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的稿子正在努力生成中

2020-09-12 14:11:20 花火A 2020年7期

当《你像星空落怀》的封面在微博上发出去之后,很多作者来找我私聊,说封面很好看,为了这么好看的封面要好好写稿子,争取以后自己也能有。

眼看着时间已经过去几个月了。

我的邮箱依旧没看到熟悉的她们。

所以……我是不是被“鸽”了?

上期回顾:

姜竹沥和段白焰一起去医院看望高中老师。

段白焰骗老师说他们准备结婚了,从医院离开后,姜竹沥问他:“你怎么能跟老师讲那种话?我知道你也许想维护你的面子,但现在撒谎,以后圆不回来,不是会更……”

“我什么时候说过,”他的呼吸不稳,“结婚是为了维护我的面子?”

“不然呢?”

段白焰如鲠在喉,心情一言难尽。

他甚至想,他为什么是个人,不是一道阅读题呢?如果他是张试卷,姜竹沥一定能逐字逐句分析出他的意思,以高分毕业,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毫无头绪地乱猜。

你像星空落怀(四)

文/南书百城

(新浪微博:@南书百城)

林鹤的衬衣湿透了,他一下子愣在原地。

店里的人对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服务员小跑过来递上纸巾:“先生,您没事吧?”

他猛然惊醒。

“有事!”林鹤怒火中烧,冲着姜竹沥离开的方向吼,“不就是仗着自己长得稍微好看点吗?都被抛弃了,我说一句怎么……”

林鹤的话没说完,又一杯饮料兜头而下。

是一杯橙汁,冰涼黏腻,顺着他的脖颈流进西装,甚至有果肉滑稽地停留在他的头顶。

林鹤气得发抖:“是哪个不长眼的孙……”

林鹤怒火中烧地转过去,撞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四目相对,林鹤微怔,气焰陡然消减。

段白焰放下玻璃杯,似笑非笑:“人家都说了,人家要结婚。”

他模仿姜竹沥的语气,冷冷地说:“冷静一下吧,老同学。”

段白焰追出门,在附近转了两圈才找到姜竹沥。

夕阳尚未完全落下,夜灯初上,灯火璀璨,人潮汹涌。

他按下车窗:“上车。”

姜竹沥愣了愣,赶紧谢绝 :“不用了,谢谢你,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你在我车上落东西了。”

姜竹沥眨眨眼,想不起自己落了什么。

他不耐烦地催促:“快点。”

姜竹沥抿抿唇,思索一阵,还是坐了上去。她怕给他添麻烦,如果昨天她落下的东西是个累赘,那她还是带走比较好。

可段白焰一点都不着急。

他开着车,慢悠悠地在附近转来转去。

“段白焰……”绕到第七圈,她终于忍不住了,要不是了解他,她简直以为他在故意撩她,“我昨晚忘了带什么?”

段白焰不说话,漫不经心地看着前方。

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他的眼睛突然亮起来。

段白焰舔舔唇,答非所问:“你去过游乐园吗?”

这问题莫名其妙。

“去过……怎么了?”

“喜欢玩碰碰车吗?”

“啊?”姜竹沥一头雾水。

“坐稳。”

“……”

姜竹沥还没反应过来。

段白焰已经狠狠地踩住油门,直直地朝着林鹤的车撞了上去。

段白焰的宝马金刚不坏,他怕伤到副驾驶座上的姜竹沥,硬生生把车甩出一个一百八十度漂移,后备厢朝着林鹤的车扫过去,将对方的车砸出一个大坑。

林鹤磕破了脑袋,伤势不严重,但看着很吓人。

他在车下骂骂咧咧,姜竹沥在车上目瞪口呆。

然后三个人都进了警察局。

重新呼吸到室外的空气,已经是后半夜了,虽然差点被吊销驾照,但只要能看到林鹤吃瘪的表情,段白焰就很开心,以后还要多怼怼他才好。

他心情愉悦地送姜竹沥上楼,走到家门口,她犹豫半晌,小声道:“谢谢你。”

他正要开口。

“但是,可以请你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吗?”她攥住衣角,“我……我很担心你受伤。”

“嗯。”他淡淡地回应。

“更重要的是……”姜竹沥咬咬牙,有些不知所措,“你这种行为,我会误会的。”

她的话音刚落,突然被人按到墙上。

他的两只手臂撑在她的身侧,眼中映着灯光,呼吸近在咫尺:“我不介意你误会。”

电梯间的声控灯灭了又亮,亮了又灭。

她后知后觉,借着昏暗的灯光,才发现他手里拿着的是她昨天拿的那个玻璃饭盒,里面装着的草莓盒子……现在一点不剩。

“这个,没有我十七岁吃到的那个甜。”他的呼吸慢慢急促起来。

“但银盒子不会碎——”

姜竹沥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我一直留着。”

姜竹沥的脑子嗡嗡作响。

他沉默着靠近,声控灯悄然无声地灭了。黑暗的楼梯间里,月光如银,他将她困在墙角,隔着布料,她也能感受到他的手臂热得惊人。

她手足无措。

“段白焰……”

姜竹沥不得不伸出手撑住他的肩膀,阻止他继续靠近。

“你不要……不要再靠过来……”

姜竹沥背部发麻,退无可退。

坦白地说,她害怕这样的段白焰。四年前是,四年后也是,像某种攻击性十足,又胜券在握的动物。

外界传他清冷禁欲,那段恋爱却让她看到了更加完整的他。他孤独,冷漠,拥有天赋般的觉察能力,在恋爱里,最擅长逼人妥协。

就像现在。

她敢当众泼林鹤一杯水,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

“段白焰。”咄咄逼人的他让她难以呼吸,她觉得委屈,声音发软,“分手是你提的,让我别、别再回来,也是你说的。”

声控灯骤然亮起。

他慢慢伸进她袖口的手指一顿。

“现在,现在你又……

“我明明什么都不欠你啊!”

姜竹沥艰难地挣扎,像溺毙前的最后一次呼救。

段白焰身体一僵,理智回笼,他骤然放开了她。

姜竹沥靠在墙上,像受了莫大的委屈,眼眶发红,茫然无助,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

段白焰收回手,有些无措,突然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他还没缓过神,“砰”的一声,姜竹沥飞快地打开门跑进屋,然后将他拒之门外。

段白焰沉默着,垂着眼,站在紧闭的门前。

声控灯很快又暗了下去。

姜竹沥坐在门内,大口大口地呼吸。

她不确定他有没有离开,可她突然感到难过。

跟段白焰分手那天,是她和段白焰在山上单独生活的第二十二天,二十二天里,两个人活成了连体婴儿。

她郁郁寡欢,偶尔半夜起床喝水,也能看见黑暗里有双眼睛盯着自己看。

那几天,只是看着她的脸,他也会兴奋得颤抖。

“竹沥。”他一旦心情好,就会乖顺地蜷成一只没有攻击性的宠物,“我听人说,二十一天就会养成一个习惯,如果我们哪天分开生活了,你会不会不习惯?”

“不。”

姜竹沥气得想哭,她跟妈妈说过,暑假要陪男友住在山上,空气清新的地方更适合他养病。

可谁知道,她最后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這种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出现转折竟是因为段白焰的哮喘。

他陪她整理床铺,鼻子吸入灰尘,连着打几个喷嚏,就上不来气了。

她没想到的是,等她回到家,家里会出那样的事……

后半夜,明里市落下了今年的第一场秋雨。

云层被雷电撕开,豆大的雨点打在窗户上,玻璃被砸得噼里啪啦响。

闪电照亮天空,姜竹沥睡得不安稳,爬起来关窗户。外面的雷声越大,屋内就显得越寂静,她缩回被窝,脑子竟然清醒起来。

那年段白焰哮喘病犯了,下山的路上呼吸不畅,还拽着她断断续续地问 :“你……你会,会走吗?”

她握住他的手,低声安慰:“就算我出国,我们依然能在一起的。”

“不、不要。”他嘴唇发紫,力气却大得吓人,死死拽着她不放手,“你……你做一个选择,要、要么留下来,要……要么跟我分手。”

二十多岁的姜竹沥无法理解段白焰的极端想法,他对自己拥有的东西没有安全感,一旦急眼就会自动开启自卫模式,损敌一千,自伤八百。他向来如此,爱憎分明,非此即彼,没有任何过渡选项。

可姜竹沥只觉得他咄咄逼人,他每一次看似给她选择,实则逼她妥协。

她的喜欢是真的,她的恐惧也是真的。她喜欢他,但完整的他让她不敢上前,于是她诚实地说道:“我不知道……”

段白焰显然不喜欢这个答案,他看了她很久,眼神一点点冷下去,然后一根一根地掰开她的手指:“那等你想通了,再来找我。”

骤雨倾盆,夜幕漆黑,窗外风声鹤唳。

姜竹沥的思绪被拉回来,她将自己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

放手的人是他,让她别再回来的人也是他。

哪怕一百次重逢,一百次溃不成军,她也什么都不欠他。

过完那个莫名其妙的雨夜,段白焰消失了。

姜竹沥想问问熊恪,他最近怎么样,犹豫一阵,还是作罢。

她已经离开学生时代很久,段白焰早就不是她的保护对象了。

临近七夕,餐厅逐渐忙碌起来。

后厨上新,不仅要准备特供的情侣套餐,还要在当天多准备一场筵席。

“马卡龙、堡尔美克杯子蛋糕、糖霜黄油饼干、杧果布丁、猫掌棉花糖、意式坚果饼,还有一些装饰用的焦糖棒棒糖……”姜竹沥低着头看客户的要求,忍不住小声嘟囔,“虽然在宴会上拿这些东西摆个甜品台也不算过分,但……我们的客户只有十岁?一个小学生过生日,为什么要这么浮夸?”

“可能家里挺有钱的吧。”领班笑笑,“所以我说你们这代年轻人压力大,你看看,十岁的小孩就攀比成这样,家长不努力赚钱,孩子连过生日都要输人一截。”

姜竹沥眨眨眼,没说话。

“这也算个大单子了,我提前给你就是想让你看看怎么安排人。”领班说,“我怕七夕那天我们人手不够。”

“那确实是。”

“对了,你瞧我这记性。”领班一拍脑袋,“我刚刚想起来,那个小学生还给了我一份电子示意图,让我们照着那个样子做甜品台。”

姜竹沥:“……”

现在的小学生都这么厉害吗?

“你来。”领班引着姜竹沥进办公室,“我把它拷给你,你回去参考。”

“谢谢你。”姜竹沥笑着道谢,将U盘插入电脑。

读取完信息,内存进度条迅速变红。

“你的U盘好像满了。”领班动动鼠标,示意拷贝失败,“能不能删点不重要的东西呀……咦,这串乱码是什么?”

这个U盘是姜竹沥从高中时开始用的,她没有清理文件的习惯,只有拷进来的,没有删除的。

她凑过去,还真看见一个乱码的压缩包。

“都快十年了啊。”领班看到创立时间,忍不住感慨,“这真是一串有年代感的乱码,能删吗?”

“删吧。”姜竹沥想不起那是什么,“删之前,解压出来看看。”

“好。”领班照做。

解压文件后,文件夹里出现一个小程序。

姜竹沥对这东西一点印象也没有,微微皱眉:“你再点一点试试?”

“这会不会是个自爆程序?轻轻一点,就能引爆电脑那种?”

“你的电脑是装了炸药吗?”

领班嘴上这样说,手指动得比谁都快。

她点开程序后,弹出一个小窗口。

上面写着:“点我。”

姜竹沥感觉不太妙,但领班已经按了下去。

又跳出一个小窗口:“再点。”

姜竹沥:“……”

为什么连程序都透着一股“天凉了,王氏该破产了”的霸道总裁中二画风?

领班又点了一下,倒抽一口气。

姜竹沥漫不经心地抬起头,看到小窗口里只剩一句话:“竹沥,你今天开心吗?”

来自十年前的段白焰。

“哇。”领班发出惊呼,“这是哪个小男生送你的礼物呀?还是个技术帝?”

姜竹沥有些蒙,高中有段日子段白焰研究剪辑,顺手学了一些小程序。

他是聰明人,不管学什么上手都很快。他现在能在电影领域取得成就,放到别的领域,一样也能过得风生水起。

只是他从小体弱,又被不负责任的爹妈坑害了太多年,以至于她遇见他的时候,他表现得独来独往,对与他无关的事都不怎么上心,也很少关注其他人的情绪。

她无法想象段白焰安慰别人的场景,也想不起来当时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要被他以这样迂回委婉的方式来安慰。

她似乎错过了一些关于段白焰的事,又好像没有。

这种飘忽的心情,一直持续到晚上。

姜竹沥带了一部分工作回家做,糖霜饼干的做法相对简单,制作时间也短,她打算拿来做直播。

甜点主题的直播,中间或多或少有等待烤熟的时间,她就拿这些时间来陪粉丝玩。

弹幕五花八门——

“甜甜坐着不动就很好看……什么时候出个食疗或者化妆的教程?”

“没人想听甜甜唱歌吗!她唱歌那么好听,都好久没有唱过了!”

仿佛得到这句话的启发,后面的弹幕清一色都在叫她唱歌。

她有一副好嗓子,唱起歌来清亮温柔,像地道的南方姑娘,大胆又羞涩地向青年示爱。

“想听《年华》!最近那么火!”

《年华》是电影《青果》的主题曲,姜竹沥知道《青果》这部电影,也是因为这首歌。

电影预告片里,这首歌是男主抱着吉他坐在操场上唱给女主听的。老套的电影情节,加上高明的滤镜,一样产生出了不可思议的美感与怀旧感。

她声音柔和,反而更能驾驭这种低沉舒缓的歌。

“好呀。”姜竹沥答应下来,笑吟吟地打开K歌软件,“等我找一找。”

清清嗓子,她开始唱歌。唱歌好听在直播里很吸粉,容易吸引人气,也容易招来神经病。

这才唱了没两句,弹幕开始疯狂地被刷屏。

“你们没人觉得她唱得特别难听吗?”

“就这种水平也拿来做直播,不知道谁给你的脸!”

姜竹沥扫了一眼账号,一点都不意外,还是那位“今天开始佛挡杀佛”。

跟上次不太一样,这次这个人疯狂刷屏,不仅打断姜竹沥唱歌,还极大地影响了直播观感。

因而,立刻有粉丝跟着刷屏怼了回去。

这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姜竹沥的不适,她如果因为这个被惹得不开心,反而会降低粉丝的好感度,得不偿失,所以她从没纠缠过。

弹幕还在混战。

她动了动嘴唇,想让大家别吵了,一起屏蔽那个账号就好,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然而下一秒,屏幕上跳出斗大的一排红字,把所有弹幕都压了下去。

“唱得挺好的,继续啊。”

姜竹沥愣了愣。

弹幕比她先爆炸——

“啊啊啊,江总回来了!”

“我江总的出场方式都跟别人不一样!这么大的字体只有你能发出来!”

上线的人是JC直播现在的老板,那个活在传说里的江家唯一的继承人,江连阙。

姜竹沥回过神,笑着朝他打了个招呼:“晚上好。”

江江江江江咚咚锵:“晚上好。”

江江江江江咚咚锵 :“好久不见,这个技能是技术小哥为了拍我的马屁,单独给我开发的,全公司只有我的账号有。所以为了彰显江总与众不同的高贵身份,暂时不对外开放。”

弹幕一片“666”。

江江江江江咚咚锵:“对了,你们刚刚说要举报谁?”

“就是那个账号叫‘今天开始佛挡杀佛的人!天天黑我家甜甜!甜甜做错什么了?!”

江江江江江咚咚锵:“好的,我回去看看技术允许不允许。”

弹幕又陷入新一轮的狂欢。

屏幕前的姜竹沥十分感慨,她很久没看过这么精彩的弹幕了。

要什么主播啊,观众跟观众明明也能聊得很开心。

她简直想切块瓜,一边吃一边看。

闹铃突然响起来。

“呀,差点忘了。”她一拍脑袋,拿起平板电脑,“走,去看看我们的饼干。”

新鲜出炉的黄油饼干香味扑鼻,姜竹沥晚饭吃得很饱,可还是忍不住拿起一块咬了一口。

薄厚适中,甜甜脆脆,黄油的甜香完全浸进去,随着糖分一起在舌尖化开。

姜竹沥刚把五角星咬掉一个角,就赶紧放下:“大半夜的,太罪恶了,你们不要学我。

“不过现在我们可以进行最有趣的一步了。”她拉开柜子,拿出准备好的彩色细糖霜,“糖霜饼干最好玩的一点就是,我们可以在上面随便画东西。”

“比如这样……”她一本正经地拿出一支薄荷色糖霜,在上面挤来挤去,画出一大坨歪歪扭扭缠在一起的曲线,“像不像脑子?”

“你清醒一点!它只是块饼干,不能补脑的!”

姜竹沥乐坏了:“你们不是早就知道我绘画基础差吗?等会儿我就去微博拿这个‘脑子做抽奖。”

她的长相偏清秀,笑起来乖巧可爱,带着点学生气,是典型的初恋脸。

她正要再开口,弹幕上方慢悠悠地飘过一排大字:“挺好看的呀。”

“江总瞎了。”

“甜甜,你给江总画只眼睛,给他补补吧。”

江江江江江咚咚锵 :“谁说饼干了,我说人。”

江江江江江咚咚锵 :“难道你们都只看饼干不看人吗?暴殄天物。”

弹幕沉默一秒,又被他炸起来。

江连阙很擅长挑起话题,姜竹沥有些好笑,又忍不住想,现实里他应该是个很聪明的人。

等她收拾完食材,画完糖霜,发现“今天开始佛挡杀佛”的头像灰了下去。

姜竹沥微微一愣,再点进对方账户,所有个人信息都消失了。

对方真的被封了号?

姜竹沥的心情微妙,犹豫一阵,她给江连阙发私信:“江先生,我寄一些饼干给您吧。”

她特意在工作任务之外多烤了一部分,原本是想抽奖送粉丝的。

他秒回:“把你咬过的那块给我吗?”

姜竹沥一愣,不等她反应过来,对方又迅速撤回了。

姜竹沥:“……”

她只当没看见。

江江江江江咚咚锵:“你回国了?”

她说 :“嗯。”顿了顿,觉得有点冷漠,她又补了一句,“前几天刚刚回来。”

对方沉默了一阵,然后打出一句让她心惊肉跳的话:“七夕那天,我们约会吧。”

小可爱们,连载就到这里结束了,想了解更多上市信息,可以关注@魅丽七班 微博,想知道更多段白焰和姜竹沥的故事,可以移步魅丽图书专营店入手图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