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味星星

2020-09-12 14:11:20 花火A 2020年7期

作者有话说:我最近可能是太累了,觉得故事里的大悲大喜让人疲惫,开始喜欢那种淡淡的感觉——更接近现实,不那么滚烫,很温柔很温柔地从心底铺开。

希望你们喜欢。

她想起初次见面时,他蹲在校园一角看一朵花,眼神温柔得像星星。

新浪微博:@蒋临水

1

九月的某个中午,振英中学二年(二)班的教室内非常安静,一定是因为窗外的秋老虎过于毒辣,让人提不起精神。

当然,让夏明提不起精神的也不止天气太热这一个原因。

从三天前开始,坐在前面的黄小知同学只要一得到机会就追在他的身后说“对不起”,顺便往他的桌上放饮料之类的东西,好像迫切想得到他的原谅。

问题并不复杂,只要说声“没关系”就可以解决,可夏明好几次试着张开嘴,都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扼住喉咙,什么也说不出来。

夏明讨厌黄小知,主要是开学第一天的时候,她把香蕉皮扔到了他精心打扮的发型上的原因。她当然不是故意的,只是时机太巧,她恰好在早上七点钟吃完一根香蕉,恰好第一排座位和垃圾桶离得不远,她扔过去,又那么恰好,他在此时进门……

他花了一早上的时间把头发用干胶固定得根根直立,以此拉高自己的海拔,现在却成了笑柄——他还没反应过来,班上已经爆发雷鸣般的笑声。

他憋红了脸,佯装镇定地把香蕉皮拿掉,罪魁祸首来到他的身边,举着那只罪恶的小手伸向他的头发,他警惕地按住她的手腕:“你要干什么?”

黄小知支支吾吾:“那个,我裹在香蕉皮里一起扔的橘子籽掉到你的头发上了。”

夏明站在垃圾桶旁边,拨浪鼓似的抖了半天脑袋,也不知道是不是干胶黏性太大,把橘子籽都粘住了,怎么抖也抖不掉,最后不得不借助黄小知的手。

眼看她把橘子籽从他的头发上面一颗一颗拿出来,他硬着头皮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笑声,这样子,就算是一贯以好脾气自诩的他,也忍不住想掐死她。

此刻,夏明摇着头,想甩掉这糟糕的记忆,斜前方的沈倩倩在跟同桌聊着什么,欢快的笑声传过来,他抬头去看,却刚好撞上迎面走来的黄小知的视线。她捧着两罐冰可乐,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夏明觉得撞鬼了,迅速把头低下,想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空气沉寂了几秒,黄小知把其中一罐可乐放到他的桌上。他不想要她的东西,伸手去抓她的袖子,布料从指尖轻擦而过,她轻飘飘地闪回自己的座位,他的手僵在空中。

可乐罐上冒出的丝丝凉气让他异常烦躁,他扶着额头,用力捶了一下桌子。

2

夏明从初中就认识黄小知了。

那时他满脸青春痘,走路不敢抬头,他原本就不算高,驼背后更矮了,又正好处于变声期,他很怕尖细的声音会引人嘲笑,便总是沉默。

他坐在第一排,和黄小知同桌三年,与她的对话一共好像也没超过十句,他从不看她的眼睛。

在他的印象中,她一直很安静,独来独往的,他们回家的路一样,在路上碰到过几次,却从没停下来说过话。他讨厌和别人并排走路,是害怕对方偏头打量时能看到他尚未痊愈的痘印,所以尽量走得很快,想超过她。可她的脚步总是紧跟其后,后来他干脆慢下来,想等她走到前面去,她却也跟着放慢脚步,始终保持在他身后不远的距离的地方。

夏明觉得她是故意的,这让他很不舒服。

他当时看了很多医生,涂了很多颜色奇奇怪怪的药膏,也吃中药调理营养不良的身体,所以身上总有不好的味道。女生见了他都绕路走,一见他靠近就嫌弃地掩着嘴笑,以至于他到现在一听别人的小声议论就警惕,担心对方在取笑自己;男生则动辄把他的书包挂到高处,或者在他值日的那天把字写到黑板最高的地方,以看他一跳一跳的滑稽样子为乐。

这样的噩梦一直持续到初中结束,离开那所学校的时候,好多人在毕业会上哭得稀里哗啦,只有夏明面无表情。彼时,他的痘印正在慢慢脱落,身高也长了一些。他发誓要将所有不好的记忆留在那个夏天,所以很努力地读书,考到了离家最远的振中。

升入高中后,他尝试改头换面,他交到了朋友,和他们在假期打游戏、晚课前溜出校门去网吧。他不想再不一樣,便学着喜欢同龄人都喜欢的东西,追他们都喜欢的电影,在宿舍议论年级最漂亮的女生。他吃很多饭,坚持每天跑步,在发型上面使一些不仔细看就察觉不到的小手段——可那些好不容易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自信,都在和黄小知重逢的那一刻消失了。

他会这么讨厌黄小知的原因,其实也不是难以理解,毕竟她那么近距离地见证了他不堪回首的三年。

初二那年,他的校服丢过一次,被绑在最高的双杠上,他爬上去解开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磕了一身瘀青。校服上写了不同字迹的不堪入目的话,下午上课的时候,他一直低着头,每次眼泪要溢出来的时候,都被他迅速抹去。他以为没人发现,直到黄小知从旁边递来一包纸巾。

他才知道,他一直假装自己不在乎,以为可以欺骗那些人,才可以保护他仅剩的自尊,可她的手肘与他只有十几厘米远,他所有的情绪变化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她自以为是的温柔摧毁了他用来保护自己的城墙,他再也没办法以装傻的态度来模糊那段令人窒息的记忆。

他害怕再看到那双眼睛。

黄小知的眼睛。

3

夏明捶桌子的声音让前面那些聊天的女生停下了原本的话题,她们齐齐地看向他这里。屋里只有他一个男生,本就容易引人注意,这下子他更是成了焦点。

夏明回过神来,僵着身子迎接她们的注目礼,硬着头皮解释说:“抱歉,我刚刚手痒……”

沈倩倩捂着嘴笑出声,夏明的耳根红了一片,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讨厌了。

都是黄小知的错。

在高二重新分班前,夏明并不知道自己和黄小知进了同一所高中。振中那么大,不是一个班的学生,很难正面碰到。

他搞不懂,振中明明很难考,又很远,不管怎么说,她应该首选的都是离家更近的胜中才对。

他们的相遇形式很糟糕,而且,因为黄小知的出现,他再次想到从前。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和她认识,怕有人问起初中的事情,那些稍微想一想都会牵扯到神经的记忆,他只希望能挖个坑埋起来,永远也不要提。

可黄小知不懂他的心情。

他得找个機会跟她谈谈。

最后一节课上完,学生们第一时间冲去食堂,夏明慢悠悠地等到最后,教室里只剩他和黄小知。他酝酿了半天,让她等一下,把可乐还给她:“以后不用给我买这个了。”

罐子已经不冰了,上面存留着他的体温,黄小知接过来后小声问:“那你喜欢果汁吗?”

“我是说,你以后不用跟我道歉了,我已经……”他磨了磨后槽牙,“不生气了。”

黄小知闻言,精神一振,仰起脸来眼巴巴地看着他:“那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吃饭了吗?”

夏明怔了怔:“吃什么饭?”

“你不生气了,就代表能跟我做朋友了,朋友之间一起吃饭,应该没问题吧?”

“谁跟你说的?”

黄小知摸着发梢说:“我看他们都那样,还有一起上厕所,但是,我们俩要一起去厕所好像也不合适……”

夏明黑着脸打断她:“我是说,谁告诉你我要跟你做朋友了?我是希望你别再跟我套近乎了。”他别开脸,补充道,“而且我现在朋友可多了,根本不缺你一个,你别把我跟初中那时候比。”

黄小知摆着手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再见到你很高兴,想和你聊聊天。”

夏明连忙跟她拉开距离:“打住!我们之间有什么好叙旧的?拜托,黄小知,你不要搞得好像我跟你很熟悉的样子啊!”

黄小知木木地看着他,眼睛闪了两下,夏明被她看得心虚:“总之,你不要随便跟别人说我们认识,还有,初中时的事情,”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你不要提。”

她终于低下头,捏紧那罐可乐,夏明有些不忍,却硬着心肠地庆幸她总算听懂了。他以为事情会就此结束,没想到她猛地抬起头来说:“这是你第一次跟我说这么多话。”

夏明被她的反应惊到了,四目相对的瞬间,他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心里紧了一下,愣在那里半天没说出话来。

那是他第一次直视黄小知的眼睛。

4

黄小知仍然乐此不疲地缠着他,而且比从前更胆大包天。

之前她最起码会挑一个时机,叫他名字的时候也很小声,现在却一进班级就喊他:“夏明,我买了果汁,你要不要?”

正在和向尤聊天的夏明差点被一口水呛死,想知道是谁给黄小知的勇气让她用这么熟稔的语气跟他讲话的,他背对着她,连头都懒得回:“不要。”

“你还没问是什么口味的呢。”

他态度坚决:“是你买的,我就不想要。”

可那瓶果汁还是被递了过来,是石榴味的。向尤看着一脸嫌弃的夏明,意味深长地发出感叹声:“你的魅力很强嘛,这才开学没几天,就已经俘获了一颗芳心啦?”

夏明的眼睛瞪回去,还没说什么,沈倩倩忽然主动过来加入话题:“聊什么呢?”

向尤抢着回答:“说黄小知对他……”

夏明捂住他的嘴:“没什么。”

沈倩倩笑了一下,说:“昨天老师布置的物理题,你能不能给我看看,我记得上学期你的物理分数最高。”

夏明傻乎乎的:“可以是可以,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倩倩笑得更开心了:“我看了成绩榜啊。”

夏明挠了挠头,“哦”了一声。

夏明把物理练习册递给沈倩倩,回头发现向尤的嘴已经噘得能挂啤酒瓶了:“真不公平,早知道我也好好学习了。”

少年们看很多英雄电影,争相模仿主角说话,做很酷的表情,希望能得到漂亮女生的崇拜。眼下在整个二年级众女生当中,人气最高的当属沈倩倩,要是能吸引到她的视线,一定能让所有人都羡慕。

可夏明正为了那瓶果汁而苦恼,高兴不起来,他只想知道怎么能让黄小知离开。

他想了好几天都无头绪,不管他怎么明示暗示,她都像看不到似的朝他笑。他实在没辙,只能一看到她走来就假装睡觉,然而,这样也只能避开一会儿。

中午他跟向尤一起吃饭的时候,黄小知端着盘子过来,以别的桌子都没有空位为由,还没等他同意就坐到他的身边。

周围都是男生,她却不难为情,向尤轻咳一声,拼命地向夏明眨眼睛。

夏明戳着餐盘里的土豆块,对向尤亮了亮拳头,黄小知蓦地拽住他的衣袖:“这个西蓝花,你要不要?”

“啊?”

“我吃不下。”

夏明感到不可置信,一字一顿,门牙都快被咬碎了:“我们的关系可没好到我愿意吃你的剩菜剩饭的地步。”

食堂的规则是不许剩菜,老师正来回巡视,黄小知解释说:“我还没碰它呢,不算剩菜。”

夏明懒得理她:“你要是不喜欢西蓝花,干吗还点它?”

黄小知理直气壮:“我想吃和它一起炒的虾仁,特意跟打菜的老师说不要西蓝花了,可她还是手抖掉进去很多。”

“你想得是不是太美了?这是食堂,而不是饭店。要是人家手不抖,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挑三拣四,只吃荤的,不要素的,你要剩下的西蓝花情何以堪?”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而且虾仁要有西蓝花衬托才最好吃。”

“真的假的?”

“不然蔬菜品种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把它们放在一起炒?”夏明一本正经,“不信,你先吃西蓝花,再吃虾仁试试。”

黄小知半信半疑地照做了,还是觉得西蓝花难以下咽。她皱眉看向夏明,等待后者解释,而他慢慢放下筷子,拿纸巾不慌不忙地擦嘴:“既然一口都吃了,剩下的也肯定能吃光,我看好你。”

他扔下这句话,端着餐盘快速离开。

5

从食堂出来后,向尤和几个男生一直拿夏明和黄小知说笑,夏明急切地想跟她撇清关系,可不管怎么说,都没人相信。

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疯了。

夏明正犯愁,黄小知又拿着一张甜品店的宣传单来找他:“这家店过几天做活动,蛋黄酥买一送一,两个人一起买特别合适,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夏明言简意赅:“不去。”

“去看看呀,他们家平常人很多的。不过,你不用担心排队的问题,我有超级会员卡,里面的积分刚好攒到能兑换一次不用排队的特权。我正想找个人一起去,不然积分就要过期了,多可惜。”

夏明皱眉说:“我讨厌甜食,闻了就想吐。”

黄小知接着说:“要是我请客呢?”

他终于忍无可忍,提高了嗓门:“你能不能不要烦我了?算我求求你。”

这句话有了作用,黄小知怔在那里,挠挠头给自己搭台阶:“好吧,我知道啦。”

世界总算恢复宁静,夏明揉了揉脸,把校服外套脱下来遮在头上挡住光线,伏在桌上闭上眼睛,希望能阻隔一切外面的声音。

他也不是故意这么对她。

他只是想过平静的生活,忘记一些不应该被记起的糟糕往事而已。

他没错。

不要因为黄小知失落的表情而愧疚,他告诉自己,他一点也没错。

夏明极度心烦的时候,有人敲他的桌子,他不理,那声音便不停息。火气汹涌而至,他掀开衣服,朝对方吼:“黄小知,你有完没……”

话说到一半被他咽回去,因为来人并不是黄小知,沈倩倩明知故问:“我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他穿上外套,四处看了看,黄小知不在教室。

沈倩倩在旁边坐下:“我来还你昨天借给我的练习册,帮大忙了,可这道题我看了好几遍都搞不懂。”

夏明定了定神,拿笔给她讲解,她听过之后仿佛醍醐灌顶,做出十分崇拜的表情,夏明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这不算什么。”

“后天星期六,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吧。”

“什么好地方?”

沈倩倩说得神秘:“去了就知道啦。”

夏明被沈倩倩邀请这个消息在宿舍传开之后引得一群人发出嫉妒的呼声,为了配合他们,当事人也尽量显得激动。

晚上洗漱完,夏明照镜子,脸上的痘痕完全消了,身高也长了不少,虽然在这个巨人林立的二班没法突出,最起码算不上矮了。

按说他应该自信一点,可黄小知的眼睛就像是某种为了提醒他别太得意的诅咒,他连笑都不敢太大声。

星期六,夏明到沈倩倩给的地址赴约,是一家名叫“欢乐屋”的甜品店。门口人潮拥挤,队伍排得老长,招牌下的海报上有很诱人的蛋黄酥,夏明想起不久前黄小知留在他桌上的那张宣传单,在心底小小地“呀”了一声。

沈倩倩嘟嘴:“这队伍这么长,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夏明刚要附和着点头,忽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压住心里不好的预感,和沈倩倩一起看过去——果然,黄小知就在路边朝他们招手。

夏明扶了扶额头。

这还真是……

“真巧啊,你们要来,怎么不跟我说呢。”黄小知从口袋里掏出金光灿灿的会员卡,拉着沈倩倩的手,越过所有人往店里走,并示意夏明跟上,“跟我堂堂VIP做朋友,怎么能让你们在这儿排队,多没面子。”

“谁跟你是朋友?”夏明在心里反驳,不情不愿地跟上去。

沈倩倩很高兴:“你真是上帝派来给我解围的天使,我刚才还犯愁呢。”

除了蛋黄酥外,其他的东西也有折扣,味道好吃而且划算。两个女生聊得热络,夏明成了空气,只能自顾自地吃东西。

他按亮桌上那盏绿色的蘑菇灯,听到黄小知说:“这家店是我朋友的爸爸开的,装修的时候,我还提过建议呢,那盏蘑菇灯是我亲手做的。”

夏明把手缩了回来。

黄小知注意到夏明的动作,搓了搓手边的玻璃杯,忽然沉默,过了两分钟后站起来,说:“我要回家啦。”

三人一同起身,沈倩倩走另一个方向,夏明和黄小知坐同一路公交车。

车上只有两个空座位是并排的,黄小知坐下后,想问夏明喜欢坐靠窗的位置,还是自己坐的那个位置,却发现他压根没有过来的打算。她垂下眼帘,一个人坐到窗边去,戴上耳机静静地听歌。

大概过了十二站地,两个人一起下车,夏明走得很快,黄小知原本不打算追的,却觉得有些误会应该解释几句,便大声说:“我今天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

夏明停下来,转头看她,她接着说:“我真的只是偶然碰到你们的。”

“我也没说什么。”夏明低下头,放慢了脚步,“今天还要谢谢你,不然排队要浪费很多时间。”

难得和他并排走路,黄小知低头看地面,数着路过了几片树叶:“我没骗你,那个蛋黄酥真的很好吃吧?”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

“那太好啦,”她如释重负似的,“以前我们一起回家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每次路过甜品屋,你都会看很久,就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带你来吃‘欢乐屋的蛋黄酥。怕你觉得排队浪费时间,我就一直努力攒积分。你之前说你不喜欢甜食,我可失望了,以为自己猜错了,但是……”她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总之,你喜欢的话真是太好啦。”

夏明有些惊讶,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你為什么要做这些?”

“我一直在看你,只是你没发现,因为你不想理我,我就觉得不应该随便打扰你。能再次跟你分进同一个班级,我很开心。当时我对自己做了一个决定,要是你愿意看我的眼睛,那我就一直跟着你。不过,仔细想想,那只是我自己的胡乱雀跃吧,都没想过你会不会烦恼。”

她语调很欢快,忽然快跑几步超过他,又在距离他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下,转过身来面向他:“你放心,初中的事情我一个字都没跟别人提过。我以后都不会再跟你说话啦,就算在街上碰见,我也会绕开的,所以你不用再觉得烦恼了哦。”她说完这些又转回去,边跑边跟他挥手,“再见啦,夏明。”

而且她也不是被孤立了,她只是选择和夏明站在一起而已。

有很多可以更换座位的机会,是她坚持要跟他坐在一起,并不是没人愿意跟她做朋友,而是她不想跟那些嘲笑过他的人讲话而已。

最开始或许是因为爆发的正义感,她坐在离他最近的地方,目睹了他所有的寂寞,实在没法视若无睹。

可她除了陪伴以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她也尝试过努力靠近,可他从来不肯看她的眼睛。

她想到这里,合上手里的书,摩挲着封面的烫金文字,沉默了很久才开口:“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我靠得太近会给他带来那么大的压力,幸好他现在已经能交到其他朋友了,所以,我也沒必要再为他担心了。其实他也用不着我担心吧,他巴不得我离远点呢。”

“没那么回事。”

黄小知睁大了眼睛抬头看,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说这话的是夏明。

他也是刚才记起她后来说的话。

在他想要逃到只有一个人的世界的时候,她说:“我想坐在你身边,不行吗?”

她那么温柔地在争取他的同意,而他鼻子忽然发酸,把脸转向别的地方,说:“可以。”

每次分组,她都主动说要跟他坐在一起,班上所有人都讨厌跟他同桌,可她始终坐在那里,中间几次调整座位,她都一直坐在那里。他被欺负的时候,她保持沉默,是为了维护少年脆弱的自尊,她以自己的方式为他抗争,争不过,便默默地陪在那里。她陪他一起回家,跟他一起上学,从来不吵不闹,静静地等他回应。

唯一一次她忍不住想安慰他,却被他误解为是想看他的笑话。

和他一起去振中,是因为放不下,她想着要是他交到了朋友,她就再也不去打扰他。

可是为什么呢?偏偏让她在这个时候看到了他的眼睛,所以她才放不下。

“对不起。”夏明把酝酿了很久的歉意一股脑地倒出来,“我其实一直都是感激你的,只是因为害怕,才把感知能力彻底关起来了,却没想到屏蔽了恶意的同时连善意也一起屏蔽了。但是……”他低着头,忍着鼻酸,重复着说,“我是真的感激你。”

是因为有她在,他在那三年才不至于过于可怜;是因为有她在,他回头去看才不是一片黑暗。

他只是太胆小,不敢依赖,也不敢承认。

黄小知捏了捏耳垂,转头看向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

她想起初次见面时,他蹲在校园一角看一朵花,眼神温柔得像星星。

她羡慕那朵花,希望那样的星光也能落在她的眼睛里。

她转回头,笑得眉眼弯弯,语气里带着浓重的鼻音。

“那么,以后请看着我的眼睛。”

编辑/沐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