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落入奶茶河

2020-09-12 14:11:20 花火A 2020年7期

新浪微博/@ 以太码字机

作者有话说:很高兴能在《花火》上见到大家!希望看到这篇小说的每位读者,都能在平静的生活中收获意外之喜。我妈小时候总告诫我,如果不好好读书的话,就只能捡垃圾买饭吃,于是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于世肯定会遇到磨难,但是,通向成功的道路永远不止一条。

约图建议: 男孩自己吸溜着奶茶,另一只手递给女孩一杯。

字数:8981字

摘句:自从他上次把同桌认成是男生之后,这个酷酷的女孩就没有正眼看过他。

楔子

刚刚入秋,凉凉的风夹杂着雨水从半开着的窗户飘入,落在汤吉祥的脸上。

汤吉祥从床上爬起来,试图把窗户关上,但是,不知是不是年久失修的缘故,窗户的底部好像出了点小问题,无论她怎样用力,窗户依然纹丝不动。

她注意到窗户下方的卡槽被一块石头堵住了,回想前几天,那些人来闹事,朝他们家丢东西,这石头可能就是那个时候掉在这儿的。

“吉祥,该起床了!”婆婆颤巍巍的声音穿过破旧的木质地板,吉祥这才發现她居然和一块破石头奋战了二十分钟。她挠了挠细软的短发,准备把放在床边的校服穿上。

当她的脑袋在T恤里面寻找出口的时候,她猛然发现衣服领口缝合处旁边出现了一个小洞——看上去问题不大,所以她穿好衣服就下楼了。

“婆婆,我去上学,你照顾好自己!”

汤吉祥吃完了婆婆准备的大白馒头,然后背着自己的书包,以疾风的速度从家奔向公交车站。她还没跑几步,原本的绵绵细雨就隐隐有变大的趋势。在回去拿伞和及时赶上公交车的挣扎中,她还是毅然选择了继续前进。

因为她想起,家里只有一把伞,而婆婆今天要去医院复诊。

有着难闻汽油味的公交车眼看就要开走了,吉祥使出了百米长跑的劲头,在车子关门的前一秒上了车。

车上人还不多,吉祥喘着气,哆嗦着从口袋里掏出两枚钢镚儿。她没拿稳,其中一枚硬币就欢快地跳下手掌,滚到了地上,并且顺着斜坡一路往下,眼看就要滚到座位下面的死角时,一只干净的运动鞋踩住了它。

吉祥圆瞪着眼看她的“救币恩人”,他穿的同样是市中的校服,却穿出了和别人完全不同的感觉。吉祥想起昨天凑在萧晓晓旁边看的那篇小说,怀疑眼前这个男生可能是从书里走出来的。

男生弯腰从地上捡起那枚硬币,冷着一张脸,走到吉祥的旁边,把硬币放到她的手上。她对他说了声谢谢,他不回应,冷漠地转身坐到座位上。

两枚钢镚儿终于团圆,吉祥闷闷不乐地把它们投入投币箱。

这个男生引起了吉祥的注意,于是她特意挑了一个后边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那个男生。他个子高,坐在座位上可以让她看到肩膀的弧度,往上是有些杂乱的头发,侧面的头发似乎是因为睡姿不好而翘起。

吉祥撑着脸,看着他的后脑勺发呆。他穿的是新校服,应该是高一或者高二的,基于她在高二没有见过这种风姿绰约的男生,所以他应该是她的学弟。

下车的时候,雨变得比较大,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有些疼。旁边的同学都打着伞,显得吉祥一个人淋着雨有些突兀。

在吉祥犹豫着跑与不跑时,那个身高腿长的小学弟从她旁边走过。他好像没有感受到下雨一样,在雨幕中稳健地行走。她赶紧美滋滋地跟上他的脚步。

她此时的心境与刚才大不相同,和帅哥走在一起,淋雨都是一种享受。

市一中的教学楼,一楼与二楼是高一的教室,三楼与四楼是高二的教室。汤吉祥决定悄悄尾随着学弟,看看他到底是高一哪个班的。

男生只有一边肩膀背着书包,慢悠悠地顺着楼梯走过二楼,径直到了三楼,然后在汤吉祥惊愕的目光下,走进了她的教室。

高二(五)班随着这个男生的进入,瞬间安静了下来。

男生没有理会因他进入教室而变得焦灼的气氛,他走到最后一排,然后将书包放在了汤吉祥旁边那个自开学以来空了两个月的位置上,拉开凳子坐下。

难道他就是何灿?

吉祥悬着一颗心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和他打个招呼,谁知他根本就懒得搭理她,连书都没掏出来,就直接趴在桌子上,拒绝与她交流。

虽然早有耳闻,但是传闻和现实还是有区别的。听萧晓晓说,何灿经常和隔壁班的不良少年朱速达玩,两个人还曾经在学校门口的奶茶店闹事,害得奶茶店歇业了一个星期。

萧晓晓作为八卦小天后,面对着一脸好奇的吉祥,自然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她。

吉祥为他辩解:“可是,他一点都不像那种坏人呀!”

萧晓晓狠狠地敲了敲她的脑袋:“长得帅有什么用,你不要被外表所蒙蔽。有空去校门口公告栏看看,那上面可是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处分。”

上课铃响了,何灿进教室,萧晓晓赶紧溜回座位,生怕招惹了这尊大佛。

“引发争执……”吉祥看着公告栏上张贴的处分通知,目光向上移动,看到了何灿的名字。

她实在很难把公交车上清冷的少年和街头谩骂的大妈联系在一起,他看起来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她心中笃定他绝对不是个坏人。

现在这个社会,有以貌取人的人,也有听信传闻就妄下定论的人,吉祥不想和他们同流合污。

吉祥刚想走,就听到旁边有脚步停下的声音,她扭头看到了何灿。两人目光刚一接触,何灿立马无事发生般转头,看起公告来。

挺拔俊朗的男生双手插着口袋,倒也称得上赏心悦目。吉祥不知道去年的处分通告有什么好看的,难道是让自己牢记教训,争取下次不要和门口奶茶店的大叔吵架?

藏在大门柱子旁边的朱速达见吉祥走了,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何灿的旁边,一脸八卦地问:“怎么样,你和新同桌说了什么?”

何灿沮丧极了,摇头叹气:“我太紧张了,不敢说话。”

朱速达一伸手钩起何灿的肩膀,然后开始了“朱老师”的谆谆教导:“你这交流障碍也太严重了,好不容易分班了,就不能勇敢一点,迈出交友的第一步吗?”

何灿从小就运动神经发达,能动手解决的,从来不屑于开口。高中开学才一个月,整个年级关于他的谣言满天飞。他一直都很羡慕别人有许多好朋友,所以暗下决心,在新班级一定要交到新朋友。没想到公交车上偶遇的同学居然是他的新同桌,他看到这个眼熟的人坐在他旁边和他打招呼时,他就紧张得哆嗦,只能借睡觉来掩饰自己。

他反反复复地想,在公交车上,他似乎对新同桌很不友善,不知道吉祥会不会因此而讨厌他。刚刚在大老远就看到同桌在看公告栏,于是他鼓起勇气上前去想交流一番,没想到还没开口,就被她的眼神吓得闭嘴。

这样下去,他什么时候才能交到新朋友!

“你们不是坐在一起吗?你下次就写字条……”朱速达帮何灿出谋划策,“一定要多夸奖同桌,这样,你们的关系才能融洽。”

这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抽了一排同学起来朗读课文,轮到何灿的时候,他纹丝不动,看上去一点也没有要起来朗读课文的想法。

吉祥作为他的同桌,清楚地看到他手下压的是一本数学习题。

“既然何同学不方便,那我们就邀请他的同桌起来为大家朗读一下第五段。”面对开始骚动的课堂,语文老师叫吉祥起来接上前一位同学的朗读。

吉祥看着课文,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何灿,一边结结巴巴地读完了第五段——在满堂的笑声中郁闷地坐下。

她从小在农村长大,后来被婆婆收养才到了市区。等接受普通话教育时,她的方言发音已经根深蒂固,所以她说话总是尽量说得慢一点,防止别人听出她搞笑的腔调。即使这样小心翼翼,她还是逃不开被取笑的命运。

吉祥现在满腔悲愤,谁知何灿不为自己的不配合而道歉,反而还写了张字条推到吉祥的桌子上,惹得她差点发火。

[读得不错。]

吉祥知道自己普通话不好,但是,他这么嘲讽别人也太过分了!她把那张字条揉成一团,然后反手丢到后面的垃圾桶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何灿发出一声惊叹:“厉害!”

吉祥被他的嘲讽气到,别开了头。

听了他的夸奖,同桌对他的态度似乎更糟糕了。他也不敢再招惹吉祥,只能郁闷地趴在课桌上。

在吉祥的眼中,何灿在语文课上写数学习题,然后在数学课上趴在桌子上睡觉,可以称得上是极其刺头的坏学生了。

他的脸正好面对着吉祥,她看到他纤长的睫毛根根分明,虽然还是如往常般好看,但她有把他的睫毛剪掉的冲动——白瞎了那么好看的一张脸。

下课了,学习委员何静柔走到吉祥的桌前,把零钱往她的桌子上一放:“吉祥,我早餐没吃,你帮我去小卖部买个面包。”

“可是这个课间只有几分钟,下节课会赶不上。”

何静柔亲昵地摇了摇吉祥的手臂:“拜托,拜托,我都饿得走不动了!”

吉祥心软,刚想答应她,结果就听到何灿不耐烦的声音。

“吵什么吵,自己没腿吗?成天到晚叫别人帮忙!”何灿睡了一节课,起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被压出来的红印子,眉头紧皱,看上去生气得很。

何靜柔听了这话,哪里还柔弱,气呼呼地拿着钱走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女生说话,就不能温柔一点吗?”怪不得别人听到何灿这个名字就闻风丧胆。

“对这种人有什么好温柔的。”何灿拿着桌上的水性笔,开始转笔玩,“你条件挺好的,有没有意向加入我们学校篮球队。”

吉祥愣神,细细琢磨之后,发现事情有些不对:“我们学校不是只有男篮吗?现在新组建了女子篮球队?”

当的一声,何灿的笔掉在了桌子上,他打量了吉祥半天,难以置信地开口:“你不是男的吗?”

吉祥借着食堂门口的玻璃门端详自己。她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何灿能把他认成男生。自己虽然高,但好歹长得还算清秀吧!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冤了。

“晓晓,你觉得我像男的吗?”吉祥指着自己,一脸认真地问萧晓晓。

萧晓晓拿手磨蹭着下巴,一边说,一边缓缓地点头:“吉祥,你的确是挺酷的。”

吉祥留着为省事而剪的短发,穿着宽松的男生校服,一米七五的高个子,平时腼腆,不爱说话。上次萧晓晓和她走在一起,还差点被教导主任当成早恋的情侣抓起来。

看着陷入颓废状态的吉祥,萧晓晓赶紧推着她往食堂里面走,她对着玻璃顾影自怜期间,食堂里面的学生都换了好几拨了。

“阿姨,我想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萧晓晓对着窗口,隔空戳了几下,阿姨马上会意,将她要的几道菜打在饭盆里,送到她的面前。

萧晓晓一转身就看到了吉祥端着的饭盘,饭盘上零星的几片白菜叶子,孤零零的身影显得有些萧瑟,凄惨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开始唱:“小白菜,地里黄……”

“怎么就吃菜,你那个窗口的红烧肉还有很多呀!”萧晓晓和吉祥面对面地坐在一起,两个饭盘的边缘也贴在一起。萧晓晓的盘子上菜肴丰富、有红有绿、香气四溢,衬托得吉祥的白菜可怜巴巴。

“饭卡忘记充了,里面只有两块钱……”吉祥看着萧晓晓盘子里的红烧肉,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萧晓晓叹气,然后拿着干净的筷子,将盘子中的菜分给吉祥:“你不会把这个星期的生活费拿来交学杂费了吧?”

看着吉祥狼吞虎咽的样子,晓晓很为她心疼:“就不能再向你家长要点生活费吗?”

想到婆婆在家里也只能吃水煮白菜和老干妈,吉祥实在不想再去增加婆婆的负担。她看着隔壁桌子上有人喝完留下来的饮料瓶,突然心生一计。

何灿知道自己惹同桌不高兴了,自从他上次把同桌认成是男生之后,这个酷酷的女孩就没有正眼看过他。明明他们每天都是乘同一辆公交车上下学的,他却一直被当作透明人,他觉得百爪挠心。

最近同桌又开始倒腾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比如她最近喜欢收集饮料瓶子。

吉祥美滋滋地看着自己眼前的瓶子,就仿佛看到了自己在金钱里打滚的未来。她哼着小曲儿把瓶子放到自己准备的塑料袋里,然后收拾课本,准备上课。

何灿心里有太多疑问,疑问战胜了害羞,他戳了戳吉祥的手臂,然后小声地说:“你拿这么多瓶子干什么,挑战吉尼斯纪录吗?”

吉祥自然是不理他,于是,他从抽屉中找到一个忘记丢掉的瓶子,放在了吉祥的面前,他看到她的眼睛骤然亮起。

吉祥刚想伸手拿走,谁知何灿就像逗她一样,把瓶子举得老高:“告诉我为什么,这个瓶子就归你了。”

实在是太想要瓶子了,于是吉祥没好气地对何灿说:“拿来卖钱。”

何灿只觉得吉祥的脑子可能有点不好使,她也许是中考发高烧才走狗屎运考上市一中的。

“你清醒一点,这些瓶子最多只能卖几毛钱。”何灿好心提醒她。

“你懂什么!”吉祥拍案而起,“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只要我坚持收集,就算不能发家致富,好歹也可以保护环境吧!”

何灿被猛然站起的吉祥吓了一跳,赶紧安抚她:“好的,好的,你不要激动,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训练的时候,朱速达发现何灿变了,何灿开始每天买两瓶矿泉水,一瓶自己喝,一瓶送给他喝。

朱速达摸着那颇有质感的瓶身,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使劲拍了拍何灿的后背:“你这小子,不会暗恋我吧!”

何灿听完,身上的鸡皮疙瘩差点抖落一地:“别自恋了,我这是要帮我同桌收集饮料瓶。”

“你同桌?”朱速达对吉祥有印象,“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他收集这玩意干吗!”

“我同桌是女的!”何灿急忙帮吉祥辩驳,“爱喝就喝,不喝,我就自己喝。”

朱速达躲开何灿的手,然后看着脸微微有些变红的何灿,了然于心,贱兮兮地笑了几声:“明白,明白!”

看到何灿某天提着满满一大袋瓶子出现在班级门口,吉祥心中彻底改变了对不良少年的蔑视。

“给你,这是最近田径队的队员留下的饮料瓶,我都帮你留着了。”何灿把袋子递给吉祥,然后不自然地咳嗽几声,“举手之劳。”

旁边有些同学开始起哄,何灿转头马上就变得面无表情,说话硬邦邦的,不容亲近:“你们懂什么,回收资源,这是保护环境!”

他们哪里还会被何灿忽悠,一个个心里和明镜似的,嬉笑着就散开了。

吉祥看到这么多瓶子,乐得快要合不拢嘴,想着能卖多少钱,看着何灿的眼神也和善了许多:“真的非常感谢你!”

何灿屁颠屁颠地跟着吉祥到位置上坐下,然后一脸满足地看着她把袋子放好。

上课的时候,吉祥收到了来自何灿的一张字条。

[放学能一起回家吗?]

吉祥拿着笔顶着下巴,看了良久,然后提笔写下——好。

语文老师发现何灿这节课很奇怪,经常发出诡异的笑声,于是让他起来翻译文言文。没想到他居然老老实实地配合了老师,翻译得虽然不正确,但是这个态度的确是可嘉的。

何灿哪里知道自己的异常,他满脑子都在想这兩个星期的百岁山没有白喝。

傍晚的训练结束之后,何灿在门口的奶茶店买好了奶茶,然后坐在公交车站等他的同桌。距离放学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他想今天值日的吉祥可能在打扫卫生。过去了二十分钟,他想她可能在倒垃圾。等到第三十分钟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可能被她放鸽子了。

最后一班公交车进站了,何灿看着缓缓打开的车门,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

自己掏心掏肺地对待吉祥,吉祥却根本不把他放在心上,明明答应要一起回家,她却出尔反尔。他觉得自己就是被丈夫抛弃的怨妇。

今天是吉祥值日,她和何静柔一组。吉祥和何静柔是高一开始成为同学的,何静柔经常以各种借口要求她帮自己跑腿,有时是让她跑到楼下小卖部买零食,有时是跑到隔壁栋的行政楼帮忙交作业。

最过分的一次,吉祥为了帮何静柔带早饭而迟到,老师让她在门口罚站了半个小时,但是她还是和没事一样,不仅没有道歉,而且还依然叫她帮忙。

吉祥深受其害,但是也不好拒绝。幸好何灿上次狠狠地骂了她一顿,她这才收敛了。

“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垃圾!”何静柔在教室后面扫地时,发出了一声惊呼,但是吉祥不想理她,于是自顾自地拿着拖把去卫生间取水。

等到从第一排拖地拖到最后一排时,她发现自己放在座位下的那一袋塑料瓶不翼而飞了。

吉祥走到另外一边在拖地的何静柔的旁边,把拖把甩到她眼前的地上,木棍落地的声音震得她一颤。

“我的瓶子在哪里?”吉祥压抑着心中的气恼,尽量柔声细语地问何静柔。

何静柔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理直气壮地说:“你桌子下面那些垃圾,我都丢掉了!”

“那不是垃圾!”

何静柔分明知道这是她的东西,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松地丢掉了!

“明明就是垃圾,还攒着干吗,丢脸!”何静柔听到吉祥毫无杀伤力的反驳,说话的底气就更足了,“早就看你不爽了,不要以为有同桌罩着你就了不起!”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开始一场互扯头发的女生大乱斗,何灿突然出现,阻止了她们俩:“就是了不起,总比你这种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女孩子要强吧!”

何灿在车站犹豫了三秒钟,还是决定到教室来看看。这一看就发现不得了,他送给吉祥的瓶子被丢在了三楼垃圾口的旁边,教室里是两个女生针锋相对的场景。

“待会卫生检查组的人就要来了,你们这么吵是想被学校发现吗?”

听了何灿的话,何静柔立马就不吭声了,她一跺脚就背起包走了,把一教室的烂摊子都留给了吉祥。

“你来干什么?”吉祥看着背着书包,一只手拿着奶茶的何灿,弱弱地问。

何灿把手里的奶茶递给吉祥,盯得她不得不喝,然后拿起地上的拖把开始拖地。

“我等你一起回家,你这家伙明明答应我了,却还在这里和讨厌的人吵架。”

吉祥吸溜了一大口奶茶,甜甜的奶茶混着有嚼劲的珍珠,她突然觉得有人牵挂的感觉也挺好的。

末班车已经走了,幸好校门口还有公共自行车,两个人一前一后地骑着自行车,何灿在碎碎念,抱怨何静柔初中时那些讨人厌的行为。

何静柔初中的时候就经常道德绑架别人为她做事,何灿非常讨厌她,没想到上了高中之后,还能遇到她。

“你买奶茶的时候,没有和大叔吵架吗?”吉祥踩着脚踏板,笑着问何灿。

“之前是因为他用了过期的红豆,朱速达喝了之后得了肠胃炎,我们才去找他讨公道的。要不是我们的及时阻止,老板早就上‘3·15晚会了!”

“吉祥再见!”何灿在自行车上朝着吉祥猛挥手,她也笑着和他挥手作别。

两人的笑声洒满了街巷,等少年的背影消失在路口时,吉祥才在心里感叹,这条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短了。

迟钝如萧晓晓都发现了两人关系的变化,她上体育课自由活动时,把吉祥拉到操场的角落,偷偷问吉祥:“你们俩现在啥关系呀?”

吉祥指了指自己:“我和何灿?”

萧晓晓凝重地点头。

“我们两个就是同桌呀!”吉祥一边说,一边喝了一口手上的芬达。

“普通同学会天天一起上下学?会给你买芬达喝?而且他对别人都这么冷漠,只对你一个人好……”萧晓晓摇头,一脸不相信,“照我说,你已经取代朱速达,成为他好友榜单上的第一名了 。”

狗头军师的话深入人心,导致吉祥现在看到何灿,就有一种和班草做朋友的自豪感。

“怎么了?”何灿把外套脱下来放在吉祥的座位旁边,“你帮我看一下衣服,我去做一下热身运动。”

吉祥愣愣地点头,然后看着何灿走到运动员热身区。

这两天是校运动会,作为田径队优秀队员的何灿自然要上场为班级增添荣耀。她的腿上放着何灿的号码牌,她刚刚光顾着看他,忘记让他先别上号码牌。

十月的风也是怪,就这么一下子,突然从南面吹来的风,把号码牌从她的腿上吹到了观众区的另外一边。等她跑去捡的时候,这风又把号码牌吹下了观众席,落在了操场外的地上。

“请一千五百米的参赛选手到检录处检录。”

没有号码牌的选手是没有参赛资格的。听到广播提到了何灿的参赛项目,吉祥一下子就急了,大步迈着从观众区跑下,到操场外寻找号码牌。

因为走得太急了,一个踉跄,吉祥摔倒在地上。好在号码牌待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吉祥咬咬牙从地上爬起来,捡起号码牌就跑去找何灿。

何灿看到身上沾着尘土的吉祥,吓了一跳:“你摔倒了?”

吉祥顾不上那么多了,广播已经播报三次了,没想到何灿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比赛,她帮何灿把号码牌别好,然后催着他去检录处。

“为了帮我找号码牌?”何灿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号码牌,这上面也有些同样的污垢,“你担心什么,老师怎么可能不让我比赛,我可是王牌选手。”

被何灿猜中心事的吉祥嘴硬,不承认:“你快去比赛,没拿冠军就不要来见我了!”

何灿不愧是王牌选手,他以惊人的速度甩开了其他选手,在离终点还有一百米的距离时,他没有加速,而是边跑边对着观众席用双手比了个爱心,观众一片尖叫声。

只有吉祥清楚地看到何灿的嘴型,就像曾经的无数次一样,他在叫她的名字。

会讲笨拙的笑话的他,在公交车上护着吉祥的他,帮她做值日的他,拿起她那一枚硬币的他,每一个他都被她记在心里。

吉祥反复在心里推敲这句话,她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还没想好用反证法,还是归谬法,就被出题人提前告知了最后的结果。

心里溢满了甜滋滋的奶茶香,因何灿夺冠而引发的欢呼声铺天盖地,她在嘈杂的人群中,望着那个终点线后的少年轻轻地说:“何灿,再见。”

今天店里来了一个外籍顾客,金发碧眼的男人磕磕绊绊的中文让前台小姐姐为难极了,幸好后厨正在烧珍珠的吉祥赶来救场。

吉祥麻利地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面带得体的微笑,用流利的英语询问客人需要什么口味的奶茶。几分钟后,这个棘手的外籍客人终于完成了点单。

“吉祥,没想到你能听懂那个外国友人说的话!”午间休息时,前台小姐姐拉着吉祥的手问,她对这个店里新来的小妹妹充满了好奇。

店长拖着新运来的货品,从两人旁边走过,轻飘飘地留下一句话:“这算什么,吉祥以前可是市中的高才生。”

前台小姐姐惊呆了:“是那个升学率高到爆炸,里面的学生考差了只能上211大学的市中吗?!”

吉祥点头之后,前台小姐姐痛心疾首,直呼暴殄天物:“你干吗要转学到我们这个小镇,在市中读书不好吗?我小时候做梦都想考上市中!”

当时她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婆婆因为常年营养不良而导致胃癌发作。以前婆婆为了供她读书而借了钱,现在这些债主纷纷上门,所有的压力都压在她一个人身上。人们都说市中的学生每个都是天之骄子,每个都有着无可限量的前途,但是,她连现在进行时的生活都在不断崩塌,更谈何未来。

店长很器重她,一年多的兼职下来,老板还特别给她发了年终奖金。婆婆的病情经过手术和几次化疗之后趋于稳定,生活似乎越来越好了。她唯一觉得放不下的就是何灿,何灿不会说话,周围的人害怕和他交流,估计他又得费尽心思和新同桌打好关系。

在休息时间刷微博的时候,吉祥刷到一条短视频,标题写的是“盘点那些体考现场发现的神仙颜值”。

吉祥点进去一看,随着爆炸性字体的消失,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正在奔跑的少年,赫然就是何灿。

热评第一条是这样写的——何灿,跑道上最耀眼的太阳!

吉祥乐了,你们的何灿哥哥之前在学校里可是冷面阎王,叫他太阳,问过太阳的意见了吗?不过,看到他现在过得还不错,甚至还有了一大群粉丝,吉祥觉得生活倒也算是有些盼头。

说不定多年以后打开电视还能看到何灿参加奥运会呢!想到这里,吉祥笑得更开心了。

“你怎么哭了?”前台小姐姐扯过一张纸巾递到吉祥的面前。

吉祥这才发现手机屏幕上已经被她的眼泪弄得模糊不堪。

她为什么要来奶茶店打工,明明还有更多轻松的兼职,她为什么这么固执地选择了这里?可能是因为求而不得,所以她才退而求其次。

“因为我人生中喝的第一杯奶茶就是这个牌子的,”面试时,吉祥对店长说,“是我喜欢的男生送给我的礼物。”

如果有人问起他时,她会这么回答:“他是省级优秀运动员,未来是要进军国际的。”正因为如此,她觉得自己的离开理所当然。如果说他是太阳,那么她就是泥泞大地上最狼狈不堪的一块混凝土。云和泥都有区别,更何况是混凝土和太阳。

尾声

在2018年的盛夏,吉祥以最高分被本地的大学录取。她可以去更好的大学,但是,她深知,再怎么追逐,也追不到她心中的太阳。

吉祥站在柜台前,觉得脚有些麻。前台小姐姐前几天辞职回老家结婚了,她就被店长调到了前台,而制作区交给了新来的员工。

“你好,我想要一杯四季春瑪奇朵。”

“好的,一杯四季春玛奇朵,去冰半糖可以吗?”吉祥在收银台输入,半晌,顾客都没有回答她。

吉祥抬头,看到的是她铭记于心的那张脸。

“萧晓晓告诉我——你在这里上班。”何灿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生怕她再次不辞而别。

“一杯四季春玛奇朵。请问你还需要些什么?”吉祥拼命用眼神暗示何灿,不要在奶茶店搞事情,谁知他语不惊人死不休,让店里彻底炸开了锅。

经常出现在热搜榜上的俊美少年抓住了奶茶店前台的手,脸颊上泛起了两抹淡红,但还是执拗地看着他心上的女孩:“可以要你的微信号吗?”

编辑/猫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