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小星球

2020-09-12 14:11:20 花火A 2020年7期

周周

大概是春困吧,2020年的这个春天,我如往年一样,每天困得仿佛长在了床上,不愿意与之分离。

困的人依旧困,帅的人台词就不一样了,看看人家江屿学长见宁芮星第一句是“我的脸,长在地板上了吗”,帅哥果然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好听的声音+有趣的话语立刻炸得宁芮星小朋友芳心萌动!(颜小二:补充,还要长得好看!)

哎哟,小二同学,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但不得不说,看完《盐焗小星球》,我只想大喊一句,大学欠我一个江屿学长!呜呜呜!

一字一句品读下来,好像连我的春困都被治好了呢!

我的脸,长在地板上了吗

伴随着“吱呀”的开门声,身后传来几道极猛的吸气声,宁芮星不由得怀疑舍友们是看到什么怪物了吗?

紧张中,她急急地吹了一声口哨,也没敢抬头去看门外的人,宛如念台词似的急切地说:“小哥哥,你好帅,恋爱吗?”

这句话宁芮星自然想不出来,是许佳雯她们讨论出来的,让她照着说就行。

四周的空气仿佛陷入了凝滞状态,又带了点莫名的冷意。她低着头,只看到自己脚尖前有一双黑色球鞋,以及身上被笼罩了大半的阴影和来自前方隐隐的压迫感。

宁芮星心里发颤,有些支撑不住地想往后退。下一秒,一道清朗的声音跟着舒缓的呼吸砸在了她耳边。

“我的脸,长在地板上吗?”

宁芮星循着声音愣愣地抬头,然后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眼前的人看。理智提醒她该收回目光和人家道歉,可情感已经占了上风。她知道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但这个人长得真的太好看了,她的眼神不受控制地留在了他身上。

等你填完报名表,我就听你说

宁芮星觉得自己应该要解释,不然这个误会闹大了就不好了。她将报名表轻轻地放在桌上,几乎想也没想地伸手拉住江屿的衣角,嗓音轻颤,透着明显的不安和紧张:“学长,我能单独和你谈谈吗?”

毕竟那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何况一旁还有等着看好戏的学姐和排队报名的新生,要是直接和他在这里“打开天窗说亮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忍不住八卦事情的前因后果。

感受到衣角下方的牵引力,江屿微微地低头,看着她清澈瞳孔深处盛满的紧张,往下捏着衣角的白皙修长的手指,喉结微微动了动,狭长的眼眸漆黑如泼墨中染上了几抹不明显的暗色。

江屿低垂着眼眸,敛了敛不经意外露的情绪,眼神又是酷似一汪清泉的平静。他无声地笑了笑,话语里有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意味:“你先报名。”

“啊?”宁芮星没想到他会说这句话。可这是他所在的部门,她怎么可能再报名?

“等你填完报名表,我就听你说。”江屿简单地解释。

后天晚上的初试,我等你来

“宁芮星。”江屿张了张嘴,她的名字,在他的口中吐出,仿佛酝酿了点难解的情绪,还有莫名的缱绻,让人听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小悸动。

“啊?”听到自己的名字,宁芮星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她来这个学校不久,无论是熟悉的学姐,还是刚刚在外面开玩笑的学长,学姐,都是“小学妹、小学妹”地唤她,只有眼前这位,用着低沉的嗓音,念着她的名字。

江屿低头,拉近了与她的距离,炙热的气息因为距离够近而喷洒在她的脸上。宁芮星白嫩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粉红,那双明亮的眼眸,随着主人仰头的动作,此刻盛满着他的身影。

他敛了敛眉目,好似自己没有在刚刚某一刻产生陌生的情绪,在和她的对视中,他漫不经心地开口。

“后天晚上的初试,我等你来。”

我送你回宿舍

看着顺着屋檐垂直下坠的雨滴和夜幕中明显的雨瀑,宁芮星想著反正还没洗澡,干脆直接冲回去,不然看情况这雨等会儿怕是会下得更大。

并在一起的双脚微微动了动,宁芮星刚踏出一步,还没走下台阶,垂着的手腕便被人从身后给拉住。她下意识地回头,就看到了一张不久前刚看到的俊脸。江屿一张脸仍是没有什么情绪,眼皮抬了抬,嗓音很淡:“你没带雨伞吗?”

“是啊。”宁芮星怔了怔,表情有些僵硬。

她觉得自己有点不能直视眼前的人,一看到他,她就容易想到楼梯间因他而起的悸动,这种陌生的情愫,在她十八年的人生中,就没有经历过。

“那走吧。”

“什么?”宁芮星听得一头雾水,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我送你回宿舍。”

她被锁进一个温暖的胸膛里

江屿随手拿的伞很大,所以哪怕他们中间隔了点距离,她也没有被雨淋到。但是走在雨中,冷意倒更加明显了。

宁芮星轻轻蹙眉,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她抬眼偷偷地看向江屿,见他的眼神直直地落在前方,原本以为他没发现,谁知却听到他依旧低沉性感的声音:“你很冷吗?”

“嗯,”宁芮星肯定地应了一声,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推翻自己的言论,“其实也还好。”

自己冷不冷和学长说算什么事啊?宁芮星暗骂自己蠢,心想:撑伞送你回宿舍已经很好了,哪有义务管你冷不冷。

陆续有撑伞的情侣从他们身旁走过,刮起了一阵风,宁芮星忍不住又抖了一下。

“抱歉。”

耳边有温热的气息吹拂,甚至有种唇瓣擦过耳垂的错觉,宁芮星来不及分辨这种感觉,刚想开口问学长为何无缘由地道歉,右侧的肩膀便被人扣住,接着她被锁进了一个温暖的胸膛里。

距离瞬间变得太近了,她被迫靠在江屿的半边胸膛上,还能清晰地听到“咚咚”平缓持续的心跳声。特别是他为了配合她的身高,微微地俯身,加上此刻扣着她肩膀的姿势,每一寸呼吸,毫无遗露地喷洒在了她的耳后。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每走一步,耳垂便会被柔软的唇瓣擦过一般。就连心跳,都因此错了一拍。

帮你挡的,不疼

江屿的余光一直在注意着宁芮星,跟着她停下了脚步。他刚想开口询问,就看见昏黄的灯光中,有东西远远朝他们这边砸过来。

想也没想,江屿将宁芮星护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抬手,将逐渐接近的篮球原路打了回去。

打篮球的几个人原本怕砸到人,谁知道篮球被人打了回来。不仅没砸到人,还不用去捡球,他们忍不住爆发了一声喝彩。

周围惊呼一片,声音交杂,宁芮星却什么都听不到了,她的耳膜里全是自己“怦怦”的心跳声。她愣愣地抬头,只看到江屿清俊的侧脸轮廓和高挺的鼻梁。

像是察觉到宁芮星的目光,江屿低头朝她看去,他皱了皱眉,低声问道:“没事吧?”

宁芮星摇了摇头,面色染上了一丝担心,她焦急地反问道:“学长,你呢,你没事吧?”

她刚刚躲在他的怀里没抬头看,没砸到她的话,那应该是被人挡住了。那个人,只可能是他。

江屿原本紧皱的眉放松了下来,他朝她弯了弯唇,嗓音很轻很淡,低得像是从胸腔深处滚出来一般:“有事。”

其实在篮球砸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借力打了回去,根本没有什么事情,但他就是有点想看看她的反应。

想着,江屿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低声重复:“我有事。”

篮球场外的光线很足,夏季的晚风有些沉闷,来往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落入宁芮星耳中的,却只有江屿这一句简单的话语。

鼻间都是来自他身上的味道,让她的大脑出现短暂的空白。她仰头看他,距离太近,甚至能分辨出他瞳孔的颜色,漆黑幽暗得不像话,她瞬间觉得口干舌燥。

陡然回过神来,宁芮星小心翼翼地从江屿的怀里退出来,伸手指了指他的手臂,轻声开口:“很疼吗?”

他说有事,在经过一番琢磨后,被她自动理解成了疼痛。毕竟,硬生生地替她挡了一球,宁芮星想想都有些疼。像是感同身受一般,她弯弯的柳眉不自觉地皱到了一起。

看到她眼底浓重的担心和自责,江屿轻轻笑了一下。到底没舍得让她自责,他清朗的声音中带了一些意味不明的味道:“帮你挡的,不疼。”

江屿学长太太太暖了,这样的男朋友我可以!

如果今夜失眠,那就“吃”《盐焗小星球》吧!一起等待上市吗?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