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他人的否定切成小块

2020-09-14 11:59:20 文萃报·周五版 2020年34期

蔡康永

我有个朋友,是个明星,他跟我说他收到了一个很好的剧本,但他不敢接那部戏,可能会推掉。我问他为什么不接,他说因为那个角色要说很多英文。

“那就说英文啊!”我说。

“我的英文发音很糟糕。”他说。

“那就练习啊!”

“可是,我的舌头,不适合说英文。”他说。

“谁说的?”

“我中学的英文老师。”他说。

“老师说的,老师是怎么说的?”

“老师有次叫我念一篇英文文章,念了三句之后,老師就说完全听不懂,叫我坐下,换别的同学念。老师那次就说了我的舌头不能说英文。”

“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照着讲一遍。”我说。

他照着讲了一遍,速度有点慢,但很清楚。

“你的舌头好好的,没问题。”我说。

“真的吗?那老师为什么会那样说。”

老师一个人对付很多学生,有时候还要被迫对一些根本不熟的学生给出建议或评语,可以想象老师们难免要找些话来讲。所以大家从小都可能得到过老师的评语,如“求学认真,唯性格稍显懦弱”“开朗活泼,唯个性较为浮躁”“乐于助人,但容易过度相信别人”之类的。

离开学校后,有的人不会记得老师给过的评语,有的人却会记很久。记很久的人,可能信了这样的评语,从而否定了自己某方面的能力。

我们有情绪要表达时,最好只针对某件事表达情绪,而不是对整个人宣判结论,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都试着这样做。如果今天上游泳课,没有学会换气,就说自己“今天没学会换气”,而不是“我根本不会游泳”。同样,跟伴侣起争执时,试着说“我真的很气你忘记我的生日”,而不是说“你根本不在乎我”。

当别人对我们释放情绪,而用了“你这种人怎么可能懂”或者“你就是猪”这种完全否定整个人的说法时,我们要训练自己,把这样的完全否定切成小块,可以自责,并反省自己为什么又约会迟到半小时或欠了别人钱忘记还,但不要吞下整块的完全否定。(摘自《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