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行与去全球化:分析和预测

2020-09-12 14:11:20 金融发展研究 2020年8期

道格拉斯·欧文 王宇

摘   要:尽管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之前全球化进程已经放缓,但在应对疫情过程中,美国政府的失败加剧了贸易保护主义风险。缺乏政策协调和经济合作可能引发各国的以邻为壑政策。去全球化行动可能扭转20 世纪80 年代以来由全球化所带来的持续增长,贸易保护主义蔓延会对世界经济造成长期伤害。

关键词:新冠肺炎疫情;贸易保护主义;去全球化

中图分类号:F830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674-2265(2020)08-0033-05

DOI:10.19647/j.cnki.37-1462/f.2020.08.005

新冠肺炎大流行,正在促使全球化倒退,去全球化正在从理论慢慢地变为现实。在一些国家,政府和企业界都在质疑,全球供应链是否延伸得太长。在不确定性日益增加和缺乏国际合作的环境中,一些经济学家也正在讨论,是否应减少各国经济之间的相互依存性。而当下世界各国正在面临的国家安全和公共卫生问题为贸易保护主义,尤其是为那些在医疗设备制造部门和粮食生产部门的贸易保护主义提供了借口。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及其后的大萧条,标志着全球化进程的转折。最近一个时期,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一些国家开始采取去全球化行动。去全球化行动可能减缓甚至扭转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全球化所带来的持续增长,贸易保护主义及其蔓延会对世界经济造成长期伤害。

一、全球化的前四个时期及其特征

全球化包括商品和生产要素的跨国界流动,既包括传统的国际贸易、国际投资,也包括现代的数据、技术和劳动力跨国界流动。我们尝试以全球出口总额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来衡量19世纪下半期以来国际贸易发展情况,并且用以观测全球化进程。由此可以发现,1870年以来全球化发展经历了五个时期,主要特征见图1。

1870—1914 年为全球化的第一个时期,在工业革命和科技进步的推动下,更多商品以更便宜的价格涌向国际市场,推动了全球化进程和世界经济发展(Kevin O'Rourke和Jeffrey G. Williamson,1999)。

从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到1945 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为全球化的第二个时期。全球化在这一时期发生了逆转。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了全球经济衰退和国际秩序混乱。包括1917 年俄罗斯退出国际贸易体系,1918 年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20 世纪20 年代初对移民的严格限制,以及1929 年大萧条、20 世纪30 年代的贸易保护主义。这些事件严重削弱了全球化进程,并且造成了世界经济衰退(Harold James,2001)。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 30 年为全球化的第三个时期,这一时期全球化进程再次加快。此间,世界出现了许多新的国际经济合作机构,例如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使各国经济,包括贸易和投资,再次走向世界市场。随着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的快速发展,世界经济也进入了较快发展的轨道。不过,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由于第三个时期全球化的范围仅仅局限于美国、西欧、日本等地区和国家,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全球化發展。那时,苏联和中国作为非市场经济国家,没有能够进入国际市场、参与国际贸易。拉丁美洲、南亚和非洲的一些发展中国家由于选择了进口替代的发展道路,也没有能够真正进入国际市场、参与国际贸易。

从 20 世纪80 年代到2008 年为全球化的第四个时期,在这一时期,全球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发展,并且取得了显著的成效(John Williamson,2002)。随着中国和印度改革开放的快速推进,世界贸易保护和贸易壁垒逐步弱化。随着1989 年柏林墙的倒塌,东欧国家逐步由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1991 年苏联解体之后,市场化和全球化浪潮达到高峰。与此同时,技术进步,包括集装箱和信息及通信技术进步,也极大地加速了全球化进程,并且推动建立了全球供应链。在这一时期,世界经济快速发展,全球贫困和饥荒减少。

二、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之前全球化进程已经放缓

如果用贸易流量来衡量的话,全球化在其第四个时期达到峰值。如图1所示,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及其随后的大萧条以来,全球贸易总额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明显下降。2010 年世界贸易增长逐步恢复,但一直步履蹒跚。现在全球化正处在第五个时期,这一时期被经济学家称为“慢速全球化”。在过去几十年中,国际贸易一直以快于世界产出的速度增长,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复存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国际贸易增长一直处于疲软状态。尽管2019 年世界经济增长情况还基本符合预期,但是,国际贸易增长率却明显下降了。

从目前情况看,全球价值链的延长,包括全球供应网络在各个国家的分布,已经趋于暂停状态(世界银行,2020)。一些国家的经济改革进程放缓。中国开始向扩大内需政策转型,以促进主导产业的本土发展。正如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所说,中国仍然是一个出口大国,但是,其出口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经从2008 年的31%下降到2019 年的17%。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为美国总统之后,开始实行“美国优先”政策,从贸易自由主义转向贸易保护主义,包括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特朗普政府不仅对钢铁和铝等产品进口增收高额关税,而且造成贸易摩擦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全球蔓延。

中美贸易摩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经贸关系,有经济学家将此称为“脱钩”。我们想说明的是,“脱钩”并不意味着全球化逆转,因为早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之前,全球化进程已经放缓。

三、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推动了去全球化趋势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进一步加剧了去全球化的趋势。世界贸易组织预测,2020 年世界贸易将下降13%—32%,远远超过世界经济下降的幅度。更为重要的是,目前一些国家对全球化的看法也正在发生改变。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表示,冠状病毒“或将改变过去40 年我们一直生活于其中的全球化的性质”,他强调,“这一全球化正在走向其周期的尽头”。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加剧了各国政府对全球供应链是否过长的担忧。一些国家担心国内医疗设备、防护用品和药品的生产不足,一些国家还出台了出口禁令。这样的政策取向可能进一步加剧防疫物资的短缺。我们不能忘记的是,在2012 年的粮食危机中,正是一些国家的粮食出口禁令推高了国际市场的粮食价格,加剧了粮食短缺。历史经验表明,当一些国家限制一些重要产品出口时,其他国家会立即效仿。正如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在《国富论》中所指出的那样,“一个国家的错误决策,可能会使事情变得危险甚至酿成危机,以至于我们无法判断本国政府应当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政策”。历史经验还表明,恐惧可能导致一些国家从国际市场转向国内市场。现在有许多国家正在重新研究贸易依存度问题。欧盟贸易专员菲尔·霍根(Phil Hogan)表示,“我们需要考虑如何确保欧盟的战略自主权”。不过,他同时强调,“战略自主权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以自给自足为目标。考虑到全球供应链的复杂性,退回到自给自足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基于证据的讨论,讨论战略自主究竟意味着什么”。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也表示,“几个世纪以来,自由贸易和自由市场一直是我们经济繁荣的基础,现在,我们需要认真考虑我们的国内经济主权。”日本政府也开始研究,如何打破国内企业对全球供应链的过度依赖,发展国内制造业,以使自己能够生产更多满足国内需要的产品。

在应对疫情过程中,美国政府的失败加剧了世界贸易体系走向贸易保护主义的风险。缺乏政策协调和经济合作可能引发各国的以邻为壑政策。现在世界经济正处在历史转折点上,人们对过度依赖国际市场和全球价值链的恐惧正在增长。尽管转向国内市场也并不意味着全球化的终结,但是,我们必须清楚,要消除去全球化对世界经济发展的损害可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