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海标教授运用补肾疏肝法治疗无症状性弱精子症临证经验

2020-09-12 14:28:55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下半月 2020年3期

曾建峰 孟繁甦 赖海标

【摘 要】 无症状性弱精子症在临床治疗上手段有限,中医治疗效果明显,但是存在无证可辨的困惑,文章总结赖海标教授运用补肾疏肝法治疗无症状性弱精子症的临证经验,赖海标教授认为对于无症状性弱精子症治疗,在填精益髓同时予以舒畅肝的气机,则效果更加理想。

【关键词】 赖海标;无症状性弱精子症;补肾疏肝

【中图分类号】R256.56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7-8517(2020)6-0075-02

赖海标教授是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学术带头人,是广东省中医药管理局第三批名老中医师承项目指导老师,擅长运用中医药治疗男科疾病,特别是对无症状性弱精子症的诊治经验丰富。笔者有幸侍诊赖海标教授,现将其运用补肾疏肝法论治无症状性特发性弱精子症经验介绍如下。

1 病因病机

弱精子症属于中医 “精清”“精薄”“精冷”范畴。对于无症状性弱精子症的辨证论治,是中医男科界一直以来的研究的难点和热点之一。临床上发现,多数弱精子症患者常常仅仅因为弱精子导致不育而就诊,常常无其他临床症状,从而出现无“证”可辨的尴尬。多数医家责之于肾,“肾藏精、主生殖”,是先天之本、生殖之源,与精子的生长、发育、成熟均有着密切关系,肾阳温煦肾中生殖之精,是精子动力源泉。所以,对于无症状性的弱精子症患者治疗,多以补肾填精为大法,但临床上发现,对于无症状性弱精子症治疗若一味填精益髓,往往会以偏概全难以取得理想疗效[1]。

中医认为肝肾同源,一者肾所藏精与肝所藏血,精血互生,二者盛则同盛,衰则同衰,从而导致精室失养,表现为肝血亏虚则肾精无以化生,进而影响精子的生成和活力;二者肾主封藏,肝主疏泄,二者相辅相成,共同维持精室的正常功能,表现为肝疏泄有常,则精之泄溢有道,肾之闭藏,则使精泄有度,若肝失疏泄,则精无血之滋润和充养,则弱精矣。朱震亨在《格致余论.阳有余阴不足论》中有言:“主闭藏者肾也,司疏泄者肝也”,也是肝肾两脏与男性生殖功能有密切关系的佐证。

2 临证经验

赖海标教授认为在弱精子症患者中,肝失疏泄者多也。肝藏血主疏泄,肝血的充盛有赖肝气的条达,从而气血调和,精气疏泄有道,宗筋得以荣养,男子以精泻而生育,故肝与生殖的关系也尤为密切。不育症患者,治疗周期长达3~6个月,常常四处奔波求医,加上我国传统观念上对于子嗣的重视,给患者夫妇双方的心理上都增加了更大的负担。且临床所见不育患者大多缺乏健康的生活习惯,或缺乏运动,或熬夜、饮酒等生活史。现代人工作生活压力大,常常思虑过度;或因不育导致夫妻感情不合、精神紧张;以上种种原因常常导致男性不育症患者出现心情紧张、焦虑、抑郁等情况,从而引起肝失疏泄。肝木者,其气冲条达,不至遏郁,则血脉得畅,赖海标教授认为凡病之起,无不因木气抑郁不生是以病也。肝疏泄失常,则影响精液的藏泄,日久则精室失养,而致精少或活力低下。赖海标教授认为人体的生殖功能与肾、肝均有着密切联系。对于无症状的弱精子症患者,以补肾为根本,但是强调不能一味的补肾,需要结合现代社会背景下不育症的疾病特点,舒畅肝的气机,才能取得更好的疗效。赖海标教授基于肝肾同源理论,以补肾疏肝為大法,采用小柴胡汤合用五子衍宗丸(简称柴子衍宗丸)治疗无症状性弱精子症,多获良效。

3 病案举隅

患者梁某,男,31岁,2017年4月初诊:结婚同居5年余,性生活正常,未避孕,未育。其妻30岁,我院妇产科行妇科检查未见异常,男方无明显不适,因工作关系经常熬夜,平时运动少,工作压力大,形体偏瘦,舌质淡红,苔薄白,左弦右尺稍细弱。否认特殊病史。查体:生殖器外观无异常。精液检查报告示: PR精子仅为8%,其余均在正常范围内;阴囊彩超、性激素六项及前列腺腺液常规未见明显异常,尿道拭子支原体及衣原体培养均阴性。赖海标教授认识这是非常典型的无“证”可辨的弱精子症患者,结合患者长期精神紧张,辨证为肝郁肾虚,予小柴胡汤合五子衍宗丸:柴胡10g,黄芩10g,清半夏10g,生姜5g,熟党参10g,黑枣10g,炙甘草5g,菟丝子15g,枸杞子15g,五味子10g,覆盆子10g,车前子10g。由本院制剂室制成蜜丸,每次4丸,每天3次,嘱适当运动,舒畅心情,建议服药8周以后再复查精液。并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安抚其妻。2017年6月二诊,复查精夜分析:精子活动力PR级达33%,继续受上方治疗。2017年7月告知妻子月经未如期而来,早孕实验提示强阳性。

按:本证为典型的无症状性的弱精子症,临证中往往容易出现无证可辨的困惑,赖海标教授通过采用柴子衍宗丸调治,使患者精壮而种子成功。五子衍宗丸是中医补肾益精的经典名方,被盛誉为“古今种子第一方”,也是现代临床用于治疗男性不育的常用古方。五子衍宗丸是由枸杞子、车前子、五味子、菟丝子、覆盆子组成,配伍精妙。“五子”者是植物种仁也,其味厚而质润,既可滋阴补血,又蕴含生发之气,性平偏温,擅于益气温阳。方中菟丝子温肾壮阳力最强,枸杞子填精补血见长,以上二者共为君药。臣以覆盆子与五味子,覆盆子甘酸微温,益肾固精;五味子“酸苦甘辛咸”五味皆备,其中以酸味最浓厚,补中寓涩,敛肺补肾。车前子虽为佐药,却是本方最妙之处,以一味车前子,泻而通之,泻有形之浊,通无形之气,通而不伤正,从而是全方补中兼通,补而不滞。《摄生众妙方》言: “男服此药,添精补髓,疏利肾气,不问下焦虚实寒热,服之自能平秘。旧称古今第一种子方。”[2] 小柴胡汤能和解枢机,调畅气机,疏泄木气,使塞者通,滞者畅。肝木者,其性喜条达而恶抑郁,主疏泄,调节和疏畅全身气机升降出入,是脏腑阴阳气血津精正常气化的推动者和协调者。小柴胡汤合用五子衍宗丸,切合肝肾同源理论,予以补肾疏肝治疗,也符合现代男性不育症的疾病特点,所以临床上屡获良效。

4 小结

补肾填精是中医治疗弱精子症的基本大法,赖师通过总结历代医家对男性不育临证经验,结合多年来的临证所得,分析现代社会不育症患者受到来自工作、生活、心理方面的压力增大,多有肝气郁滞情况,采用补肾疏肝法为大法,自拟柴子衍宗丸治疗无症状性弱精症患者,取得良好的疗效,为临床诊治无症状性弱精子症提供辨证论治的思路。

参考文献

[1]江大为,崔云.崔云从“肝肾同源”论治少弱精子症经验[J].浙江中医杂志,2016,51(8):553.

[2]孔令青,李鸣镝.中医方剂“五子衍宗丸”组方的历史源流[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6,15(1):67.

(收稿日期:2019-12-02 编辑:程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