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友已在奔现途中

2020-09-14 12:07:20 桃之夭夭B 2020年7期

池泳游

1.好好学习,少玩游戏

周五八点,月色甚好。

谢蓁蓁坐在沙发上嗑着瓜子看电视,她姐拿着手机正在玩时下最火的MOBA手游《荣耀对决》,整个人散发着浓浓的怨气。

谢蓁蓁忍不住退避三舍,她姐却把手机丢了过来:“你给我玩吧,我要去厕所洗把脸降降火!”

谢蓁蓁手中的瓜子壳掉了一地,拿起手机的时候看到旁边的聊天框里射手正在口吐芬芳:“法师你会不会玩啊?”

“我****!你*****!”

谢蓁蓁定睛一看,她姐选的就是法师,目前战绩1/4,而射手战绩0/5。

这也好意思喷她姐?

谢蓁蓁的脑中自动播放起BGM《正道的光》,开始在泉水里与射手唇枪舌战。

阿言(九尾):玩个游戏废话这么多,你是废话大学毕业的吗?

阿言(九尾):你去转发两条锦鲤保佑自己少死几次行吗?

这个时候打野突然打断了她的话。

其叶(白龙):导员。

其叶(白龙):这个蓝给你吃,别生气了,我晋级赛。

其叶点了点她,上面打出一行系统提示:“九尾过来拿蓝。”

他是在叫她……吧?

等等,难道这是她姐的学生?!

谢蓁蓁看着上面的聊天记录,表情崩溃。

两分钟内的消息可以撤回吗?

她心虚地关上聊天窗口,开始认真操作,几番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下来,右上角的战绩变成了21/4。

谢蓁蓁在对面水晶爆炸前打出一行字——

阿言(九尾):自己菜就不要总怪队友,多找找自己的原因。

回到大厅界面,好友聊天框里又发来了消息。

其葉(白龙):导员,你还玩吗?

谢蓁蓁刚刚把她姐的脸都丢尽了,哪敢继续和他玩?

阿言(九尾):不玩了。

谢蓁蓁还想努力维持一下她姐的形象。

阿言(九尾):好好学习,少玩游戏。

其叶(白龙):没事,我都会了。

上学期挂了三门的谢蓁蓁在心中翻了一个白眼。

这种讨人厌的学霸,玩游戏就应该输好吗!

2.奶茶给你喝,别生气了

早晨八点半,谢蓁蓁昏昏欲睡地坐在讲台上。

她姐是A大的辅导员,今天要监考一门选修课,因为一起监考的同事早上身体不舒服,她姐只好把她叫过来顶上。她本来很郁闷,却突然发现坐在她正前方的男生长得好像有点儿帅。

从她的角度,能看到男生柔软的碎发、低垂的长睫、高挺的鼻梁和握着钢笔的骨节分明的手。

过了一会儿,男生把试卷放在一边,从草稿纸上撕了一条,开始在上面写着什么。

谢蓁蓁有些难以置信。

长得帅连打小抄都这么光明正大?

男生很快放下笔,接着起身拿起试卷放在讲台上,声音清越:“交卷。”

谢蓁蓁看了一眼手表:“才半小时……”她抬起眼睛,看见男生的正脸,表情仿佛吞了一只苍蝇,“是你?”

男生的嘴角微微勾起来,露出颊边的小酒窝,但谢蓁蓁记得清清楚楚,半个月前,这个男生脸上就是挂着同样看似纯良的笑容,说出来的话却令她恼火:“不好意思,学姐,今年高校联赛的冠军要归我们了。”

接着,B大电竞社蝉联五年的高校联赛冠军就被A大夺走了。

最主要的是,今年是谢蓁蓁当上电竞社社长的第一年,才上任就惨遭滑铁卢,实在没面子。她最近做梦都想着要在下周的城市联赛上,把那个游戏ID叫“Leaf”的学弟暴打一顿。

谢蓁蓁看了一眼考卷上的名字——叶覃琪,名字有点儿耳熟,好像是她姐经常提到的得意门生,没想到居然是他。

还有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条放在他的试卷上。

叶覃琪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门外,谢蓁蓁看着那张纸条,心跳有些快。

难道这就是……告白小纸条?

谢蓁蓁小心翼翼地打开纸条,上面是清隽的字迹:“你裙子拉链开了。”

谢蓁蓁没想到,仅仅时隔八个小时,她就和叶覃琪再次冤家聚头。

“学姐你好,我是你的粉丝。”叶覃琪坐在谢蓁蓁对面,笑眯眯地伸出手,似乎想和她一笑泯恩仇。

在赛场上把她抓成0/5,还好意思说是她的粉丝?

已经在叶覃琪面前丢尽了脸的谢蓁蓁“呵呵”了一声,没伸手。

叶覃琪淡定地收回手:“导员拜托我给她妹妹补习高数,没想到就是你。学姐游戏打得那么好,高数居然只考了二十分?”

谢蓁蓁怎么听都觉得叶覃琪这句话阴阳怪气的,她一拍桌子:“我谢蓁蓁就算挂科,从这里跳下去,都不会让你叶覃琪给我补习!”

“这样啊……本来我还特意去B大找你们的学长、学姐打听了一些考试范围……”

要知道她的高数老师人称灭绝师太,从不划重点,临时抱佛脚选手谢蓁蓁自然在高数上输得很惨。

谢蓁蓁连忙挤出一个虚假的微笑:“有你给我补习真香啊。”

叶覃琪把高数书拿出来:“那我们开始吧。”

谢蓁蓁想到什么,警惕地看向他:“你是不是想让我在下周的城市联赛对你放水?我是不会干这种事的!”

叶覃琪微微一笑:“我不需要你放水啊。”

谢蓁蓁想起她上次的战绩,虽然很生气,但是又无法反驳。

怎么才能在不违法的情况下把叶覃琪打一顿?求攻略,在线等。

叶覃琪还是带着笑,把奶茶吸管插好推过来:“这杯奶茶给你喝,别生气了。”

嗯,这句话怎么有点儿耳熟?

3.万恶的高数

为了在下周的城市联赛上一雪前耻,谢蓁蓁本想在这周末叫上队员们通宵进行魔鬼训练,但大清早她姐就把她从被窝里拖了出来:“叶覃琪叫你出去补习高数,给你十五分钟洗漱出门。”

十五分钟后,没化妆、没洗头、没穿好鞋子的谢蓁蓁被她姐推出了家门。

谢蓁蓁站在门口提鞋,一个散发着香气的纸袋映入眼帘,她抬眼:“叶覃琪?”

叶覃琪穿得和她一样简单,白T恤配运动裤,和她的装束竟然有点儿像情侣装。

谢蓁蓁打开纸袋,里面是烧麦和奶黄包:“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什么?”

“你之前参加电竞夏令营那个纪录片,我看到你早餐只拿这些。”

去年暑假,谢蓁蓁参加了一个电竞夏令营,不过有关她的评论并不怎么好。

谢蓁蓁不知道叶覃琪是不是也看到过那部纪录片下铺天盖地的恶评,看了叶覃琪一眼,他对她勾唇一笑,露出颊边可爱的酒窝。

他应该没看到吧?

“我觉得你在那个纪录片里表现挺好的。”叶覃琪注意到谢蓁蓁僵硬的表情,想了想,安抚道,“尤其是你和战队主管吵架的时候,特别霸气。”

烧麦一下子呛进了气管,谢蓁蓁咳得面红耳赤的同时,决定下周的城市联赛一定要把叶覃琪捶成一摊烂泥。

他根本是想把她气死,好让她不能去参加城市联赛吧?

A大电竞社办公室里,谢蓁蓁苦着脸看着叶覃琪推过来的高数习题册,叶覃琪点了点上面的红圈:“刚才都给你讲过一遍了,现在你把我圈的题做了。”

谢蓁蓁翻了翻,叶覃琪足足勾了十几页。她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转过头瞪他:“我知道了,你是想用高数压榨我的训练时间!你这个阴险的对手!”

“学姐,你想多了。”叶覃琪摊开手,一脸无辜,“你没训练,我也没训练啊。”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但要谢蓁蓁学习比赶鸭子上架还难,她的视线飘来飘去,就落在了旁边书架顶层的奖杯上。

是叶覃琪半个月前从她手里夺走的奖杯!

注意到谢蓁蓁的视线,叶覃琪把笔塞进谢蓁蓁手里:“你把这些题做完,我给你做陪练,怎么样?”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谢蓁蓁想到可以趁机研究一下叶覃琪打游戏的套路,咬了咬牙:“成交。”

谢蓁蓁做题的样子实在很有趣。

叶覃琪在旁边支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谢蓁蓁咬着笔头,皱着眉毛,口中还念念有词:“这是什么东西?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

叶覃琪“扑哧”笑出了声,谢蓁蓁闻声转过头:“你笑什么?”

叶覃琪正色道:“我受过专业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谢蓁蓁转回头去,过了一会儿又瞪过来:“你一直看我干什么?”

因为忍不住。

叶覃琪收回视线,耳朵红了红,低着头咳了一声,为了克制住自己的目光,欲盖弥彰地打开了《荣耀对决》。

谢蓁蓁没再感受到灼人的视线,偷偷抬起眼睛看向叶覃琪。

她在题海里挣扎,他在游戏里嗨皮,这公平吗?而且不是说好不训练的吗?这个无耻的对手!

谢蓁蓁把习题册推过去:“这道题我不会。”

叶覃琪立刻放下手机:“哪道题?”

“这道。”

叶覃琪看了一眼她指的那道题,很快在草稿纸上写了演算过程:“这道题我刚刚不是讲过吗?你是人鱼,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吗?”

谢蓁蓁只不过是想打扰他才随便指了一道,看到题目,她尴尬地咳了咳:“你不是在打游戏吗?”

“我来给你补习,当然给你答疑解惑更重要。”叶覃琪笑起来,颊边浮现一个酒窝。

谢蓁蓁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你这样,我真希望你……”

“嗯?”叶覃琪的眼神隐隐有几分期待。

“千万不要做我的队友。”

眼中闪烁的期待瞬间消失,叶覃琪黑着脸,把草稿纸拍到谢蓁蓁面前:“这道题你给我抄十遍。”

4.一句话就紅了脸

谢蓁蓁做完叶覃琪勾画的全部习题之后,已经临近晚上七点。

中午的时候叶覃琪还去食堂给她带了饭,依旧是她爱吃的菜品,她完全有理由怀疑叶覃琪对那部纪录片记忆深刻,并把她在里面的丑态铭记于心了。

谢蓁蓁像甩掉烫手山芋一样把习题册丢在一边:“快点儿上游戏给我陪练!”

叶覃琪早就习惯了谢蓁蓁的色厉内荏,抬眼冲她温和一笑。

谢蓁蓁用的是她姐的号,刚上线就收到了游戏邀请,ID是“其叶”。

“前天是你在和我姐打游戏?”匹配成功,她按下确认,随口问道。

“嗯。”

“你不会和我姐聊游戏吧?”要是她姐知道谢蓁蓁用她的号在她学生面前口吐芬芳,绝对会把谢蓁蓁打死。

“我为什么要和你姐聊游戏?”叶覃琪忍着笑意,选好了英雄。

“不聊就好,学生为什么和老师一起打游戏啊……”谢蓁蓁嘟囔。

因为她姐有时候开着语音,正好能听到在旁边的她的声音啊。叶覃琪眼中的笑意更甚,伸手帮谢蓁蓁选了一个英雄:“你玩这个吧,挂在我身上。”

叶覃琪给谢蓁蓁选的英雄是灵鸟,大招就是附身在队友身上,和叶覃琪选的英雄白龙是游戏里的一对CP。

游戏开始,谢蓁蓁是中单,每次叶覃琪都能在对面打野来之前反蹲,为她挡技能,再把对面打残,还会把人头让给她。

打野差距,高校联赛不输给A大就怪了。

谢蓁蓁忍不住感叹:“我的爱情可以晚来,但我的打野绝对不能晚来。”

“不能一起来吗?”叶覃琪没关游戏语音,一句话在谢蓁蓁耳边回响了两遍,“上来,我带你去看龙坑怎么卡视野。”

这句“上来”……

声音好听是真的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啊……

谢蓁蓁的脸红了一下,按下大招就挂在了叶覃琪身上。

游戏里的人物正好触发了互动语音:“小白,你说,爱情它是什么时候到来的呢?”

“大概就是,你只是说了一句话,我却红了脸的时候吧。”

打了几局游戏之后,时间已经临近九点半。

夜色沉沉,叶覃琪主动提出要送谢蓁蓁回家。

还算他有绅士风度。谢蓁蓁在心底哼了一声,别扭地点了点头。

夜晚的街道空荡荡的,远处传来野猫的尖叫,一阵风吹来,塑料袋从谢蓁蓁脚前翻滚而过,像一只飘荡的幽灵,把谢蓁蓁吓得小声地“啊”了一声。

她忍不住往叶覃琪那边靠了靠。

叶覃琪低头看了她一眼,脸上浮起笑意,开口跟她聊天,转移她的注意力:“你好像很喜欢白龙的样子?今天我玩的时候你一直说‘白龙好帅……不过,一般都是男玩家才会喜欢这种英雄吧?”

叶覃琪居然没有嘲笑她胆小,谢蓁蓁心里微微地惊讶了一下。

“女玩家就不能玩了吗?”谢蓁蓁飞快地怼回去,却被勾起了回忆,“要不是这个英雄,我可能都不会继续打职业了。”

谢蓁蓁记得,当年自己入选夏令营之后,兴奋不已地来到基地集合训练,却因为是唯一一个女选手,被教练和其他选手歧视、排挤。打训练赛的时候,大家都不想和她一个队,怕被她拖后腿。在她急得快哭的时候,有人向她伸出了援手。

“那是我们夏令营里实力分最高的选手,他最擅长的英雄就是白龙。”

那个少年是从比较偏远的地方来的,普通话也不太标准,所以话很少,刘海特别长,几乎遮住了半张脸,看起来阴郁而孤僻的他却为她递上了一张纸巾,嘴角有些不自然地弯了弯,跟她说:“我和你一个队,别哭了。”

少年的嘴角浮现起一个酒窝,而它点亮了她职业生涯的开端。

可是他后来中途退出了夏令营,她并未要到他的联系方式,只从主办方的选手名单里看到了他的选手ID。

“白龙是个能创造奇迹的英雄,他就用这个英雄带着我2V5,虽然最后输了,但我们的人头比是领先的,只不过对面人多推塔快而已,他们胜之不武。”谢蓁蓁不由自主地笑弯了眼睛。她偷偷瞥了一眼叶覃琪,他却没看她,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所以你就喜欢上这个英雄了?”

“嗯,但这个英雄操作很难,和他相比,我还是差很远……”谢蓁蓁吐了吐舌头。

“不,你已经玩得很好了。”叶覃琪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在我眼里,你玩得比他们都好。”

谢蓁蓁对上叶覃琪柔和的视线,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她飞快地收回视线,结结巴巴道:“你……你说有什么用。”

叶覃琪只是笑了笑:“谢蓁蓁,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什么故事?”

“从前,有一只黑猫,它被人虐待而死之后就化为怨灵,在夜晚时分……”

“喵!”一只猫从马路上蹿了过去。

“啊!”谢蓁蓁尖叫,“叶覃琪,你给我闭嘴——!”

叶覃琪微微笑着,神色比此刻昏黄的路灯还要温柔。

他和她有很多故事,但他暂时还想把它们作为秘密,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再全部告诉她——对他而言,比任何人都好的她,最好的她。

5.蓝buff给你,我带你赢

周一晚上,谢蓁蓁要参加大学城举办的一个《荣耀对决》玩家交流会。

“蓁蓁。”

谢蓁蓁刚到现场,便听到有人叫她。她抬起眼睛,是叶覃琪。暖融融的灯光从他的背后透过来,她问:“你怎么在这儿?”

“大学城就这么点儿大的地方,我来参加不是很正常吗?”叶覃琪走过来,递给她一盒草莓牛奶,“赞助商放在休息室的,我记得你喜欢喝。”

谢蓁蓁记得,纪录片里,她因为一直喝训练室里赞助商放的草莓牛奶,还被人骂爱贪小便宜。

叶覃琪看她一副“你是不是想害我”的表情,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发顶:“别怕,有我。”

嗯?

他這是……在撩她?!谢蓁蓁一下子蒙了。

谢蓁蓁和叶覃琪都是顶尖玩家的代表,今天的交流会有一个环节便是顶尖玩家的表演赛。恰巧这个时候场务叫他们上台,谢蓁蓁感觉自己的意识好像变成了黏糊糊的糖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站在了台上。叶覃琪站在她左侧,清越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遍全场:“我最喜欢谢蓁蓁。”

“什么鬼?!”谢蓁蓁不小心把自己的心声喊了出来。

“阿蓁听到叶神说最喜欢的选手是你,这么激动吗?”主持人尴尬地解围。

是……是说最喜欢的选手啊?

谢蓁蓁看到台下其他参加活动的玩家一脸看傻子的表情,恨不得遁地逃走,磕磕巴巴地回道:“谢、谢谢叶神抬爱……”

主持人终于采访别人去了,叶覃琪微微低下头,压着嗓子说道:“别紧张。”

“你的打野来得比你的爱情还快。”

她周身的紧张感一扫而空,谢蓁蓁又“扑哧”一下笑了。

好吧,别人看她的眼神更像看傻子了。

很快就到了表演赛环节,谢蓁蓁和叶覃琪在同一个队。

开局六分钟,叶覃琪叫谢蓁蓁过去拿蓝。

谢蓁蓁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我好感动。”

叶覃琪的声音通过电波传过来,比往常更有磁性:“嗯?”

“这是我在赛场上拿到的第一个蓝。”打比赛的时候,战队里的男选手不相信她,从来不会给她让资源。

叶覃琪好像笑了:“就算蓝buff都给你,我也能带你们赢。”

谢蓁蓁坚定地反驳:“不,我来带你们赢。”

或许是叶覃琪的缘故,谢蓁蓁这次不紧张了,也真的C了,把对面的职业选手和人气主播打得满头是包。

最后谢蓁蓁的评分15.0,她看着自己名字后面鲜艳的MVP字样,激动得差点儿想转过身拥抱右侧的叶覃琪。

她转头看向叶覃琪,他刚刚摘下耳机,转头冲她一笑,露出颊边的小酒窝:“握手吧。”

舞台斑斓的流光倾泻在叶覃琪精致的五官上,谢蓁蓁的心跳得飞快,七荤八素地朝叶覃琪伸出了手。

叶覃琪颊边的酒窝更深了:“我是说,该和对面握手了。”

谢蓁蓁蹭地收回手,站起来的时候电竞椅撞上身后的墙壁,发出一声巨响。

灯光这么暗,叶覃琪应该看不出她脸红了吧?

6.好嫉妒他的CP

令谢蓁蓁意外的是,那次的玩家交流会居然上了热搜,点进去之后,里面全是那次活动录播的截图,主角只有一个,那便是叶覃琪。

热搜名是“#真实的电竞文男主#”。谢蓁蓁撇着嘴看了好几张,不得不承认叶覃琪这张脸确实无可挑剔,操作也是惊人地帅气。

她随手刷新了一下,上面弹出一条弹幕:“这个小哥哥好像有CP了?”她的心猛地一跳。

原来是微博的“显微镜女孩”发现那天叶覃琪第一视角的转播里,叶覃琪曾打开过自己的个人界面,上面的恋人图标是点亮的。

叶覃琪的新迷妹们瞬间炸开了锅,疯狂地艾特叶覃琪求证,而谢蓁蓁一刷新,就看到了最新的一条微博——“@叶覃琪:是真的,在我心中她最好。”

叶覃琪下午拿着她的手机非要让她和他互关,就是为了让她吃到最新鲜的狗粮吗?!

恰巧这个时候叶覃琪打来了微信电话,因为她明天上午就要补考高数了,叶覃琪送她回家的时候说,可以晚上给她打电话最后突击一下。

魂不守舍地补习结束,谢蓁蓁听到叶覃琪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和你的游戏CP是怎么回事?”谢蓁蓁脱口而出,反应过来后连忙补充,“我、我有个朋友想知道。”

“她啊……”叶覃琪轻笑了一声,“那时候我刚开始玩游戏,因为打得不好被队友喷,接着她就站了出来。”

是有多喜欢,才会一提到那个人就语带笑意?

“她把那个队友骂了一顿,还跟他说‘自己菜就不要总怪队友,多找找自己的原因。”

“后来我就缠着她和她成了游戏CP,也是因为她的那一番话,我才对这个游戏激起了莫大的兴趣,以至于能够成为这款游戏的顶尖玩家之一。”

谢蓁蓁感觉自己的心情莫名地低落,也许她是柠檬精转世也说不定。

“说起来,你今天参加活动怎么也用你姐的账号?”叶覃琪试探道。

谢蓁蓁还沉浸在失落中,随口说道:“哦,我上自己的号会遇到痴汉。因为我以前帮一个人怼了垃圾队友,他就非要和我结游戏CP。我一时心软答应了,结果他天天找我打游戏,还‘小可爱,小可爱地叫我,我实在承受不来……”

“小可爱……”叶覃琪的声音有点儿奇怪,谢蓁蓁却没听出来。

“说真的,我应该是遇到小学生了。”谢蓁蓁叹了一口气,斩钉截铁道。

为什么叶覃琪的CP可以遇到他,而同样的事发生在她身上,她却只能遇到幼稚小学鸡呢?

7.我喜歡你怎么办

叶覃琪“公布恋情”后女粉把怨念都投注在了当天与叶覃琪同台,还被叶覃琪称为“最喜欢的选手”的谢蓁蓁身上。

女粉纷纷表示谢蓁蓁只不过是被野王哥哥叶覃琪带飞的人头狗罢了,能拿MVP也不过是评分系统这次没长眼。

谢蓁蓁已经绝望了。

反正她的心已经死了,黑就黑吧……

叶覃琪这时给她发来微信:“马上就要城市联赛了,我带你去放松一下心情怎么样?我有个朋友送了我两张游乐园门票。”

谢蓁蓁正好心情郁闷到极点,便应道:“好。”

检票的小姐姐恰巧是叶覃琪的粉丝,攥着票根激动不已:“叶神,我是你的粉丝!前天的交流会上哥哥也太帅了,呜呜呜,美貌实力出圈!”

谢蓁蓁已经过了检票口,看见此情此景不禁有些郁闷。叶覃琪抬眼望向她,笑了笑:“是阿蓁发挥得好,带我飞,她更帅。”

叶覃琪接过票,走上前伸手拉住谢蓁蓁的手:“这边人多,别走散了。”

谢蓁蓁的心跳在他说那句话的时候就已加速,此刻更是疯狂飙高,结结巴巴道:“我……我们先去哪?”

叶覃琪看了看地图:“建议游览方向……去5D游戏馆吧。”

谢蓁蓁有些惊奇:“我记得以前3D就很炫酷了,5D是什么?”

叶覃琪也没体验过,老实回答:“应该更真实了吧?”

然后谢蓁蓁发现是真的很真实。

两人体验的是一款荒野打怪游戏,游戏开始先是地震,座椅疯狂震动,把谢蓁蓁震了个七荤八素,接着涌现一大堆小怪,座椅模拟着打击动作,把谢蓁蓁打得晕头转向,最可怕的是关卡末尾出现了一个呼风唤雨的boss,不仅谢蓁蓁的脚下吹起了冷气,头顶还不停地往下淋水。

毕竟游戏水平摆在那里,两人顺利通过了第一关,谢蓁蓁已经感觉自己快要被折磨死了:“这个游戏什么时候结束啊?”

她又不能不打怪,不打怪的下场就是被座椅暴打啊……

叶覃琪的承受能力比谢蓁蓁好得多,他本来还觉得这种沉浸式的游戏挺有趣,想陪谢蓁蓁多玩一会儿,听谢蓁蓁打了一连串喷嚏之后,他想了想:“你把人物移动到墙那边去,我挡在你前面。”

叶覃琪挡在谢蓁蓁前面,谢蓁蓁不会被打了,也不会被喷水了,她看着站在她身前把小怪突突突扫倒的叶覃琪,心有些酥酥麻麻地痒。

第二关的boss被发挥全部实力的叶覃琪轻松击倒,叶覃琪选择了退出游戏,谢蓁蓁终于成功解脱。她摘下AR眼镜,从座椅上站起来。叶覃琪正在旁边看地图:“我刚刚好像看反了,这里应该是最后一站才对……”

果然是这样吧?要是第一站就把游客折磨得死去活来,有心无力,这个游乐园就该倒闭了好吧!

谢蓁蓁又打了一串喷嚏,叶覃琪跟前台要来吹风机:“我替你吹干头发我们再出去。”

谢蓁蓁依言坐下,叶覃琪站在她身后,打开吹风机,手轻柔地穿过她的长发,细致地给她吹着湿漉漉的头发。

谢蓁蓁耳边是吹风机嘈杂的声音,还有叶覃琪偶尔触到她耳尖的柔软的手指,她咬了咬嘴唇,在嘈杂声中低声开口:“叶覃琪,别对我这么好。”

“我要是喜欢上你,可怎么办啊?”

他心里已经有了对他而言,最好的那个人呀。

8.蓝buff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谢蓁蓁已经两天没和叶覃琪联系了。

上次两人从5D游戏馆出来,又接连体验了其他的娱乐设施,傍晚的时候还在广场看了烟花大会。

这一切本该成为谢蓁蓁的美好回忆。

绚烂的烟花落进叶覃琪的眼眸里,他低头冲她一笑,露出颊边可爱的酒窝,问她:“你觉得在这里告白好不好?”

谢蓁蓁跳得飞快的心突然就凉了。

他要和谁告白?和他的游戏CP吗?

“告白什么的……需要这么正式吗?”这句话说出口,谢蓁蓁自己都觉得空气中弥漫着酸味。

“因为我喜欢她很久了,想要跟她说的太多。”叶覃琪摇了摇头,“而且她对我来说很珍贵,告白也应该精心一些。”

对叶覃琪来说,她算什么呢?红颜知己?狗头军师?开黑伙伴?

谢蓁蓁又变成了一只柠檬精:“呵呵,你这样的人,随便告白一下,别人都会答应的吧?”

叶覃琪扑哧一下笑了,他从旁边的小贩手里接过棉花糖递给她,颊边的酒窝更深了:“她才不随便呢。”

不随便,才会在游戏中反驳骂他的路人玩家;不随便,才会在战队经理歧视他的时候站出来愤怒斥责;不随便,才会事事热心,从不冷眼旁观,在她可能都已记不清的时刻,挺身而出,给予他温暖。

一无所知的谢蓁蓁怒从心中起:“我要回家了!”

反正叶覃琪眼里心里只有他的游戏CP,她再听下去迟早心肌梗塞。

今年的城市联赛居然选在了城市游乐园中心广场。

令谢蓁蓁意外的是,叶覃琪没有参加这次城市联赛,所以她带领的B大校队轻而易举地取得了这次城市联赛的冠军。

更令谢蓁蓁意外的是,在颁奖的时候,她见到了叶覃琪。

叶覃琪穿了西装,衬衫领口白净挺括,衬得他脖颈优雅修长。他把奖杯递给谢蓁蓁,笑得露出酒窝来:“恭喜你,蓁蓁。”

叶覃琪突然转向台下:“前年的这一天,我遇到了我的游戏CP。”

“我想借今天这个时刻,在大家面前,向她正式告白。”

谢蓁蓁正悔恨自己不应该来,还要亲眼见证这么残忍的一幕,就看到叶覃琪回头看向她,目光温柔如水:“两年前,我第一次玩这个游戏,因为打得不好被队友骂,是你站出来保护了我,我死缠烂打地和你成为了游戏CP,也因为你,喜欢上了这个游戏。”

“一年前,我跟着你一起报名了夏令营,因为來自小地方,打扮土气,被战队经理歧视,你又站出来保护了我,却被恶意剪辑,招致恶评无数。”

“所以我离开了夏令营,想等自己足够好的时候再出现在你面前。我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你,去你的微博下鼓励你,去看你的每一场比赛,直到今天我变得足够强大,能够站在你身边,能够保护你,能够有勇气告诉你我的心意。”

“谢蓁蓁,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谢蓁蓁的眼泪早就不争气地落下来,她泪眼模糊地看向对面的叶覃琪:“原来你……你还记得我啊……”

在半个月前的高校联赛上,她再见到了他,虽然他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是那个孤僻阴郁的少年,她却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变得那么好看,那么耀眼,跟她握手的时候弯起眼睛笑,眼里就像装着星星。他没有和她相认,所以她猜他已经忘记了在夏令营曾帮助过他的那个女孩。

她心底涌起浓浓的失落,以至于在那天的比赛上发挥失常,B大电竞社蝉联五年的奖杯也被A大夺走了。

叶覃琪有些错愕:“我以为你认不出我了。”

谢蓁蓁只是恨恨地捶了他的肩膀一拳。

这个傻瓜,她那时候就喜欢上他了,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叶覃琪伸手将她拉进怀里,声音低沉而温柔:“以后,蓝buff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9.他的小可爱

叶覃琪想起他初见谢蓁蓁的样子,她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也是这样水波粼粼。

那些男选手看不起她,还嘲笑她游戏ID令人恶心。

“小可爱,拜托你还是回家玩《奇迹暖暖》吧,别来拖我们后腿。”

他心头一震,看向她手里的屏幕,左上角的ID赫然是“小可爱”——那个在游戏中挺身而出,为他怒怼垃圾队友的“小可爱”;那个把他当小学生,对他的死缠烂打无可奈何的“小可爱”;那个告诉他她的梦想,想去夏令营追逐梦想的“小可爱”。

恶劣的男选手抢过她的手机,看着她屏幕怪叫:“哟,还有游戏CP呢!给你留了好多言,叫你加油,说你以后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

“我帮你回复他吧。你其实是个废物,根本不配站在这里——”

“够了!”他忍无可忍地上前帮她夺回手机,“你信不信,我和她2V5,也能打过你们!”

他转身递给她一张纸巾,僵硬地想冲她笑一下,安慰她:“我和你一个队,别哭了。”

后来,那场比赛他还是输了,却看见了她最灿烂的笑容。她冲那些男选手向下比大拇指,笑得肆意张扬:“五个人还被我们两个团灭好几次。”

叶覃琪知道,谢蓁蓁后来没再上那个账号,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个男选手用她的号发给他的那些语音。

所以,他在那一刻就下定决心,他一定要努力,变得足够强大,这样才能保护她最珍贵的倔强和天真。

幸好最后,他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