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扮禾佬到收割机手

2020-09-14 11:59:20 文萃报·周五版 2020年34期

唐湘敏

金风送爽,稻谷飘香,对我这个收割机手来说,这是一年中最繁忙的时节。趁着天气放晴,我跨区作业,在田野纵横穿梭,抢收稻谷。

金色的阳光披在高大的收割机上,折射出夺目的光彩,机身左侧稻草纷纷扬扬,均匀往下撒落,漏斗里的稻谷十粒五双,干干净净,可乐坏了运载稻谷的农户。

这片稻田隶属邻县桃江灰山港镇金沙洲村,我并不感到陌生。30年前我曾在此劳作,只不过当时充当的是扮禾佬的角色。

何谓扮禾佬?扮禾佬是指稻熟时节,专门外出替人收割水稻换取收入的村民。在我的记忆中,这是天下最苦最累的活儿。骄阳下,草帽、镰刀、箩筐是我的标配,割禾、脱粒、挑谷是我的功课。一天下来,筋疲力尽,倒地即睡,非身强力壮的汉子是不能胜任这个营生的。

后来,随着农业生产技术密集型转化,家乡农业生产方式由传统人畜力为主转变为机械作业为主,扮禾佬渐渐被收割机所替代,我们这才作别扮禾佬生涯,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

2001年,我筹措10万多元购置一台收割机,并积极参加农机培训,很快熟练掌握了收割机操作技术,摇身一变成为一名出色的收割机手,当年收入4万元。后来,我家迁移至集镇,妻子开设一家收割机零配件店。10多年中,我先后换了4台收割机,小收割机换为大收割机,“久保田”普通收割機换为“锐龙”超级收割机,脱粒清选能力更强,粮食损失更少,工作效率更高,因此,我成了“香饽饽”,东家喊,西家请,忙得不可开交。

后来,我因势利导联合本地10个乡镇的41名收割机业主,成立宁乡中西部农机收割协会,创新工作模式,由单枪匹马变为联盟作业,业务区域不断向外拓展,南到株洲、湘潭,北到岳阳、益阳,一年要收割几十万亩稻谷。大家尝到甜头,决心继续做大做强农机收割产业,为美丽乡村建设推波助澜。

岁月如歌,沧海桑田,一切仿佛瞬间梦境,一切又如此现实真切。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从扮禾佬到收割机手身份转换的过程,不但展示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更感受到了时代脉搏的强劲律动,映衬出祖国前进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