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西部地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研究

2020-09-12 14:09:05 现代商贸工业 2020年30期

刘海霞

摘 要:本文选用西部地区11个省份2018年截面数据,运用熵值法结合映射指标得分构建债务风险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对我国西部地区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进行评价分析。研究结果表明宁夏、青海、贵州、新疆、内蒙古、甘肃、广西面临较高的债务风险,而债务风险相对低的地区有陕西、云南、重庆、四川。最后对防范更严重的债务风险发生提出了相关对策建议。

关键词:地方政府债务;熵值法;风险

中图分类號:F2 文献标识码:A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20.30.010

0 引言

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一直是国内学者持续关注的热点话题。2014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速逐渐放缓,受财税改革影响,财政收支不相适应。为促进地区经济增长,地方政府扩大投资,造成了债务积累增加,地方债务规模面临严峻的形势。截至2019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高达21.307万亿元,债务率为82.9%,低于警戒线100%,表明我国显性债务风险总体可控。根据财政发布的数据,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主要集中于经济发达的东部省份,但与较强的财政实力相比,东部地区省份债务率处于较低水平;而经济欠发达的部分西部省份和东北地区债务压力较为突出。近年来表现明显的是,我国西部地区地方政府债务率明显高于我国整体水平和东部地区部分省份,根据已有学者的研究,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存在着明显的区域差异,尤其是西部经济落后地区,债务压力比较大,需要重点关注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因此,本文将重点研究我国西部地区的地方债风险,研究当前各个省份的地方债务风险水平,并对地方政府防范更严重的债务风险提出合理建议。

1 文献综述

近年来,有关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研究有很多,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关于地方债务风险的成因:胡新梅等(2015)提出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成因主要有: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矛盾,迫使债务积累增加;投融资体制的不完善;为保持政绩,促进经济增长,地方政府扩大投融资行为,加剧了债务负担。张平等(2017)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和相关体系监管不严,助长了影子银行为政府融资开辟了新的渠道,加大影子银行化程度,加剧了地方债风险。关于地方债风险度量与评价:刘文朝等(2019)使用KMV模型对重庆市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进行测度。研究结果表明,要通过控制债务限额,促进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的转型,抑制隐性债务发生,避免地方债风险加剧。关于地方债务风险预警方面:李爽(2019)基于AHP,构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预警模型,进行了风险评估。张小峰(2018)利用主成分分析法,对某地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进行评价,并探究了风险产生的原因。洪源等(2018)从举债、使用、偿还三个风险方面考虑指标,建立了非线性先导预警系统,进行检验和评价。关于地方债务风险防控管理方面:李本松(2020)提出要根据不同债务风险等级,结合债务现状,制定不同管控措施。陆成林(2019)地方政府在举债的同时,要认清偿债能力,明晰偿债责任、规范投资,适度举债。

已有的学者从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成因、风险度量、风险预警等角度对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进行了相关研究。本文将重点研究我国西部地区地方债风险,构建债务风险评价指标体系并对风险进行评价,对地方政府严控债务风险提出合理的建议。

2 指标体系构建

2.1 样本选取及数据来源

实证样本数据,本文选取了除西藏之外的西部地区剩余的11个省份,外。由于西藏地区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较低,债务规模较小,本文不再具体分析。本文所运用的样本数据,来自各省市财政厅网站财政预算执行情况报告、各省市2018年度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2.2 指标选择及地方债风险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本文结合之前有关学者对地方债务风险的相关研究,考虑到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形成的来源,认为地方债务风险与地方经济水平、财政水平以及自身债务情况有关。从经济环境、财政能力、债务水平三个方面考虑风险,选取GDP增长率X1、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X2、一般预算收入增长率Y1、税收占地方一般预算收入比重Y2、各省份占全部省份预算收入的比重Y3、一般财政预算收入自给率Y4、债务率Z1、负债率Z2、债务依存度Z3共九个指标。

2.2.1 熵值法确定权重

(1)样本数据标准化处理。

计算公式如下:

正向指标:x′ij=xij-min(xij)max(xij)-min(xij)

负向指标:x′ij=max(xij)-(xij)max(xij)-min(xij)

其中xij′为标准化后的样本值。

(2)第i个样本第j项指标的权重yij。

yij=xij′∑xij′

(3)计算第j项指标的信息熵:

ej=-1lnm∑yijlnyij

其中0≤ej≤1,则gj=1-ej。

(4)确定指标权重:

wj=gj∑gj

根据上述方法计算得到各个指标的权重如表1。

2.2.2 映射指标得分

本文以百分制为标准划分为:80-100分(无风险);50-80分(低风险);20-50分(中等风险);0-20分(高风险)四个等级。将各个指标相应得分结合权重加权得到综合得分,综合得分越高,风险越小。

具体方法如下:

正向指标:Hij=TL+(TR-TL)(ZJ-ZL)/(ZR-ZL)

负向指标:Hij=TR-(TR-TL)(ZJ-ZL)/(ZR-ZL)

其中,ZJ为指标值,ZR、ZL为临界值且ZR>ZL,TL、TR为其相应的得分映射值(TR>TL)。若计算分值大于100分,则取100;若分值小于0分,则取0。

(1)各指标映射分值如表2。

(2)各省份综合得分值。

2.3 结果分析

从各省份的综合得分中可以看出,面临风险债务很高的省份有青海、宁夏、内蒙古;风险债务较高的省份有贵州、新疆、甘肃、广西。债务风险相对低的地区有陕西、云南、重庆、四川。可以看出债务风险高的地区,主要发生在经济水平相对比较落后的地区。例如,青海省2018年的地区生产总值只有2865.23亿元,负债率达到了61.5%,这已经突破了60%的国际警戒线,说明青海省存在严重的债务风险。贵州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8834.15亿元,债务率为140.96%,这也超过了100%-120%的国际警戒线,面临着比较严重的债务风险。内蒙古地区2018年的GDP增长率只有5.3%,低于正常经济发展速率7.5%,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较2017年下降了27.3%,而债务存量相对较高,有6358.6亿元,债务率水平达到118.33%,债务风险严重。新疆和甘肃省2018年的GDP增长率分别只有6.1%和6.3%,经济发展相对缓慢,一般预算收入水平较低,财政收入相对不足,偿债压力较大。从债务绝对水平来看,四川、云南、陕西的债务余额较多,尤其四川债务规模位于西部地区首位,达到9298亿元,但由于其地方经济发展较为稳定、偿债潜力大,整体政府债务风险水平位于低风险水平。

3 结论与建议

3.1 结论

(1)我国西部地區较多省份目前面临很高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在经济不发达的地区表现较为明显,宁夏、青海、内蒙古债务风险最高。

(2)经济增长率与债务风险不相适应。例如,贵州经济增长率高达9.1%,却面临较高的债务风险,债务风险与经济水平、综合财力、债务总量等综合作用相关。

3.2 对策建议

为了化解当前债务风险、防范更严重的债务风险爆发,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提出建议:

(1)制定差异化债务政策。正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应该正确对待经济增长和债务规模的关系,适度举债会促进经济增长,相反,过度举债则抑制经济增长。因此,应结合地区经济实力和地区差异性的投融资需求,制定合理的债务政策,保持债务与经济发展的良性互动。

(2)进一步规范融资渠道和方式。健全监督机制,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融资渠道和方式,促进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积极转型、规范PPP项目,从根源上遏制政府隐性债务的增加,防范债务风险。

(3)建立债务信息披露机制。隐性债务信息的不透明、不公开,加大了对地方政府债务规模估量的难度,低估了债务总量,加大了债务风险。因此,有必要建立信息披露机制,要求地方政府及时且准确地披露相关债务信息,规范财政状况,促使于监督下规范举债行为。

参考文献

[1]胡心梅,唐俐,马子茜,等.地方政府债务成因与风险控制对策——以渝北地区为例 [J ].财会通讯,2015,(25):74-77+4.

[2 ]刘文朝,马威,许团,等.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测度及防范化解对策 [J ].西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9,44(05):79-85.

[3 ]李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预警模型构建及应用探析 [J ].会计之友,2019,(16):47-53.

[4 ]洪源,王群群,苏知立,等.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非线性先导预警系统的构建与应用研究 [J ].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8,35(06):95-113.

[5 ]李本松.当前我国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防范管理的创新机制与对策研究 [J ].当代经济管理,2020,42(06):6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