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新媒体人:就是要去颠覆

2020-09-12 14:14:40 小康 2020年25期

李晓风

身临其境 不能亲自前往故宫看雪成为许多人的遗憾。但如今,通过故宫摄影师和新媒体的配合,飘雪的故宫以另一种形式呈现在受众面前。

飘雪的故宫、午睡的御猫、卖萌的帝王表情包……熟悉故宫的人早已对此不再陌生。它们是故宫的另一面,借由这一面,故宫与人们的关系越来越亲近。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故宫里工作的一群年轻人,他们正借助当今最热门的媒体、最先进的技术,让故宫“萌起来”“活起来”。

寿康宫南小院儿中的年轻人

星期一的早晨,张林照旧凭借钥匙单去领取钥匙。相比于在水泥森林中工作的年轻人,在故宫工作,多了几分沉静。

2019年年末至2020年年初,故宫的雪似乎比往常更多了一些。不能亲自前往故宫看雪,成为许多人的遗憾。幸好有故宫摄影师,通过镜头带我们共享故宫的雪。而张林,正是故宫摄影师。夏至时的启祥门,芒种时的宫墙,冬日里飘雪的紫禁城,皆出自他之手。

但在张林看来,为故宫摄影只是他工作内容的十分之一。张林所在的部门,叫作资料信息部。光听名字,许多人可能会以为是整理档案的地方,其实不然。资料信息部成立于1998年,主要负责故宫博物院的信息化建设工作。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资料信息部就开始运用各种先进的技术,默默打造一座数字故宫,众多火爆的故宫App,正是出自他们之手。

故宫寿康宫的南小院儿,张林和小伙伴们的办公室就位于其间。寿康宫曾被网友们戏称为“甄嬛的住所”,实则是乾隆皇帝的生母、崇庆太后的寝宫。它旁边朴素的小屋曾是为太后、妃子们烹饪珍馐的厨房,如今它不再烹饪美食,变成了办公场所。

深究起来,资料信息部的新媒体团队中许多人在大学时所学的专业似乎与文博并无太多关联。于壮学的是设计,郭珽的专业是计算机,而后来加入的庄颖本科是英文专业,研究生学的是美国研究。只有张林,学术背景是考古学,但研究方向也并非紫禁城所经历的明清两代。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够不拘一格,把各种奇思妙想和先进技术融合到传统中去。

在故宫里工作,听起来似乎是十分让人羡慕的。而事实是,为了保持古建原状,办公区内不设独立的卫生间,员工们通常要出门步行几百米,与游客共同使用公共厕所;而为了用电安全,办公室内没有饮水机,员工们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提着几个古色古香的暖水瓶到固定的水房打水。不仅如此,办公室内要用任何大功率电器,都需申报;因为下班时要“三级断电”,办公桌、办公室的电源以及区域总电闸均到点拉闸,所以加班必须申请;抽烟更像“办件大事”,由于故宫禁烟,犯了烟瘾的工作人员不得不骑车出宫……

“数字故宫”诞生记

“南唐高富帅韩熙载邀您,作诗领袖,做歌班头”,这是《韩熙载夜宴图》App的宣传文案。在故宫博物院馆藏绘画中,《韩熙载夜宴图》堪称经典中的经典。它真实而又艺术地描绘了韩熙载夜宴宾客的情形,深入地刻画了主人公超脱不羁、沉郁寡欢的性格。全图共分为听乐、观舞、暂歇、轻吹、散宴5个段落,以“连环画”的构图叙事形式表现各个情节,布局有张有弛,人物神态栩栩如生、入木三分。

然而,由于珍贵书画藏品保存和展出的特殊要求,这一珍品能够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机会十分有限。为了弥补这一缺憾,故宫博物院推出《韩熙载夜宴图》App,用高清的文物影像、专业的学术资料、丰富的媒体内容和创新的交互设计,让观众随时随地可以欣赏、探究这幅传世经典的种种精妙之处。

除了《韩熙载夜宴图》App,故宫博物院还推出了一系列的App。其中,故宫打造的第一款App是《胤禛美人图》。按照常理来说,一般博物院推出的第一款App通常定位在综合导览上,而故宫博物院却选择了一件人们不怎么熟知的藏品《胤禛美人图》。“其实这个问题我们也反复问过我们自己,一般作为第一款App是很重头的。能全面代表故宫的一款App,我们也反复思索这个问题,在我们看来,许多服务不一定要通过App来实现,其实通过微信,我们就可以提供一个很完整、很便捷的导览图,所以我们当时就定了这么一个原则,想做一个藏品或者一套藏品,把它做深。”于壮介绍。

《胤禛美人图》也称为《雍正十二美人图》,诗文、图画均为胤禛本人所作,但署名却为米元章、董其昌。“简单地说,它是一个平面的二维图,但是其中包裹了非常丰富的资源和文化内涵。这套图屏除了美人的妆发和发饰以外,它的背景中融入了大量的宫廷陈设、装潢设计,这些东西和故宫的藏品有着很深的关联性。”作为故宫的第一款App,资料信息部的新媒体团队抱着投石问路的心态,寻找一个小切口,来以点带面,却没想到意外收获了成功。这款应用在2013年获“DFA Award”亚洲最具影响力优秀设计奖。

除了App,资料信息部在打造“数字故宫”方面做了一系列的努力。2015年12月18日,故宫博物院端门博物馆端门数字馆落成。这是一座馆藏文物与数字技术密切结合的新型展厅。资料信息部通过采集的高精度文物数据,结合严谨的文物考证,把丰富的文物和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再现于这个数字世界中。故宫的古建和文物,完全以数字文物、数字古建的形态面对观众,让大家亲手去触碰,感知一个不一样的故宫。

工作人员统计,2019年之前,故宫每年大约要接待1500万游客。作为北京乃至中国的地标性建筑,故宫日复一日地迎接着天南海北的游客。尽管如此,能够亲自来端门体验的观众,毕竟还是少数。资料信息部的小伙伴们经过多次讨论,又推出了网页版的虚拟养心殿。这样,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眼镜,大家就可以足不出户畅游紫禁城。

努力之下,資料信息部开发出了一系列让人惊艳的故宫出品系列App,建设出故宫数字馆,拍出了一张张让网友直呼“美翻了”的故宫美图,在社交媒体中由于生动有趣、个性鲜明的内容也收获了大量的粉丝,但同时也因为卖萌和颠覆引来了质疑的声音。

而在于壮看来,“颠覆”这个词,也是故宫的新媒体人现在在努力做到的。在往常,故宫所呈现给世人的是一种高严耸立的形象,而新媒体团队所传递的传统观念与文化理念,是一种新颖的、时尚的,跟生活息息相关的。“我们希望所呈现出来的角度是轻松的,是很通俗化的一种形式,但我们的背后,体现出来的是对传统文化的敬畏,因为所有的知识,所有的这些承载的东西,都是我们经过严格考究的。”于壮提到。

矛盾与反差,让他们不遗余力地建造起一架沟通与互动的桥梁,让大家通过最熟悉的方式,去触摸历史,感知文化的温度。

谈到对故宫的愿景,于壮提到:“它的文化资源,应该是好好宣传和利用的。所以我们也在努力地创造这种局面。首先故宫呈现给公众的应该是丰富的立体的形象,它不是严肃的、呆板的、高冷的,它更多的应该是走进人们生活中的,是接地气儿的,是有温度的。如果做到这一点,公众是能够感知到这种温度的,我们希望赋予它这种有温度的内涵。”

(图说)

身临其境 不能亲自前往故宫看雪成为许多人的遗憾。但如今,通过故宫摄影师和新媒体的配合,飘雪的故宫以另一种形式呈现在受众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