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的动物园

2020-09-12 14:13:45 海外文摘 2020年9期

马汀·多里 周妮

1940年左右,戈林和他的狮子

餐桌下,布隆迪躺在阿道夫·希特勒脚边,伊娃·布劳恩不时地会偷偷给它一脚。一旦布隆迪开始狂吠,希特勒就会警告这只雌性德国牧羊犬保持安静。据称,希特勒的这位女友非常嫉妒布隆迪,因為希特勒总是随身带着它。

希特勒和布隆迪是纳粹图像学的梦幻组合。在这条狗的陪伴下,这位专制者显得喜爱动物和亲民,而主人和狗相处的画面也展现出了清楚的权力关系,即希特勒要求德国人民无条件臣服于他。

伊娃·布劳恩嫉妒布隆迪的故事出自《纳粹时期的动物》一书,作者彦·摩恩豪普特不仅在书中描述了动物在独裁政权中的象征意义,还揭示了它们在纳粹精英生活中的现实意义。通过搜索资料,摩恩豪普特发现,希特勒在1922—1945年间养过约12只德国牧羊犬,其中有3只母狗叫布隆迪(意为“金发女郎”),3只公狗叫沃尔夫(意为“狼”)。在他看来,狗必须是强壮、忠诚且纯种的。他曾讥笑伊娃·布劳恩的苏格兰梗是“带柄小刷”。

实际上,对于这个独裁者的私生活,我们一直认为已经了解得够多了。他对亲密社交关系的恐惧,他的消化问题,甚至还有他的性冷淡,几乎所有方面都得到了研究。而现在,这其中又加上了希特勒和动物的关系。摩恩豪普特的研究绝非无足轻重,他揭示了这个种族屠杀者及其追随者心理的方方面面。

比如,这些纳粹只会和完全依赖他们的动物亲近。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希特勒的最爱是一只刚出生几周的德国牧羊犬沃尔夫。1945年4月,他和它在地下掩体中度过了最后的时光。他宣称,德国人让他失望,只有布隆迪最新一胎生出的这只小狗还对他忠诚。

从狼的后代——德国牧羊犬身上,纳粹头目们能看到自身想成为的野兽的影子。希特勒让亲友叫他的外号“狼”,并称其战时的司令部为“狼壕”和“狼谷”。他的同伴约瑟夫·戈培尔早在1928年就曾这样威胁其他党派:“我们来了,就像狼冲进羊群。”

在纳粹的逻辑中,野兽和宠物的关系就像统治者和臣民。整个动物王国都被他们划分为善良和邪恶,比如当时的纳粹作家威尔·维瑟就宣称,猫是动物中的犹太人。猫会追逐鸣禽,十分阴险虚伪。而虎、豹等大型猫科动物对人类来说很危险,所以很受纳粹欢迎。希特勒的国防军就用它们来命名装甲车(后来,联邦国防军也遵循传统,以“豹”命名装甲车)。

在1933—1940年间,纳粹政治家赫曼·戈林家里一共养过七头狮子。等幼狮长到一定大小,就会被他拿去交换。戈林有一天甚至带着他的狮子穆基去狩猎。车子刚到猎场,他的副官就激动地跳下车,让号手不要吹响号角。“不要吹,狮子会发狂。”然后,戈林和穆基一起下车,将穆基关进浴室,全程没有用笼子。之后,当主人在野地艰难前行,努力猎到最强壮的鹿时,这只幼狮把自己的尿撒满了浴室。

野生动物爱好者往往希望自己也具有野兽特质,比如戈林就希望自己看起来像狮子一样强壮,而希特勒希望自己能像狼一样狂野。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的党卫军显然也希望自己如同熊一样危险。1938年,他们在集中营的篱笆边为熊建了一个兽笼。布痕瓦尔德动物园中的动物是用来供党卫军家属消遣的,但同时,这些危险的野兽自然也是对集中营中囚犯的一种威慑。

一般来说,有利用价值的家养动物才能赢得纳粹尊重,比如在战争中承担运输任务、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还成为饥饿士兵最后口粮的马,再比如民众肉食供应中必不可少、获评甚高的猪。纳粹农业政策首领里查德·达里甚至称猪为“北欧上等种族”。达里表示,养猪让日耳曼人定居下来,而犹太人和穆斯林迄今没有摆脱游牧生活的原因,正是在于不吃猪肉,并且他认为,这也是闪米特人处于更低文化发展阶段的一个佐证。1942年,信奉“血与土”理论的达里失去了其食品与农业部长的职位,而首要原因就是,事实证明他对猪的热情吹捧无法让德国人依靠自身力量果腹。

为供养本国民众,纳粹在战时大力劫掠被占领国并投放害虫。早在一战时,交战双方就都谴责对方在边境线外投放大量马铃薯甲虫,以摧毁敌人的庄稼。二战时的1943年,纳粹德国的马铃薯甲虫研究部对这种昆虫的大规模投放进行了测试,1.4万只甲虫被从8000米的高空投放至施派尔市,以测试这些从高空摔下的害虫能否存活。答案是肯定的。但是最后,由于研究者们只在地面上找到了57只甲虫,这种相对传统的生物武器投放方式最终被证实无效。

纳粹的动物符号学将害虫、老鼠、臭虫或虱子等同于那些威胁到德意志文化的人,比如犹太人和斯拉夫人。摩恩豪普特的研究发现,孩子们也被灌输了这样的观点。在一本当时十分流行的童书中,就有“犹太人和臭虫一样危险”的句子。

面对这样的侮辱言论,受害者们显得无助而绝望。据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者普利莫·勒维称,只有一次,他们对此作出了反抗。集中营的一个洗衣工搜集了死去囚犯衣服上的虱子,投放在刚刚清洗干净的党卫军制服中——这当然是一种无法结束纳粹可怕统治的绝望报复行为。

成功结束其暴行的,是同盟国军队。苏联人抵达帝国首都柏林近郊后,拥有热爱动物美名的希特勒用氟化钾毒死了他的爱犬布隆迪,然后射杀了它的五条幼犬,其中就包括小沃尔夫,随后希特勒自杀身亡。心理学家将其行为定性为“怜悯性杀亲”。

[编译自德国《明镜周刊》]

编辑:马果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