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钢琴演奏者内心听觉意识的培养

2020-09-12 14:19:20 中国校外教育(中旬) 2020年8期

唐冠祥

【摘要】音乐是听觉的艺术,钢琴演奏时要时刻运用到内心听觉。在钢琴教学中,培养学生良好的内心听觉习惯显得尤为重要。演奏者真正倾听自己的演奏,用心聆听音乐,才能更好地理解和记住音乐作品,从而表现出较高的演奏水平和表演才能。

【关键词】钢琴演奏;背谱;听觉记忆;内心

听觉在钢琴教学实践中,很多演奏者都是机械地弹奏音符,缺乏音乐性。很多学生都做不到用心聆听音乐,或者只有消极的听觉反应,而没有真正倾听自己的演奏。学习者长期处于这种听觉状态,便很难形成良好的听觉记忆能力,钢琴演奏也毫无音乐性可言,这对钢琴学习来说是非常糟糕的。因此,培养良好的内心听觉意识是钢琴教学中最复杂而迫切的任务之一,对学生钢琴演奏的背谱能力和表演才能的形成尤为重要。

一、内心听觉记忆形成的生理基础

听觉是个体对声波物理属性的反映。声音具有三种物理属性,振动频率、振动幅度及基音和陪音的倍数配合关系,在听觉方面相对应的则是音高、音强和音色。声波进入外耳引起鼓膜的振动,并带来中耳三块听小骨的振动,从而引起内耳蜗牛壳内液体的振动。最终,在基础膜上的感音细胞引起听神经纤维的冲动,形成听觉。运动心理学的研究还表明:“听觉刺激可以通过中枢神经系统的兴奋扩散效应,诱发动觉中枢的兴奋,从而产生节奏感,即听觉和动觉的联合知觉。”听觉记忆是指听觉系统对刺激信息的瞬间保留,最早的听觉记忆实验是由Moray等人(1965)进行的,他们设计了“四耳人实验”。运用部分报告法对听觉记忆进行实验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听觉记忆在数量上为5个左右,储存时间上约为2~4秒。由于目前研究上的限制,关于听觉记忆还不能说明确切的容量值。敏锐的听觉对于钢琴学习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学习者用心聆听音乐,就能记住更多的音符,乃至整个乐句或乐段。钢琴教育家A·阿列克赛耶夫曾说:“更好地倾听音乐就意味着更牢固地记住它。”因此,钢琴教学在强调手指技术训练的同时,更加需要注重听觉能力的培养。演奏者用心聆听音乐,具备较强的音乐感知力,能更好地理解和记住音乐作品。

二、外在听觉向内心听觉的转化

外在听觉记忆指对音乐构成要素的记忆,如音高、旋律、和声、调式、色彩和力度变化等,构成内心听觉记忆训练的基础。在钢琴学习中,外在听觉记忆能力的形成较早,学习者在初学钢琴时便要求唱谱。一方面,能培养学生的视唱能力;另一方面,能培养其外在的听觉记忆。事实上,培养外在听觉记忆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边弹边唱,不仅要唱出音高,还要唱出具体的音名,清楚的认识到乐曲的每一个音,强化记忆的准确性。随着学习程度的加深,唱谱会由唱出声转化为用内心歌唱,也就是用内心聆听。这时,学习者需要在内心深处用固定音名聆听乐曲,以获得清晰的记忆。有些学习者则更多的关注演奏技术和手指运动,一首乐曲弹得特熟,能够完整的背下来,让其唱出乐曲的主题却无能为力。究其原因,主要是运动记忆较强,而听觉记忆相对滞后。王洪生先生在《音乐记忆心理探微》一文中有这样的论述:“如果对一首乐曲只能听懂、不识谱、又唱、奏不出来,这记忆是浅薄的。能听懂、看懂但唱不出,这也是不深刻的。”因此,检查学生是否具备良好的听覺记忆的一个有效方法就是让其唱出熟练演奏的乐曲。

默写乐谱是检验听觉记忆、提高钢琴背谱能力的重要方法之一。默写乐谱时要注意音符、节奏、曲式结构及表情术语等方面的正确性。张大滕在《钢琴音乐研究》提到:“全部背好后,就必须默写;默写是非常重要的,能使乐曲确实而有把握的记下,是保持记忆的良好方法。”对即将表演或比赛的重要作品进行这方面的训练,能起到很好的记忆效果。根据著名钢琴教育家范大雷和钢琴家孔祥东的事迹拍摄的纪录片,其中就有这样一个片断,在孔祥东参加国际钢琴比赛前,范大雷先生要求孔祥东把背熟的乐曲默写出来,以此来增强记忆,使作品铭记在心,永不忘却。确实,默写乐谱能使作品烂熟于心,将钢琴表演的意外减小到最低限度。因此,运用唱谱、内心默唱、默写等训练方法,能够培养演奏者由外在听觉记忆向内心听觉记忆转化的能力。

三、内心听觉记忆对钢琴演奏的重要价值

内心听觉记忆指学习者在内心深处对乐谱信息或头脑想象音乐的记忆能力,是钢琴学习中的一项重要才能。正如钢琴教育家阿列克赛耶夫在《钢琴演奏教学法》指出:“这种听力愈准确、愈清楚,一个音乐家要能掌握大段的旋律和大片的和弦,因而对演奏创作来说则愈是有利的条件。”在钢琴学习中,内心听觉记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学习者经过长期的思考和训练后,都能获得这种智慧型聆听的能力。具备良好的内心听觉记忆能完整准确地再现音乐作品,更好地进行表演创作。

内心听觉记忆是学习者长期坚持听觉记忆训练,反复聆听演奏录音,具备积极聆听意识的结果。学习者用内心领会音乐作品的实际音响,将声音、乐谱、键盘及情感联系在一起,便能在心中形成完整的艺术形象。内心听觉记忆的一个重要作用是引导钢琴演奏,拥有高度听觉记忆的演奏者善于“倾听未来的音乐”,即用听觉引导钢琴演奏,而不是倾听“短暂的声音印象”,即机械的等待手指弹奏后再判断演奏的正确性。钢琴大师约·霍夫曼在《论钢琴演奏》一书中也说:“我们让手指跑在前面,思想则落在后面,而不是像应该做的那样,让思想走在手指的前面,为手指作好准备。”钢琴演奏时,听觉和手指的次序应当是“我听,我演奏”,而不是相反。在钢琴表演时,任何情况都可能在瞬间发生,只有将全部精力放在音乐中,想好每一个乐句,把握好乐曲的整体结构,预先准备好下面要弹奏的内容,才能使钢琴演奏流畅完整,富有表现力。

综上,内心听觉绝不是一种形式,必须要成为钢琴演奏的重要准则。钢琴演奏首先应当追求的是在内心深处预先听到或是想象到将要演奏的音乐,然后再用实际的演奏动作把他们表现出来。内心听觉记忆的前瞻性作用能够避免演奏的错误或间断,对钢琴演奏的完整性和艺术性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因此,在钢琴教育教学中,广大教师要尤为重视内心听觉意识的培养,通过唱谱、聆听录音、默写、分析作品等方式,逐步形成从外在听觉到内心听觉转化的能力,从而提升钢琴学习者较高的演奏水平和表演才能。

参考文献:

[1][苏]A·阿列克赛耶夫 著.钢琴演奏教学法[M].谌国璋 译.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1989.

[2]张力为,毛志雄.运动心理学[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3]卡尔·莱默尔,瓦尔特·吉泽金 著.现代钢琴演奏技巧[M].姜丹译.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2004.

[4]柳博穆德罗娃,向方.钢琴的背谱演奏[J].中国音乐,199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