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东方语境下的中国山水画之美

2020-09-14 12:03:33 神州·上旬刊 2020年9期

摘要:中国的山水画是在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的滋养下孕育生长的,它的产生,发展和壮大都离不开东方文化的大环境,中国的绘画作品饱含着丰富的东方思维。众所周知,不管是传统的山水画家还是现当代的山水画家,都在作品的创作中寄托着丰富的个人情感,用笔的皴擦点染,墨色的深浅浓淡,线条的粗细变化都在有意和无意间传递着中国绘画的绝世无双的美。中国画的美,体现在精神上,体现在笔墨上,体现在章法上,古往今来,无数的绘画名家在艺术的沃土里辛勤创作,描绘千变万化的自然山川之美,抒发个人在人生旅途上的切身体悟!

关键词:东方语境;中国绘画;美感

1 东方语境下的中国山水画

中国的山水画是对中国大好河山的赞美,也是对画家心中丘壑的描绘,用笔抒情,以画润心。众所周知,中国山水画是带有浓厚中国特色和中国韵味的绘画体系,工整细腻,百看不厌的工笔山水画和气势磅礴,率性而作的写意山水画在诗书画印的完美统一映衬下源远流长。

2 中国山水画的美学探究

2.1表情达意,抒发真我的精神之美

山水画的创作特别注重意境的表达,也特别注意留白的处理,画面特别强调虚与实,黑与白,有与无的表现与布置,画面的精心布置和经营紧紧贴合着中国的哲学理念中阴阳辩证观。蒋勋先生曾经在《美的沉思》中论述“为了诗意的弥漫,客观的落笔要越少越好,因此,“空白”出现了,只有中国人知道是虚,虚并不是没有,而是实的互动”。庄子曾有言“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中国画艺术中的空白,表达是山水画家更大的对自然的谦虚和对人生的无限的向往,这种虚空之美恰好使得中国山水画作中的情境更加深远。同时,中国山水画家在创作过程中非常重视“因心造势,因心造境”,最终达到内之我心和外在之物的自然和谐。在山水画的构思与创作中,画家挥毫笔墨沉浸其中,既要体现山川之物的生机也要表现个人思想的精神,体现山川之妙的同时又不忘寄托个人的情思,可谓是中国文人墨客情思中最深刻的积淀,山水画家在布局和构思中都不忘对意境的营造,绘画作品中传达出来的空灵、诗意、秀雅、温润、和谐给观者持久的艺术感染,画家在老庄的思想的影响下追求虚无之境,在儒家的思想的影响下表达入世之态,在禅宗的思想的影响下追求苦修亦或是顿悟的出世之趣。千年以来,山水画家在“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箴言的指导下进行创作,在参悟自然山川之美的基础上加以个人的潜心创作给后世山水画提供了灿若繁星的东方美学范式。

2.2 皴擦点染,墨分五色的笔墨之美

中国山水画中对艺术形象的表达,艺术形式的塑造,是在山川自然的应物象形,传移摹写中加以经营位置和骨法用笔营造出的一种气韵生动的效果。早在唐朝,著名的画家、绘画理论家张彦远针对笔墨问题提出了“皆本立意,而归乎用笔”的论述。五代后梁的山水大师荆浩在其古代山水理论的经典之作《笔法记》中提出了“气、韵、思、景、笔、墨”六大绘画要素,在山水画领域对谢赫的六法论既有继承又有创新,丰富了中国山水画理论的发展。元代赵孟頫在长期的实践和体悟中提出了“书画同源”的理论,他强调在作画的过程中强调书法用笔,追求书法中的笔情墨趣。清朝著名的画家、书法家恽南田也对笔墨问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有笔有墨谓之画”。中国山水画的特有的笔墨语言更加注重对主观情感的表达,强调抒发个人心中的逸气,关乎中国山水画中的笔墨之美受到作者所处时代,学识修养,个人爱好和地域状况的影响,南方山水体系大多使用水润秀雅的笔墨语言,而北方相对而言多使用比较雄强浑厚的笔墨语言,自然丘壑的情与趣在山水画家笔与墨的调和之中得以生动体现。然而,光有笔墨还是不够的,中国山水画中的山水布局也在山水画的创作中起着重要地位,如果一幅山水画中没有章法而只存笔墨,那么此幅作品只能算的上“空的其形”。反之,如果一幅山水画中没有笔墨趣味而只有章法布局,则画作就仅仅是“只可远观”,不足以充分表现出中国山水画的内在的精神气质。中国山水画布局章法中的对立统一与哲学体系中所讲的“矛盾”有着很多相似之处,画家身处秀美淡雅或者是层峦浑强的山川之中,要想创作出一幅气韵生动的绘画,必须立定精神,合理布局,协调各种关系,比如说“开合,主宾,聚散,收放,阴阳,纵横,动静”等等,中国山水画的章法布局要在宏观把握和具体规划的基础上加以深思,突出主题,表达意境。在画家创作过程中,笔墨情趣和章法布局达到完美的统一才更有利于创作出体现自然山川精神的山水画作。画家善于在布局构图中运用虚实,黑白等种种对比关系,以虚称实,以实显虚,以白称黑,以黑显白,以动称静,以静显白,在各种关系的对比表现中营造出虚实相生,黑白相应,动静结合的画面意境。

结语

敦煌的汉、魏时期的壁画中可见山水画的端倪,直到隋代展子虔《游春图》的问世确定了山水画的独立,展现出了一种完全不同于西方绘画的特有透视方法和东方美学范式。山水画家于近看和远观中体悟“远取其质,近取其势”的妙处。清费汉源在《山水画式》中曾有叙述加以解释:“深远是于山后凹处染出峰峦重叠数层者是也”。山水画家画法多表现多种层次的纵深关系,曲折深幽,起伏多变,藏露结合,意境深远。在中国这片艺术的沃土之上,山水画得以文学与书法的充分滋养,看似画画实则是画心与画境,艺术家要在深厚的文化修养和扎实的书法基础上进行创作,谨记“功夫在画外”的绘画创作箴言。中国绘画经过千百年来的中国文化的滋养已经演变成一种带有中国意味的文化符号,具有强大的生命感染力,在东方文化这片神圣沃土之上成長起来的中国山水画以其独特的表达方式和绘画形式为大众所接受和喜爱,成为中国文化宝库里一颗璀璨的明珠。画家在创作中蕴含着中国文人的精神气质,中国绘画的东方属性是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中国山水画的美也是精妙绝伦,研精致思的!

参考文献:

[1]卢国斌,李云莉.中国山水画意境美之探析[J].大众文艺,2018,09(03)

[2]赖晓迪.浅析中国山水画的意境美[J].美术教育研究,2018,14(06)

作者简介:刘宝文(1995-)女,山东临沂人,青岛科技大学艺术学院2018级美术专业硕士研究生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