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能为乡村振兴做点啥

2020-09-12 14:14:40 小康 2020年25期

魏玉栋

一条关于乡村的消息,竟“炸”到了不少人: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农业农村局日前宣布,八个村面向全国聘请农村职业经理人,其中两个村的绩效奖励最高可达百万元。于是乎,网络上到处都在惊呼:“厉害了,我的村!”让人们惊愕的是百万巨奖,而究竟要用这百万巨奖去“抢”什么样的人,反倒没多少人注意。在笔者看來,这实际上是乡村对专业人才的一次“呼唤”,只不过用来“呼唤”的工具,不是大喇叭,而是可能的百万酬奖。

“职业经理人”似乎从诞生之日起,就是城市里的一个词,与“农村”几乎不搭边,实际也没搭过边。这种突然的“来电”,产生点震动社会的能量其实并不难理解,“职业经理人”这样的专业人才与乡村、与乡村振兴的关系,倒是值得好好揣摩一番。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乡村振兴是一个由兼业化到专业化的过程。传统的中国乡村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它的兼业化,而且囿于传统的农耕思想和相对稳固的社会结构,兼业化可能永远会存在,但会慢慢从一些方面退出。毋庸讳言,专业化是我们乡村未来的方向。其实这一退一进的变化一直在进行当中,只不过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加速了这一进程。专业化之所以会成为趋势,是源于它有较大的优势。宛若在一个擂台上,专业选手与业余选手高下立断,有的时候连比划都不用比划。当然,现实中会更复杂一些,有的“兼业选手”也很厉害,但总的来说,专业人才还是更强。

乡村对专业人才的渴求几乎是天然的。这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人才的流失。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城镇化率突破60%,户籍城镇化率则只有44.38%,流动人口依然高达2.36亿人。这些流动人口绝大部分是从农村流动到城镇的,其中很多是年轻人,很多是能成长为人才或已经是人才的人。这部分人的流失,是乡村发展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另一方面是乡村产业的现代化。正如年轻人离开乡村很大原因是在乡村“无用武之地”一样,最近几年,一些地区的乡村产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譬如江苏张家港的永联村,2019年全村销售收入达到了750亿元,所属的好几个企业都是非常现代化的企业。仅凭就业而言,永联村与城镇已无二致,甚至在环境、在待遇、在上升空间上,永联村还更为优渥。一些发达地区、先进行业、关键岗位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产生着越来越大的“磁性”,因为它们正成为年轻人越来越心仪的“用武之地”。

回到新闻本身,还是要为当地政府点个赞。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出场”和“亮相”很重要。乡村专业人才的来源无非两个途径,一是自己内部培养,二是从外面引进。自己培养与这个话题无关,暂且不表,单就从外面引进而言,政府实际上是不能缺位的。

2019年,一个机构曾做过年轻人心目中“好工作”的调查,结果显示,“实现梦想”“干得开心”“解决社会问题”是认可度最高、排在最前面的三个标准。“事少”和“短期内获利”最不被年轻人看重,而之前在人们心目中曾长期占据靠前位置的“钱多”则退到了后面。从这个调查看得出,挣钱已不再是专业人才唯一或第一的考量。乡村如何实现人才振兴这个问题,不只是人才需求方要考虑的,政府也需要关注并思考这种社会心理上的变化,有针对性地做出调整,入心入脑地进行精细化引导。政府的柔性身段、坚定支持、贴心关怀是专业人才很看重的,他们感到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才能得到足够的尊重,才会有充分释放的空间。

(作者系美丽乡村建设评价国家标准专家审查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