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地区慢性前列腺炎患者中医证候学与体质学规律研究

2020-09-12 14:28:55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下半月 2020年3期

孔罗巍 董海渊 彭晓鹏 丁世霖

【摘 要】 目的:探索昆明地区18-40岁男性慢性前列腺炎(Chronic Prostatitis,CP)患者中医症候、体质类型分布规律。方法:选择2017年7月至2018年7月于云南省中医医院泌尿男科医院门诊就诊的患者,确诊为慢性前列腺炎的患者发放《慢性前列腺炎中医证候及体质类型调查表》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前列腺炎症状评分(NIH-CPSI)表,在符合入选标准的300病例患者进行调研,将收集好的临床资料进行整理汇总,判断患者体质与证候类型,分析患者证型与体质分布规律;运用SPSS20.0 for Windows对数据进行聚类分析,得出结论。结果:昆明地区300例CP患者常见证型是湿热下注证101例(33.67%),气滞血瘀证93例(31.00%);常见体质是湿热质96例(32.00%),气郁质53例(17.67%),阴虚质37例(12.33%);前列腺触诊、前列腺炎常规与中医证型存在一定的相关性。结论:慢性前列腺炎患者以实性体质为主,常见体质是湿热质、气郁质;常见症候为湿热下注证、气滞血瘀证;前列腺形态及前列腺液常规是慢性前列腺炎中医辨证的延伸和补充,有一定参考价值。

【关键词】 慢性前列腺炎;体质学;证候学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7-8517(2020)6-0000-00

Abstract:To investigate the distribution of TCM syndromes and physical types in male patients aged 18-40 with chronic prostatitis(CP) in Kunming, and explore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them. Methods: local residents of Kunming who were admitted to the urology Department of the Yunnan Provincial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rom July 2017to July 2018 were selected. Patients diagnosed with chronic prostatitis were issued with the “Survey of Chronic Prostatitis Chinese Medicine Syndrome and Physical Type” and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Prostatitis Symptoms Scale(NIH-CPSI). The 300 patients who meet the selected criteria will be investigated and the collected clinical data will be compiled and summarized to determine the patient's constitution and syndrome type, and analyze the patient's syndrome type and physical distribution law; Using SPSS20.0 for Windows to make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data composition ratio, card square test and other methods, the conclusion was reached.Conclusion Results 101 cases (33.67%) were damp heat syndrome, 93 cases (31.00%) were qi stagnation and blood stasis syndrome, 96 cases (32.00%) were damp heat syndrome, 53 cases (17.67%) were qi stagnation syndrome, 37 cases (12.33%) were Yin deficiency syndrome, and there was a certain correlation between palpation of prostate, prostatitis and TCM syndrome. Conclusion the patients with chronic prostatitis mainly have solid constitution, the common constitution is damp heat and qi stagnation, the common symptoms are damp heat injection, qi stagnation and blood stasis, the prostate shape and the routine prostatic fluid are the extension and supplement of TCM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of chronic prostatitis, which has certain reference value.

Key words:chronic prostatitis; TCM syndrome type; constitution

慢性前列腺炎(Chronic Prostatitis, CP)属于成年男性常见生殖系统疾病,我国50岁以下成年男性患病率高[1],对CP发病率的流行病学调查研究发现绝大多数的CP患者小于40岁[2]。虽对其众多的发病机制已有相当程度的认识,但均无突破性进展。由于对 CP 的病因及发病机制缺乏深入的了解,西医治疗的效果较差。中医药治疗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但目前关于CP的中医辨证分型各家报道不一,很少专题流行病学调查;历代中医学家及现代医学家对慢性前列腺炎辨证分型多从症狀和体征,本研究通过对昆明地区慢性前列腺炎患者临床症状要素的调查,对现代社会条件下昆明地区慢性前列腺炎患者中医症候与体质分布规律的总结,对其有新的认识,以进一步指导临床用药,并为今后进一步制定或完善慢性前列腺炎中医证型标准与新药研究提供一定的理论依据。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定自2017年7月至2018年7月就诊于云南省中医医院泌尿男科门诊,符合慢性前列腺炎西医诊断标准的18-40岁男性患者300例为调查对象。

1.2 辨证分型标准

参照新世纪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创新教材《中医男科学》[3]制定的CP中医辨证分型标准。湿热下注证:主证:尿频、尿急,尿道灼热,阴囊潮湿,尿道口乳白色分泌物流出。次证:会阴不适,口苦口干,舌红苔黄腻,脉滑数。阴虚火旺证:主症:头晕眼花,腰膝酸软,失眠多梦,易遗精,咽干口燥。次症:形体消瘦,舌红少苔,脉细数。气滞血瘀证:主症:病程较长,情志抑郁,腹股沟、会阴少腹坠痛,小便赤涩。次症:排尿不尽感,腰酸乏力,舌质正常或有瘀斑,苔薄白,脉弦涩。肾阳虚损证:主症:头目眩晕,面色晄白或黧黑,腰膝酸冷疼痛,畏冷肢凉,性欲减退,阳痿早泄。次症:精神萎靡,疲乏无力,小便清长,完谷不化,五更泄泻,舌淡苔薄白,脉沉细。具备以上各证型诊断标准中的主症2项及次症1项和舌脉者,即可辨证成立。

1.3 病例纳入标准

自愿接受调查,年龄18~40岁的昆明地区男性患者,符合上述慢性前列腺炎诊断标准。

1.4 病例排除标准

无症状性前列腺炎、急性前列腺炎、良性前列腺增生症、前列腺癌、尿石症、神经源性膀胱、尿道畸形或狭窄、附睾炎、精索静脉曲张、腹股沟疝、直肠结肠疾病、耻骨炎、腰背肌筋膜炎、神经官能症、恶性肿瘤、恶性高血压等;合并严重的原发性疾病;过敏体质或对多种药物过敏者;无法合作者,如精神病患者严重的精神或心理异常。

1.5 研究方法

1.5.1 制作证候调查表

《慢性前列腺炎中医证候及体质类型调查表》统一制定过程中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行业标准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2012版》、新世纪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规划教材《中医外科学》[4]及《中医诊断学》[5]、新世纪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创新教材《中医男科学》[3]与《中医体质学2008》[6]、《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7]及中华中医药学会颁布的《中医体质分类与判定标准》[8]等相关文献等制定。

1.5.2 调查方法

对昆明地区CP患者采用统一的调查标准、使用统一的调查表格《慢性前列腺炎中医证候及体质类型调查表》,中医或中西医男科专业医师采用临床流行病学中的整群抽样方法,对符合标准的研究对象进行问卷调查且进行研究,并作质量控制。

2 结果

2.1 中医证型、体质分布规律

2.1.1 慢性前列腺炎患者中医证型分布规律

此次调查共收集病例300例,其中被诊断为湿热下注证101例(33.67%),气滞血瘀证93例(31.00%),阴虚火旺证56例(18.66%),肾阳虚损证50例(16.67%)。300例慢性前列腺炎患者以实性证型为主,湿热下注证最多。见表1。

经检验,P=0.00,阴虚火旺证、肾阳虚损证患者在年龄分布上存在统计学差异,阴虚火旺证患者多分布于23-28岁,肾阳虚损证患者多见于35-40岁。

2.1.2 慢性前列腺炎患者中医体质学分布规律

(Fisher确切概率法)

如表2,300例慢性前列腺炎患者以湿热质为主,达32.00%,其次是气郁质17.67%、阴虚质12.33%。经检验,P=0.00,9种体质类型在中医证型的构成比方面存在统计学差异,由表3及临床得出,湿热质多见湿热下注证,气郁质常见气滞血瘀证,血瘀质常见气滞血瘀证,平和质多见湿热下注证,阴虚质多见阴虚火旺证,痰湿质多见湿热下注证、肾阳虚损证,阳虚质常见肾阳虚损证,气虚质常见阴虚火旺证,特禀质因例数少,无统计学意义。

2.2 前列腺触诊情况分布规律

将前列腺触诊情况分为正常、饱满、扁平、体积变小、硬度增加、疼痛六种。见表4。

如表4,调查的患者中前列腺触诊形态饱满的患者最多,占总数的32.33%;其后依次是疼痛、扁平、体积变小,形态正常的患者最少,占8.33%。

2.3 前列腺触诊与各证型之间的关系如下表。见表5。

2.3.1 前列腺质地饱满与CP中医证型的关系。见表6。

经检验,P=0.00,前列腺触诊质地饱满的总体分布频率在四个证型是不等的或不全相等,存在统计学差异。采用Bonferroni法进行调整,α=0.008,四個证型间两两比较,经检验,湿热下注证与气滞血瘀证、阴虚火旺证、肾阳虚损证前列腺触诊质地饱满的总体分布频率有统计学差异(P<0.008),可认为湿热下注证前列腺触诊质地饱满的总体分布频率高于其他三组;气滞血瘀证与阴虚火旺证(P=0.159)、肾阳虚损证(P=0.115)前列腺触诊质地饱满的总体分布频率无统计学差异;阴虚火旺证与肾阳虚损证(P=0.829)前列腺触诊质地饱满的总体分布频率无统计学差异。

2.3.2 前列腺质地扁平与CP中医证型的关系。见表7。

经检验,P=0.00,前列腺触诊质地扁平的总体分布频率在四个证型是不等的或不全相等,存在统计学差异。采用Bonferroni法进行调整,α=0.008,四个证型间两两比较,经检验,湿热下注证与气滞血瘀证、阴虚火旺证、肾阳虚损证前列腺触诊质地扁平的总体分布频率有统计学差异(P<0.008),可认为肾阳虚损证前列腺触诊质地扁平的总体分布频率高于其他三组;气滞血瘀证与阴虚火旺证(P=0.903)、肾阳虚损证(P=0.289)前列腺触诊质地扁平的总体分布频率无统计学差异;阴虚火旺证与肾阳虚损证(P=0.400)前列腺触诊质地扁平的总体分布频率无统计学差异。

2.3.3 前列腺体积变小与CP中医证型的关系。见表8。

经检验,P=0.01,前列腺触诊质地体积变小的总体分布频率在四个证型是不等的或不全相等,存在统计学差异。采用Bonferroni法进行调整,α=0.008,四个证型间两两比较,经检验,湿热下注证与气滞血瘀证、阴虚火旺证前列腺触诊质地体积变小的总体分布频率有统计学差异(P<0.008),与肾阳虚损证前列腺触诊质地体积变小的总体分布频率无统计学差异(P=0.001),可以认为肾阳虚损证患者前列腺触诊质地体积变小的总体分布频率高于湿热下注证;气滞血瘀证、阴虚火旺证、肾阳虚损证前列腺触诊质地体积变小的总体分布频率无统计学差异。

2.3.4 前列腺质地硬度增加与CP中医证型的关系。见表9。

经检验,P=0.00,前列腺触诊质地硬度增加的总体分布频率在四个证型是不等的或不全相等,存在统计学差异。采用Bonferroni法进行调整,α=0.008,四个证型间两两比较,经检验,气滞血瘀证与湿热下注证、阴虚火旺证、肾阳虚损证前列腺触诊质地硬度增加的总体分布频率有统计学差异(P<0.008),可以认为气滞血瘀证前列腺触诊质地硬度增加的总体分布频率高于其三个证型;湿热下注证、阴虚火旺证、肾阳虚损证前列腺触诊质地硬度增加的总体分布频率无统计学差异。

2.3.5 前列腺质地硬度增加与CP中医证型的关系。见表10。

经检验,P=0.00,前列腺触诊疼痛的总体分布频率在四个证型有统计学差异。采用Bonferroni法进行调整,α=0.008,四个证型间两两比较,经检验,气滞血瘀证与湿热下注证、阴虚火旺证、肾阳虚损证前列腺触诊质地硬度增加的总体分布频率有统计学差异(P<0.008),可以认为气滞血瘀证前列腺触疼痛的总体分布频率高于其三个证型;肾阳虚损证与湿热下注证、气滞血瘀证、阴虚火旺证前列腺触诊疼痛的总体分布频率有统计学差异(P<0.008),湿热下注证与气滞血瘀证前列腺触诊疼痛的总体分布频率无统计学差异(P>0.008)。

2.4 前列腺液常规与中医证型的关系

嘱受检者禁欲3天以上行前列腺按摩取前列腺液,用载玻片承接标本送检。先用低倍镜进行大体观察后再行高倍镜观察,记录卵磷脂小体的数量及分布,观察白细胞的数量。白细胞<10/HP为非炎症感染,白细胞≥10/HP为炎症感染;卵磷脂小体≥+++为正常,卵磷脂<+++为卵磷脂小体减少。白细胞及卵磷脂小体在各证型中分布情况如表11。

经检验,四个中医证型与前列腺是否存在炎症感染无统计学差异(P=0.27),与卵磷脂小体是否减少存在统计学差异(P=0.00)。

5 讨论

本调查结果初步显示, 300例CP患者以实性证型为主,最常见证型是湿热下注证101例(33.67%),气滞血瘀证93例(31.00%);孙自学教授认为脾肾虚为慢性前列腺炎发病之本,湿热为发病之标,瘀滞是本病进一步发展的病理反应、必然结果[9],曾庆琪教授[10]认为本病主要病理变化是湿、热、瘀、虚,相互转化、相互夹杂,肾虚是本,湿热为标,气滞血瘀贯穿始终;崔云教授[11]认为本病的主要原因是湿热瘀,湿热循经下注,导致前列腺腺体反复充血,长久导致气滞血瘀;昆明地区饮食偏辛辣,饮酒量多,蕴生湿热,流注下焦,或饮食不节等不良生活习惯,导致本病反复发作,多见湿热下注证、气滞血瘀证。

体质早在《内经》中有所描述,如“五形之人”,各医家认识到体质对疾病的性质、发生、发展、转归有重要影响,如李柱等[12]研究发现急性缺血性中风最主要的中医证候为风痰瘀阻证,大多数体质为痰湿质、湿热质或血瘀质;宋银枝[13]观察原发性高血压病患者发病率最高的当属阴虚质及痰湿质类型;沈佳等[14]针对痰湿质、湿热质及夹杂气虚质类型的非酒精性脂肪肝采用益肾健脾、化痰泻浊的治法,痊愈率较高。疾病发生与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机体的体质状况。体质在许多的情况下决定着机体对某些疾病的易患性和病变过程的倾向性[15]。不同体质的人群对不同种类型疾病的易感倾向性,要对某个人进行个体化的诊疗,必然先对其体质进行辨识。体质与证有着内在的、密切的联系,昆明地区CP患者湿热质多见湿热下注证,气郁质常见气滞血瘀证,血瘀质常见气滞血瘀证,阴虚质多见阴虚火旺证,阳虚质常见肾阳虚损证,体现了体质对疾病“证”的影响,是体质易感倾向性的表现。《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曰:“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中医倡导“未病先防”的防治思想,通过应用“治未病”的思想,提前调理体质。王琦老师[16]认为,体质具有相当稳定性,也具有一定的动态可变性,体质是可调的。通过调查慢性前列腺炎患者体质分布,治疗时可以个体化、针对性的体质调护、干预,防患于未然,无病之时调整生活、饮食等习惯进行调养,欲病之时治其先,“既病防变”,从而恢复相对平和的健康状态。

本研究调查显示,湿热下注证患者前列腺触诊质地多见饱满,肾阳虚损证患者前列腺觸诊质地扁平、体积变小多见,气滞血瘀证患者前列腺触诊常见质地硬度增加、触诊疼痛。前列腺触诊是男科最常用的临床检查之一。秦国政教授[17]认为慢性前列腺炎属于疮疡的内痈,因湿热发病者表现为红、肿、热、痛,分泌物增多;气不通则肿、血不行则痛,气滞血瘀证者前列腺触诊硬度增加,疼痛;给湿热下注证与前列腺饱满及气滞血瘀证与前列腺硬度增加、疼痛存在相关性提供了依据;正气虚者慢性前列腺炎表现为腺体缩小、质软或平陷、无痛、前列腺液质稀量少且不易取出;肾阳虚损证与前列腺扁平及前列腺体积变小存在明显相关性,有较大提示意义。前列腺热、肿大与湿热下注证的关系,痛和炎性结节与气滞血瘀证的关系已经为多数医家接受并被编入国家标准[16]。

本研究显示,CP四个中医证型与前列腺是否存在炎症感染无统计学差异,与卵磷脂小体是否减少存在统计学差异(P=0.00)。范黎柏[18]通过研究认为CP中医证型与常规检查白细胞计数经统计学处理无明显相关性;卵磷脂小体是前列腺炎正常成分,是健康指标、人体正气充足的体现,SPL 数量减少与肾虚具有一定的相关性[19]。单纯依靠白细胞及卵磷脂小体计数难以准确反映 CP 疾病的真实状况和严重程度[20]。前列腺液常规检查不能作为前列腺炎疾病严重程度的评估指标,实验室检查只能作为中医辨证手段的延伸和补充。

本课题通过调查研究对昆明地区CP患者的体质与证型分布规律及关系有一定的认识,前列腺触诊及前列腺常规检查对CP中医辨证分型有一定参考意义,是中医辨证手段的延伸和补充。本研究仅为初步调查工作,有待进一步大样本、多中心的研究进一步研究慢性前列腺炎的中医证候学与体质学的规律。

参考文献

[1]Liang CZ,Li HJ,Wang ZP,et al.The prevalence of prostatistis-like symptoms in china[J].The Journal of Urology,2009,182(2):558-563.

[2]米華,陈凯,莫曾南.中国慢性前列腺炎的流行病学特征[J].中华男科学杂志,2012,18(7):579-582.

[3]秦国政.中医男科学[M].北京:北京中医药出版社,2012.

[4]李曰庆,何清湖.中医外科学[M].北京:北京中医药出版社,2012.

[5]李灿东,吴承玉.中医诊断学[M].北京:北京中医药出版社,2012.

[6]王琦.中医体质学2008[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9.

[7]郑筱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M].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

[8]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体质分类与判定标准[M].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9.

[9]孙自学,李鹏超.基于本虚标实的病机论治慢性前列腺炎[J].新中医,2017,49(7):183-184.

[10]杨凯,朱勇,曾庆琪.曾庆琪教授辨治慢性前列腺炎经验[J].世界中医药,2014,9(01):59-60,63.

[11]郜都,崔云.崔云教授治疗慢性前列腺炎经验撷菁[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4,32(05):1118-1120.

[12]李柱,王清峰,吴银玲,等.200例急性缺血性中风(中经络)患者中医证候与中医体质辨识相关性研究在研究[J].中医临床研究,2016,8(17):15-17.

[13]宋银枝,叶仁群,宋群利,等.498例原发性高血压病患者中医体质特点及与证候的关系[J].中医药导报,2012,18(9):10-15.

[14]沈佳,薛博瑜,方南元,等.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中医体质辨识及益肾运脾、化痰泄浊法的干预作用[J].河南中医,2016,36(12):2120-2123.

[15]王琦.论中医体质研究的3个关键问题(下)[J].中医杂志,2006,47(5):329-332.

[16]王琦.中医体质学学科发展述评[J].中华中医药杂志,2007,22(9):628.

[17]秦国政,张春和,李焱风,张富刚,等.基于疮疡理论论治慢性前列腺炎专家共识[J].中医杂志,2017;3(58):447-450.

[18]范黎柏.慢性前列腺炎中医证型与症状指数前列腺液常规相关性研究[D].广东:广州中医药大学.2009.

[19]朱勇,曾庆琪,施勇,等.前列腺指诊和前列腺液常规参数与CP中医证型的相关性.时珍国医国药,2014,25(2):507-509.

[20]潘秀芳,黎滨,王玉丰.前列腺液中白细胞、卵磷脂小体与慢性前列腺炎病情程度的相关性[J].贵阳医学院学报,2015,40(4):404-406.

(收稿日期: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