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作文素材运用贵在“知材善用”

2020-09-12 14:19:20 中国校外教育(中旬) 2020年8期

蒋大年

【摘要】写好作文既要勤于积累各类素材,更要“量体取材,材尽其用”。做到“知材善用”,一要熟稔其事,精准、全面掌握素材相关信息;二要洞晓其理,深刻理解素材所蕴含的人情事理;三要深谙其用,力求素材运用切题合文。在写作中,特别是在素材积累不足的情况下,“精析素材”“知材善用”,可以收到“不足胜有余”“四两拨千斤”的良好效果。

【关键词】作文素材;“知材善用”;精准;全面

在写作中,素材运用的理想状态是因题选材,积淀深厚,左右逢源。但高中学生课程门类多、学业压力大,时间精力有限,特别是在语文学习阅读积累、写作训练等时间相对不足的情况下,单纯强调素材积累并不现实。写好作文既要勤于积累各类素材,更要“量体取材,材尽其用”,在素材掌握的精度、理解的深度、运用的广度以及与主旨的契合度上下功夫。

一、熟稔其事,精准、全面掌握素材相关信息

在写作时,因对素材信息掌握不全而造成的问题很多——或因重要信息错误而“张冠李戴”,形成硬伤;或因事例表述似是而非,而导致引证相悖;或虽知其大概却失其细节,而不得不忍痛弃用等。可见,熟悉素材是运用素材的前提。素材虽是构成作文的“部件”,但就“部件”本身而言,也必须是完整、精致的“成品”而不是残缺不全、粗制滥造的“半成品”。只有精准、全面地掌握素材,了解其涉及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的原因、经过、结果等详细信息,才能让素材成为写作时的有效“部件”。

二、洞晓其理,深刻理解素材所蕴含的人情事理

素材与文章观点、思想、情感的契合,不全在字面上的“事一致”,更側重于“理相通”“情相融”的内在关联。“吃透”素材是用好素材的基础。运用素材既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深刻了解事例背后所蕴含的人情事理。从思想的高度、思维的广度、认识的深度去审视素材,从原理、方法、规律、立场、情感、态度、价值观等多个维度去解读素材,才能真正得其神髓。

三、深谙其用,力求素材运用切题合文

1.因题选材,正向思维,以正衬正,相辅相成。

素材的作用在于以事说理、缘事明情,最基本的运用就是阐述什么情理,便选用与之相匹配的素材。例如,要讲勤奋好学,可选用孔子韦编三绝、孙敬悬梁、苏秦刺股、车胤囊萤、孙康映雪等事例加以论述。素材指向明确,与论述观点相融互鉴,相辅相成。

2.辩证解读,逆向思维,以反衬正,相反相成。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矛盾对立的双方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得与失、输与赢、进与退、虚与实……从不同的层面或立场去解读,得到的答案可能完全不同。运用辩证思维去审视素材,既看其正,也思其反,对素材就有了全方位的认识和理解,可以极大地拓展素材的应用空间。如苏武牧羊,处北海荒蛮之地,卧雪吞冰,与羊为伍;司马迁记史,蒙屈系狱,交手足,受木索,暴肌肤,受榜箠,身残处秽。就遭遇而言,二人均受尽屈辱苦难,但辩证看待——前者于苦难中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坚守气节;后者于屈辱中发愤著书,会通古今,终成《史记》。二人又凭坚忍不拔之志在苦难和屈辱中焕发出荣光,均得永垂青史、传颂千年。

在写作中,既可以正向思维用素材,也可打破常规,反其道而思之。运用逆向思维去解读一些素材,既可得角度之巧,求立意之变,也可尽显思想之深,往往产生意想不到的良好效果。如作家史铁生,身遭残疾,在现实的道路上,他无法行走,人生是有“缺憾”的,但逆向思考,他以文为路,以笔代脚,以深入的思考、深挚的情感漫步于生命之林,在精神和情感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其生命又何尝不比他人“丰厚”和“完满”!

需要注意的是,逆向思维,既可思考矛盾对立的两面,也可换位思考,另辟新路。如昭君出塞,以他人视角、从家国家角度看,一人负命和亲,尤胜百万雄兵,体现的是担当、奉献、魄力、交流、和平……但易地而处,换位思考,站在昭君个人的角度看,孤身出塞,眼向汉月,箸染胡尘,蛾眉憔悴,死留青冢……可能又别是一番悲苦凄凉。

3.深度解构,发散思维,多维分析,一材多用。

人生有涯,但生活无尽,生命多彩。素材中所涉及的人和事,并不是孤立的、片面的,不止一事一面一理一情,而是多面的、立体的,可以多元分析、多维解读的。如陆游一生,既有“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家国情怀,也有“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的儿女情长。如林则徐,从爱国角度,可见其“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襟怀;从改革角度,可述其“近代中国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的格局和视野;从做事角度,可叙其在禁烟、水利、盐务等方面殚精竭虑、勉力为民,“无一事不尽心,无一事无良法”的严谨务实之风;从教育角度,可论其“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则增其过”的真知灼见……

在写作中,特别是在素材积累有限的情况下,能够弃粗浅而蓄精华,运用发散思维,

对既有素材进行深入解读和多维分析、多元解构,可以达到以“不变”应多变、以精熟胜纷杂的效果。

4.延伸类比,举一反三,迁移拓展,触类旁通。

在写作中,往往需要运用多则事例来支撑论说,建构文章。有时候是因素材匮乏而“无材可用”,但更多则是不善于迁移拓展,虽知其材却临机难用或无法有效从记忆中检索并提取可用信息。同一主题下,所采用的事例常具有许多契合点或关联性。反之,针对一些契合点,在选用素材时,又可以多向类比,延伸拓展,跨越时间界限、空间界限、物种界限、性别界限、行业领域界限、人生路径及发展方向界限等去选取事例。如围绕“精心专注,终有所成”的主题,可选取素材如下: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字含血泪,创作出中国古典小说巅峰之作《红楼梦》;詹姆斯·卡梅隆十年磨剑,精益求精,潜心打造《泰坦尼克号》《阿凡达》等影视精品;居里夫人废寝忘食,醉心研究,历经艰辛,终于发现新元素钋和镭,开创放射性理论等,成就卓著;徐立平苦练绝技,于毫发之间进行航天发动机固体动力燃料药面微整形,20余年锻造成为技艺精湛的“大国工匠”……以上事例主要从时间(纵向)、领域(横向)方面寻求扩展,跨越古今中外,兼含文理技艺。据此类推,在其他维度同样可以选取更多事例。

素材迁移拓展,要义在于跨“界”选材,多材一用。既要“求同”,把握事例与主旨的共性,始终不离契合点;也要“存异”,注重事例的独特性和代表性。如此,一方面,拓展了文章的内容,丰富了文章的内涵和底蕴;另一方面,所选事例的多元化,也可实现由个性到共性、由特殊到普遍、由个案到规律的提升,素材将更具说服力,对主旨和情感的支撑力度也更强。

综上,在写作中,“精析素材”“知材善用”,充分发挥既有素材的最大效能。一方面,可以弥补素材积累在广度上暂时的欠缺和不足;另一方面,用“好”素材,精用素材,也远胜于平庸素材的堆砌,可以收到“不足胜有余”“四两拨千斤”的良好效果。

本文系甘肃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6年度课题“新高考及课程改革背景下有效提升学生读写能力的研究”(课题批准号:GS[2016]GHB1010)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