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吠密集

2020-09-12 14:13:33 短篇小说(原创版) 2020年7期

周加军

1

我们租住的地方是大学老校区旁的居民区,好大一片居民区。那儿的住房大多建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屋面老化,没有电梯,但由于離学校最近,房子总供不应求。那阵子房源比大熊猫还要稀少,我就先在一家烤面包房里干活,包吃包住,干一会我就跑进厕所查看在网上发布的招租广告。女店主看我老往厕所里跑,就以一副变态的眼光拷问我,哪儿不舒服,老往厕所里跑?于是我就辞职不干了。除了留意网上发布的信息,我还留意电线杆上、公交站台和人家墙上的小广告,这些地方发布的广告更接地气更有实在内容。像牛皮癣一样一层又一层的小广告,我晚上发现刚贴上去一张,早上就看到它的上面又贴了三张不同的广告。广告上的内容不堪人目,已经超出广告的基本功用范围,我在上面浏览房屋招租信息,也看到了重金求子,招娟招嫖这类颇具色情的广告,这些广告上留有好几个电话号码,我就想他们难道不怕警察找上门。

我还是在有着一泡狗屎的墙面前找到了那个广告。我是先看到狗屎后看到广告的。那泡狗屎我注意了良久,是那种圆溜溜的没有一丝棱角无色无味的狗屎,狗屎那么小,我就想一定是一条小狗散步到这里,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屙下来的,也未可知,总之这个狗也太放肆了。

那条信息淹没在一堆广告里不容易发现,一张红色的纸,被城市的风雨洗得发白快要看不出它的本来面貌。广告的内容极其简单:本人,姓名不详。性别,不详。求合租人,性别、年龄不限,作奸犯科者为非作歹人请绕道。价格面议。电话号码xxx。自以为平生没做过一件亏心事。早上我把电话打过去,没人接。怀疑是不是假的。晚上,接到一个电话,声音小小的,像接头暗号——女人的声音。我把手机贴在耳朵上,才听清,我早上打过人家电话。女人问我是不是要合租,我说合租。女人问我干没干过坏事,我说想干,但是没干过。女人说不信。我说加微信说。女人的手机号码就是微信号,我主动加了女人的微信。我把毕业证、学位证、在大学里获得的各类证书一股脑发给了她。这些隐去姓名的证书,就是想向她证明我既不是一个作奸犯科者,也不是一个为非作歹人。女人当场同意了。已经约好了租金,女人就问我什么时候搬过去。我说总得拣一个好日子。女人说这么讲究。我说虽然不是一个讲究人,但是在这件事上我得讲究一下。

我们进去的时候女人正在等我们,就是我在牛皮癣广告上发现、跟我联系的自称女大学生的女人,联系了这么长时间我居然不知道女人叫什么名字。原谅我称呼她女人,是不是太残忍了?她的装扮与实际年龄自相矛盾,粉藕色的宽胸睡衣、麻花卷发,使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婴儿般的皮肤、敏捷的动作,又使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瓜子脸,身材高挑。女人怀抱一条狗给我们开门,我跟她联系时候并不知道她跟一条狗住一起。在门缝里她朝我们微笑,我们在门缝里还她一个微笑。看得出她很有戒备心。大概是我们农民工的装扮让她有这种防备心理。看她紧张我也紧张,倒是唐宇及时用他的胳膊顶了我一下,小声提醒:你他妈大方一点,不要把人家女神吓到。大概女人听到了。门缝变大了。我和唐宇以及四只行李箱就进来了。狗从她的怀里跳到地上,在我们的脚边狗仗人势地叫唤起来。老实说我一点不喜欢狗,倒不是我嫉妒它,虽然它被打扮得跟白雪公主一样。唐宇不怕狗,他把狗捉起来交到她手里。她说了一句谢谢,害得唐宇一整天对着那只捉狗的手傻笑。

房屋不是很大,但是看上去很宽敞,摆在客厅中间的桌子占去客厅空间的三分之一。女人早把桌上的书本和电脑收拾干净,只留下一个插着一支枯死玫瑰的玻璃瓶。我把自己的电脑和考研书本摆在桌子上。我们在桌子上吃饭,女人在自己房间里吃饭。厨房公用。两个一墙之隔的洗澡间,女人事先在磨砂玻璃门上贴好手写的男女两个字,字迹极其奔放表明了男女授受不亲的决心。我和唐宇一人一个房间,井水不犯河水。睡觉时发生的小插曲证明唐宇的目光极其短浅。我的房门响了一下,唐宇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向我招手,让我看出事态的严重性。我还是跟唐宇走进他的房间。他在床上抓了一把狗毛递给我。我一看到那狗毛就知道是女人那狗身上的毛,毛茸茸的黄褐色一团,极其有手感。我乐了。我说,恭喜你唐宇你中奖了。你他妈还乐!唐宇极其愤怒,这房子要住你住反正老子不住了。我看唐宇动真格了,就害怕了。老实说我不怕唐宇生气,我害怕他真退出去,那样我就惨了,我把他忽悠过来,就是想让他帮我分担一部分房租。我跟唐宇调换了房间。我在床肚底下,找到了一件黑色的女人内衣,就埋怨女人太粗心大意了。我又找到了一本女友杂志,在上面发现了李雨霏的名字,我确信那是女人的名字,因为我反复比对了磨砂玻璃上的字迹确认它们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当我把这两样东西摆在唐宇面前,唐宇直呼上当,又要跟我换回来。我就嘲笑他没有眼光,并且坚持不换。唐宇就狠狠地说,便宜你这狗日的。他确信女人和狗在房间里睡过。

2

早上,我和唐宇在小区门口的流动摊点上胡乱对付一下就各自上班了。唐宇现在是本区域产品售后技术咨询处的一名负责人,一个月有八九千大洋进项。我找到他希望他能跟我合租,以便减轻房租的压力。他问我什么理由。我就告诉他目前生活极其窘迫的状况。他听说还有一个女人合租就一口答应了。

我们现在共同谈论的话题好像不是考研,也不是工作,而是李雨霏,那个看上去高冷内心其实极其闷骚的女人,这个被唐宇提出来又被我以和差化积公式证明了的观点,立即把我们像生死同盟一样捆绑在一起。

老实说,我觉得对待李雨霏这种女人越敬而远之越好。我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前途而不是一个女人,我记得跟刘倩分手时说过这句话。她讥讽说,你好像跟不同的女人都说过这句话。我说前途未卜不敢放浪。她就把我送的一把野蔷薇扔到我的脸上说,杨帆,去你妈的前途未卜。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打击。吵架过后我还是给刘倩打了一个电话。我想对她说,刘倩我错了,你说的全对。我没有打通电话。再打,她就停机了。这么长时间了,我想她早把我忘了。

从面包房辞职,我又找了一份快餐店工作,我找的工作好像一个不如一个。我把挣来的钱,除了用来糊口交房租,就用来买考研复习资料。还在跟刘倩拍拖期间,指导老师看了我的学士论文的开题报告,直接找到我,对我说,你考研吧。我向他表达了当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困惑。他虽然表示挺遗憾,还是跟我说了一番话。我只记得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很愤慨。他说,你如果不考研,以后走上社会,千万不要说他是我的指导老师,省得给他丢脸。我听了他的话猛然醒悟。于是,我去见刘倩,把指导老师说的话原原本本告诉她。她听后,沉默良久。我问她什么意见。她就说,杨帆,你是不是觉得大学时光跟我在一起完全虚度了?我没有正面回答,就说指导老师的话我再考虑一下。她一听就来气了,说,我这样条件的女孩多少人都求之不得,而你却不知道珍惜。

刘倩说的话一点不夸张,那时我还是一个人人羡慕的学习标兵,刘倩以一个仰慕者身份,经常向我讨教学习方面的问题。每次我都会不吝赐教。一来二去我们就熟悉了。她说她的父亲开了一家外贸公司,与世界500强企业有业务往来。她还说她的父亲就她这一个女儿。我怀疑她接近我的真实动机,就故意说假如我有这样的父亲一定不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她一听,就问我愿不愿意做她男朋友。我当然愿意了,但我没有这样说。我说不知道你的父亲有没有意见。她说你不要担心,只要我愿意,相信他的父亲不会有什么意见。寒假回来,她高兴地对我说她的父亲同意了。我们开始公开交往。然而,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她每次都跟我说,她的父亲想让我做他们家的上门女婿,只要我听她的话,我跟她结婚后她将劝说她的父亲让我接他的班。她公开叫嚣让我感觉很不爽。以为我跟她在一起不是冲她的容貌,而是冲着她家的雄厚家产。我开始对她反感了。有一天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我向她嚷道,我不会为了几个臭钱而低三下四跟她结婚。于是,我跟她彻底分开了。

3

星期六晚上,唐宇请我吃大排档。这一阵唐宇总让我刮目相看,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打着红色领带,手腕上戴着一块荣耀版的卡西欧机械表,脚上的皮鞋总是油光铮亮,一副随时出席高档宴会的派头。每天早上,我们在小区门口的流动摊点上吃完一块杂粮煎饼、喝完一袋牛奶,他都会跟我抢着付钱,好像我是一个值得他十分怜悯的穷光蛋。既然他这样,我也乐得如此。

大排档是这个城市夜晚唯一值得一去的地方。天刚擦黑,一溜儿几十个蒙古包就点亮在宽阔的马路两边,蔚为壮观。我和唐宇走进一家还算干净的大排档。这个晚上,我本来想坐在电脑前看一段政治或者英语的学习视频,我感觉这一阵子学习完全荒废了。我刚打开电脑,唐宇过来了,他合上我的电脑说,走,我们去吃大排档。我问他是不是发工资了。唐宇提高声音说工资加奖金发了一万多。他说话的时候盯着李雨霏的房间看。我立即明白唐宇的用意,他故意提高声音想让房间里的李雨霏听到。此时,李雨霏的房间亮着灯,电视里清晰地传来男人和女人的说话声。我猜想是那种青春偶像派的泡沫剧。

这个晚上嘻嘻在李雨霏的房间里出人意料地如此平静,既没有叫唤,也没有扒门。听李雨霏说嘻嘻是一条温柔的公狗。我们离开屋子的时候,听到李雨霏房间里關灯的声音,随后泡沫剧里男女对话声也消失了。

我们在摆着一次性消毒餐具的桌边坐下来。女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请我们点菜。唐宇并不看菜单,问叉烧鱼有没有。服务员说有。他又问酱爆肉有没有。服务员说有。他又问了一些菜。服务员都说有。唐宇点了叉烧鱼、酱爆肉、一品豆腐汤,一份花生米、一份腌黄瓜,又要了一瓶北京二锅头,两个人坐在蒙古包里昏暗的灯光下,你一杯我一杯,推来过去,居然把一瓶酒喝光了。喝光了白酒,我们又一人要了一瓶啤酒。我们本来酒量就小。都喝醉了。我们卷着舌头说话。唐宇拍打着我的胳膊,说,杨帆,你他妈知道吗?那会,在学校里我什么人都不服就服你一个,你成绩那么好。

听唐宇说话,我忆起了学校时的美好时光,那会子我成绩确实好,几乎年年得奖学金。我的光辉事迹被学校大喇叭反复宣传,弄得人人皆知。我走到哪里都有一帮人如影相随,特别是那些女生像崇拜明星一样崇拜我,让我感觉到成绩好也是一种优势。就在那时刘倩从我的众多粉丝里脱颖而出,独占了我的人生封面。

他妈的杨帆,你说刘倩看上你哪一点了?不就是你考得比我们好吗?就让千金小姐对你死心塌地。看你们一天到晚双宿双栖,我们嫉妒得差点跟你决斗。他妈的你跟刘倩现在还好吗?

我不知道唐宇是否知道我跟刘倩早分手了,或者他知道又明知故问,故意在我的伤口上撒盐。但我一直忘不了刘倩,尤其昨天,我对刘倩的旧情又复燃了。

昨天那一单本不该我去,但是快餐店老板不知道哪根筋出了毛病,他走过来对我说,杨帆,这一单非你去不行,你腿脚比他们快,人又比他们精明。我当时想都没想,他为什么这样说。我拿起一份加州牛肉炒饭骑着电动车就去了。要加州牛肉炒饭的人竟是刘倩。我看到开门人是刘倩,本想掉头立即就走。但是我的脚仿佛立住不动了。

刘倩说,杨帆是你。

我说,是你要的加州牛肉炒饭?

刘倩说,当然是我,杨帆你难道忘了我喜欢吃加州牛肉炒饭?

我说,我没有忘记。

刘倩接过加州炒饭,问我过得好不好。

我惨然一笑,指着身上穿的外卖服,反问说你难道没有看到?

刘倩叹了一口气说意想不到。刘倩叫我进去坐一坐。我借故说还有许多单要送,就赶紧跑出来了。

回来的路上我懊悔自己为什么不进去坐一坐。我想问刘倩为什么住在那里,但是我忘记了刘倩就住在这个城市里,再说人家是富人就应该住在高档别墅里。

借着酒精的力量我告诉唐宇早跟刘倩分手了。唐宇把到嘴的一颗花生仁吐了出来,瞪大眼睛问是不是真的。我说骗人是小狗。唐宇从板凳弹跳起来,跟着音乐节奏跳了起来,一边跳一边喊,苍天啊!大地啊!看得出我跟刘倩恋爱给他造成多大压力。

唐宇跳够了,重新坐了下来,抓起一颗花生仁丢在嘴里。花生仁被他嚼得咯嘣咯嘣响。唐宇自豪地说他恋爱了。当我听说他恋爱的对象是李雨霏。我就学他刚才的样子,振着臂高呼,苍天啊!大地啊!

唐宇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只是想表达一下激动的心情。唐宇问我跟李雨霏有多大希望。我没敢说希望等于零。但我心里清楚他们几乎不可能,因为据我观察李雨霏一天到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陪嘻嘻玩,好像对谁都不感兴趣。

唐宇让我帮帮他,因为他根本没有这方面经验。我说这种事别人帮不了你,只能靠自己。

4

复习考研已经到了最后冲刺阶段。我翻看桌上的台历,撕下了本月的最后一张纸,发现剩下的时间只有两个月了。我在每张撕下的纸上用红圆珠笔写下“我一定要考上研究生”。看一会那些血淋淋的字,就把它们全部拂到地上。我感到考研的压力真正来了。

李雨霏开门出来,怀里仍旧抱着嘻嘻。李雨霏捡起了一张我扔在地上的台历纸,发现上面我写的字,感叹道,决心下得多大啊!

我和李雨霏坐在桌边。她坐在我的对面。我闻到了李雨霏身上的香味,忽然发现自己好长时间没有如此近距离闻女人身上的香味了。我贪婪地闻着李雨霏身上的香味,不得不说她是一个漂亮得让人窒息的女人。李雨霏的笑同样极具杀伤力。我竟然拿刘倩跟她对比,发现她们的笑如出一辙。

李雨霏问我为什么要下决心考研。我则反问为什么要跟两个荷尔蒙非常旺盛的男人住一起。她微笑说,这是个人秘密。我还她一个微笑说,我这也是个人秘密。李雨霏说,我们来一个交换吧。我说女士优先。李雨霏说跟两个男人住在一起她有安全感,这让我很意外。我则说考上研究生是我的全部希望。李雨霏对我表示很失望。

每天生活好像打仗,为了生活我每天还要出去送外卖。送外卖已经不再局限于富人小区了。我多么希望再到刘倩的小区去送外卖,自从那次邂逅以后刘倩再也没有点我们快餐店的加州牛肉炒饭了,我不知道她是否在别处点加州牛肉炒饭,她是那么喜欢吃加州牛肉炒饭。每次从那个富人小区路过,我都想上去看看,我记得刘倩住的那个别墅,但是我没有勇气去找她。

我和唐宇仍旧在晚上睡觉时才能见面。李雨霏活动的范围已经扩大到客厅,把客厅当成了遛狗的公共场所。我不在的时候她会坐在桌旁边翻看我的考研书目,边看嘻嘻在地上打滚。她很想重新回到大学校园,但是她说已经没有勇气了。她痛恨自己过去放荡不羁,她也痛恨那个把她弄出学校的男人,他玩够了她,把她一人丢在空房子里。她希望他永远不要再来骚扰她。她想过一个安安稳稳的平常人生活。

我带回了一条小狗。唐宇问我哪来的。我老实说是捡来的。我说的是实话。假如我说是花钱买的唐宇肯定打死都不会相信。公园那里狗很多,我注意了很久,就看到一对小情侣先是在天桥栏杆边吵架,接着移到长椅子上继续吵架,他们吵架的时候女人怀里抱着的狗掉在了地上。他们吵得不可开交。他们终于动起手来了。女人打了男人一个耳光,男人还了女人一个耳光。女人哭着跑走了。男人坐在椅子上抽了一根闷烟。男人扔掉了烟蒂也走了。可怜的小狗在草地上撒了一泡尿,就往街上跑。我追上去把它捉住了。

我把狗丢给唐宇,对他说兄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唐宇在客厅里遛狗。李雨霏从房间里出来,看到那条小白狗,很惊讶地说,一条名贵的小泰迪。我才知道李雨霏的狗也是泰迪,同樣也是一种名贵的泰迪。唐宇趁机向李雨霏请教养狗知识。李雨霏好像并不反感唐宇问她养狗的知识,对于唐宇虚心求教,李雨霏总是耐心地传授。李雨霏是一个好老师。

5

楼下,老男人站在宝马旁,手卷起小喇叭,跳着脚,捏着嗓门像公鸭子喊叫李雨霏。李雨霏皱皱眉,朝窗外吐唾沫。老男人就喊,李雨霏我爱你。李雨霏说真恶心,砰地一声就把窗户关起来。那些极具穿透力的声音,穿墙而过,钻进了房间,落在我们的耳朵里。李雨霏对唐宇说,老男人的声音吵得她睡不着觉。唐宇说我去教训他一顿。唐宇说过这话又立即后悔起来。李雨霏真就叫唐宇到楼下教训一下老男人。唐宇趴着窗户看了老男人一眼,就跑过来向我求救。我记住唐宇平时对我的好,于是一口答应了。有我在旁边壮胆,唐宇照着老男人的面门就是一拳。老男人像一片枯树叶飘忽到地上。好半天老男人才从地上爬起来,摸索着找到眼镜戴上,一脸惊讶地问唐宇为什么打他。唐宇说李雨霏嫌你声音太吵。老男人慌忙爬上轿车。临走,我们听到老男人把头伸出窗外说了一句话,李雨霏算你狠。

我从来没有发现唐宇有如此天赋,记得他在大学时经常补考。李雨霏教他一遍养狗的知识,他就记住了,并且举一反三说出了许多道理。他说李雨霏的狗叫嘻嘻,他的狗就叫哈哈,嘻嘻哈哈本来就是一家人。唐宇得意地问李雨霏狗的名字起得怎么样。李雨霏说你起的名字当然好,还说不管唐宇起什么样的名字她都喜欢。

唐宇和李雨霏在桌子上头并着头讨论养狗知识,两条狗绕在他们脚下玩耍。唐宇的狗是一条母狗。李雨霏说,当心我的狗让你的狗怀孕。唐宇就说,不知道谁让谁怀孕。李雨霏用手拍打唐宇的头说,算你狠。

桌子已经彻底变成唐宇和李雨霏讨论如何养狗的阵地了,我被他们赶进了自己的房间。我把门关起来,还能听到他们爽朗的笑声。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我推开房门对他们喊叫,求他们让我安静一分钟。他们就跑到李雨霏房间里继续笑。李雨霏把门关起来,我还能听到电视里男女的喘息声。两条狗的力量胜过一条狗的力量,它们合力用爪子扒开房门,又用嘴叼开了抵门的小凳子,跑了出去。

电视里男女床戏的喘息声更大了。我听了一会唐宇和李雨霏的笑声,就听见李雨霏的床板摇晃着发出抗议的声响。

6

我用唐宇给的钱买了一件风衣和一双皮鞋。穿上风衣和皮鞋,我在服装店里的穿衣镜前面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走来走去,感觉自己好长时间没有这样风光了。

街上的狗忽然多了起来。成群结队的狗不光从公园里,还从茶社的包间里、地下车库里,从一切隐秘的角落里跑了出来,跑到拥挤的人行道上,汪汪呜呜地见人就吠。我听到狗的声音里满含哀怨,满含不满,也满含惊慌。我看到狗吠声雨一样密集,落在行人的脸上,落在行人的腿上,行人的脚步错乱,像风一样乱窜。

我好不容易挤出狂吠的狗群,提心吊胆地坐在路边的石凳上。我需要喘一口气。我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我扒出口袋里的手机,想给唐宇打一个电话,告诉他我对他们今晚的表现非常不满。唐宇的电话没有打通,就见那些狂吠的狗群呜呜地蜂拥而来。

我被群狗们逼上了梁山。我跑到最后一个石凳上,才发现自己无路可逃了。我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忍让。我还是鼓起勇气给刘倩打电话。她的电话号码没有存放在电话号码簿里,而是存放在我的心里。刘倩的电话出人意料地打通了。她问我在哪里给她打的电话。我老实说坐在路边的石凳上给她打的电话。她问为什么不回去。我说没地方去。电话那头沉默了很长时间。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我还是硬着头皮说想见她。她说你想通了。我说早想通了。她说那你来吧。

我挂了电话,回头看到那些狗坐在我刚才坐的石凳子上,虎视眈眈地看着我。风大起来了,满地的枯梧桐叶追着狗尾巴跑。

我扣紧了风衣领口,就朝刘倩所在富人小区走去。

我想一见到刘倩就告诉她今晚全城的狗们疯了。

责任编辑/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