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公园:残障儿童的福音

2020-09-12 14:13:45 海外文摘 2020年9期

深泽友纪 刘欣

| 被排斥的残障儿童 |

在日本,公园里每天都回荡着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声。但由于大多数公园都是为健康儿童而设计,因此唐氏综合征、小儿麻痹症患儿只能旁观,无法融入其中。比如,若无人协助,残障儿童就无法玩秋千;滑梯的台阶高且狭窄,大人很难将孩子抱上去,更不要说帮助他们玩耍了。受访的残障儿童家庭都因公园这样的设计而感到被排斥在外,对公园越来越有抵触情绪。

如今,一项致力于使残障儿童也能拥有同等玩乐体验的“共融公园”建设计划开始了。

轮胎制造商普利司通计划建造一处具备多样性和共融性的运动设施,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在此锻炼身体、玩耍交流。2019年12月下旬,在东京都小平市的一间工坊内,普利司通向残障儿童家长、健康儿童家长、学生、专家等约40人征集意见。曾在2000年的温哥华残疾人冬奥会上摘得冰球项目银牌的DALA公司董事长上野大祐是该活动的主持人,他说:“在日本,要在公共设施的设计阶段听取不同意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我希望这样的征集活动能够得到进一步推广。”

| 无法参与,只能旁观 |

在这次交流会上,组织者先将残障儿童及健康儿童的家庭分开,并分别询问了“孩子在外玩耍时所遭遇过的困难”。残障儿童家庭组给出了以下回答:“残障儿童无法和兄弟姐妹在同一个场所玩耍。”“当孩子在玩耍过程中需要家长帮助时,由于游乐设施的限制,有时大人无能为力。”“公园休息区的座椅是固定的,我们无法将轮椅推进去。”因腿脚不便、靠轮椅出行的高中生和大学生也提到自己就算去公园也只能旁观的经历。一名健康儿童的母亲说出了心里话:“其实我也希望我的儿子能和残障儿童一起玩耍,但又担心会把对方弄伤。”

聚在一起沟通交流的残障儿家庭与健康儿家庭

向东京都议会提案的龙円爱梨和儿子一起等待东京都砧公园内共融性游乐设施改建完成。

随后两组人员重新聚在一起沟通交流。公益组织“地区看护支援研究所”致力于为重症身心残障儿童提供帮助,其理事下川和洋提出了“游玩支援者”计划,以期支援人员可在残障儿童玩耍时于一旁提供指导和帮助。小园妃路子11岁的儿子因腿部残疾,日常需坐轮椅,她对下川的提议表示了肯定:“要让孩子独立起来,离开父母独自玩耍的经验也很重要。如果有这样的援助服务,那我们做父母的即便不陪在孩子身边,也能放心让孩子们外出玩耍了。”

| 在本地生活中成长 |

会议的最后,所有成员畅谈了对理想游乐场的期望。除了希望引入“体弱孩子也能使用的娱乐设施”“通过触碰来体验触感或音乐类玩具”之外,大家还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建议,比如设计出让残障儿童也能进行较激烈运动的设施。

八岁的女儿在特殊教育学校就读的山下茜说出了自己的期盼:“我女儿就读的学校是市政指定的地震灾害避难所,但由于之前她在学校里没什么朋友,所以我时常担心灾害真正发生时,她无法应对。如果能建设所有孩子都可自由玩耍的公园,女儿就能和附近的小朋友一起成长,我也就放心多了。”

世田谷区的都立砧公园和府中市的森公园都在引入共融性游玩设施,这要归功于东京都议员龙円爱梨的努力。

六年前,龙円在美国生下了一个发育迟缓、患唐氏综合征的男孩。但在美國加利福尼亚州铺设了橡胶地面的公园内,残障儿童可以毫无阻碍地玩耍,龙円的孩子也不例外。公园的秋千设有和过山车座椅一样的加高靠背,残障儿童能自己稳稳地坐在上面。

当龙円带着两岁的儿子回到日本时,却发现公园里竟没有儿子能玩耍的地方。2017年夏季,在龙円成为东京都议会成员半年后,她向首都议会提出意见:“应当建设任何人都能享用的共融公园。”议会很快就通过了此项决议。但由于日本国内缺乏具备相关知识的人员,议会向龙円本人及专家征求意见,并对海外公园作了考察,以推进本地公园的设计改建。

砧公园新设的三连秋千效果图

回想起这段经历,东京都公园建设科科长菅原淳子说:“考虑到发生事故的可能性,大家起初对新设施的引入抱有怀疑态度。但在我们深入理解了‘希望残障儿童也能自由玩耍的诉求后,便认为共融公园的建设是必要的。”

砧公园广场在2020年3月末完工。在这个广场上,秋千的座椅分为方凳型和圆盘型,还配备有供视听障碍儿童感受音乐和触感的乐器玩具。铺设了橡胶的地面使得轮椅和助步器也能轻松驶入,身患残疾的孩子就算用手和膝盖在地面上爬行也不容易弄脏衣裤。玩耍区域周边还设有护栏,因发育障碍而容易冲撞出去的孩童也能安心地在这里玩耍。

非常期待建设共融公园的龙円说:“对有特殊需求的孩子而言,共融公园可以成为他们日常玩耍的区域,这非常重要。他们与其他儿童的往来过程就是构建共融性社会的重要一环。”

| 玩耍拓宽人生 |

东京都议会将图书《让所有孩子玩起来》作为公园改建的参考书籍,作者之一的矢藤洋子对共融公园的意义作了解释:“玩耍能够激发孩子的自身力量,拓宽人生的可能性。我们要努力让所有孩子参与到游戏中。”

砧公园的整改费用比普通公园的修缮费略高。菅原科长介绍说,整改费大多花在了地面铺装上,游乐设施本身是否为共融性设计倒是对价格影响不大。

太平市的行动对周边地区也产生了影响。丰岛区的五个残障儿家长互助会向区政府提出请求,希望在本区也建设共融公园。丰岛区政府接收了这份请求书,并于2020年7月在新建的公园中引入了共融性游乐设施。丰岛区公园计划特命科长小堤正己说:“我从这项任务中认识到,共融公园‘让每个人都能获得快乐的理念已超越了‘无障碍设施的水准。因为预算有限,还无法一次性将公园改装完成,但我们计划逐步推进游乐设施的改建和新公园的建设。”

矢藤洋子说,她希望将在东京整理的相关知识提供给关注此问题的地方政府,并制作指导手册。“通过建设者与使用者的不断沟通,我们才能建设出更丰富多彩的公共设施。‘交流才是建设新公园的关键所在。”她补充道。

[编译自日本《AERA》周刊]

编辑:侯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