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亭(组诗)

2020-09-12 14:04:50 清明 2020年5期

姚辉

夜  色

通常我最后一个入眠,

想起泰戈尔: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好像多年都没有携夜色入梦了,

多想进入另一个人的梦里,

夜色清浅

似一杯新沏开的碧螺春,

发生在微信的语音通话中。

而今晚夜色的深,

从我写下的

第一个句子开始。

百花亭

这里面没有花

一株都没有

亭外的花草树木,一个

86岁的老人在浇灌

动和静都是和谐的

浇水的人和被浇的土地使得我

羡慕地看着

亭子里面的风几乎和外面一样大

我坐在一排古典的棕色木质凳子上

我所拥有的足够安全的氛围

来自于亭内身后的靠栏以及被坐过的凳子上

滑溜溜的丝绸感

路边候车

等车,在傍晚

淡黄色的月亮穿透暮色

降临在抬眼的瞬间

平衡感被

锈迹斑斑的一根路灯杆

在我和月亮之间打破

正这么想的时候来了一辆出租车

打着空车标识,司机却说

他要回家吃饭了

我说:但是月亮都已经出来了

我看着一张相片

我的伤口不是刀片划伤的

所以没有流血

一直被外套和围巾遮蔽

直至邂逅,猝不及防

我说不出那些话

曾想了無数次的

但这远不如在一个书桌前

凝视从网络上下载的一张

相片,它的静止深深地锁定了

我经历的1999年到2019年

我低下头看一株荒地上的小草

它从左边摆动到右边

又从右边摆动到左边

跟着风

责任编辑     木  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