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电视剧艺术水平的因素分析

2020-09-12 14:29:34 卫星电视与宽带多媒体 2020年13期

李美莹 张宁

【摘要】电视剧文化可以直接反应一个国家、民族的文化、审美、精神内涵。在资本全球化的进程中,西方文化思潮的冲击下。越来越多的影视剧作品,开始进入了我国人民的视野之中,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人民思维形式的转变。我国大量的文艺作品在创作结构、类型题材上。受其影响,逐渐发生了变迁。本文试通过分析中美部分电视剧案例作品存在的差异性如:叙事策略、审美角度、社会背景、文化内涵等角度,解读影响电视剧艺术水平的因素。

【关键词】电视剧;叙事策略;文化内涵;差异性

中图分类号:TN9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0348(2020)013-128-03

Factors affecting the artistic level of TV dramas

Li Meiying  Zhang Ning

(Xi'an Institute of Foreign Affairs, School of Humanities and Art, Xi'an, Shaanxi 710077)

Abstract: TV drama culture can directly reflect the culture, aesthetic and spiritual connotation of a country and nation.  In the process of capital globalization, the western cultural trend of thought under the impact. More and more film and television works, began to enter the vision of our people, implicitly affecting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people's thinking form. A large number of literary and artistic works in China are in the creation structure, type theme. As a result, changes have gradually taken place. This paper tries to analyze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some OF the TV drama case works i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such as: narrative strategy, aesthetic angle, social background, cultural connotation and other angles, to interpret the factors that affect the level of TV drama art.

Keywords: TV Drama; Narrative Strategy; Cultural Content; Differences

1. 社会形态、历史传承、制度差异造就作品精神内核的差异性

中美之间不同的社会形态、历史传承及制度差异,造就了两国之间的电视艺术作品的差异性。美国崇尚的是自由主义故而其电视剧作品文化内核多倾向于表达冒险精神、自由精神以及个人的英雄主义等“美利坚精神”。且美国电视剧的运作方式本质上是资本的商业化运作,这就奠定了其核心原则是追求“资本”的最大化,一切为了“资本”服务。美国常常被称作“没有童年的成人”,是“一夜之间长大的”。其作品并没有过多的“寻根性”,故而其电视剧作品多聚焦于现实题材和科幻题材、关注于社会的矛盾冲突及阶级的对立性如《权力与游戏》、《急诊室的故事》、《24小时》,沉浸于自由主义与个人英雄主义的狂欢。中国由于两千年的传统文化都纠缠于关于“美”与“仁”的统一,儒家思想、禅宗、道家思想耳濡目染的侵染,使其作品多立足于传统美学上的延展点。儒家思想为典型性的伦理剧,多表现个人与社会关系、社会道德的纠葛,作品《乡村爱情》、《都挺好》,力图的展示的是传统美学价值体系的“真”“善”“美”。道家美学体系下的武侠剧,多表现行侠仗义的江湖义气,忧国忧民天下为己任的壮志豪情和豁然闊达的人生观,如《笑傲江湖》、《天龙八部》等。中国电视剧作品还着力于塑造集体主义精神,这其实都离不开传统美学中儒家思想的伦理文化致力于集体主义,且被统治者所认同。包括在疫情期间出现的某些文化现象,如:医生护士剃头出征抗击新冠病毒,传统意义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留辫不留头”。到现在该符号发生了一些变迁,“进派出所剃头”,“当兵剃头”“出征疫情剃头”其实都是在某种意义上削弱个人意识,增强群体认同,而为群体服务,它也变相的创造了一种新的语境。

但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在表现现实题材层面能够紧紧抓住社会矛盾的尖锐冲突点,力图通过电视剧作品讽刺阶级间的矛盾,社会制度本体的桎梏。更想表达的是绝对的自由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故而其作品更加深刻刺骨,如《越狱》则是“无政府主义”者式的“狂欢”话语权的阐释。而中国由于体系下的限制,其关于社会作品更多的还是停留在关于人文、伦理的探讨和延申。对于某些具有讽刺性的作品,如最近大火的《我叫余欢水》,看似在讽刺某些社会矛盾,但本质上则是无关紧要的隔靴挠痒,最怕沦为小布尔乔亚的无病呻吟。如此悲观的想,那么“余欢水”像是在用自己极端的方式反抗阶级间难以逾越的横沟。我们在此间看到了许许多多的“过街老鼠”,但,寓言终究是寓言,隔着玻璃看看热闹就够了。一边看剧正襟危坐,一边笑话老鼠的鄙陋......

2. 从叙事范畴看影响电视剧艺术水平的因素

以女性视角为着力点的电视剧开始呈现主流状态。随着女性意识的崛起以及女性主义的发展,近年来,中美电视剧将视角聚焦于女性的角度,讲述女性主体地位的电视剧以井喷状出现。但由于两国女性主义的不同解读也导致了两国女性电视剧的设定也有着千差万别。相同的是,两国都以大量的篇幅来叙述女性或是在职场或是在意识层面的认同感机制。中国从《宫》《杜拉拉升职记》开始萌芽,到《甄嬛传》的热播,再到后续的《延禧攻略》。借女性角色的成长历程,来讲述女性在社会意识层面的觉醒。这些作品除《杜拉拉升职记》外,某些本质上,并没有脱离依附男权,似乎是在讨好“男权”,有着物化女性本身的意味。似乎所做的形式有着向“男权”妥协的意味。美国的电视剧作品《绝望的主妇》,看似是围绕着丈夫的认同感机制,进行的意识崛起。但其在故事内核的最终呈现上,是以自我为核心的前提下,尊重并理解“男性主义”的权威,其脱离了传统的意味上依附男性的“旧女性,”取而代之的是“新女性”角度。再如《了不起的麦瑟爾夫人》《丑女贝蒂》《杀死伊芙》已然能完全站在女性的视角去权衡世界,不在受到男权的掣肘,独立、自主的新女性形象在作品中阐释的较为完整。值得关注的是,中美两国近几年,关于女性的影视作品,都能够看到挑战男性的权威的表达。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作品更加注重展示女性的精神状态,表现女性的社会价值。中美两国的女性作品中都表现出了作为女性自己应有的进取意识与社会责任,力求消除性别差异化。她们追求社会地位、身份认同和不“被审视”的权力。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社会,我们都不能否定女性在社会进步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她们是维系社会关系的主要力量。

中国的玄幻剧与美国的科幻剧的精神内核差异。中国玄幻剧侧重于浪漫主义的爱情,忠贞不渝的友情、和道家美学思想观里独有的侠义精神。美国科幻剧往往是设置情节来彰显“美利坚精神”的个人英雄主义,作品内核探讨的是人性背后的寓意和个人社会价值。在玄幻剧的故事的基点建构和人物形象的丰满度,中国似乎略逊于美国,有些差强人意。近几年出现的玄幻剧、穿越剧、科幻悬疑剧等新的电视剧类型所创造的崭新故事世界,在某种程度上正是电视剧、网络剧类型良性“对话”后的结果。随着粉圈文化的盛行和青年亚文化的地位提升,中国的玄幻剧有了些微妙的变化。现在的大多数玄幻剧作品似乎是“玄幻剧”+“穿越剧”的组合形式。如《陈情令》它将作品的世界似乎构建在某些历史演义上,进行了二次创作,且夹杂了大量的悬疑、烧脑的成分。还有一些作品以IP改编的形式,融入了许多网游,网络文本的二次创作。使得玄幻剧的受众分层更加清晰且“年轻化”。但遗憾的是无论是人物的建构还是它故事基准的创作似乎开始进入了瓶颈期,其故事似乎已然模式化、死版化,脱离不了“屌丝逆袭”的励志爽剧或沉溺“甜蜜漩涡”的爱情故事。且人物的形象过于脸谱化、呆板化。影视公司宁愿以演员为主体,而不是去思考剧本的创新创作,且选角的标准不再参考演技,而是颜值和“流量”数据。

美国电视剧作品个人主义的群像塑造和中国电视剧作品集体主义的小人物英雄主义建构。美国社会的现代性远甚于中国社会,其社会发展也大大领先于中国社会,因此现代性在时间维度上的“现时性”和空间维度的“碎片性”对于美国电视剧的创作和生产,产生了决定性影响。正是由于此种现代性叙事差异,美国电视剧更亲赖于碎片化叙事。非线性叙事的手段,在每集的剧情创作上更加夯实,人物形象更加立体,矛盾冲突点更加凸显。所以其采用了群像塑造,来代替单个主角的传统叙事。使得剧情扑朔迷离,难以捉摸。如《权力与游戏》“主角”可能在下一集就会被抹杀,且单集播放的形式能够及时的获取受众对于作品的意向,从而实现及时的更改或补充剧本,使其受众粘贴度更高,依赖性更强,且更稳定。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影视剧作品,开始有倾向于“集体主义”如《复仇者联盟》系列,超级英雄不在单一作战,而是联合对抗同一个反派。《行尸走肉》中,在城市全部沦陷在丧尸手中时,男主并没有以往常的美剧剧情走向形式站出来拯救世界,而是与同伴一起重建家园,美国影视作品带上了些许的集体主义色彩。中国的集体主义,最宏观的表达便是“主旋律电影”。重大的革命历史题材,个人命运与国家的生死存亡联系于一体,如《建党伟业》、《建国大业》。但其表达的都是“伟人”们的历史视角。随着全球化的进程,西方文化对本土文化的不断冲击。“主旋律”电影的叙事策略也有了转变。更多的影视作品开始着眼于小人物的视角,在塑造集体主义中的个人英雄。如《士兵突击》《我的兄弟叫顺溜》,就塑造了集体抗战中的个人英雄。再如《流浪地球》《战狼2》,掀起了一股“自嗨”式的个人情怀与个人英雄主义的狂潮,本质是增强文化自信力。再如《我和我的祖国》影片,第一次在国庆档表现主旋律电影时,采用了看似与主题毫无关系却与时代息息相关的几个角色,却隐喻每个人都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其本质是,在面对外来文化的冲击时,增强个体对于社会文化的认同,个体对于自身的文化认同和身份认同。

3. 结语

中美电视剧作品的差异性,本质上是国家意识形态的不同。但电视剧艺术水平的标准不该受到其制度及体系的桎梏。反而电视剧的文化应该反作用于社会形态之上,表现一个国家、民族的文化以及审美情趣与文化内涵或是该民族信奉的精神内核。无论是题材或者类型上,尽管导演的个人风格会对电视剧作品的艺术水准产生较高的一个导向性作用。但笔者认为一部作品的好坏仍是该立足于本国的社会心理结构和审美趣味之中,在此基础上,其作品背后的文化内涵,社会隐喻是否深刻。如表现女性主义作品中,是否能够完全独立的以新女性角度出发,或是在社会上引起女性思潮的新思考。如现实题材作品,能否直入人心醍醐灌顶,敢于指出社会桎梏,阶级矛盾,体系桎梏。究其根本,电视剧艺术水准的高低,该是其作品背后的文化内涵、精神寓意、社会语境上的思辨。

注释:

[1]李美莹,张宁.西安外事学院人文艺术学院,广播电视编导1706班学生.

[2]张艺冰.浅析中美电视剧中的女性主义抗争[J].新乡学院学报,2014,31(05):51-53.

[3]张斌,潘丹丹.对话与共生:融媒体语境下电视剧的类型景观与创新逻辑[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9,41(02):90-95.

[4]熊宇飞.中美电视剧叙事差异解读[J].当代电视,2008(11):58-59.

参考文献:

[1]Biber, D., Conrad, S.& Cortes, B. If You Look at…: Lexical Bundles in University Teaching and Textbooks

[2]张艺冰.浅析中美电视剧中的女性主义抗争[J].新乡学院学报,2014,31(05):51-53.

[3]熊宇飞.中美电视剧叙事差异解读[J].当代电视,2008(11):58-59.

[4]张斌,潘丹丹.对话与共生:融媒体语境下电视剧的类型景观与创新逻辑[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9,41(02):90-95.

[5]吴恙.浅析中美电视剧差异[J].艺术科技,2017,30(05):110.

[6]庄琦春.中美电视剧人物生命价值的社会文化学分析[J].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2011,33(02):40-43+58.

[7]刘迎红.中美热门电视剧的文化透视[J].新闻爱好者,2011(02):58-59.

[8] 朱玲玲.浅析美国电视剧为何走红中国[J].电影文学,2008(05).

[9]刘晓彤.中美电视剧英雄主义差异分析[J].视听,2015(11):86-87.

[10]何流.传统美学精神的复归与艺术批评之重构——思考当下电视剧改编创作的新维度[J].西部广播电视,2017(16):9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