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文尼亚“蜂语者”

2020-09-12 14:13:45 海外文摘 2020年9期

梅丽莎·戈丁 张文智

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的一处房顶上,一名养蜂人正在侍弄蜂箱。

2017年,彼得·科兹莫斯从纽约飞回斯洛文尼亚时,本以为自己会在行李转盘处静悄悄地拿起行李箱,然后回家。但当他走进候机厅时,迎接他的却是欢呼、鼓掌和挥舞国旗的人群。科兹莫斯不是名人,也不是著名的政治家。他是一名养蜂人。

那个早晨,他正带领一个代表团从联合国总部回国。他们此行是向联合国提出申请,要求将5月20日定为世界蜜蜂日。“那一瞬间我们感觉自己是英雄,像是夺金归来的运动员。”科兹莫斯回忆道。

| 风景这边独好 |

在斯洛文尼亚,养蜂是一种生活方式。在这个200万人口的欧洲小国,每200人就有1人是养蜂人,这一比例为欧盟的4倍。蜂蜜是很多斯洛文尼亚菜肴的特色,斯洛文尼亚人还用“蜂疗法”(使用蜂蜜、蜂胶、蜂针等)来治疗疾病和慢性损伤。即使新冠病毒拖慢了该国养蜂业的发展速度,但在“封国”期间,政府仍认为养蜂人不可或缺,允许他们四处放蜂采蜜。

蜜蜂为农作物授粉,我们吃的食物中有1/3与它们有关。它们在平衡全球生态系统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神经行为学家安德鲁·巴伦表示,如果蜜蜂消失了,人类将只能存活4年。

斯洛文尼亚养蜂人出于对蜜蜂的喜爱而生产蜂蜜。

然而蜜蜂正濒临险境。从2000年到2014年,欧洲的大黄蜂数量下降了17%,北美的下降了46%。科学家表示,这些比率等同于大规模的物种灭绝。虽然蜜蜂群落没有以同样的速率衰减,但在世界上许多地方,它们的数量都在减少——美国的养蜂人报告称,就在去年,蜜蜂群落减少了37%。造成这一情况的因素很多,包括杀虫剂使用量的增加和野花的减少,但一个关键因素是气候变化——喜怒无常的天气会影响花粉的产生,高于平均水平的温度会损害蜜蜂调节蜂巢温度的能力。

不过,斯洛文尼亚的蜜蜂数量却在蓬勃发展。斯洛文尼亚养蜂人协会报告称,全国蜂群数量每年增加2%。另外,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的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7年,斯洛文尼亚的蜂群数量增加了57%。

如今,在气候危机威胁到世界各地的蜜蜂数量时,斯洛文尼亚的养蜂人发现了一个机遇:通过向全世界输出独特的养蜂方法和先进的法律法规,他们将不仅仅是这个传统行业的管理者,还有望成为对抗全球气候变化的先锋。

| 推送保护蜜蜂的经验 |

自18世纪以来,斯洛文尼亚人便开始养蜂。当时,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后玛丽亚·特蕾莎创办了世界上第一所养蜂学校,并任命安东·扬沙为教师。如今,扬沙被视作现代养蜂业的先驱,他的家乡日罗夫尼察的山谷,则是斯洛文尼亚养蜂业的摇篮。将5月20日定为世界蜜蜂日,便是为了纪念扬沙的生日。

“斯洛文尼亚的养蜂人纯粹是出于对蜜蜂的喜爱而生产蜂蜜,并不只是为了赚钱。”养蜂人布莱兹·安布罗西奇说,他11岁时就从大舅那里继承了朱利安阿尔卑斯山的养蜂场。

斯洛文尼亚养蜂人协会成立于1873年,有8000名会员。从在学校规划养蜂课,到2007年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传统的斯洛文尼亚蜂蜜早餐,都是该协会筹办的事。

由于气候变化等原因,去年美国的蜜蜂群落数量减少了37%,斯洛文尼亚却增加了。

大约十年前,斯洛文尼亚的养蜂人开始报告他们的蜜蜂正相继死去,他们怀疑罪魁祸首是新烟碱类杀虫剂,这是一种尼古丁类杀虫剂。养蜂人协会的影响力由此凸显出来。该协会于2011年前往斯洛文尼亚农业部,敦促其采取行动。虽然有传闻称是新烟碱类杀虫剂杀死了蜜蜂,但该协会没有确凿证据。当时的农业部部长德扬·日丹决定相信养蜂人的直觉,并在同年禁止使用新烟碱。

禁令实施后,养蜂人立即报告说蜜蜂死亡的数量减少了。在看到禁用新烟碱类药物的积极影响后,斯洛文尼亚养蜂人决定与欧洲其他国家分享他们的故事。农业部将斯洛文尼亚禁用新烟碱的经验汇报给欧盟委员会,并请求该机构禁止所有欧盟国家使用新烟碱类农药。到2013年,欧盟禁止噻虫胺、吡虫啉和噻虫嗪这三种新烟碱类农药在蜜蜂授粉的作物上使用。2018年,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新烟碱类农药导致了蜜蜂群落的衰减,欧盟进一步将禁令扩大至所有田间作物。

在其他国家,政客们可能不会听从小规模养蜂人未经证实的说法。但在斯洛文尼亚,他们构成了一个重要的选民群体。“我们有这么多养蜂人。”农业部养蜂委员会主席科兹莫斯说,“选举时,养蜂人是一个重要群体,政客们不想激怒养蜂人。”

斯洛文尼亚农业食品部部长亚力山德拉·皮维奇表示,听取养蜂人的意见很重要,因为“世界上1/3的食物都是靠授粉得来的”。她还补充道:“从环境和经济两方面来看,蜜蜂都是无价之宝。”

| 沿用传统养蜂法 |

斯洛文尼亚人沿用了古老而传统的养蜂方法,同时也采取了高度本地化的做法。如在2002年,政府给予斯洛文尼亚本土的卡尼奥兰蜜蜂保护地位,出资帮助该蜂种的繁殖项目,禁止进口其他蜂种,以免引入新的疾病。如今,卡尼奧兰蜜蜂是欧盟唯一受保护的本土蜂种。

专家表示,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并不注重本地蜂种,往往从国外引进蜜蜂取而代之。这些不太适应新环境的蜂种更易感染疾病。“斯洛文尼亚养蜂人就很聪明,因为他们使用本土的蜜蜂。”瑞士伯恩大学蜜蜂健康研究所的博士后研究员亚历克西斯·伯勒佩尔说,“再看其他国家,人们不断引进蜜蜂,疑惑它们为何无法成活。其实,那些蜜蜂并不了解也不适应新环境。”

斯洛文尼亚还在推广其独特的A蜂箱,这种蜂箱以其发明者安东·日内德西奇的名字命名。90%的卡尼奥兰蜂群生活在这种20世纪初问世的小型蜂箱里。比起在美国广泛使用的堆栈式蜂箱,A蜂箱看上去更像是展示柜,让养蜂人能够更细致有效地观察蜂群。它们还可以保护蜜蜂免受强风和低温等冬季恶劣天气的影响。一些专家表示,在气候变化的背景下,这种蜂箱或能抵御极端天气带来的各种问题。

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则采用大规模工业化的养蜂方式,蜂群生活在比自然状态下密集得多的环境中,在面积更大的土地上飞来飞去,感染疾病的风险也更大。“在美国,一个养蜂人往往有数千个蜂箱。但在这里,人们的蜂箱就少得多——可能只有几十个或一百个。”生活在斯洛文尼亚的美国养蜂人威廉·布隆施泰特说。

A蜂箱当下在美国风靡一时。随着全球对斯洛文尼亚式养蜂法的兴趣渐浓,该国政府于2018年4月创建了斯洛文尼亚养蜂学院,以向世界各地的养蜂人传授斯洛文尼亚式经验。

| 欲做蜜蜂代言人 |

由于天气变得越来越不可捉摸——花儿不规律地绽放,霜冻不合时令地覆盖大地,斯洛文尼亚的养蜂人不得不偏离祖先留给他们的脚本。“作为养蜂人的意义正在发生变化,我们需要考虑得更长远。”安布罗西奇指出。

这意味着要把目光投向斯洛文尼亚之外,建立一个国际联盟。新烟碱运动的成功让斯洛文尼亚的养蜂人明白,他们可以成为全球蜜蜂的代言人。彼得·科兹莫斯便带领一个代表团周游世界,游说美国、韩国等国支持联合国设立一个致力于保护蜜蜂的節日。

经过三年的游说,联合国大会在2017年宣布将5月20日定为世界蜜蜂日。不过,科兹莫斯说:“我们不希望世界蜜蜂日是一个庆祝活动,因为我们现在没什么可庆祝的,全世界的蜜蜂数量正在急剧下降。我们希望通过这一天,让人们知道蜜蜂有多重要。”

[编译自美国《时代周刊》]

编辑:要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