

像灰尘一样静默存在

中国凉亭

上坡的34号公路旁红土

如浪一般向远方迈进

枯黄的荒草肆意地向前铺展

车子行进在儿童画的简洁中

蓝天格外蓝,34号公路向上

并不登顶,在接近峰顶处

悠悠忽忽地转出两个大弯

不见幽谷,不见花丛

却撞见一座典型的中国凉亭

凉亭不设扶栏坐凳,好似

只邀请各路动物入亭,亭内

法文远比汉字多,字义已不重要

我极目远眺,山峰平缓

荒草近疏远密,白云静,黄风动

这宏阔之美,好似与人类无关

望不见炊烟,也不见传说中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