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喂马劈柴

2020-09-12 14:14:40 小康 2020年25期

沙子

今年深刻体味了疫情严控之下的生活,不仅刻意与周围人群保持距离,活动范围也锁定在工作单位和家这样的两点一线。如此谨小慎微地过下去,会不会连笑容都变得虚假了呢?终于到了夏季,北京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后,终于有机会放松一下了,于是带着老妈和孩子逃离到延庆的海坨山附近游玩。开车走了两个多小时,穿越八达岭,到官厅水库附近,又走了一段弯弯曲曲的山路,才终于到达了向往已久的目的地。

来之前“做功课”,看到介绍说海坨山总面积约11225公顷,主峰海拔2241米,是北京市第二高峰。明《隆庆志》称海坨山“高耸万仞,层峦叠嶂,云生其巅,雨即随之”。由于海拔较高,海坨山形成了特殊的山地气候,尤其是夏季骤雨如飞,被称为“海坨飞雨”,是妫川八景之一。

来到这样的地方,果真是清凉宜人。房间虽然没有空调,但进入后只要一打开窗户,立刻便有清风涌进来为你拂面。每每晚上下雨,白天转晴,直让人大呼舒适。早晨举目四望,只见远近山峰深浅浓淡如水墨画,山上植被葱茏,部分地方能看到雪白的山体,加上蓝天白云、鸟鸣啾啾,久违的宁静和舒服在心里荡漾开来。

在山谷中走走,这里已经被地产商不遗余力地修建了一幢挨着一幢的别墅。大部分是三角形屋顶,大玻璃落地窗,岩石和原木装饰的外立面,乍一看确实有种粗犷原始的美。石头和篱笆围起来的院子里,各种庄稼、果树、鲜花蓬勃恣意地生长着,宠物狗听到动静带着慵懒的神情在小院子里逡巡一圈,鸡犬相闻阡陌纵横落英缤纷的世外桃源感觉隐隐袭上心头。

走到中心广场附近,已经有人搭建了臨时舞台,稍远处摆放着围成半圆的非洲手鼓,每个手鼓都配着一把椅子。音响声震天,年龄不同的孩子们开始随着音乐自发坐在椅子上拍打手鼓。演出开始后,一个吉他手一个主唱,完全陶醉在音乐之中。唱完歌,一对穿着盛装的老人走上前来,跳起了舞。孩子们显得相当自由而随意,他们随时都自在地来来去去,坐下来的认真伴奏,也可以随时站起来就走。

住在山里,感觉大山会把自己的脑袋夹住,只能永远仰着脖子看狭长的一小片天空。

这是一个如此开放而又和谐自然的演出,观众和演员可以自由切换。作为观光客,我们随着欢乐的人群走走又停停。看着一大群鸽子飞起来盘旋,远离人群后又呼啦啦落下来。和欢乐的人群比,四围青山沉默而安详。夕阳余晖中,我寻找妈妈。她在不远处站着,微笑着指点着不远处让我看。顺着她的手指,我看到裸露的木地板缝隙里,一小簇一小簇金色的蘑菇,生长着。

带着在大山里长大的妈妈去山里避暑,最初我是存有疑虑的,不知她是否喜欢。妈妈的童年在大山里度过,因为家里孩子多,她又是个女孩子,我姥姥就不让她去上学了。她每天都要去山上放驴、割草、打柴,总之干的都是特别辛苦、特别累的活儿。在海坨山的喧闹中,我问妈妈想念老家吗。她想了想,回答说除了想念那漫山遍野的野玫瑰花开的景象外,其他真没有什么喜欢、留恋的了。住在山里,感觉大山会把自己的脑袋夹住,只能永远仰着脖子看狭长的一小片天空。

而现在,带着我的孩子们偶尔回归山居生活,妈妈这种状态平和而满足。她由衷地喜欢一草一木,喜欢晨风暮雨,喜欢山峦叠嶂,喜欢万物生长,喜欢恣意欢笑。有妈妈和我一起带孩子的生活,无论在城市还是山村,都会因与家人相伴相守而日日是好日。我和亲爱的妈妈,和我的小宝贝,三代人,都是何等欢乐而满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