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爆棚民众欢

2020-09-14 11:59:20 文萃报·周五版 2020年34期

刘谷君

浏阳市永安镇穿镇而过的捞刀河原名潦浒河,当时依河兴起的集镇就叫潦浒市,地方话谐音为“老虎市”。清康熙33年,浏阳县令王挺认为“夫虎雄长百兽”,“本直在深崖遂谷。讵可令其当涂入市,震慑我民耶。”遂令改称“永安”。然当年的永安从未宁谧,不仅河流时干时溢,水旱连连,三年两灾,且因处长沙东郊通衢大道,为兵家必争之地,战火频仍,仅日寇就四次犯境,小镇被日寇炸成一片焦土,直到解放还破烂不堪。

2014年,镇域高新区产值飚升。镇政府开始治理捞刀河,延伸新河路,修筑沿河路,于相交处新建一个广场。

2015年初夏,广场开放。从此每到傍晚,人流从四面八方涌来,很快,路上车排队,广场人如潮:有帅气的靓哥,漂亮的小妹;也有牙牙学语的稚童,蹦蹦跳跳的少儿;还有蹒跚相携的老夫老妻。一片欢乐的海洋。

广场中央的喷泉启动,时而一柱冲天,时而圆周齐喷,时而八方四射,时而高低错落……同时,其色由粉红而嫩绿,再金黄,再艳蓝……绚丽多彩,变幻莫测。

广场西、北、东三方,三支广场舞队,支支音响嘹亮,一支比一支精彩;队队舞者众多,一个比一个欢畅!广场的南方,有人架起大型电视屏幕和立体音响,时而粗犷的男高音,时而亮丽的女独唱,歌声引领下,数十对舞伴踏歌起舞,欢乐近狂!

广场西北角小丘的桂花树下,有人拉起了大筒,《打铜锣补锅》《沙家浜》等花鼓戏不时响彻夜空,旁边的椅子上,桂花树围台上,坐满了爷爷、奶奶,一个个咧开没牙的嘴儿听得津津有味。

广场四周,那大型气垫城堡、小型电动转椅、弹簧蹦床,挤满了孩子,地摊上的发光玩具、彩色风筝、围巾鞋帽有很多人光顾,至于经营柴火玉米、烧烤肉串、油炸热狗、时尚饮料的摊贩,更是个个应接不暇,忙得满心欢喜。

廣场开放5年了,风光带处处绿树成荫,四季鲜花竞放,文昌阁、魁星楼耸立云端,让永安人浮想联翩。老人们在一起会说:当年这个时刻,我们还正在没膝的泥田里干个不停啊。

如今,人们尽情享受着公共设施给予的美好惬意,用无比的热情,开怀的欢乐,赞颂着党和政府为民造福的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