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探讨

2020-09-12 14:08:20 广西教育·B版 2020年5期

何丽坤 廖冬庭

【摘 要】本文阐述“双师型”背景下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现状,分析专业化发展受限的原因,提出促进其专业化发展的措施:在课程安排方面,按学期开展中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培训、案例督导;在学习方式方面,以学习小组方式开展常规学习与讨论;在学习内容方面,统筹安排心理学基础知识和技能的学习;在督导方式方面,采用结对子方式开展线下督导与线上督导。

【关键词】中医药职业院校 心理健康教育教师 专业化发展

【中图分类号】G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50-9889(2020)05B-0094-03

《“健康中国  2030”规划纲要》指出,加强心理健康服务体系建设和规范化管理,加大心理健康科普宣传力度,提升全民心理健康素养。中医药职业院校作为推进“健康中国 2030”之“促进心理健康”环节的重要力量,其心理健康教育教师既需具备一般教师的专业化素养和教育教学能力,又需具备独有的专业化素质。因此,探索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模式,对提高中医药职业院校师资队伍建设水平,有效推进“健康中国 2030”具有重要意义。

一、“双师型”背景下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现状

打造“双师型”教师(同时具备理论教学和实践教学能力的教师)队伍已经成为职业院校教师队伍建设的主要方向。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的具体指标之一是:到 2022 年,“双师型”教师占专业课教师总数超过一半,分专业建设一批国家级职业教育教师教学创新团队。同时指出,实施职业院校教师素质提高计划,建立 100 个“双师型”教师培养培训基地,探索组建高水平、结构化教师教学创新团队,定期组织选派职业院校专业骨干教师赴国外研修访学。

在“双师型”背景下,教师专业化建设受到高度重视,职业院校各类专业课教师的专业化建设获得了较大成效,尤其是中医药职业院校,依托学校合作企业、附属医院等机构,其教师专业化建设卓有成效。但是在校企合作、产学结合工作的开展中,中医药职业院校文化基础课教师由于专业技术对口局限,专业化发展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尤其是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参加实践的机会较少,难以真正通过临床实际锻炼提高专业实践能力。此外,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过程中缺乏专业督导,实践操作困难。以广西的中医药职业院校为例,笔者在南宁市、北海市、来宾市、百色市选取 7 所中医药职业院校的 23 名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开展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 23 名调查对象中,60% 的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为非“双师型”教师,其中仅有 9% 的心理健康教育教師接受过专业培训。可见,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专业化发展现状不容乐观。

二、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受限的原因分析

(一)非心理学专业,基础知识和技能培训不足

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多为非心理学相关专业,缺乏心理学专业基础知识和技能。调查结果显示,不到三分之一的心理健康教育教师本科为心理学专业,其余为护理专业、教育学专业、临床医学专业、生物学专业等。此外,在“担任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一职以来,您接受的心理学相关培训情况如何?”题项中,23 名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中仅有 2 名教师选择“有,经常”,19 名教师选择“有,偶尔”,2 名教师选择“没有”。非心理学专业人员担任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工作,本身缺乏心理学基础知识和技能,加上培训不足,增加了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难度。

(二)担任多重角色,钻研时间和精力有限

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多为兼职,难以集中精力深入钻研心理学。调查结果显示,23 名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中有 7 名为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16 名为兼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他们身兼辅导员或思想政治教育、解剖学、护理学、病理学、临床医学等专业课教师职责。兼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表示工作任务繁重,其主要从事辅导员或本专业课程教学工作,心理健康教育工作主要是到心理咨询室值班或偶尔课后接待学生心理咨询,对心理咨询、心理健康教育的钻研时间有限。

(三)学习内容零散、深度不足

参与调查的心理健康教育教师表示,由于缺乏资金支持,他们多通过自费参加本地相关培训,部分教师使用课题经费参加培训,但是培训内容零散不系统,深度不足。培训中主要学习的内容为某个心理学流派的心理咨询方法,如 CBT、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催眠、萨提亚家庭治疗、箱庭疗法等。对于培训效果及适用性,参与调查的心理健康教育教师表示有些内容难以理解,尤其是兼职心理教师表示操作机会少,多数情况下学与用相脱节。

(四)缺乏督导,实践环节专业指导较少

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缺乏督导的现状堪忧,实践环节专业指导非常欠缺。调查显示,23 名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中仅 2 名教师表示担任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一职以来接受过专业督导,但个案督导和团体督导的时间均很少。其中,1 名教师表示每年个案督导时间为 50~100 小时,另一名教师表示每年个案督导时间为 0~30 小时,二者均未接受过团体督导及临床实践督导。其余 21 名教师表示担任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一职以来从未接受过专业督导。所有调查对象均表示有必要接受专业督导,希望在个体心理咨询和心理辅导工作方面加强专业指导,督导模式不拘一格,建议把各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组织起来,开展培训和团体辅导训练及督导活动,将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师培养成专业化队伍。

综上所述,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专业化发展现状不容乐观,在“双师型”背景下,探索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的措施是有必要的。

三、促进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的措施

教师的发展离不开教育管理部门的支持,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专业化发展,需要教育管理部门的统筹安排,通过成立督导小组开展督导工作。在督导者选定工作上,可通过聘请经验丰富的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注册督导师开展督导工作。在督导方式上,可通过中高职对接、校企合作等方式开展结对子督导,同时建立合理的评价体系。结合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现状,本文从以下几个方面提出应对措施。

(一)在课程安排方面,按学期开展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培训、案例督导

促进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专业化发展,离不开培训与案例督导。调查结果显示,在“您希望专业督导的频率是多少?”题项中,15 名教师选择“每学期一次”,6 名教师选择“每月一次”,2 名教师选择“其他”并标注每星期一次。鉴于心理健康教育教师担任多重角色、工作任务繁重的现状,在课程安排方面,按照实际需求,可按学期开展培训、督导,即每学期开学前一至两周组织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参加培训,开展案例督导。心理健康教育相关管理部门可按学年制订培训、案例督导计划,并将培训、案例督导相关要求提前告知各中医药职业院校,由学校组织和督促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做好培训、案例督导准备工作,如准备心理咨询个案逐字稿或收集整理心理健康教育工作中亟须解决的问题。

(二)在学习方式方面,以学习小组方式开展常规学习与讨论

参加培训是学习新知的重要途径,但若学习的理论知识与实践脱节,则难以有效指导工作。对此,需要采用一种较好的互助方式实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将参加培训所学的新知识充分运用于实际工作。调查中,多数心理健康教育教师提出希望将各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组织起来,通过设置学习小组的方式定期开展交流学习,实现小组内和小组间的长效互助,将新知转化为实践的有效工具。对此,可通过微信、QQ、腾讯课堂等媒介组建学习小组,比如 2~3 所学校的教师为一个学习小组, 7~9 人一组,小组长可轮流担任,其中 1 名组长作为组长代表,每次学习与讨论由当次的组长提前做好准备工作,负责组织开展学习交流和后期资料整理,最后汇总给组长代表。各小组间可在小组学习的基础上进行交流,由各组的组长代表轮流组织,形式与小组内的学习方式一致。

(三)在学习内容方面,统筹安排心理学基础知识和技能的学习

虽然碎片化学习方式可实现快速传播,但心理健康教育工作需要掌握扎实的理论基础和熟练的技能,因此,需全面实施系统的在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培训,强化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实践能力、教育能力及教育研究能力。在学习内容安排上,初始阶段,可参考本科阶段心理学专业的课程安排,使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基本掌握心理学基础知识和技能。例如,設置职业伦理、心理学基础、心理学研究方法、发展心理学、教育心理学、心理咨询与治理、团体心理辅导、心理统计与测量相关学习内容。在此基础上,可以以心理学流派的技能为学习模块进行深入学习,让教师选择较感兴趣和擅长的学派深入钻研,掌握适用的技能,如对精神分析(含经典精分、自我心理学、客体关系、自体心理学等)、人本主义、认知行为、后现代心理治疗(主要含焦点解决短期心理咨询、叙事疗法)、催眠、家庭治疗、沙盘、绘画等内容进行模块化学习。在不同的学习模块中,由专业的督导师开展案例督导,逐步提高心理健康教师的专业技能。

(四)在督导方式方面,采用结对子方式开展线下督导与线上督导

调查结果显示,在“您希望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参加专业督导?”题项中,16 名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希望通过线下督导与线上督导相结合的方式,开展个体督导与团体督导。结合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人数较少,存在时间和空间差异的实际情况,可分 3 个阶段开展督导工作,实现有效督导。第一阶段,做好中医药职业院校中高职衔接,由高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与中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结成对子,形成一级学习小组。第二阶段,由一个一级学习小组与心理学专业的临床技术人员结成对子,形成学校与临床对接的二级学习小组。第三阶段,由一个二级学习小组与一位经验丰富的中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注册督导师结成对子,形成三级学习小组。三个级别的学习小组通过线下督导与线上督导相结合,有效开展个体督导与团体督导工作。例如,中职学校 A(如广西中医学校)可以与高职院校 B(如广西中医药大学等)进行对接,结成一级(下转第105页)(上接第95页)学习小组 C,该级学习小组 C 与某心理专科医院的医生 D(如南宁市心理医院、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心理科医生等)结成二级学习小组 D;该级学习小组 D 与注册督导师 F 结对子形成三级学习小组。

综上所述,本文基于我国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现状及其专业化发展受限的原因分析,探索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措施,希望能为中医药职业院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专业化发展提供借鉴。

【参考文献】

[1]张 莉,甘 标.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教师队伍专业化建设状况调查研究[J].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8(2).

[2]黄金光,郑小明,等.“双师型”教师队伍“一对一”构建模式投入与产出分析[J].职业教育研究,2012(4).

【基金项目】2018年度广西职业教育教学改革研究项目“结构式团体辅导在中职《心理健康》课程教学中的研究与实践”(GXZZJG2018B57)。

【作者简介】何丽坤(1985— ),女,硕士,讲师,现就职于广西中医药大学附设中医学校,研究方向为中职生、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廖冬庭(1986— ),男,现就职于广西黎塘监狱,研究方向为心理咨询、心理矫治。

(责编 王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