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2016~2018年住院药房麻醉药品使用分析

2020-09-14 12:01:57 中国现代医生 2020年19期

黄培瑜

[摘要] 目的 分析我院麻醉药品使用情况,为临床合理使用麻醉药品提供参考。 方法 收集我院2016~2018年度麻醉药品使用相关数据,对其销售金额、限定日剂量(difined daily dose,DDD)、用药频度(defined daily dose system,DDDs)、药物利用指数(drug utilization index,DUI)等指标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 2016~2018年,我院住院患者麻醉药品的销售金额逐年上升,其在全部药品销售金额的构成比也逐年上升;瑞芬太尼、舒芬太尼的销售金额一直保持前两位,且逐年增加;舒芬太尼、羟考酮缓释片10 mg的DDDs一直保持前两位;可待因片及吗啡片前两年的DUI>1,其余麻醉药品三年的DUI<1。 结论 我院住院药房麻醉药品的管理和使用基本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及诊疗规范,在今后工作中仍需进一步加强管理,促进临床合理应用。

[关键词] 住院药房;麻醉药品;销售金额;用药频度(DDDs);药物利用指数(DUI)

[中图分类号] R95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0)19-0115-04

An analysis of the use of narcotic drugs in the inpatient pharmacy of our hospital from 2016 to 2018

HUANG Peiyu

Department of Pharmacy,the Second Affiliated Hospital of Fujian Medical University, Quanzhou   3620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use of narcotic drugs in our hospital and provide reference for rational clinical use of narcotic drugs. Methods The relevant data on the use of narcotic drugs in our hospital from 2016 to 2018 were collected, and the indexes such as sales amount, defined daily dose (DDD), defined daily dose system (DDDs), drug utilization index (DUI), etc. were statistically analyzed. Results From 2016 to 2018, the sales amount of narcotic drugs for hospitalized patients in our hospital increased year by year, and its proportion in the total drug sales amount also increased year by year; the sales amount of remifentanil and sufentanil remained the top two and increased year by year;the DDDs of sufentanil and oxycodone sustained-release tablets of 10mg remained the top two;in the first two years, of codeine tablets and morphine tablets, the DUI >1, and of other narcotic drugs, the DUI<1 for the three years . Conclusion The management and use of narcotic drugs in the inpatient pharmacy of our hospital are basically in line with relevant laws, regulations and standards of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It is still necessary to further strengthen the management and promote rational clinical application in future work.

[Key words] Inpatient pharmacy; Narcotic drug; Sales amount; Defined daily dose system (DDDs); Drug utilization index(DUI)

麻醉藥品是指对中枢神经有麻醉作用,连续使用后易产生身体依赖性和精神依赖性、能成瘾癖的药品,其在缓解创伤、术中和术后疼痛及晚期癌痛,改善患者生活质量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1]。若能合理使用,可发挥治病作用,有效缓解癌症患者的疼痛,但是如果对麻醉药品疏于管理或者不合理应用麻醉药品,不仅会对治疗效果产生影响,同时还可能出现药品滥用现象,进而引发严重社会问题[2,3]。随着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癌症三阶梯止痛原则”的普及及“无痛病房”的深入开展,使很多癌痛或手术患者摆脱了疼痛的折磨,提高了疼痛治疗的效果,也提高了生活质量。另一方面,麻醉药品的用量大幅提高,医院对麻醉药品的管理也迎来新的挑战[3]。为此,本研究对我院2016~2018年度住院药房麻醉药品使用情况进行统计分析,为临床提供更多可靠的数据,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从我院电子信息管理系统检索出2016~2018年我院住院药房麻醉药品相关应用数据,包括药品名称、规格、用量、销售金额等,对其进行分析统计。

1.2 方法

使用限定日剂量(DDD)分析法,计算各药物的用药频度(DDDs)、药物利用指数(DUI)。DDD参照WHO推荐值,未收录的参考药品说明书推荐的成人常规日剂量。DDDs用来衡量药物用药频度,其数值越大,表明该药使用频次越高[4]。DUI值可作为判别临床用药是否合理的标准,若DUI≤1.0,为合理用药;若DUI>1.0,则说明处方日剂量大于DDD值,即超过常用量范围,用药不合理[5]。

DDDs=某药的总用量/该药的DDD值;DUI=DDDs/实际用药天数。

2 结果

2.1 2016~2018各年度住院药房麻醉药品销售金额及构成比

2016~2018年我院住院患者麻醉药品的销售金额逐年上升,其在全部药品销售金额的构成比也逐年上升。见表1。

2.2 2016~2018各年度住院药房麻醉药品销售金额及排序

注射用麻醉药品中,枸橼酸舒芬太尼注射液、注射用盐酸瑞芬太尼、盐酸羟考酮注射液、吗啡注射液及布桂嗪注射液销量均持续上升,哌替啶注射液、芬太尼注射液(0.1 mg、0.5 mg)销量均持续下降,麻黄素销量不稳定。口服麻醉药品中,盐酸羟考酮缓释片(10 mg、40 mg)的销量略微升高,盐酸吗啡片、硫酸吗啡缓释片、磷酸可待因片的销量有所下降。外用麻醉药品中,两种芬太尼贴剂的销量均有所下降。见表2。

2.3 2016~2018各年度住院药房麻醉药品的DDDs及排序和DUI值

舒芬太尼、瑞芬太尼、羟考酮缓释片(10 mg、40 mg)的DDDs一直保持前列;可待因片及吗啡片前两年的DUI>1,其余麻醉药品三年的DUI<1。见表3。

3 讨论

3.1 表1可见

我院麻醉药品各年度销售总金额呈上涨趋势,这与我院新院区开张、病床数增加,收治患者尤其是癌症患者数量增加有关。长期以来,我国對麻醉药品的管理十分严格,因此其医疗消耗量不仅低于发达国家水平,也低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随着“无痛病房”概念的提出,建立完善疼痛评估体系、多模式、个体化镇痛,使得麻醉药品合理应用于癌痛患者的认识不断深入,麻醉药品用量持续上升,故我院麻醉药品使用量增加是趋势所致。

3.2 表2和表3可见

3.2.1 可待因  磷酸可待因片常用于各种原因引起的剧烈干咳和刺激性咳嗽[6],较少用于镇痛和镇静。2016~2018年度,我院可待因片使用量有所下降,DDDs排序稍靠后,前两年DUI﹥1,使用不合理,最后一年DUI<1,使用合理,可见我院麻醉药品使用逐渐趋于规范化。

3.2.2 吗啡  我院吗啡三种剂型:普通片、缓释片及注射剂。2016~2018年度,吗啡片及吗啡缓释片消耗量逐年下降,DDDs排序有所靠前;吗啡片2016~2017年度DUI>1,使用不合理,2018年度 DUI﹤1,使用合理。吗啡缓释片及吗啡注射液DUI﹤1,使用合理。我院吗啡口服剂型常用于阿片类药物的剂量滴定及爆发性疼痛。注射剂型则用于其他镇痛药无效的急性锐痛,如严重创伤、术后止痛、晚期癌症等,此外,吗啡注射液还可用于冠心病、心机梗死、心源性哮喘等内科疾病的治疗,这可能与其可改善疼痛患者的紧张情绪有关[7]。

3.2.3 羟考酮  我院羟考酮有羟考酮缓释片和羟考酮注射液两种剂型。羟考酮的药理作用与吗啡相似,但其具有更高的生物利用度,且镇痛效果为吗啡的2倍,长期使用无蓄积,代谢产物无明显活性。羟考酮缓释片采用缓控释技术,使药片双相释放和吸收[8],即药片表层38%即刻释放,快速镇痛,62%则在12 h平稳释放,保证12 h内持续镇痛[9],具有起效快、镇痛时间久、服药次数少、患者依从性高的优点。其用于癌症止痛时,应遵循WHO癌症三阶梯止痛指导原则。2016~2018年度我院盐酸羟考酮缓释片的销售量、销售金额及DDDs均排序前列,且DUI﹤1,本院临床使用较为合理。

3.2.4 哌替啶  盐酸哌替啶注射液为阿片受体激动剂,镇痛作用相当于吗啡的1/10~1/8,持续时间短(2~4 h),其代谢产物去甲哌替啶具有中枢神经毒性,长期应用易导致蓄积中毒[10];注射时可引起注射部位刺激和疼痛,长期注射可造成肌肉组织纤维化[11]。哌替啶对妊娠末期子宫不对抗催产素收缩子宫的作用,不改变子宫收缩性节律,也不延缓产程,故常用于分娩止痛。由于其连续使用1~2周便可产生药物依赖性,故不提倡用于癌症慢性疼痛患者。表2、3中可见,盐酸哌替啶注射液的销售量逐年下降、DDDs各年度排序靠后,预计其今后的使用将越来越少。

3.2.5 布桂嗪  盐酸布桂嗪注射液为二阶梯镇痛药,临床常用于神经痛、关节痛、术后镇痛及癌性疼痛,其镇痛作用为吗啡的1/3,注射后10 min生效,镇痛效果维持3~6 h,为速效镇痛药。在表2、3中可见,该药的使用量逐年增加,DDDs排序处于中间,DUI﹤1,表明该药的临床应用较为合理。

3.2.6 芬太尼、舒芬太尼、瑞芬太尼  芬太尼类注射剂常用于手术前诱导麻醉和麻醉中维持镇痛,随着我院患者手术量的增加,舒芬太尼和瑞芬太尼的使用量逐年增长,DDDs排序三年来居高不下,而芬太尼的使用量逐年下降,DDDs排序位居末尾。芬太尼系列类药物药理作用与吗啡相似,但镇痛强度远大于吗啡,起效快且不良反应少,常用于手术麻醉前、中、后的多种剧烈疼痛,是目前复合麻醉中的常用药,与其他麻醉辅助药并用作用可增强[12]。芬太尼是强效麻醉性镇痛药,作用强度为吗啡的60~80倍,镇痛作用产生快,持续时间较短。舒芬太尼是芬太尼的衍生物,镇痛作用强度约为芬太尼5~10倍,且具有良好的血液动力学稳定性及心血管稳定性,可同时保证足够的心肌氧供应[13],且不存在免疫抑制、溶血或组胺释放等不良反应,尤适用于心血管麻醉。不良反应中,芬太尼和舒芬太尼都有一定的呼吸抑制,但舒芬太尼对呼吸的抑制时间短于镇痛时间,复苏时间也短于芬太尼。瑞芬太尼是一种短效μ受体激动剂,清除半衰期仅6 min,具有起效迅速、作用时间短、恢复迅速、无蓄积作用、麻醉深度易于控制等优点。较之芬太尼、舒芬太尼,瑞芬太尼在无痛人流、无痛胃肠镜等小手术领域显示出了明显优越性。综合以上,舒芬太尼和瑞芬太尼在临床上已经逐步取代了芬太尼注射液的位置,为手术静脉麻醉打开一片新天地。

3.2.7 芬太尼透皮贴剂  芬太尼透皮贴剂是临床控制癌痛唯一一种经皮吸收的新型制剂,镇痛强度是吗啡的50~100倍,每隔72 h更换一次同样大小的剂量,可维持稳定的血药浓度[14],具有分子量小、脂溶性强、刺激性小等特点。其给药方便,特别适用于进食困难,有严重胃肠道反应即便秘的癌症患者[15],是较理想的癌症止痛药物之一。2016~2018年我院芬太尼透皮贴剂的用量变化不大,DDDs排序靠后,但有所上升,随着“无痛病房”的推广,该药的应用空间将越来越大。

综上所述,2016~2018年度我院住院药房麻醉药品使用相對合理,麻醉药品的管理相对规范,但仍有不足之处。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将进一步落实各项管理制度,建立好合理应用麻醉药品使用规范,加强对医务人员麻醉药品临床合理使用的培训,提高麻醉药品使用规范性,更好的服务于患者。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麻醉药品临床应用指导原则[S].卫医发[2007]38号,2007:1.

[2] 刘波.2016-2018年某院肿瘤科麻醉药品使用分析[J].中国处方药,2019,17(10):57-58.

[3] 陈铭臻,万宏,陈冠声.某院2018年住院患者麻醉药品的使用情况分析[J].医院药学,2019,17(10):36-38.

[4] 张力.医院门诊麻醉药品使用情况分析[J].中国现代医药杂志,2016,18(3):96-98.

[5] 赖晓琴.2012-2014年某院住院患者麻醉药品使用情况分析[J].海峡药学,2016,28(5):206-208.

[6] 朱昱,杨凌,赵东升,赵薇,王强. 解放军第202医院住院患者麻醉药品应用分析[J]. 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2012,12(12):1102-1104.

[7] 农林林. 2010至2011年某院麻醉药品使用情况的分析[J]. 中国医药指南,2013,28(11):351-352.

[8] 童刚领,吴烜,靳枫,等.盐酸羟考酮缓释片联合即释吗啡片用于中重度癌痛患者滴定的疗效[J].现代肿瘤医学,2016,24(20):3267-3269.

[9] 孔燕兴,罗庆勋.我院2018年麻醉药品使用分析[J].北方药学,2019,16(8):190-191.

[10] 李勤芳. 2008-2010年新疆巴州人民医院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应用分析[J]. 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2012,01(12):20-22.

[11] 张桂荣,李海涛,刘莉.2012-2017年北京市丰盛中医骨伤专科医院住院患者麻醉药品、第一类精神药品应用分析[J].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2018,18(9):1253-1255,1258.

[12] 陈新谦,金有豫,汤光.新编药物学:第16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7:171-175.

[13] 王文斐.舒芬太尼复合丙泊酚在无痛胃镜治疗中的应用及护理[J].中国实用医药,2020,15(3):133-134.

[14] 见立佳,索琳.2016-2017年某医院住院药房麻醉药品使用情况分析[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18,27(4):291-295.

[15] 王欣欣,陈艳,李玲,华玉玲.2013-2015年贵阳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麻醉药品的使用情况分析[J].现代药物与临床,2017,32(4):728-732.

(收稿日期:2019-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