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对窗入书来

2020-09-12 14:13:45 海外文摘 2020年9期

任怀强

尚墨:山东莱芜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诗词家》杂志副主编,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甘肃省诗词学会顾问,甘肃省敦煌文艺奖专家评委,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兰州大学书法研究所研究员,西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兼职教授,获得首届中国书坛中青年百强榜,中华诗词创作奖优秀奖,首届甘肃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出版专著《秋水镜心》《月浸本心》《墨迹诗心》《端拱冥心》诗词书法集,诗词作品被收入《中华诗词文库》《当代中华诗词集成》。

文人书法自宋元兴起发展,至明清兴盛自成体系,诗书画印,托情言志,寄情山水,以物比德。文人书法,有着向内探求的奥妙,有着中国哲学中以生命体验印证心性所在的精神感悟。向传统回归,并非一味摹古不变,首先应该是立足于现代,向传统的人文境界回归。它是对占据主流西方艺术教学体系的反思。在对中国书法进行大讨论之后,书坛狂热的标新立异、革新呼声渐趋平复之时,这种回归以一种貌不惊人的柔软方式修补着一个世纪以来文化的某种断层。而尚墨本人文人书法沿着这一文脉精神溯源,同样拥有着中国传统文化精神。

作品名:自作诗《咏王羲之其四》 作者:尚墨尺寸:46cm×68cm创作时间:庚子之春

作品名:楹联 作者:尚墨 尺寸:68cm×138cm创作时间:己亥之夏

书法家尚墨君祖籍山东济南,少年时熏习于传统翰墨之中,颇受熏陶。及至学习工作、成家立室,仍取经问道,不改痴情。倘遇志同道合之人,仍尽心相交,引为知己,常常相见恨晚。偶有同窗之聚,得观其作,有立轴、扇面小品等不一而足,有望古邀贤之意,米芾浅游之趣。观尚墨之书法,既蕴含文人之“清”且“澹”,又有境界之高远。

书法家尚墨君秉承古风,崇尚传统,不随时代流行之风,以“传统”二字来取舍臧否,这正是他魂牵梦绕之尚趣。原来书法家尚墨的选择完全出自一种文化本能,并非是在职业道路上深思熟虑的利弊考量,也有革新之想,为了单纯的初心而如此热爱传统。这份选择源自于融化在他血液中的对文化根源的追索和渴望。诗书于他,不仅仅是一种技艺,更是一种情怀,一种生活方式,一种长期以来对文化精神的向往不得和最终回归。

20世纪初以来,在中国文化领域,盛行以西方艺术系统来改造中国传统艺术,中国艺坛面貌为之一新;同时也出现一些“文化守成”团体抵制西方影响。他们钻研篆刻书画,坚持中国传统书法绘画语言的纯洁性,为保留中国文化精粹作出了很大贡献,其中不乏艺术大家。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文化传统中的文人书法、山水、花鸟,因为不能很好地表现“社会主义新现实”受到冷落,更在特殊时期被视为封建旧思想之糟粕。提到中国近现代书法的历史,我们一定不会忘记上世纪末的书法大讨论,至今余音未了的“笔墨之争”“古今之争”仍在影响着新一代书法家的艺术之路。回顾近50年,在中国传统艺术的革新和引进外来文化方面,我们走得勤劳而迅速,但在对传统的传承和发扬上却行动缓慢。

作品名:自作诗《咏三清山》 作者:尚墨 尺寸:68cm×138cm创作时间:庚子之春

回归中国书法的笔墨精神,是在生活中坚持理想,去实现自己的人生追求和人文之追求,是以赤子之心为自足点,寻找精神方面的归宿。他笔下常以做诗入清澹山川,时而问于林泉,时而坐卧于丘壑,似有儒家仁德襟抱,道家太玄游心,佛家智慧禅机。能够感受得到,他正在以身体力行的方式来探究人生的努力和生存的智慧,体验大自然中的生命精神,探寻当代生活情趣、人文价值和思考的意义,以期在笔墨的干湿浓淡中生发出文化的智慧和修养,以草草逸笔勾勒出传统人文精神生生不息的文化品行。

尚墨之作并非黄钟大吕,而是属于文人书法范畴,属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这一品位。不可低估儒、道、禅对他潜移默化的影响,然而他又并非远离现代时空,而是立足现代人的生活万象,有感而发,以古喻今,以嬉笑讽喻的方式来抒写自身的心胸情愫。在艺术语言上,又采取了与传统主流文人书法的温文尔雅之美相悖的方式,选择了质朴奇拙之美,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新文人书法”。随着文人书法的兴起和众人的喜爱,近些年此类作品层出不穷。细读尚墨作品,归纳为四点艺术特色。其一,古与今的矛盾统一。以今为基,以古为用。也可以说是借古寓今,化古为今。其二,庄与谐的矛盾统一。书法幽默是一种天性,但只有大彻大悟者,方能达到高级幽默,寓庄于谐。尚墨的作品无论是书法形式,还是作品内容皆含幽默之元素。其三,簡与繁的矛盾统一。所谓简,是指章法简朴、简练、简明;所谓繁,是指精神内涵丰富,书外有话,耐人寻味。尚墨既在构思上下功夫,又在用笔、章法上下功夫,达到笔简形简意不简的境界。以简驭繁,言简意赅。其四,半行半楷,既有细节处的精致,又有写意处的灵韵,洋洋洒洒,可谓得心应手,手到擒来。

不可否认,以科技革命为发展动力的现代社会是西方哲学、科学体系孵化的产物,当我们把物质与技术搬到自己的土地,同时也引入了西方的强势文化,在获得发展和强大的同时,也逐渐失去在文化领域的话语权。归根结底,世界是彩色的,地球上不能只存在某个强势文明,当笔墨纸砚沦落为一种工具,仅仅用以表现西方精密科学透视孵化下的艺术,而失去了原有的文化内质时,未来我们在艺术上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认同感又向何处去寻求?处于时代转型中的中国,需要这种坚守文化的力量,我们期望在传统文化深深积淀的土壤中,生长出与西方分庭抗礼的现代东方文明。这也是书法家尚墨所追求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