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元素在现代音乐创作中的发展与传承

2020-09-14 12:03:33 神州·上旬刊 2020年9期

摘要:我国穿汉服、学习古典舞、发展国风歌曲、购买古典文化产品等行为越来越普遍,这反映出融合了中国传统元素的文化产业在近年的扩大,从现代音乐创作上来说,如何做好中国传统元素的发展与传承,这正是我们所要思考的问题。

关键词:中国传统元素;现代音乐创作;歌词;风格;乐器

近年来火爆的国风流行乐曲层出不穷,广大年轻人对古风歌曲的追捧和喜爱也体现了这类歌曲的市场价值,也是我国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提升的展现,将中国的传统元素融合在现代音乐创作,这也是我等音乐学子在新时期,结合新型的现代音乐创作形式发扬传统文化之美的内心祈愿。另一方面,无论是《芒种》的“一想到你,我就……”还是《菊花台》的“菊花台,满地伤……”这些一句就映入人心的音乐之美也离不开其中中国传统元素之美,下面我就各方面展开分析[1]。

一、中国传统元素在音乐创作风格中的发挥

我国的古典审美偏向婉转、悠扬、灵动的风格,而天人合一、随和自然的和谐追求,也在现代音乐创作中有了广泛的应用,将其融入到作品中,丰富了音乐创作的精神内核,强化歌曲的古典曲风和特殊美感。

从流行音乐的发展来看,自周杰伦作曲的《东风破》引爆亚洲对“中国风”音乐的喜爱,其中的第一句“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就逐渐将听众带入到歌曲中塑造的祥和、淡淡哀婉的感情之中,而其中浓郁的国风氛围更是向听众展现了中国传统元素和现代音乐创作的融合之美[2]。

到后来这类歌曲在中国乃至全球盛行,引领了融入中国元素完成音乐的创作狂潮,我国国内的古风歌曲就是随之催生的。《断桥残雪》、《庐州月》等许嵩的国风作品整体呈现的轻吟浅唱、淡淡忧伤的创作风格之中,也有“断桥”、“残雪”、“月”等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元素的渗透,展现出独特的古风与现代结合的美感。

国外许多歌曲的中西合璧,也绽放了现代音乐创作的新活力。例如《If You Feel My Love》将浑厚、腔调氛围十足的戏腔男声,与自由表达爱意和意见的英文女声,融合在一起,形成独具辨识度的歌曲。在语句紧凑、旋律抓耳的英文流行歌之中,中国元素的加入加强了歌曲的厚度,丰富了审美感受[3]。

二、中国传统元素在音乐歌词中的应用和创新

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发展之中,中国传统元素逐渐丰富,具有特别的美感,而在现代音乐的歌词创作中,对传统元素的化用是一类重要的应用和创新内容。

我国的诗词歌赋和语言表达形式丰富,在传统音乐发展中就有词融入曲用以演唱的文化传统,例如苏轼的《水调歌头》在宋代作为谱曲配的曲词来演唱,其中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寄托了多少古人的团圆渴盼,而那时距离是最大的阻碍。发展到现代,王菲的《但愿人长久》也是中秋节的必备曲目,寄托了当代分分合合的男男女女对“人长久”的渴盼,岁月和太多太急的变化是现在最大的阻碍。一首歌词,不同年代的人从中读出自身的感受,但带来的感动却依然强烈,焕发出古今各色的音乐之美。

除了直接引用的应用方式,还有一些化用、合用的创新音乐歌词创作。例如方文山在《发如雪》之中对多首古诗词和古典元素的化用,“发如雪”化用自李白的“朝如青丝暮成雪”,“繁华如三千东流水”则来自传统文化之中对流水东去、繁华易逝的常有感触。“纵然青史已成灰”化用自古代将历史记录在青色的竹简上,而等到青史成灰,已然时过境迁、年代久远了。这样将中国传统元素化用进歌曲的歌词,将其与现代的音乐创作做巧妙的结合,焕发出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的新的活力,与歌词的曲调、曲式共同展现创作者所要营造的音乐氛围和表达内容。在现代音乐创作者对中国传统元素做创新式重新演绎的过程中,丰富了音乐歌词的表达方式,融合了当代新型的表达方式和传统表达方式,与中国先祖和名家专家做对话,让历史长河的上下流域的人通过音乐创作和歌词创作展开了心灵的沟通和理解,这正是当代发展壮大的中国所需要的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

三、中国传统元素在音乐乐器演奏中的继承和发展

琴、棋、书、画作为古代文人墨客的文房四宝,也是他们创造和发扬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的必备工具,其中,各种传统乐器所表演的音乐更是文人所必须的审美体验,熏陶他们的精神,陶冶他们的情操。

白居易在被贬到偏远之地时就对“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有过叹息,而后的浔阳江头的夜遇琵琶女,则充分满足了他的音乐审美需求,和被贬、仕途不顺、告别朋友的孤苦伶仃。琵琶女的音乐表演带来的力量震撼了当时的古人,而他们“相逢何必曾相识”的遇见也成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元素,在现代文化的发展之中,《琵琶行》成为学生的必背古文,而嘈嘈切切错杂弹也成为琵琶乐器演奏的重要形容方式,在新时期焕发出新的生机。奇然等人同名改编的古风歌曲《琵琶行》,其中达到词曲化用,和各种古典乐器的融汇,是现代音乐乐器演奏对中国传统元素的继承,同时体现了古典和现代的美感。

而人们欲罢不能的歌曲《芒种》,则满含了中国传统元素在音乐乐器演奏中的各种发展。其中古筝、琵琶等古典乐器,与现代的电子鼓点、节拍和小提琴等共同构成了这首歌混杂交融、曲折动人的特色曲风。其中各种具有浓郁古典氛围感的事物,例如演奏的乐器、创作的歌词和婉转的唱腔,都被創作者与现代流行融合到一起,而听者仿佛也被带入到“恨情不寿,总与苦海囚”的境地之中,这正是中国传统元素在现代音乐创作中的优秀发展案例,也是这首歌从流行音乐中脱颖而出,获得广泛传唱度的重要原因。

以上从音乐创作风格、歌词和乐器三方面,分析了中国传统元素在现代音乐创作中的发展与传承,展现了当下的创作成果和这种创作方式的良好效果。

参考文献:

[1]传统曲式“结构力”在现代音乐创作中的发展与演变探讨[J].牟乔.艺术教育.2019(12)

[2]浅谈中国传统戏曲演唱技巧在民族声乐演唱中的运用[J].祁瑞云.大众文艺.2016(08)

[3]大学生“中国传统戏曲艺术欣赏”选修课建设的思考[J].景安东,黄小琼.中国科技信息.2006(04)

作者简介:朱日东(1971.12.4-)男,壮族,本科,广西来宾市忻城县文化馆,研究方向:民族音乐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