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世界捧给你(五)

2020-09-12 14:11:20 花火A 2020年7期

鹿仙贝

仙贝后援群:769775412

简介:

神颜击剑手VS“小哭包”实习生

初乔:“可能每个人都有一厢情愿的时候,然后愿赌服输。”

虞弋尘:“我们不一样,我们两相情愿,而后两情相悦。”

我只想把世界都捧给你。

上期回顾:初乔为了照顾发烧的虞神,与他共处一室,后又误会虞神喜欢自己。事实被拆穿后,她羞得只顾埋头学习,再也没敢去AT。在友谊赛中,初乔被困在仓库,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设计了。

休息室,苏裕看着自家老大靠在沙发上,吞了吞口水:“老大心情不好?”

虞弋尘抬了抬眼皮,从口袋里掏出小花玩偶:“带错玩偶了。”

熟悉虞弋尘的人都知道,他每天都会根据心情和天气带不同的玩偶,甚至有人声称那是他的幸运物。

苏裕自然也听过类似的传闻,当即紧张起来:“那怎么办?要不要我回俱乐部去拿?老大今天想要什么样的玩偶?”

一连三个问题,看起来,他比虞弋尘还要慌乱。

虽然是友谊赛,但主办方给虞弋尘挑的对手一定是在场最强的运动员,不然实力太过不均衡,也会降低观众的热情。

如果虞弋尘在这场比赛中爆冷输掉比赛,即便对虞弋尘的排名不会产生任何影响,也会给他招黑。

“赢吹输黑”是竞技体育中最常见的事情。

苏裕在休息室急得团团转,眼看就要冲出去给他拿玩偶,却被喊住。

虞弋尘的姿势没有半点变动,他抬手,看着没有半点动静的手机:“你说这里的信号怎么样?”

“信号?”少年愣了一下,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摆弄了两下,“还行。”

“哦。”

虞弋尘勉强从喉咙发出一个单音字之后,脸色更加不快。

他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扔到苏裕的怀里,往赛场那边走去。

苏裕手忙脚乱地接住手机,仍旧心惊胆战:“老大,你做什么?”

“上场比赛,”虞弋尘转过身,单手插兜,“要不然,你替我比?”

“……”

直到此时,苏裕才意识到自家老大不是慌乱,而只是单纯心情不好,比他所想象的还要差。

一刻钟后,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虞弋尘虽然是偏向进攻型的击剑手,但从没哪一次比赛像这样,从开始便进攻猛烈,不留一丝余地。

十五比二,这样的比赛让现场鸦雀无声,而后爆发出欢呼声。

虞弋尘的进攻干净利落、杀伐果决,没有一点点拖泥带水,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即便是对手,在比赛结束之后,也朝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比赛不怕输赢,最害怕被人轻视,虞弋尘拿出全部的实力跟他较量,是对他的尊重。

裁判激动地宣布本场比赛的结果,而后让采访人员上台。

根据市体育馆的内部传统,谁邀请的运动员,谁来采访。

听到“采访”二字时,虞弋尘耷拉的眼皮终于抬了抬,可在看清来人根本不是印象中的短发少女后,他又垂下眉眼,往外推了推话筒:“今天不想接受采访。”

经理上台的脚步顿在半空中,显得有些可笑。

可男人根本不在意这些,他这些年来的荣誉和辉煌,从来只靠实力。

台阶上,他与经理擦肩而过的时候,鼻音挤出一丝疑惑,他停在台阶上,偏头看向有些不知所措的经理:“我记得你,是这里的经理?”

原本正处在尴尬之中的经理顿时受宠若惊:“是、是、是,虞神还记得……”

眼見经理有叙旧的架势,虞弋尘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初乔呢?”

“初乔……”经理的表情僵硬了,“我……我也不知道,可能在哪里忙吧。”

“嗯。”

虞弋尘收回视线,不再有所答复,走下台阶。

初乔坐在仓库里面,开始翻看着那些曾经的档案。

虽然上面的数据比较老,但她也还算有所收获。

在她翻看完两本后,仓库上方的窗户处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声。

能有这种影响力的,不用想也知道现在是虞弋尘开始登场比赛了。

没了继续看数据的心思,初乔侧耳听着体育场里面的声音,比起刚刚的无精打采,现在的观众仿佛服用了兴奋剂,一阵接一阵的尖叫,不绝于耳。

市体育馆平日里不仅举办体育比赛,有时也会请一些歌星前来举办演唱会,初乔在脑海中仔细对比了一下,发现高呼虞神名字的声响比之前一位小歌星的动静还大。

心中感叹了一下,她将那些文档归位,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

外面传来观众逐渐散去的声音,初乔知道这是比赛结束的证明。

既然观众离席,就代表虞弋尘的采访也肯定结束了,经理也没有继续关她的理由。

脑海中默默地分析着,她甚至开始构思等会儿见到经理后,要怎么嘲讽他。

他是有多不自信,担心一个新人会取代他的位置,还是有多忌惮她的实力。

她还没想好究竟要怎么放狠话,仓库的门外边就传来一阵响动。

她抬起下巴,露出蔑视的眼神。输人不输阵,哪怕不会吵架,她也要先把架势摆足。

可她没想到的是,锁链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并没有钥匙开锁的声音,而是格外粗鲁的一声“哐”。

“?”

初乔被吓了一跳,暗想经理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她好不容易重新摆好不屑的神情,在她维持了好几分钟,表情都开始僵硬的时候,门锁终于被打开,只是前来开锁的不是经理,而是虞弋尘。

他看着她,沉默了两秒,开口道:“这个表情,是对我有意见?”

“……”

那天之后,还是两人第一次讲话。

初乔踮起的脚往下一放:“没……没……”

“怎么又变结巴了?”他眉头微蹙,“这还能病情反复?”

“……”

初乔原本就已经很复杂的心情变得更加复杂,半晌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的确,虞弋尘不会发现这些,可虞清清会。

初乔可以半个月不和虞弋尘说一句话,但除去睡觉时间,超过两个小时不回虞清清的微信就很反常。

友谊赛过了一半,虞弋尘给她发的消息就石沉大海。

虽然不算什么大事,可他心底就是带着隐隐的烦躁。

当采访人员变更之后,他就猜到她这边或许出了什么问题,而这样的疑问在看到采访人员后,便在心里证实了。

市体育馆那个不成文的规定,虞弋尘也知道。

他并非不相信经理的那句“我不知道初乔在哪”,而是不相信经理脸上的神情。

在听到主持人的话后,经理几乎是立刻赶往台上,没有半点儿迟疑。

可原本负责采访的人应该是初乔,如果是临时换人,经理一定会有所耽搁,如果是提前换好……以他对初乔的了解,她绝不会将属于自己的机会平白无故地拱手让人。

唯一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她非自愿。

一想到小姑娘可能躲在哪个角落里委屈地抹眼泪,虞弋尘就觉得心情有些烦躁。

在市体育馆极度重视的活动里,一般员工都会保持手机畅通,以求遇到事情和指示可以及时行动,初乔工作认真,应该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那么,就只可能是她缩在哪个没有信号的角落里,或者是被迫……

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虞弋尘最终将地点锁定在了体育馆后侧的仓库一块。

这些事情要怎么跟初乔解释?

虞弋尘选择不解释。

幸好初乔也没有执着于追寻答案的意思,她看起来心态良好,甚至还有空询问他的比赛结果:“怎么样?比分多少?”

“还行。”

“……”

那还行是多少?

没等她想明白这个问题,虞弋尘就将她拽了出去。

门外是迟来一步的经理,经理和初乔同时看到对方,两人的神情都很奇妙。

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仿若一根绷紧的弦,上面还悬着一把利刃。最终还是经理率先开口:“初乔,你怎么在这里?大家都找你半天了。”

惺惺作态的口吻,让初乔觉得恶心。

她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半点证据。

“你什么时候找的?我刚刚找人时,好像没有看见你。”

虞弋尘的发声是其他两人都没想到的。

经理知道他性格古怪,所以对他没接受采访这件事虽然觉得有些尴尬,却也没放在心上。

初乔能是他的谁?

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当初不让她进AT,而她只是来应聘市体育馆的一个小小实习生?

而初乔也根本没想到虞弋尘会为她出头。

虞弋尘自己也没想到,他向来不喜欢麻烦的事情,可今天做了太多麻烦的事。

他也没有打算解释的意思,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锁:“体育馆设施陈旧,用外锁很容易不小心锁住谁,不如换了吧。”

“这……”经理也拿不准他到底什么意思,只能唯唯诺诺地称是。

虞弋尘低头看着身侧的小姑娘,也不知道她被关了多久,可看起来还神采奕奕的。

回想起她刚刚绷紧小下巴的模样,他刚刚郁闷的心情瞬间好转,拍了拍她的脑袋:“想采访吗?”

采访?

初乔有些跟不上他的脑回路:“采访不是结束了吗?”

“还没。”他顿了顿,收回自己的手。

他把玩着手里的玩偶,声音不大,却传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是你的就是你的,被抢走的话,大不了我帮你夺回来。”

初乔没出息地屏住呼吸。

原本遇到这件事,她只是生气,可当身前有人替她挡去一切伤害后,她的心底难以抑制地涌起一股委屈。

她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揪住男人的衣角:“为什么?”

从见面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在帮她。

虞弋尘看了一眼自己衣角上的皱褶,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喜欢我?”

这里的喜欢,原本只是粉丝对偶像的喜欢,可因为前段时间的乌龙,两人都对这个词有些许敏感。

他望着她通红的耳朵,轻咳一声,补充道:“是我的粉丝?”

这个问题好回答很多,初乔忙不迭地点头。

“那就行,”他勾了勾唇,“我宠粉。”

花花幼稚园:“我宠粉。”

花花幼稚園:“啊!他当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死了!”

花花幼稚园:“我发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他的脑残粉!”

虞弋尘坐在车后座上,看见这条消息时,嘴角的弧度略微往回收了收。

空:“之前不是?”

花花幼稚园:“更进一级!”

花花幼稚园:“他值得全天下最好的喜欢!啊!”

彩虹屁输出到一半,初乔想起了什么,快速地登上论坛,复制网址发给自家小姐妹。

花花幼稚园:“这是今天友谊赛的网友解说,快进去!给我夸!”

对于浏览自己帖子这种事,虞弋尘做起来已经驾轻就熟。

他毫无心理负担地点开链接,往下拉了两下,在看见熟悉的昵称时,不禁轻笑出声。

坐在他旁边的苏裕满脸好奇:“老大,赢了比赛开心?”

比赛前,他还闷闷不乐的模样,结果消失了一阵后就笑得如沐春风,可之前赢了全国大赛时,也没见他这么高兴啊。

虞弋尘收起手机,食指在垫子上轻轻点了两下:“不是。”

初乔化身完“尖叫的土拨鼠”之后,还是不得不面对工作中的一切。

虽然有虞弋尘给她撑腰的那刻很爽,可她和经理算是彻底有了嫌隙。

上层领导也喊她进了办公室:“听说那天比赛,你没上台采访?”

“是。”

“情况我也大致了解了一些,”领导从桌子上抽出了一个文件夹递给她,“这是我们接下来想要举办的一场活动,具体事宜由你来操办。”

接过那个文件夹,初乔的眼神冷了下去。

她知道,这是领导给她的安抚,可同时也是给她的敲打——告诉她,之前被关进仓库里的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也不用再提了。

那场友谊赛算是历届以来最成功的一次,虽然虞弋尘没有接受采访有些许遗憾,但那场精彩绝伦的比赛已经足够增色,媒体报道时也全部是褒奖,同时也为市体育馆赢来了不小的关注度。

若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负面的舆论,哪怕是员工内部之间的矛盾,都是上层领导所不乐意见到的场景。

所以,哪怕经理做错了,但在没有造成重大失误的情况下,上层领导更希望的是息事宁人。

员工的委屈,不及利益。

这就是他们的态度。

如果不是虞弋尘之前为她出头,恐怕她连这场安抚都不会有。

初乔紧紧地捏着那份文件夹,指尖因为用力过猛而泛起青白,她比自己预想当中的还要平静:“我可以提一个问题吗?”

“当然。”

“我记得以前有数据分析师的职位,为什么现在取消了?”

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领导的眼睛里腾起一片困惑,不过还是耐心地为她解答疑惑:“目前无法带来任何利益,术业有专攻,数据分析师要总结大量的资料才能有所预判,可体育馆举办的比赛很多,不会是单一领域的。”

换而言之,他们以后也不可能再聘请数据分析师。

初乔将文件夹放了回去,硬壳文件夹触及桌面的那刻,发出轻微的声响:“谢谢,我想再考虑一下。”

领导的声音沉了下去:“随你,不过你要清楚,不管接不接这个项目,之前的事情都过去了。”

“我清楚。”

她在入职时的期许与向往,终归不过是期许和向往。

这才是真正的职场。

转身从领导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初乔看见了经理。

经理冲她笑了一下,虚伪道:“恭喜,可以筹备新项目了。”

“不必。”

她连应付都不想理会,径直离去。

从那天起,她每天都会被额外增添工作量,同期生们不知道友谊赛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大部分都在替她抱不平,不过她倒没什么反应。

她每天除了工作,最多的便是往仓库跑。

短短一个多星期,对初乔来说,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在网上直播分析击剑,每天全球的击剑比赛,只要她有时间,她便会开始实况分析,虽不露脸,但几乎场场都将双方的剑术分析得精准,引起击剑业内的小小轰动。

一个星期,初乔的粉丝量破万。

——不算多,但也算是对她实力的认可。

在粉丝量破万的当天,虞弋尘收到一条微信。

花花幼稚园:“清清,我要干一件大事了!”

那时,他刚刚结束一场训练,随手捞过一条干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单手回复。

空:“不管要干什么,姐妹都支持你哟。”

在扮演虞清清这方面,他的实力重回巅峰,无论是语气助词,还是标点符号,他都相当满意。

花花幼稚园:“我要辞职了。”

虞弋尘擦汗的动作一顿,没来得及擦拭的汗液流到他的眼睛里面,辣得他闭了闭眼睛。

掌心的手机还在不停震动,他眯着眼睛看屏幕。

花花幼稚园:“你说,我去当数据分析师怎么样?”

这个提议最初还是虞弋尘提出来的,他的确觉得她有天赋,可说实话,他也没想过她会决定辞职。

虞弋尘的拇指按在键盘上,收起了玩笑的语气。

空:“决定了?”

花花幼稚园:“事实上,我今天刚刚交了辞呈。”

这一个星期内,她除了直播,就是去翻仓库里面的数据资料,能记住的就记,来不及记的就拍下来,然后晚上回家再进行整理。

高考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努力。

越是努力,她心底的目标就越是清晰——现今的生活看似稳定,却不是她想要的。

初乔还想跟自家小姐妹再聊上两句,可来电显示打断了她的字符输入。

——是陆子虚。

电话刚被接通,他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辞职了?!”

初乔还想隐瞒一下,出口却发现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陸子虚的语气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实情,于是她老实承认:“今天辞职的。”

“是不是因为我当初的事情让你在体育馆里面受欺负了?”他咬紧牙关,“受什么欺负了跟我说,我给你出气!”

受欺负?

她恍惚了片刻,猜测他是不是听别人说了什么。

辞职时,很多同事都前来劝她,都以为她是因为难以忍受经理的欺负,也无法咽下当时所受的委屈。

可初乔心底清楚,她不是。

诚然,她对上层领导的处理不是很满意,可真正让她想辞职的原因,还是当时那个问题的答案。

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她愈加坚定自己要做数据分析师,可市体育馆不可能实现她的这个理想,继续耗在这里也没了意义,不如尽早转身。

至于委屈……

所有的委屈在当时就都被虞弋尘讨回了公道,如果没有虞弋尘,她可能连安抚都不会收到。

可也是这件事情,促使了初乔想要成长,她不想下次遭遇这种事情的时候,还需要别人站在她的身前,才能维护自己最基本的利益。

望着自己最近积累的笔记,初乔笑了一下:“在你心底,我是因为受欺负就辞职的人?”

“……”

陆子虚暴怒的声音戛然而止,沉默片刻才重新开口:“高一上学期,你想去广播室,被说声线不合适就放弃了;高二晚自习,你想喝羊肉汤,因为摔了一跤,不去了;高三……”

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初乔眼角一阵抽动:“停!你怎么就不能记一些我的优点?”

“优点——”他拉长了音调,“还真想不起来。”

回应他的,是她愤怒地挂了电话。

陆子虚憋着笑,也没有再拨回去,转而给她发消息。

陆子虚:“数据分析师的话,要不要考虑来CN?”

花花幼稚园:“CN不是有数据分析师吗?”

陆子虚:“这个你别管。”

发完最后一条后,初乔给他再发的消息,他就没有再回复过了。

初乔撇了撇嘴,将手机放到一旁,开始这天的直播。

关于做数据分析师这件事,她不是说说而已。

那边虞弋尘看着两人的聊天记录,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听到身旁传来一阵吵闹声。

“经理、老大,来看直播吗?”

虞弋尘瞥了一眼身后看起来精力格外旺盛的年轻人,正考虑要不要给他们加一组训练时,邵余已经走了过去:“看什么看?有空看直播,不如多練练基本功。知道什么叫直刺吗?你那个直刺恨不得在空中绕朵花!”

“不是啊……”被训的小七有些无辜,“这是关于击剑分析的直播,主播还算有点水平,每次分析的战术和角度都非常准,仿佛能预测选手的出招。”

“咦?”邵余终于来了兴趣,“数据分析师?”

瞬间俱乐部内的众人都围了过去,唯一没动的是虞弋尘。

他正四平八稳地坐在原地,盯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大!”苏裕特有的少年沙哑嗓音在俱乐部内响起,“你看这个小姐姐,像不像初乔姐啊?”

“看什么看!你能看到脸吗?”大汪拍了一把他的脑袋,“胡说八道小心被老大虐。”

苏裕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语气委屈:“声音真的很像啊,她又没有用变声器。”

AT俱乐部的大家也都知道初乔,闻言,纷纷开始注意主播的声音,坐在一旁的虞弋尘也站起身来,缓步走了过去。

他站在人群后方静静地听了一会儿视频里的讲解。

主播没有用变声器,的确就是初乔的声音。

邵余眼角余光瞥到虞弋尘的身影,凑到他的身边:“听了?”

“听了。”

“感觉怎么样?”邵余犹豫了一会儿,“小姑娘现在做击剑分析直播,估计是想往这方面努力。”

“嗯。”

嗯?

就一个“嗯”?

邵余眉毛都飞起来了,瞪着眼前的男人,等他说下文,毕竟当初参加体育馆的友谊赛,就是因为小姑娘在他面前分析了一场队内训练赛。

据说,这个提议还是虞弋尘本人提出来的。同在一个俱乐部认识这么久,邵余也清楚他的为人,要说他不认可初乔的实力,就绝不可能会给这样的机会。

可惜邵余等了半天,仍旧没有等来男人“嗯”后的第二个字。

他磨了磨自己的后槽牙,放弃跟虞弋尘玩迂回战术:“AT现在没有属于自己的数据分析师,你觉得我把她签下来怎么样?”

话虽这样说,但经理也在犹豫。AT现在的确没有自己的数据分析师,俱乐部也曾想过要签一位,可国内成熟的数据分析师实在太少了,好的数据分析师早就被一抢而空。

不过,初乔毕竟是新人,虽然有灵气,也够努力,但他总觉得有些冒险。

邵余之所以会做出这个提议,一方面是看中了初乔的潜力,另一方面也有给虞弋尘面子的原因。

可邵余的提议刚刚说出口,就被虞弋尘拒绝:“不行。”

“我能问个为什么吗?”

“需要打磨。”

邵余咂了咂舌,感叹男人本性凉薄,但也没再说些什么。

诚如虞弋尘所言,现今初乔的能力有些让人心动,却达不到惊艳,不是非她不可。

一掌切断了初乔暂时来AT的可能性,虞弋尘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难得心里有些愧疚。

深夜的宁静总是让人容易冲动,于是他摸到自己的手机,给初乔发了个“小黄狗抖腿”的表情包。

那边显然也没有睡,因为信息回得迅速。

花花幼稚园:“咦?你现在还没睡?”

空:“没睡,你呢?”

花花幼稚园:“我毕竟是已经辞职的无业游民,当然要为未来打算一下。”

空:“找好下家了?”

花花幼稚园:“还没有。”

收到姐妹的消息的时候,初乔正在绞尽脑汁地填写简历。她浏览了不少俱乐部或战队的应聘要求,发现每一家所需的数据分析师都要有过往的任职经历。

初乔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要尝此苦恼——工作需要工作经验,可工作经验又需要工作。

厚着脸皮给几家单位投递了简历之后,她重新拿起手机。

花花幼稚园:“刚刚投了简历,希望很快就能有消息!”

花花幼稚园:“双手祈祷。”

望着那瑟瑟发抖的表情包,虞弋尘的神情有些复杂。

空:“如果AT愿意邀请你,你去吗?”

花花幼稚园:“哈哈哈,你是不是困了?都开始说胡话了。”

花花幼稚园:“AT好歹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俱乐部,我看网上的小俱乐部招聘数据分析师都要求有工作经验,AT怎么会邀请我这么一个新人?”

虞弋尘:“……”

事实上的确会,只不过被他阻止了。

空:“把你的地址给我。”

花花幼稚园:“哇,我们不发语音、不视频的纯洁网友情谊终于要结束了吗?”

花花幼稚园:“A市景花区长竹街道2栋。”

花花幼稚园:“虽然现在我很穷,但有我一口肉吃,就有你半口汤喝!”

空:“你把肉和汤的顺序换一换,我可能会更感动。”

初乔嘻嘻一笑,给小姐妹发了个亲吻的表情就安然睡下了。

夜色中,虞弋尘看着手机屏幕,神情复杂。

苏裕起床上厕所的时候,被那道幽光吓了一大跳,眯着眼睛看了半晌,才看清楚,是他家每天作息规律得仿佛不似人类的老大,此刻正在玩手机。

“老大……这么晚了,你在干什么?”

“思考人生。”

“……”

这边初乔完全不知道虞弋尘的心情复杂,她倒心态良好,好吃好睡地在家待了几日,然后收到一堆邮件。

邮件内容百分之八十都说她不符合俱乐部的招聘条件,百分之十是垃圾广告,还剩最后百分之十让她过去应聘试试。

初乔没有选择,只能过去试试,结果发现那个俱乐部刚刚成立,连击剑选手都组不起一个团体赛阵容。

本来之前的工资就不算高,她省吃俭用也不过够付房租、水电费,再加养活自己。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她现在每天都在消耗着之前的小金库,再找不到工作,别说数据分析师,就连养活自己都很难。

就在初乔扒拉着计算自己吃饼划算还是吃包子划算时,快递员给她打电话了。

她住的这个地方是老式居民楼,没有门卫,也没有收发室,一般都是快递员打电话过来,他们有时间就下楼取,没时间就让邻居代收一下也没问题。

初乔接到电话后,便屁颠屁颠地下楼了。

苏祁欢当时在得知她的困境时,二话没说就在网上给她订了一箱八宝粥和自热火锅,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楼下的快递员只递给她一个密封好的文件袋。

她捏着文件袋,满脸疑惑:“你是不是送错了?”

“手机号没错,你看一下昵称。”

昵称上面只有两个字:花花。

会这样喊她的人只有虞清清。

下期预告:文件袋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初乔的新工作又会有什么进展?更多精彩内容,敬请期待《花火》08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