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中国将领在朝鲜战场打出声威

2020-09-14 11:59:20 文萃报·周五版 2020年34期

崔隽

吴信泉、梁兴初、秦基伟分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9军、第38军和第15军军长。朝鲜战争爆发时,吴信泉、梁兴初38岁,秦基伟36岁。这三位年轻的中国将领,以几场精彩的战斗,在朝鲜战场打出了名将的声威。

吴信泉击败“麦克阿瑟的宠儿”

率军与美军打响第一枪的指挥官就是吴信泉。

当时鉴于战局变化,彭德怀决定集中第38军和第40军两个师、第42军一个师重点攻击熙川之敌,第39军向云山西北方向前进,阻击韩军第1师北上。接到命令后,吴信泉立即率军朝云山奔袭。

云山是朝鲜云山郡政府所在地,也是朝鲜北部的交通枢纽,战略位置相当重要。1950年10月28日,美军入朝作战的地面部队总指挥沃克决定将美骑兵第1师投入云山战场。

美骑兵第1师是华盛顿时代建立的开国元勋师,已经发展为美国王牌军,被称作“麦克阿瑟的宠儿”。

而39军前身是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在解放战争时期就是一把攻坚尖刀。可以说,云山之战是一场中美王牌军对王牌军的战斗。但在战斗开始前,双方都不知道对手的确切身份。第39军以为自己攻击的是韩军第1师,而美国人以为自己的对手是朝鲜人民军的精锐。

11月1日下午5时半,吴信泉在第40军的协同下进攻云山守军。很快,第39军就占领了云山外围阵地。这时,战士们才发现主要对手不是韩军,而是黄头发、大鼻子、蓝眼睛的美国士兵。

在这场战斗中,尽管我军缺乏空中支援,缺乏重型火炮,而美军拥有世界上最精良的装备,但他们一怕近战,二怕夜战。发起进攻时,志愿军的喊杀声、口号声、锣声、鼓声混在一起,震耳欲聋,更使美军胆寒。他们不知志愿军的打法是何战术,只有慌忙逃窜。

梁兴初打出一支“万岁军”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第39军受到彭德怀通令嘉奖。第38军由于没有成功穿插熙川,军长梁兴初在会上受到了彭德怀的严厉批评。

会后,梁兴初找到彭德怀秘书:“你告诉彭老总,请他不要生我的气了。我梁兴初是有骨气的,第38军不会是孬种,我回去就召开军党委会总结教训,拼出老命,也要打好下一仗!”

没多久,梁兴初和第38军就等来了证明自己的机会。

当时,麦克阿瑟把在朝鲜的美军分成了东西两个集团,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沃克将沿清川江向北发起进攻,第10军司令官尼德·阿尔蒙德将沿长津湖向北进攻,之后双方会师,欲将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包围其中。

在麦克阿瑟的作战计划里,德川是“联合国军”东西两线“虎头钳”的连接点,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志愿军如果控制德川,就能打开战役缺口。

梁兴初决定攻打德川。1950年11月25日,38军第114师首先从正面对德川实施了强攻,两翼的第112师和第113师也随后包抄上来,德川地区的韩军第7师被“包了饺子”,大部被我军歼灭。

志愿军第38军歼灭韩军第7师后没有休整,用14小时强行军140余里抵达三所里,堵住南逃之敌,阻止了南逃的美第9军与北援的美骑兵师第1师会合,扎上了“大口袋”的口子。

南逃和北援的美军相距仅1公里,但是因为坚守在那里的第113师,这短短1公里,美军就是无法逾越。

最终,梁兴初的38军,集中兵力,在三所里、龙源里、松骨三地对溃败之敌先予以嚴重杀伤,然后割裂围歼之。至12月1日晚7时,战斗胜利结束。

捷报传到志愿军司令部,彭德怀激动地发出“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第38军万岁!”的嘉奖令。

秦基伟“抬着棺材上上甘岭”

1952年4月,秦基伟率第15军接防五圣山阵地。这里是朝鲜东西海岸的连接点,控制着金化、平康、铁原三角地带,是中部战线的战略要地。因此,彭德怀叮嘱秦基伟:“五圣山是朝鲜中线的门户,失掉它我们将后退200公里无险可守。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上甘岭位于五圣山的南面,其两侧有两个小山头,分别是597.9高地和537.7高地,它们互为犄角,是五圣山前沿的重要支撑点。1952年10月14日,这里爆发了开战以来最激烈的一场战役——上甘岭战役。

当天,“联合国军”在300余门火炮、27辆坦克、40余架飞机的支援下,分六路向我军防守的两个高地发动进攻。光这一天,美军就发射了30万发炮弹,规模之大,手法之狠,都是空前的。

连续7个昼夜,秦基伟在指挥所没合过眼。这期间美军投入7个团、17个营的兵力,而第15军则投入3个团、21个连的兵力,以伤亡3200余人的代价,歼敌7000余人。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一级战斗英雄孙占元,就牺牲在这7天的反复争夺战里。秦基伟也曾立下“抬着棺材上上甘岭”的誓言。

自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鏖战43天,第15军顶住了“世界战争史上最猛烈的一次火力攻击”,“联合国军”从上甘岭起,至上甘岭止,一步未进,寸土未得。此后,朝鲜战局稳定在了北纬38度线上,抗美援朝战争的最终胜利得以加速到来。

(摘自《环球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