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CE考核模式在护理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考核中的应用

2020-09-14 12:01:57 中国现代医生 2020年19期

鲁俊华 李丽华 关红军 郎玉玲 黄双丽

[摘要] 目的 評估客观结构化临床考试(OSCE)模式在护理硕士专业学位(Master of Nursing Specialist,MNS)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毕业考核中的应用效果。 方法 便利抽样法选取牡丹江医学院2018、2019两届全体MNS毕业研究生12人为研究对象,结合OSCE考核模式制定临床实践能力毕业考核方案,设计病例,基于MNS研究生岗位核心胜任力指标体系制定考核评价标准,并实施毕业考核,考核结束后采用满意度问卷(自行设计)对所有考生及考官进行调查。 结果12名MNS研究生考核成绩合格率为100%,综合成绩平均为(78.91±6.73)分。考生及考官对OSCE考核模式及考核工作满意率均>90.0%,对OSCE考核模式评价MNS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的总体满意率均>80.0%。 结论 该考核模式能够综合客观评价MNS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值得推广。

[关键词] 客观结构化临床考试(OSCE);临床实践能力;考核;专业学位研究生;护理

[中图分类号] G643;R-4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0)19-0147-05

Application of OSCE assessment model in clinical practice ability assessment of Master of Nursing Specialist postgraduate students

LU Junhua1   LI Lihua1   GUAN Hongjun2   LANG Yuling1   HUANG Shuangli1

1.Nursing College of Mudanjiang Medical University, Mudanjiang   157011, China;2.Public Health College of Mudanjiang Medical University, Mudanjiang   157011,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valuate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the 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OSCE) model in the graduation assessment of clinical practice ability of Master of Nursing Specialist(MNS) postgraduate students. Methods A total of 12 MNS postgraduate students from Mudanjiang Medical College to graduate in 2018 and 2019 were selected as research subjects through convenient sampling method. Combined with OSCE assessment model, graduation assessment scheme for clinical practice ability was formulated, cases were designed, assessment and evaluation criteria were formulated based on core post competency measurement system of MNS postgraduate students, and graduation assessment was implemented. After the assessment, satisfaction questionnaire(self-designed) was used to investigate all candidates and examiners. Results The qualified rate of the 12 MNS postgraduate students in the assessment was 100%, and the average comprehensive scores were(78.91±6.73). The rate of the examinees' and examiners' satisfaction with OSCE assessment model and assessment work was >90.0%, and the rate of their satisfaction with the OSCE assessment model being applied in evaluating the clinical practice ability of MNS postgraduate students was more than 80.0%. Conclusion The assessment model can comprehensively and objectively evaluate the clinical practice ability of MNS postgraduate students and is worthy of promotion.

[Key words] 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OSCE); Clinical practice ability; Assessment; Master of Nursing Specialist; Nursing

护理硕士专业学位(Master of Nursing Specialist,MNS)研究生的人才培养进一步拓宽了我国护理硕士教育领域,丰富了教育内涵,为培养高层次、应用型、专科型护理人才提供了平台[1]。MNS研究生作为我国护理专业化进程中的生力军,是临床高级护理实践活动的承担者,其培养质量直接影响着临床护理学科的发展[2]。目前,国内已有学者对MNS研究生的临床实践能力考核与评价进行研究[3-5],多为评价指标体系的理论研究,缺少操作性强的考核模式实践研究。我院探索以岗位胜任力为导向的创新应用型MNS研究生人才培养模式,构建了MNS研究生岗位核心胜任力指标体系,并在2018、2019两届毕业研究生的临床实践能力考核中实施客观结构化临床考试(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OSCE)模式,效果良好。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研究采用横断面调查研究设计方案,通过便利抽样法,选取牡丹江医学院2018、2019两届共计12名MNS毕业研究生作为研究对象,均为女生。研究对象均已完成我院MNS研究生人才培养方案及培养计划要求(包括24个月的临床轮转和技能训练)。

1.2  方法

1.2.1 考前準备  (1)病例编写。成立MNS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毕业考核工作小组(由4名护理教育及临床护理专家和1名研究生培养工作秘书组成),组织《高级健康评估》、《高级护理实践能力培养》、《护理职业技能综合训练》、《循证护理学》等4门MNS研究生学位课程的授课教师及临床轮转科室护士长共计18人,编写完成14份综合病例。内容包含:病人的基本信息、现病史、既往史、体格检查及相关辅助检查结果、心理社会状况、住院治疗及护理情况等。每份病例均包括对应的问诊、入院宣教、护理诊断确定、护理措施制定、护理技术操作(含基础护理技术和专科护理技术)、评价与健康教育等6项考核内容。6项考核内容对应6个考核站,考核工作小组确定14份病例的信息量和考核项目的难易程度相当。(2)简易标准化患者(Simple standardized patient,SSP)培训。结合我院情况,在没有进行临床轮转的MNS研究生中选取2名男生和4名女生担任SSP(2018届MNS毕业研究生考核由2017级研究生1名男生,2名女生担任SSP;2019届MNS毕业研究生考核由2018级研究生1名男生,2名女生担任SSP),由考核工作小组依据病例内容中呈现的主诉、症状和阳性体征表现等对SSP进行系统培训,周期为2个月。经过培训后6名SSP能够生动鲜明呈现病例中病人的症状与表现,真实反映病例资料内容,并能完成考生的问诊、护理技术操作和健康教育等考核项目的评价。(3)制定考核评价标准。依据前期研究[2]中构建的MNS研究生岗位核心胜任力指标体系,结合考核项目与病例内容,考核工作小组组织MNS研究生学位课程授课教师及临床轮转科室护士长集中讨论,制定各考核站的考官及SSP的考核评价标准(问诊评分含考官评价和SSP评价,入院宣教为考官评价,护理技术操作含考官评价和SSP评价,评价与健康教育含考官评价和SSP评价)及各病例护理诊断及计划的参考答案。

1.2.2 考核站设置和考核流程  共设6个考核站,由于考核内容不同,每站的考核时间限定在10~15 min。第一考站为健康评估,第二考站为入院宣教,第三考站为护理诊断确定,第四考站为护理计划制定,第五考站为护理技术操作,第六考站为评价与健康教育。每个考核站只有一个考场,每个考场中均设有1位考官,考区设一位主考官和一位巡考官进行巡考。考官由16名MNS研究生教育和临床护理专家担任(2018、2019届MNS毕业研究生考核各有8名考官)。(1)备考区。考生在备考室进行病例抽签,对病例考题进行内容阅览与熟悉,进入考站前收回病例。(2)第1考站,健康评估。考生需对“病人”进行系统的入院评估。考官和SSP分别从问诊内容、问诊技巧、体格检查等方面进行评分。(3)第2考站,入院宣教。考生需根据SSP呈现的病情与入院情况进行宣教。由考官对考生的入院宣教进行评分。(4)第3考站,护理诊断确定。考生通过入院评估后,确定该“病人”存在的护理诊断/问题,进行理论书面答题。考官负责监考和阅卷。(5)第4考站,护理计划制定。考生针对护理诊断/问题,制定护理计划与措施,进行理论书面答题。考官负责监考和阅卷。(6)第5考站,护理技术操作。考生需依据“病人”的病情和病例医嘱执行要求完成两项操作:一项基础护理技术操作,一项与病例相关的专科护理技术操作。考官和SSP分别对考生的护理技术操作进行评分。(7)第6考站,评价与健康教育。考生需针对“病人”的护理诊断、计划实施情况及病情进行护理效果评价、健康教育与指导。考官和SSP分别进行评分。

1.2.3 考核过程监督管理  考核前1 h,分别组织考官和SSP进行考务培训,介绍考核流程及要求,考官和SSP进行考核站抽签,确定考核站和考核项目后向其发放考核评价标准及评分表、理论试题(护理诊断和护理计划部分)试卷及参考答案(以密封袋形式)。考生在开考前30 min进入候考区,向其介绍考核流程及要求,抽取备考序号。考生按备考序号依次进入考区(含备考区、第一考站至第六考站),考试结束后不允许其返回候考区和考区。考核期间,主考官和巡考官负责巡视考场和维持考区秩序。每站考官和SSP在完成所有考生考核任务后,将考核评价标准及评分表、理论试题试卷按顺序全部交予主考官,主考官复核后密封,交予考核工作小组。

1.3 观察指标

我院依据MNS研究生岗位核心胜任力指标体系,设计满意度调查问卷,对OSCE模式应用于MNS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毕业考核进行满意度调查。调查对象:12名考生和16名考官。主要调查内容:①考核模式及考核工作满意度调查。含考核模式、病例难易度、考核深度与广度、考核项目内容、评价标准及成绩评定、考核工作组织情况[1]等共6个项目;6个项目均为满意度评价,分为“非常满意”、“满意”、“一般”、“不满意”、“非常不满意”。②OSCE考核模式评价MNS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的满意度调查。依据MNS研究生岗位核心胜任力指标体系[2],涵盖一级指标5项,二级指标20项,自制调查问卷,该问卷将一般临床护理能力、专科护理能力、整体护理能力等3项一级指标作为临床实践能力的评价维度,每个项目采用“非常满意”、“满意”、“一般”、“不满意”、“非常不满意”评价。考核结束后向考生及考官发放问卷,2018届MNS毕业研究生5份,考官8份;2019届MNS毕业研究生7份,考官8份;问卷完成后当场收回,逐项检查、核对,回收有效问卷28份,有效回收率为100%。满意率(%)=(非常满意人数+满意人数)/总人数×100%。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0.0统计软件双录入数据。计量资料以(x±s)表示,计数资料以频数和百分比表示,并采用描述性统计。对OSCE考核难度、区分度和信效度进行定量分析,采用每个考站学生的平均分/每个考站的总分表示难度,利用积差相关系数表示各考站的区分度,采用Cronbachs α系数评定每个考站的信度系数,采用校标分数和本次OSCE考核分数间的相关系数分析效标关联效度。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OSCE考核质量分析

2.1.1 难度及区分度  考核总难度系数为0.80,表明考核难度适中;考核总体区分度为0.71,区分度较高,其中护理技术操作考站区别被试者成绩优劣的能力最强,见表1。

2.1.2 信度及效度  Cronbachs α系数为0.805,表明测评工具内部一致性较高,考核结果可靠,可以鉴定考生成绩优劣。

本研究选择MNS研究生临床轮转平时成绩作为校标,计算校标分数与本次OSCE考核分数间的相关系数(r=0.639,P=0.025<0.05),说明本次OSCE校标关联效度较好。

2.2 OSCE考核成績及满意率调查情况

2.2.1 OSCE考核成绩  2018、2019两届全体MNS毕业研究生考核成绩合格率为100%,综合成绩平均为(78.91±6.73)分。

2.2.2 OSCE考核满意度调查  (1)考生、考官对OSCE考核模式及考核工作的满意率: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对OSCE考核模式及考核工作的满意率:考生的总体满意率为94.44%,考官的满意率为95.83%。其中,考核模式、考核项目内容和考核工作组织情况的满意率均为100%,考生对评价标准及成绩评定的满意率相对较低,为83.33%,考官对考核深度与广度的满意率相对较低,为87.50%,见表2、3。

(2)考生、考官对OSCE考核模式评价MNS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满意率:调查结果显示,应用OSCE考核模式评价MNS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的满意率:考生的总体满意率为84.85%,对OSCE考核模式评价“一般临床护理能力”的满意率为85.42%,“专科护理能力”满意率为77.78%,“整体护理能力”满意率为89.58%;考官的总体满意率为88.07%,对OSCE考核模式评价“一般临床护理能力”满意率为93.75%,“专科护理能力”满意率为75.00%,“整体护理能力”满意率为92.19%。见表4、5。

3 讨论

MNS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考核是护理硕士研究生教育中的重要部分,其评价方式却是目前教学中的薄弱环节[1]。OSCE考核模式是由一系列模拟临床情景的考核站组成,受试人员在限定时间内一次通过考核站,对站内的SSP开展评估,得出诊断结果和处理方法,并获得测试成绩[6]。将OSCE考核模式引入MNS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毕业考核中,按照护理程序及护士日常工作流程,在SSP模拟的临床情景中完成对应的考核任务,能够客观、有效地反映出MNS研究生的临床实践能力。国内学者吴俊等[7]、华筱娟等[8]研究中均表明采用OSCE模式的护生评估和干预能力、沟通能力、评判性思维能力、应激处理能力和知识应用能力较高。国外学者Montserrat等[9]、Kwochen等[10]研究中也表明,OSCE模式能够使护生提前了解如何处理真实临床情境中的工作问题,利于考核客观评价,可操作性强。

3.1 OSCE考核质量

考核难度系数<0.40为难度较大,正常参考范围0.4~0.9[11]。区分度在0.30~0.39,为考核项目区分被试者优劣的能力合格;区分度在0.40及以上为考核项目区分被试者优劣能力强[12]。本研究中,考核总难度系数为0.80,总体区分度为0.71,说明考核病例内容设计较为合理、难度适中,能够客观区分MNS研究生的能力水平。美国全国医学考核委员会规定内部一致性信度Cronbachs α系数>0.70为信度可靠[13],校标关联效度在0.40~0.80为理想数值[14]。本研究中,Cronbachs α系数为0.805,校标关联效度系数为0.639,表明OSCE考核结果可靠,可以鉴定MNS研究生成绩的优劣。

3.2 OSCE考核成绩及满意度

本研究中,全体MNS毕业研究生考核成绩合格率为100%,综合成绩平均为(78.91±6.73)分;考生对OSCE考核模式及考核工作的满意率为94.44%,考官的满意率为95.83%;考生对应用OSCE考核模式评价MNS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的总体满意率为84.85%,考官的满意率为88.07%。表明OSCE考核模式能够客观评价MNS研究生的临床实践能力,考生和考官对该考核模式具有较高的满意度,实用性和可操作性强。MNS研究生的培养目标是培养具有扎实理论基础和系统的专业知识、较强的临床思维能力,能独立解决常见护理问题,并具有较强科研教学能力的高层次、专科型、实用型护理专门人才,强调实践能力为主,注重临床思维和技能的培养[15]。OSCE考核模式相较于传统的“理论笔试+实践操作”模式,已转变为新型的、互动的、反馈的考核模式[16],能够全面、客观、有效地评价考生的临床评判性思维、技能操作等临床实践能力。

3.3 我院采用OSCE模式进行MNS研究生毕业考核的体会

(1)考核要求与MNS研究生培养目标接轨,符合《护理硕士专业学位设置方案》[15]中对MNS研究生的培养要求。(2)考核评价标准依据MNS研究生岗位核心胜任力指标体系[2]制定,将一般临床护理能力、专科护理能力、整体护理能力纳入临床实践能力范畴,使其评价更加客观、全面和科学。(3)考核模式贴近于临床情境,提高了MNS研究生的专业能力和综合素养,有利于提升岗位胜任力。(4)考核方式存在的不足:①不能考核MNS研究生的思想道德及护理研究、教学、团队协作等方面的能力。②对循证思维的评价难以量化。(5)改进与建议:①未来的考核中可纳入对考生的职业道德、责任心及教学能力、科研能力、团队协作能力及自我发展能力等素质与能力要求[10]。②以OSCE为导向,建立新型教学模式,引导MNS研究生运用整体护理程序实施护理操作[17],在日常教学中培养其岗位核心胜任力,为确保MNS教育与临床高级实践护士(APN)的培养无缝结合奠定基础。

[参考文献]

[1] 唐小璐,牟绍玉. “2+1+X”考核模式在护理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毕业考核中的应用[J]. 解放军护理杂志,2016,33(6):66-68.

[2] 鲁俊华,郎玉玲,李丽华,等. 护理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岗位核心胜任力指标体系的构建[J]. 医药高职教育与现代护理,2019,2(4):241-245.

[3] 张斯秀,徐翠荣,颜涵. 护理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临床实践能力研究进展[J]. 护理学报,2019,26(12):41-45.

[4] 李峥,汪健,李永刚,等. 护理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核心能力评价指标及考核方式的研究[J]. 中华护理杂志,2018,53(1):12-16.

[5] 蔺晴.护理碩士专业学位研究生临床能力考核指标体系的研究[D]. 山西医科大学,2018.

[6] Sheahan L,While A,Bloomfield J. An exploratory trial exploring the use of a multiple intelligences teaching approach(MITA) for teaching clinical skills to first year undergraduate nursing students[J]. Nurse Education Today,2015,35(12):1148-1154.

[7] 吴俊,杨英,贾秀英,等. OSCE考核模式对护理学专业学生岗位核心胜任力影响[J].贵州医科大学学报,2018,43(6):742-744.

[8] 华筱娟,余惠琴,孙停瑞. 客观结构化临床考试在护生岗前集训考核中的应用[J]. 护理研究,2018,32(3):465-467.

[9] Montserrat S,Victòria MF,Núria FP,et al. The usefulness and acceptance of the OSCE in nursing schools[J]. Nurse Education in Practice,2020,43:102736.

[10] Kwochen L,Chinghsuan H,Chinching Y,et al. The development of a six-station OSCE for evaluating the clinical competency of the student nurses before graduation:A validity and reliability analysis[J]. Nurse Education Today,2020,84:104247.

[11] 李婷,邓树豪,董昭兴. OSCE在临床实习管理中内科出科考试的应用[J]. 昆明医科大学学报,2019,40(9):136-139.

[12] 王娜,庞晓丽. 助产专业OSCE技能考核体系的创新和应用[J]. 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9,(7):66-67.

[13] 漆书清. 教育统计与测量[M]. 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119-124.

[14] 侯利环,练会招,陈伟菊,等. 手术室专科护士胜任力自评问卷的评价[J]. 护士进修杂志,2016,31(5):432-435.

[15]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 关于印发金融硕士等19种专业学位设置方案的通知[EB/OL].(2010-03-18)[2010-05-13].http://www.moe.gov.cn/srcsite/A22/moe 833/201005/t2010 0513_92739.html.

[16] 敖博. 我国近10年客观结构化临床考试研究的可视化分析[J]. 上海护理,2020,20(1):52-55.

[17] 谢青青,王晶晶,白蔷薇. OSCE在涉外护理专业护生技能考核中的应用[J]. 护理研究, 2017,31(7):847-849.

(收稿日期:2020-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