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属可爱多

2020-09-12 14:11:20 花火A 2020年7期

她才不笨,她明明是最狡猾的那一个,在他的世界里晃来晃去,等到他反应过来,已经离不开了。

(新浪微博:@越安安ei)

作者有话说:被通知过稿的当天,我刚考完驾照的科目三路考,第一次上车搞错灯光,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第二次全程抖过去的,心酸……还好过了。

我还没有宋陌安教我,突然更心酸了。

另外,男主唱的那首歌是王一博唱的青春成长曲——《昨日青空》,很好听,大家有兴趣去听听哦!

1.

格外通风的练车场长椅上,穿着清凉的男生和缩成熊的女生对视了五秒。

宋陌安盯着她身上的夹袄:“你是傻的吧?”

乔栗栗瞪着他身上的短袖:“你有病吧?”

一阵风吹过,乔栗栗又打了个寒战,毫不客气地把宋陌安搭在椅背上的毛呢外套拿过来裹上:“既然你皮这么厚,耐冻,那我就不客气了。”

宋陌安瞥了她一眼:“都快四月份了,你看谁还穿袄子?”

乔栗栗连连摇头:“要风度,不要温度,宋陌安,你老了肯定是老寒腿。”

一句话说完,又挨了几记眼刀,乔栗栗全部无视。

教练车停在他们面前,宋陌安先去练,十多分钟后把车稳稳当当地开回来。乔栗栗上车前深吸了一口气,暗示自己千万不能紧张,偏偏宋陌安路过她身边的时候故意说了一句:“教练今天心情不好,你小心点。”

乔栗栗似乎听见了心理防线坍塌的声音,视死如归地坐上驾驶位。

第一步,系安全带。

她系好自己的安全带,打算起步的时候,才发现教练也不系安全带,两只眼睛就这么盯着她,盯得她心里发毛。

乔栗栗小声地提醒:“教练?系安全带。”

“你系了吗?”

她直点头:“系了,系了。”

教练露出讳莫如深的笑容:“我当然知道你系了,你把你的扣在我的锁扣上,是想让我将自己的安全带用手拽着吗?”

乔栗栗:“……”

十五分钟后,乔栗栗下车时的状态就像霜打的茄子,整个人都蔫了。

她现在十分后悔几个月前一时冲动来驾校报了名,现在还有半个月就要上路考试,而她练的情况用“糟糕”这个词都算是说轻了。

由于精神不济,她在回去的路上差点撞上路灯,还是宋陌安一把拽住她的衣领,把她拎到了旁边。

“你知道吗?我现在脑子里全是教练教训我的话,我觉得他也挺不容易的,摊上我这么一个学员。”乔栗栗叹了口气,“不过,他肯定喜欢你,一教就会,谁都喜欢。”

宋陌安一挑眉:“谁说教练不喜欢你,你长得这么喜庆,好歹还能当吉祥物。”

“宋陌安!”

“放松。”宋陌安把胳膊搭在乔栗栗的肩膀上,嘴角噙着笑,“我教给你技巧,保证能学会。”

2.

乔栗栗对宋陌安的话深信不疑,毕竟他从小到大都聪明,一向是她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小时候为了知道他每次数学都能考满分的秘诀,乔栗栗硬是给他当了一周的小跟班,后来得到真传,期末考试第一次上了九十分。

从那之后,宋陌安的行事作风虽然一向令乔栗栗嗤之以鼻,但有关脑力的,他的形象立马光辉了好几个档次。

这一次事关能不能一次通过,乔栗栗一咬牙,又心甘情愿地被宋陌安差使了好几天。

“栗子,你过来。”宋陌安盯着手机,头也不抬地朝乔栗栗招招手,故作淡然道,“过几天是我们班文艺委员的生日,你说生日礼物送什么好?”

乔栗栗在旁边裹着大衣吃冰棍:“给女生的礼物最好选了,口红、包包什么的,绝对不会送错。”

空气安静了半晌,明明乔栗栗已经回答了宋陌安的问题,但他这么皱着眉的模样看着就不满意。

他突然道:“那你呢?”

乔栗栗顿住,眼睛一亮:“你是想给我买生日礼物吧!耐克新出的那款鞋,我看中好久了!谢谢大哥!”

“你想多了。”

宋陌安按了按太阳穴:“我就是随口一问,还有……你这么吃,不会吃坏肚子吗?”

要不怎么说宋陌安是乌鸦嘴呢,第二天,乔栗栗就闹了肚子,脸色苍白,脚步虚浮,宋陌安大概是有点不放心,轮到她练车的时候,他坐到了后座上。

虽然乔栗栗提前熟记了宋陌安画给她的过程图,但由于生病,表现得并不是很好。教练可能也因为她迟迟没有进步,语气重了许多,下车的时候,宋陌安瞧见她眼角泛了红。

宋陌安眉头轻皱,轻轻叹了口气。

他上前自然地扶住乔栗栗的胳膊,无奈道:“我说什么来着,怕冷还吃冰棍,活该。”

喬栗栗把大半的重量都放在他的身上:“乌鸦嘴!”

宋陌安是打算扶着她去大厅休息一下的,她心情不好,一路上也没怎么说话,他也就跟着保持沉默。

在大厅前上台阶的时候,乔栗栗一时没注意,差点被绊倒,宋陌安手疾眼快地扶住她的腰。

他脱口而出:“笨死了。”

这句话,他几乎从小说到大,每次乔栗栗最多只会对他翻白眼,顺便怼一句“就你聪明”,但今天的气氛有了异样。

宋陌安抬脚要继续走,扶着的人却动也没动。

乔栗栗低着头,等到站稳了,突然伸手推开了宋陌安,让两人隔出一大段距离。

她用通红的眼睛瞪着他,咬着嘴唇一字一顿道:“我知道你一直嫌我笨,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小时候我偷偷改成绩单,你还跟我妈告发我。是,你聪明,聪明了不起啊?!你嫌我笨,就别管我啊!”

她像倒豆子一样一股脑全说了,说完,心情平静了不少,这才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

特别是小时候偷改成绩单这事,又不是多光彩的事,她怎么还这么理直气壮?

乔栗栗抓了抓头发,偷偷去瞄对面男生的神情。

面前的宋陌安也怔住了,他嘴角下压,一向张扬的脸上没了笑意,再抬眸时,眼里有乔栗栗看不懂的情绪。

“你很讨厌我吗?”

什么讨厌……明明她只是一时情绪爆发,把他当成了出气筒。

乔栗栗懊恼得要命,但此刻哪能拉下脸来说“不讨厌”。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说,干脆捂着肚子冲进大厅洗手间,先溜为敬!

3.

其实被告发偷改成绩单这事还真不能怪宋陌安,那次她爸妈正好去他家里打麻将,看见他随手扔在茶几上的成绩单,跟她给他们看的那张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他什么也不知道,就什么都说了。

虽然没做错,后来看乔栗栗被训得太惨,他还是偷偷给她补了一段时间的课,下一张成绩单总算不需要再改了。

一想到宋陌安看着她的表情,她总觉得胸闷气短,该死的宋陌安,不是一向吊儿郎当的吗,为什么要露出那么受伤的表情,害得她這么愧疚。

见宋陌安从车上下来,乔栗栗一弯腰溜到教练车后座,避免跟他眼神交流。

车子被开出去后很久,宋陌安才收回视线。旁边有个同校的学生过来搭话:“你不跟着?”

宋陌安扫了他一眼,后者接着说:“我比她后来,练得都比她熟了,说实话,要不是你每次都跟着、时不时提醒一下,她这么笨,保准被骂得更惨……”

话没说完,他就被宋陌安投来的目光吓到了。

宋陌安眼睛一眨,倏地笑了:“你知道芝麻树一年能结多少芝麻吗?”

那人茫然地摇了摇头,接着就听见了宋陌安的下一句:“那她可比你聪明多了,至少知道芝麻不长在树上。”

“……”

乔栗栗跟车出去了很久也没回来,宋陌安觉得不对劲,正考虑要不要先发消息的时候,练车场那边传来呼叫,说是有学员开车撞上了围栏。

宋陌安第一反应就是乔栗栗撞的。

他拔腿就往那边去,狂奔了十多分钟,在看见人群外用脚尖踢石子的女生后,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卸下来。

他一把抓住乔栗栗的胳膊,汗水从眉骨上流下来,喘着粗气:“你没事吧?”

乔栗栗怔了怔,摇头:“没事。”

一问一答,尴尬的气氛又没了。

乔栗栗兴致勃勃道:“开车的不是我,我跟另一个男生坐在后座,撞上围栏的时候,他用胳膊护着我,我连皮外伤都没有。”

她说完,宋陌安便看见一个眉清目秀的男生朝他们这边来,她摇着他的胳膊,语气有些兴奋:“就是他!”

宋陌安心一沉,莫名有些不悦。

简单地寒暄后,宋陌安说了声“谢谢”,男生一愣,转而笑了:“你……是她男朋友?”

宋陌安的脸色又黑了一分,乔栗栗老实地回答:“不是啊。”

“那你为什么道谢?”

乔栗栗一想,倒是有点道理,可下一秒就被宋陌安拉到了身后:“她爸妈托我多照顾她,在一定程度上,我算是她的监护人。”

监护人?他可比她还小一个月,这明明是在断她的桃花!

乔栗栗暗地里拧了他一把,面上笑得人畜无害:“同学,为了表达谢意,我请你吃饭吧。”

4.

那男生叫楚一,是本学院大二的,性格好,长相好,人缘好,平时喜欢打打篮球,爱看书。

在乔栗栗请他吃饭的那半天里,宋陌安把楚一调查得一清二楚,就连他平时喜欢吃哪个食堂的菜都问到了。

晚上七点,宋陌安把篮球往室友面前一抛,兀自坐到看台上。

没意思……

他看了眼手机屏幕,除了部门通知开会,收到请回复之类的消息,没有一条属于乔栗栗。她都出去两个小时了,吃什么饭需要这么久?!

他的视线还没离开屏幕,乔栗栗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听筒里传出可怜兮兮的声音:“宋陌安,我迷路了。”

乔栗栗学开车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方向感不好。

此刻宋陌安在赶过去的路上,问她旁边有什么建筑物,于是她左看右看,最终答:“我左边有棵梧桐树,右边……也有一棵梧桐树。”

最终开了位置共享,宋陌安才找到在偏僻的路边蹲着玩手机的乔栗栗。

月上树梢,黑漆漆的街道上唯一的一盏路灯还在闪着——在报废的边缘徘徊。乔栗栗这么蹲在昏黄的灯光下的身影格外凄凉,但宋陌安气不打一处来。

“楚一人呢?”

他一开口,乔栗栗吓了一跳。

“他……吃过饭临时有点事先走了,我就自己一个人转转,没想到还迷了路。”

宋陌安下意识抬高了音量:“他都不知道先把你送回去吗?!”

“可能是有急事吧。”

宋陌安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看见乔栗栗帮楚一说话,心脏就像被压了一块石头。

他径自转身,见乔栗栗没动,没好气道:“还不走?等着我背你吗?”

乔栗栗站在路灯下,灯光照得她深棕色的瞳孔成了琉璃色,她就这么看着他,摇头表示无奈。

然后,她指着路口广场上那些沉迷于弹唱的业余歌手说:“宋陌安,你还没老呢,就记性不好了,既然你什么礼物都没准备,不如给我唱首歌吧。”

她是故意把宋陌安喊出来的,后者这才记起来,今天是她生日。

他是会唱歌的,高中时期就曾在校庆上单独出过弹唱节目。

宋陌安还记得当时唱的是一首情歌,其他细节都记不太清了,只无比清楚地记得乔栗栗那次为了拍到他的丑照嘲笑他,爬到了升降杆上,最后没站稳,自己倒还出了不小的洋相。

看见乔栗栗眼中的期盼,鬼使神差地,宋陌安点了头。

直到借到吉他,他才有点后悔,怎么就答应了这种不靠谱的要求,特别在看见乔栗栗拿好手机准备拍摄的时候,顿时更后悔了。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钟,宋陌安清了清嗓子。

“又一次经过,那条昏黄的小巷。”

“是否还是年少时模样。”

“……”

他唱的是一首电影的衍生曲,乔栗栗在人群里吹口哨,鼓着掌,像一个称职的捧场人员。从他的角度看去,她的眼眸格外亮。

吉他声戛然而止,宋陌安唱到一半突然不唱了,还了吉他就走。

乔栗栗追上去:“怎么了?怎么突然生气了?”

宋陌安停下脚步,他盯着面前的女生,耳尖蓦地泛起红色。他不是生气了,而是突然之间的心跳加速让他明白了一件事。

他喜欢乔栗栗。

没错,是喜欢。

一切他自己无法解释的情绪用这个词就都能解释通了,就像那年校庆一样,乔栗栗从升降杆上摔下来,他明明知道下面是柔软的海绵垫,却仍然不安地弹错了好几个音。

因为喜欢,所以明知她很安全,却还是担心。

因为喜欢,刚刚那句没唱出口的歌词,他不敢唱了。

——“回望這漫长岁月时光,太多话没有讲。”

5.

一周后的上路考试,乔栗栗在候考区坐着,两条腿止不住地打战。因为不知道宋陌安去哪儿了,思来想去,她打通了他的电话。

甫一接通,乔栗栗兀自说了一堆,对方始终没出声,末了,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小栗子,你太紧张了。”

乔栗栗莫名地耳根一酥。

宋陌安的声音清冽平稳:“你直线行驶一直会偏,那是因为你一直盯着路面,试着把视线放远……”

乔栗栗下意识地把视线从脚尖移开,投向远处,那里宋陌安站在逆光处,朝她扬了扬手里的手机,随意一挑眉,眸中像被洒了星光,灿若星辰。

乔栗栗瞪大了眼睛,过了两秒才眨了一下,心跳有些不太对劲。

宋陌安给了她一张图,是他刚刚考完试就画出来的路线图,哪里直线行驶,哪里超车,都标得清清楚楚。

“大恩不言谢!”

乔栗栗赶紧拿着图补课,宋陌安坐到她的旁边,见她捧着图专注的模样,突然有种想揉揉她脑袋的冲动,最后手停在半空,还是忍住了。

由于提前了解了道路情况,乔栗栗发挥超常,竟然一次过了。

她从车上下来直接给宋陌安一个熊抱,后者别过脸,耳尖有些发烫:“女孩子能不能注意点形象。”

乔栗栗可不管,一个劲地拿脑袋往他的颈窝蹭。

直到楚一都考过了,春风满面地过来说:“栗栗,多亏你了,那张图很有用。”

“没事,过了就好。”

宋陌安的笑容僵在脸上,嘴角扬起的弧度一时凝滞,他怔怔地看着乔栗栗,觉得此刻脸上的笑万分讽刺。

他为了记住路线,考试时就差把眼睛分成四个用了,还差点分神压线。他为乔栗栗精心画的图,就这么被拱手送了人。

他这个助攻做得可真卑微。

乔栗栗似乎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宋陌安,忙道:“图是宋陌安画的,你要谢就谢他。”

“不用了。”

宋陌安先楚一一步开口,侧目看了乔栗栗一眼,饶是心里百转千回,话到嘴边却只有一句:“笨死了。”

他兀自走了后好几分钟,乔栗栗才委屈地嘟哝:“又说我笨……”

楚一双手插进口袋,眼睛微眯:“可能是生气了。”

乔栗栗张口就要反驳,宋陌安才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怎么会因为别人看了他画的图就生气。但想到刚刚他那个眼神,乔栗栗又不确定了。

“他是生气了吗……”

6.

宋陌安的脾气其实挺好的,至少在乔栗栗的印象里,就算跟她红脸,他也只是虚张声势地咋呼,这么安静地闹脾气还是头一遭。

她思来想去,是她没经过他同意就把图给楚一了,的确应该她去服个软。

于是,周一一大早,乔栗栗特意查了宋陌安的课表,拎着买好的一大堆零食过去,但在一进班的那一刻就愣住了。

宋陌安蹙眉坐在座位上,桌上摆满了各种零食和饮料,还有一些粉色便利贴,格外醒目。

原来是有同校的人拍下了那天晚上宋陌安在街头弹唱的视频,还发到了网上,视频被大量转发,一时间,他的风头甚至盖过了一些小网红。

他能弹会唱,长得还俊,怎么会不招女生喜欢?

乔栗栗悻悻地抱着自己的零食在最后一排坐下,觉得像抱了个烫手山芋,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

一定是因为下雨降温,她的心情也不好了。

偏偏生活中没有眼力见的人真的很多,乔栗栗刚要把零食往背包里塞,就有人不嫌事大地喊:“乔栗栗,你怎么也带了这么多零食,不会也是准备送给宋陌安的吧?没想到啊,你们认识这么多年竟然还能擦出火花。”

乔栗栗尴尬地笑,只想把零食都塞到这人的嘴里。

斜前方的宋陌安在此时转过头,指着透明塑料袋里的一块旺旺雪饼说:“我想吃那个。”

周围出现八卦的唏嘘声。

乔栗栗:“……”

在女生们的死亡凝视下,乔栗栗坐到宋陌安的身边,把自己的本来目的说了。

宋陌安面不改色:“你说得对,我是生气了,还是哄不好的那种。要想我原谅你,只有一个办法。”

乔栗栗总觉得他葫芦里没卖什么好药。

果然,宋陌安说:“我们学院下学期会组织一个团队去意大利参与项目,按你现在的学分绩,必须这次期末拿到特等奖学金才行,我已经定了,但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

他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跟“我有餐馆的免单券,你跟我一起去吃”一样简单。

乔栗栗挤出一个笑来:“你逗我的吧?特等奖学金……我这智商?”

“你的智商怎么了?”宋陌安抬眸看她,不容置喙地笃定,“我一直都觉得你比我聪明。”

听听,为了达到目的,他已经开始说瞎话了。

虽然乔栗栗觉得不可能,但宋陌安太过坚持,她只好暂时答应下来。

但她点头的那一瞬间万万没想到,宋陌安他当真了,而且为了让她能拿到特等奖学金,还制定了学习计划。

乔栗栗看着排得满满的时间表,面如死灰:“宋陌安,你是认真的?!”

宋陌安已经翻开了资料:“冷静点,有我教你。”

7.

宋陌安说到做到,每天都会找时间过来帮乔栗栗解决不会的题,而乔栗栗,则被迫重温了高三的生活。

跟所花费的精力成正比的是乔栗栗的成绩,不过一个月,她各个专业课的排名都上升了不少。她所学的专业,人不多,奖学金分配又是按比例的,所以,以她的进步速度,一个月后达到拿特等奖学金的成绩真的有可能。

乔栗栗突然就有一种不真实感,她竟然也有这么一天,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成绩,现在就摆在她的面前。

“不错啊,小栗子。”宋陌安看着她做的题,嘴角上扬,“进步很大,特等奖学金在向你招手了。”

乔栗栗却有点心不在焉,直到宋陌安叫了她第二遍,才慢半拍地抬起头:“啊?”

宋陌安失笑,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傻里傻气的。”

事情本该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乔栗栗成功获得特等奖学金,拿到参加项目的资格,跟宋陌安一起远赴意大利。

可现实不是偶像剧,乔栗栗也没有主角光环。

跟宋陌安的争吵就发生在期末考前一周,乔栗栗的成绩连续下滑的第三次考试后,宋陌安问她是不是最近碰到了什么事,她只是沉默。

半晌,宋陌安骨节分明的手指合上资料,声音有些低:“是因为楚一?我……看见他去找过你几次。”

乔栗栗没回应。宋陌安倏地就恼了:“乔栗栗!你是不是喜欢他?!”

“又不关你的事……”

乔栗栗一开始只是小声念叨,后来不知道哪来的胆子,直接直视着宋陌安说:“你不觉得你有点过分吗?都没问过我想不想去意大利,就贸然逼我去争名额。”

她顿了顿:“我就是笨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你考上同一所大学都是拼命换来的。你从来没想过我到底会不会累,宋陌安,你自己去吧,别拖着我了。”

宋陌安的表情,她没敢去看,只看见男生放在桌上的手指微微蜷缩,慢慢地握紧了,关节处泛了白。再然后,是起身的声音。

“对不起,没顾及你的感受。”

开门声响起的时候,他如是说。

乔栗栗没能逆袭,而宋陌安则去往意大利开始了长达三个月的项目研究生活。

他走后的第二天,乔栗栗在自己的储物柜里发现一双崭新的耐克运动鞋,是她曾经在他面前说过的那双。

宋陌安原来没忘。

乔栗栗猛地关上柜门,仿佛眼睛被刺痛了一样,等回过神来,脸颊有湿润的凉意。

她在想,如果那天她没路过导师办公室,没有听见导师们谈论宋陌安的决定,那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宋陌安其实早就做了打算,如果她没能获得名额,那他也自动放弃。

如果乔栗栗不曾知道,那现在的结果只有两种,一种是她没有那么大的压力,真的赢得名额,另一种是宋陌安随便编个理由,他们两个都没去。

这两种的共同点是,他们是在一起的。

无论是哪一种,都要比现在的局面好。可偏偏乔栗栗碰巧听见了,她突然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导致成绩停滞不前。

她接受不了宋陌安的阳关道上出现莫名其妙的绊脚石,至少,不能是她。

可现在,她突然有种错觉,自己再也见不到宋陌安了,一想到这里,心里就像被人划了一下,说不出地难过。

宋陌安对她来说,到底是不一样的。

8.

宋陌安走后的一个月,乔栗栗去拿好不容易到手的驾驶证,本来看着就头疼的教练都显得和蔼可亲了一点。

他满脸的笑:“宋陌安那小子果然没说错,你得换个方式教。”

乔栗栗僵住了:“什么意思?”

“他说你其实聪明着呢,就是吃软不吃硬,后来我换了教学方法,果然,一次过!”教练很是自豪,“小姑娘还是很聪明的。”

宋陌安说她聪明吗……

乔栗栗这才想起来,自从那次情绪爆发后,教练跟她说话的确温柔了许多,原来都是因为宋陌安。

她接过宋陌安的驾驶证,随手翻开,照片上的男生留着碎发,看着镜头微抬下巴,又自信又张扬。

他从小就喜欢说她笨,但她仔细想一想,他没有一次是真正嫌弃过她的。

他甚至还会在别人说出这个字眼时,格外嘚瑟地说:“我觉得没我聪明的都是笨,那你们好像也笨吧。”

为了维护她的自尊,宋陌安不得不变得更聪明一点,但没有这么多天分,他维持得有多累,她却从没想过。

他让她去争取特等奖学金,也是因为相信她真的有这个能力吗?就连她自己都不再相信自己的时候,他仍在相信。

此刻突然想到这些,乔栗栗鼻子一酸,她有点想他了。

楚一隔着老远跟乔栗栗招手,到了面前才被她发现。

他倒也不在意,慢条斯理地问:“一起吃顿饭吗?”

“不用了,我还有事。”

乔栗栗太过疏离,楚一摊手表示无奈:“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听说去意大利的那个团队,研究时期要延长了。”

正值酷暑,乔栗栗却觉得这句话像是给她当头浇下来一盆冰水,把她从里到外打击了个彻底。

跟楚一分开后,乔栗栗漫无目的地在街头游荡,不知不觉走到宋陌安曾经弹唱的地方,那地方只有晚上热闹,此刻烈日炎炎,更是一个人也没有。

乔栗栗驻足了半刻,又走了一会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又迷路了。

9.

在同一个地方迷路两次,乔栗栗都不知道该说自己什么好了。

一时打不到车,乔栗栗想了想,最终打电话给自己拥有小电驴的室友,拜托对方来接一下。那边开了位置共享,表示大概需要半小时。

乔栗栗打过电话就找了块阴凉地蹲着,还顺手发了条微博,纪念一下自己感人的方向感。

没过多久,面前倏地投下来一大片阴影。乔栗栗蹲太久了,猛一抬头,眼前有点晕,只看见逆光下的人影,便以为是室友来了。

于是,她就这么毫无顾忌地整个人扑了上去。

触感……不太对劲。

乔栗栗还搂着他的脖子,却没摸到他的长头发,于是定睛一看,整个人都蒙了:“宋、宋陌安?”

她伸手掐了掐他的脸:“不疼,是做梦啊。”

宋陌安拉住她的手腕:“你怎么不掐你自己呢?”

乔栗栗如梦初醒,像弹簧一样弹开了。她瞪大眼睛,第一反应竟然是楚一骗了她:“那家伙明明说你们研究时期延长了,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

“研究时期的确延长了,但我的工作提前完成,先回来了。”

仔细看,宋陌安的眼底还有风尘仆仆的倦意,他叹了口气:“我要跟你解释一件事。”

他看着她,郑重其事道:“还记得小时候玩拼图游戏吗?你一直是我们当中拼得最快的那一个,我每次都慢你一步。那时候我就在想,这个女生可真厉害,比我还聪明。”

他笑起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把你当成对手。在我眼里,你一直闪闪发光,是独一无二的那颗星。”

乔栗栗笨吗?她才不笨,她明明是最狡猾的那一个,在他的世界里像浮游生物一样晃来晃去,等到他反应过来,已经变成了跟空气一样的存在,他再也离不开了。

宋陌安走近了一步,乔栗栗尚没反应过来就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回首这岁月漫长时光,太多话没有讲。

不过……现在讲也不迟。

“你之前就说,我这么聪明,一教就会,谁都喜欢。”他的气息喷洒在乔栗栗的耳畔,“那怎么追你,你教教我吧,我这么聪明,保证一教就会。”

編辑/颜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