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乎

2020-09-14 12:03:33 神州·上旬刊 2020年9期

李雨潼

当你软软糯糯唤我一声姐姐时,我就知道,我已经沦陷在你的魔掌之中了。

——致我最在乎的人

你出生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当我用手勾起你小小的、红彤彤的手时,我便感受到,你是我这一辈子中最在乎的人。应是姐妹心灵相通罢,沉睡的你醒了,看了我一眼,又睡了过去。

你一岁了,正是蹒跚学步的年纪。每当我放学回家,你便从沙發上下来,张开双臂,慢慢地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绽放着天真可爱的笑容。而我,卸下一身的疲惫,来迎接你,当我抱起你时,你会在我脸上“吧嗒”亲一口,只消这一个动作,我的心就彻底的化了。

那一刻,我知道,我在乎你。

你两岁了,是调皮捣蛋的年纪。可能是因为我的学习用品对你来说太新奇,你经常拿着我的笔乱涂乱画,哪里都能成为你的画布。不管是在我的作业本上,还是在我刚洗干铺好的床单上,都会留有你的“佳作”。全凭你对世界的朦胧未知和丰富的想象力,画出了一本属于你的《山海经》,有的看着像是一只乌龟,但却没有一只完整的头,有的我看着像一阵龙卷风,但你却指着书上的小白兔给我看……对于你的《山海经》,我可真是一点都看不懂哇。而对于我床单上的“佳作”,我也只能一笑而过了,谁让你是我最在乎的人呢?

你三岁了,是上幼儿园的年纪。让我很意外的是,你竟然没有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吵着闹着要和妈妈一起进去,而是和我们说了一声再见,就背上装着衣服的小书包,上学去了。真是和我当年有一拼啊!不过我是看中了幼儿园的荡秋千,而你是看中了幼儿园印着精美图片的书。你放学回家,一进家门就叽叽喳喳对我说个不停,就像是一只飞过长途归来叙说途中美景的小麻雀一样。看到我在乎的小人儿回来那么高兴,我也放心了。

现在,你四岁了,想法也有很多与我不同的地方了,你学会了抵抗。有时我让你放下手中的笔去背唐诗、学英语,你却赖在我身边死活不走,还想像以前一样,和我一起玩闹,但是,我初四了,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陪你了,只有在周六周天抽出一小点时间去陪你。你总是在我硬把门关上以后向妈妈哭着走去,我的心也随着你的哭声在颤抖。对不起了,我在乎的小人儿。

我在乎的小女孩儿,请你快快长大,我们一起去游荡四方与天涯。

指导教师:薄尊瑞,河口区河安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