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阳铁厂:痼疾决定命运

2020-09-12 14:14:40 小康 2020年25期

东升

汉阳铁厂如今虽已荡然无存,但透过当时的新闻照片仍然可以看出它的壮观和雄奇。1894年6月,这座“东方雄厂”的高炉开炼。

投产后的汉阳铁厂拥有炼铁厂、贝塞麦钢厂、造钢轨厂等6个大厂,还有机器厂、铸铁厂等4个小厂。《东方杂志》也曾刊载过当时西方工业界的惊呼:“汉阳铁厂之崛起于中国,大有振衣千仞一览众山之势,证诸领事之报告,吾人预知其不可量矣。中华铁市,将不胫而走各洋面,必与英美两邦,决胜于世界之商场,其关系非同毫发,英美当道,幸勿以幺幺视之……呜呼,中国醒矣。”

然而,封建王朝以官办的方式发展近代工业,汉阳铁厂在它的建设之初就不可避免地带有致命的痼疾。湖北的铁矿在大冶,与汉阳的运输距离为120公里。每天产铁百吨,所需铁砂的运费就要60多银元。而且汉阳附近无炼铁所用的焦煤。安徽马鞍山的煤虽然产量大,但所含灰粉与磺质太多,无法使用,只能进口产于英格兰的煤炭以解燃眉之急。炼钢、炼铁对于设备有严格的要求,张之洞订购设备时,驻英公使刘瑞芬曾专门打来电报,要求把铁矿的样本送到英国检验,以便确定制造哪种设备。此时,大冶铁矿尚未开工,张之洞担心运去矿石耗费时间,只想早日开工,竟然告诉对方什么炉子方便就制造什么,中国什么矿都有,无需检验。结果,英国运来的炼铁炉不适用,造成汉阳铁厂出产的钢铁易脆裂折断,不能用于锻制或铸造,勉强制造的钢轨也无法使用。

因为制度的腐朽,清廷官办的企业自然就是官场衙门的翻版。中国社会发展到晚清,是官场最腐败的时候,而张之洞所办的汉阳铁厂自然又是一个衙门。不懂企业的官员当政,专家没有发言权,官员任用私人,公款消费,贪污肥己。曾有人一针见血地批评汉阳铁厂:中国的洋务是绝对办不成了,因为中国的官员不是在办洋务,而是在发洋财。无论张之洞的个人操守如何,他办的企业无可避免地是低效率和腐败的。汉阳铁厂开炉生产仅仅4年,累计亏损就达到100多万两白银。

从汉阳铁厂投产到1895年,所生产的钢铁只卖了2.5万两白银,占投产后2年铁厂开支160万两的1.55%。中日甲午战争,中国惨败,清廷被迫要负担2亿两白银的战争赔偿。中看不中用的汉阳铁厂被迫改为招商承办。

1896年4月11日,汉阳铁厂正式改为官督商办。承辦人是堪称清末最具干才,驰骋官商两界的政治家、企业家盛宣怀。盛宣怀不仅是清末航运、邮政、铁路和电信等诸多实业的奠基人,还是北洋大学和交通大学的创办人。此时,摆在这位洋务能臣面前的是一个棘手的烂摊子。到他接手时,汉阳铁厂共耗银568万两,成了晚清洋务企业中耗资最多亏损最巨的。盛宣怀殚精竭虑,筹谋良策,当年9月,清廷任命他创办铁路总公司,并要求全国所需钢铁一律向汉阳铁厂购买,并获批准减免厘税5年,以此保护汉阳铁厂的产品垄断。

官督商办后,铁厂的最大问题仍然是缺煤缺焦。1898年3月,张之洞和盛宣怀合奏,在萍乡安源采煤炼焦,并禁止另设公司,各小煤厂所产煤由萍乡煤矿总局统一收购。

1907年,萍乡煤矿基建工程完成。一日可出煤1300吨,出焦煤780吨。1908年,为解决资金不足问题,盛宣怀奏请将汉阳铁厂、大冶铁矿和萍乡煤矿合并,组成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改官督商办为完全商办公司,从此汉冶萍公司正式成立。

(图说)

张之洞担心运去矿石耗费时间,只想早日开工,竟然告诉对方什么炉子方便就制造什么,中国什么矿都有,无需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