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本宫即将暴露

2020-09-14 12:07:20 桃之夭夭B 2020年7期

郁风闲

母后最近变得有点奇怪,各种亲亲搂搂抱抱,手还偷偷往他怀里钻!撕开人皮面具后才发现,怎么是这个缠人的小妖精?

①亲亲皇儿

又到了家宴的日子。

皇帝言郅乘着轿辇,唉声叹气地赶往太后的寿喜宫。太后的家宴办得越来越勤,每每到了这个日子,他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言郅自认是个孝顺儿子,登基以来也从未疏于孝敬母后,但最近母后变得极为奇怪。

吃饭必须凑到言郅跟前,宫规什么的都是浮云:“亲亲皇儿,吃个蛋饺——”

表达关切必须摸手:“皇儿真是辛苦了,手都变得粗糙了……”

偶尔来个亲密的拥抱:“皇儿大了,母后抱不动了……”抱不动的时候,手还特别爱在他的腰上摸来摸去。

言郅问过御医,据说有些人年纪大了,就会变得和小孩儿一样,很黏人,顺着他们来就行。太后以前也不这样的,只是近来频频提起想出宫去先帝曾经微服出巡的地方故地重游。但都被言郅否决了——外头不安宁,他担忧太后的安危。自那之后太后便古怪起来。言郅素来很孝顺,只得遵循御医的意见,多陪伴太后。

入了寿喜宫,太后果然盛装等着他,一见他就跑过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皇儿,你今天好像晚了半刻呢!”言郅挥挥手,示意宫人退下。

太后抱上了还不肯撒手了,言郅只得提醒:“母后,该用膳了。”

“皇儿饿了?”说着在言郅的腰腹上摸了一把,“啧啧啧,看皇儿都瘦了。”

这一摸,让言郅有种古怪的感觉……就像当年他刚成年,第一次被人带去青楼参观,被花娘撩拨时的感觉一样。这种想法刚冒出来,就被言郅打入地狱。太不应该了!怎么能有如此龌龊的想法呢!言郅在内心默念佛经一百遍,用以遏制自己这种罪恶的想法。母后才不会乱撩人,她只是年纪大了,老糊涂了……

用膳的过程一如往常,太后亲自喂食,言郅硬着头皮吃饭。

吃到一半,外头有宫人传话:“宁国舅请求觐见!”

言郅如同获救一般,连忙道:“宣!”虽然言郅不喜欢严肃的宁国舅,此时他却如获大赦一般。以后或许可以邀请国舅一起家宴。言郅这样想着,却听见太后低斥了一声:“他怎么来了?”言郅觉得有异,忍不住细细观察起来。

宁国舅进来后,太后规矩了许多,不再黏着言郅,言谈举止端庄优雅,让言郅都有点儿不适应了。宁国舅是带着目的来的:“皇上今年也有二十了吧?该立后了。”

言郅改变主意了:国舅什么的,太讨厌了。

从言郅十八岁起,太后和国舅就想着立后的事情,被他拖拖拉拉,一直拖到现在。前段时间他还借口太后身体不适,继续拖延。现下太后康复了,没借口了。宁国舅不止提议,他还带来了众多名门闺秀的画像。

言郅想拒绝,但太后兴致不错,拿着画像一一观赏,一边听着宁国舅介绍,赵家小姐、李家千金,都是一等一的人选。言郅正想说拒绝的话,就见太后唰地拍掉画像:“哀家不同意!”细细的声音,吼起来气势十足。

宁国舅忍着怒气问:“魏将军之女哪里不好?”

太后顾不上形象了,怒吼道:“魏家那个泼妇哪点适合当皇后了?你可不要害了皇帝!”言郅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母后?是母后吧?

国舅也是差点儿惊掉了下巴。他很快回过神,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太后急红了眼:“你明知道哀家想当……”话没说完,就又被国舅给瞪了回去。

言郅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哀家想”,想什么?

②奉旨欺君

那次家宴不欢而散,但国舅是铁了心要替他挑女人,不立后,先选妃也行。言郅烦不胜烦,勉强同意了。谁知道他这边才答应,那边太后就氣炸了。太后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哀家怎么生了这么一个逆子?哀家还是死了吧!”

言郅被宫人们叫来时,正看到太后“一哭二闹三上吊”,往绳子上挂的场景。眼看着凳子被踢歪,言郅赶紧拔出随身侍卫手里的剑抛过去,割断了绳子,同时一跃上前,接住了太后:“母后!你怎么……”不对劲!言郅皱眉,怀里的这个人怎么好像特别……软?

联想起近来母后的古怪言行,言郅不由得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眼前的母后,真的是她本人吗?

在他沉思之际,太后已经号啕大哭起来:“哀家怎么这么命苦啊!辛辛苦苦把你养大,竟然养出这么一个不听话的小子!早知道当初就该把你溺死……”母后入宫前也算是大家闺秀,怎会哭得这么……没气质?

言郅的怀疑更深了。正在这时,他察觉腰腹上有异动,两只手贼溜溜地在他的肚子上摸来摸去。言郅沉沉地叹息一声,抬抬手,示意其他人下去。待宫人散去,宫门合上,那两只爪子更为放肆了,竟然还想往他的衣服里钻。言郅没再客气,揪着衣领将人提起来,阴沉着脸问:“你究竟是谁?”

太后佯装无辜:“啊?哀家不懂皇儿在说什么?”

言郅没有耐性了,他在太后的脖子后头摸了摸,太后面露慌张,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言郅将她脸上的人皮面具撕开,底下露出一张年轻的女人的脸。言郅的脸阴沉下来,这张脸太熟悉了!

“宁安?!”

宁安举着爪子挥了挥,咧嘴笑道:“好久不见,想我吗?”

言郅嘴角抽搐,但最起码可以确定母后是安全的。他问:“母后人呢?”说话的同时退开两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背在身后的手微微握拳,强忍着掐死她的冲动。

“太后出宫去了。”宁安说,“她知道你不同意,所以让我进宫来假扮她。”宁安是宁国舅家的远亲,幼年失亲,被国舅收养,与言郅也算认识。

这次太后提出这么大胆的想法,宁安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太后抛下诱饵:“等你成了‘太后,皇儿可以任由你处置。”太后是看着宁安长大的,自然也知道她觊觎自家皇儿许久。这个诱惑太大,宁安内心挣扎了几下,同意了。

宁安笑眯眯地,一小步一小步地挪上前,又想在言郅的胸口上摸几把,手却被言郅扼住:“你知不知道,欺君是死罪!”

母后私自出宫让言郅不满,却也无奈,眼下重点是赶紧找到人。至于面前这个胆大妄为的姑娘,必须得给她点儿教训!

“你先等等。”宁安挣脱开言郅的手,去柜子里拿出一封信,是太后亲笔手书,言明宁安是奉懿旨欺君。

“太后说了,你不能罚我,否则就是不孝……你别气啊,她说最多一年就回来。”

言郅嘴角抽搐,满腔怒火却无处发泄。

宁安把懿旨收好,又开始收拾自己的脸:“这张人皮面具可是太后好不容易才搞到的,万一弄坏了就糟了……”她一边对着镜子抹平脸上的褶皱,一边道,“这一年,你就把我当成太后,表演一下母慈子孝就行了,等日子到了她老人家就会回来了。”

“国舅是不是也掺和进来了?”如果没有国舅和太后里应外合,怎可能瞒过他的耳目?

宁安点头,反正有懿旨在,不怕言郅生气。言郅隐隐头痛:“难怪朕这几天老觉得哪里有问题……你们以为这种伎俩能瞒得了谁?”

宁安眨巴着眼睛看着言郅,重新戴好面具后,她又是一副庄重老太的容貌,没有经过掩饰的声音娇滴滴地说道:“可是哀家三个月前就已经入宫假扮太后了啊!”

三个月!他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出异样!言郅回忆,太后言行出现异样,是近十来天的事……才想着,宁安的贼手又在言郅的身上揩油。假扮太后是个不算辛苦的差事,毕竟没人敢质疑她。宁安最大的阻碍来自于言郅,从小魂牵梦绕的人就在自己跟前,却不能亲近,多难挨啊!她忍了两个多月,最近实在抵不过诱惑,抓住机会就摸一摸他,解解馋。

胸口传来怪异的瘙痒感,言郅终于确定自己被撩了,可是一低头看见母后的脸……他飞快地将人推开。

“啊——”宁安娇呼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曲线婀娜,体态撩人。

言郅却没心思欣赏:“既然是太后的意思,朕不会动你。这段时间你就在这儿待着,不许再乱来!”说完匆匆离开,否则他真怕自己做出什么“不孝”的事情来。

③参加选妃

言郅做了一个噩梦,琴音靡靡,舞女妖娆,他左拥右抱,尽享人间美事。揽在怀中的美人儿薄纱轻荡,诱得他心痒难耐,正欲一亲芳泽时,对方忽地撩开面纱,露出了狡黠的笑:“就说你喜欢我吧!”

他瞬间惊醒!

言郅很清楚,这不是梦,是真切地发生过的。那年他十六岁,被朝臣的儿子带出宫“见识见识”,宁安吵着要去,他们自然是不会带的。谁知道那恶女偷偷跟去了,还打扮成花娘,勾引他……还差点儿勾引成功。她甚至还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十三岁的丫头!言郅恼羞成怒,那天之后就不肯再见宁安。

没想到她会再次出现,而且磨人的能力更胜以往。

连续两日梦到宁安和她薄纱下勾人的白皙肌肤,言郅决定做点儿什么改变现状。朝臣已经送了秀女进宫,都安排住进宫里了,言郅迫不及待地召所有人一起觐见。十个秀女排排站,等着他遴选。言郅依次看过去,看到角落的秀女时惊了一下——宁安巧笑倩兮地站在那里,脸上的笑容十分让人不爽。言郅惊得差点儿很没有帝王风范地摔倒,他勉强稳住了身子后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她不专心假扮太后,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太后在宫中无聊,特召臣女入宫陪伴的。”宁安笑嘻嘻地解释,她可没忘自己此刻的身份是宁安,太后交托的任务要顾好,但是男人也要追!宁安笑着说,“正好皇上选妃,所以太后让臣女也来试试。”

自打言郅发现她的真面目后,就不肯再去太后宫了,哪怕背负着“不孝”的名声,也不肯去。宁安只好主动出击了。也幸好太后在宫里安插了众多耳目,否则她岂不是要错过这等大事?万一让言郅娶了别的女人,她一定会怄死!

本来宁安也不敢这么大胆的,还有宁国舅在后面压着呢。但言郅似乎將太后私自出宫的事都怪在国舅头上,把他派出京了。宁安无所畏惧,匆匆地换回了衣裳就赶来参加选秀了,还很卑劣地把一个秀女顶下去,让人家追求真爱去。

反正现下她就是太后,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其实按照宁安的想法,直接写一道诏书,册立自己为后是极好的,但她怕做得太绝,真的把言郅激怒了。她只好退而求其次,加入选秀的行列。宁安自觉与其他的秀女相比,她还是有优势的,最起码她曾经成功勾引到他。

宁安有“太后”护着,言郅不好在人前驳了太后的颜面,只能忍耐,让她参与选秀——他打定主意,绝对绝对,不会再上宁安的当!

秀女表演才艺,别人都是秀琴棋书画,宁安上来秀了一段舞,就是几年前跳给言郅看的那段,体态轻盈,舞姿翩翩,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当初的样子,却又少了当年的生涩,多了几分柔媚。琴声毕,言郅从惊愕中回过神,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宁安,拳头微微握紧。宁安笑眯眯地朝着言郅眨眼睛,期待地看着他。言郅阴沉着脸,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你们先下去吧。”

言郅在生气,气自己多年后还如少不更事时一样,因宁安的舞蹈而躁动。明明理智让他不要接近宁安,却一再地被她撩动心弦。言郅越想越不快,夜晚太监来询问是否要临幸新入宫的秀女,言郅看着名牌,他已经忘了那些女人长什么模样了。

“你们安排吧。”言郅说,“除了宁安,其他人都可以。”

他必须从对宁安的莫名的情绪中走出来,找一个女人是个不错的选择。消息没一会儿就应该传出去了,因为“太后”送来了很多酒菜,还让人传了话:“皇儿第一次宠幸妃子,自然要好好庆祝一下。”

言郅几乎可以想象出宁安咬牙切齿的模样,心情顿时畅快了许多,胃口也好了,连喝了不少酒。夜幕降临,言郅微醺地回到寝殿,秀女已经被裹在被子里送上了龙榻。女人娇羞地凑到言郅的怀里磨蹭着,言郅浑身燥热,一把将对方揽住。

一夜欢愉,两人都累极了。天边泛起白光,言郅却不舍得起来了。直至太监匆忙来报:“太后不见了!”

言郅惊问:“怎么回事?”虽然宫中这位是假冒的,但总归是顶着太后的身份,真要出事可就糟了。

言郅连忙起身要出去,丝被滑落,露出旁边女人娇柔的身体。言郅看清女人的脸,汹涌的怒火蹿上脑门:“宁安!该死的,你!”

⑤太后撑腰

言郅躲宁安躲得更彻底了,宁安仗着“太后撑腰”,在宫里到处溜达制造偶遇,言郅被缠得没办法,只好日日躲在御书房——这里是朝廷重地,即便是太后也不能频繁进入的。

宁安人进不来,小纸条倒是没断过。“皇儿安好,母后甚念”的家书内,时常夹杂着另外的短笺。比如,“一日不见,魂牵梦萦”,或者“好好吃饭,不要被其他女人勾去了”,今日干脆什么都没写,只印了一枚唇印……

宁安幼年被国舅收养后,便时常入宫,都是跟在言郅和其他大几岁的少年后头,养出了这副毫不知羞的外放性情。

言郅觉得越来越头痛。

自肌肤相亲后,他便不知拿她怎么办。他刻意忽视心头的悸动,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可现实是真的发生过。言郅心烦意乱,随意拿起折子看,一封短笺掉落出来,上头娟秀的字体写着:看来你真的不想看见我啊……那就如你所愿,我会从你的眼前消失。

什么意思?

言郅腾地站起来,随从都没带,直冲到太后宫中,果真看见宫女们正在收拾着东西,行李整齐地堆放在马车上。言郅想都没想就拽住宁安,把她拽进了内室后才叱道:“你不能走!”

宁安嘻嘻窃笑:“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啊?舍不得我直说,我也很舍不得你的。”

言郅道:“那就不许出宫!”他还暂未想通要怎么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这种时候放她离开,万一她不回来了呢?言郅赶忙道,“别忘了,你答应了太后的任务。”

“我就是为了假扮太后……不然我才舍不得你呢。”想到接下来至少一个月见不到面,宁安撇撇嘴,有点儿想哭。她若不在宫中,言郅是不是就要落到那些妖艳贱货手里了?她越想越不放心,该怎么办呢?宁安一边想,一边趁机在言郅的胸口摸了两把。

“什么意思?”言郅问,甚至都忘了阻止他胸前不规矩的手。

宁安说:“下月是先皇冥诞,按例太后要去太庙为先皇祈福一个月,要不然我才舍不得离开你呢。”

言郅呆住了。近来烦心事太多,他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还跑来挽留她。言郅尴尬极了,但面上依然冷静,淡淡地说道:“一路小心,别丢了母后的脸。”随即便要走。

宁安拉住他,把一包东西往他的怀里塞:“这是我的一些随身之物,你留着睹物思人,如果实在想我,就偷偷来看我……”

宁安依依不舍,拉着言郅上演了一场惹人注目的“母子情深”,然后一行人才浩浩荡荡地离开。待“太后”的车马离宫,言郅这才想起宁安留下的东西,打开来一看,里头是宁安的画像和她的贴身衣物,附赠一张小图,画的是一个路线图,旁边用娟秀的小字写道:我们幽会吧,我在这里等你!

言郅觉得头更疼了。

不过,耳根子总算是清净了。

言郅过了几天清净日子,第三天夜里,他带着两个心腹侍卫,偷偷溜出宫,来到了太庙内。言郅也不想来的,他好不容易从宁安的纠缠中解脱出来,应该好好地享受人生,尤其是宫中那几位秀女,一个个让人心神荡漾。言郅也确实招人侍寝了,但是,宁安的小脸蛋不断地钻进他的脑袋,指控他始乱终弃。

宁安虽然不在眼前,却好似从未离开过。

言郅带着复杂的情绪,来到了太庙后头,宁安跟他约定好的“幽会”的地方。打开门进去,果真看见她在床上酣睡,床头摆着几本册子,光看封面便知这是近来市面上流行的避火图。言郅悄悄地坐在一旁看着宁安,她此时已拿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白皙的脸蛋算不上绝世倾城,却天真纯洁,完全没了往日让人咬牙切齿的狡黠样儿。

言郅在她脸上捏了捏,宁安忽地有了动静,伸长了胳膊一揽,抱住他的腰蹭来蹭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着,一双光裸的大腿搭在他的腿上磨蹭着,嘴里还在嘟囔着:“抱我。”

言郅脸色铁青:“宁安,你给我起来!”如果今天来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她是不是也会这样抱着别人?

怒火涌上心头,言郅粗鲁地把人捏醒,宁安痛得嗷嗷叫,言郅恶狠狠地说道:“你给我看清楚,我是谁?”

“知道是你啊,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里?”宁安委屈地撇着嘴,动作幅度略大,衣衫缓缓地滑下去,小露香肩。

言郅沉着脸把她的衣衫拉好:“你每天就睡在这里?还穿成这样……就不怕万一有个贼人闯进来?”

“只有你啊。”宁安说,“你又不是贼。”

言郅阴沉着脸不说话,宁安乖巧地坐着,脸上的笑容掩盖不住:“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言郅看着她,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道:“朕不会让你当皇后。”言郅承认了宁安对自己的吸引力——否则他不会满脑子都是她,更不会三更半夜涉险离宫,跑来与她“幽会”。他想她能待在自己身边,但宁国舅的身份,让他没办法安心地立宁安为后。

“不立就不立,谁稀罕啊?”宁安用力地抱住他,“但是你得补偿我!”

⑥深夜幽會

宁安要的补偿就是,言郅要每天去找她“幽会”,因为她研究了避火图,非常有求知欲地想和言郅试试——宁安果然是在男孩子堆中长大的姑娘,完全不懂得女孩家的羞涩,不过言郅也因此受惠不少就是了。

言郅像往常一样溜出宫,像个采花贼一般躲过守卫,翻墙进入太庙,才进屋,言郅便差点儿喷鼻血——宁安身着一层薄纱襦裙,体态翩翩地走近他。言郅赶紧关上门,防止春光外泄:“你、你穿好了!万一被别人看了去……”言郅捂着鼻子,他好像真的流鼻血了。

“好吧。”宁安不情愿地披上披风,“人家是看你往来辛苦,想给你点儿福利……不要就算了。”

言郅嘴角抽搐,他在宁安的心里就是这么一个大色魔吗?言郅每天过来,除了怕她一个人在这儿寂寞,也是想好好地教导她端庄礼仪……反正在宫里无聊嘛。只是很偶尔那么几次,没扛得住诱惑而已。

言郅咳嗽一声,正经道:“这里不比宫里,万一有人闯进来……”

忽然门外传来侍卫急促的声音:“皇上,有宵小闯入,还请您赶紧离开!”

太庙自有守卫,宁安来时又带了一批,安全没问题,但若是皇帝夜探太庙,与“太后”彻夜同眠的事情传出去,可是惊天的丑闻了。

言郅和宁安自然也是懂的。

“你快点儿回去!”宁安一边赶人,一边去戴好面具。虽然“太后”下令谁都不准靠近这座偏院,但万一有人进来穿帮了可不好。啊,还得穿好衣服,免得便宜了旁人。

言郅叮咛一句“你要小心”,便在侍卫的护送下离开。他翻过院墙悄悄地绕到了前院,听见里头不时传来刀剑碰撞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停歇,且打斗声越来越近。言郅不由得皱眉:“如果只是一般的宵小,被人发现后还不立刻离开?”而且,宫里的侍卫有这么不中用,处理一二宵小都要这么久?言郅胸中蓦地浮起一丝不安,命令心腹去里面帮忙,自己又折回了宁安房中。

宁安却已不在房中。窗外响起一阵慌乱的脚步声,言郅飞快地跑出去,正看见宁安光着脚慌不择路地逃命。言郅赶忙施展轻功上前,宁安撞上了言郅,惊慌道:“他们的目标是太后!”

她才穿好衣服,还未来得及戴上人皮面具,就有人冲进来逼问太后在何处。那人显然和前面的恶徒是一伙的,其他人吸引待卫注意,这人过来搜人。宁安大感不妙,居然有人想伤害太后……宁安找到机会脱身,赶紧到前方求援,谁想撞上了去而复返的言郅。

宁安脸色忽地大变:“你怎么回来了?这里危险!”有人想抓太后……是不是和言郅有关?宁安很难不这么想,她怕死,却更怕言郅会出事。

“我们一起走。”言郅也估计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断不可能将宁安留下。

“我不能走。”宁安道,“‘太后必须在这里!”

宁安是极固执的,否则也不会任凭他如何拒绝,也要纠缠他这么久。

一声响炮蹿入半空炸开,言郅认出这是求援的信号,应该是前院的侍卫放出的,他稍稍放了心:“我们先回到房间里,救援一会儿就会到。”

“可是你……”

“确定你平安了,我就会离开。”言郅坚持。

虽然还未确定安全,宁安却不怕了,心里还有点儿甜丝丝的。言郅的态度,仿佛是喜欢她的……虽然她知道那不可能。不过没关系,她喜欢他就好。宁安悄悄地依偎在言郅身上,忽然一道强劲的臂力抱住她,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扑倒在地:“小心!”

宁安从晕眩中回过神,便见一支利箭穿过言郅的后背,远处院墙上一个黑影跳下,正向他们走来。

她吓得忘了反应,言郅咬紧牙,抱住宁安往前院奔去。皇帝来此的事情不能暴露,但此刻为了两人的安危,他顾不上这些了。长长的走廊尽头,两名心腹赶至,其中一人追着黑衣人杀去,另一人留下照顾言郅。

言郅流血过多,脸色发白,问心腹道:“安全了吗?”

心腹点头:“属下立即请御医……”

“不要惊动任何人。”言郅赶忙道,“带我回宫。”

宁安哭成了泪人:“言郅!”伤势拖延久了,他,他会死的!

“我不会死。”言郅说,“我会在宫里等你回来。”

在援兵的帮助下,骚乱很快平息。对方是叛贼余孽,想抓住太后来要挟皇帝放了首领,宁安无意中替太后挡了灾。本该她受的伤,却让言郅承受了。骚乱平息,但宫内的皇帝 “不明原因受伤”,且伤势严重。

宁安急着回宫去,确定言郅是否安好,索性就找了“太后受惊”的借口,提前回宫了。

谁知才下了轿辇,还未来得及去探望,就有人来探望她了。是先前挺受宠的秀女,娇滴滴地给宁安带来了一个消息。

⑦太后有喜

宁安万万没想到,言郅给了她这么大的惊喜!才回来就有人来耀武扬威——好吧,是向太后报喜,说自己有了皇帝的骨肉……宁安忍了,反正她又不是皇后,哪有资格生气?可是,不让她进去探望是怎么回事?她撕掉了面具,换上了秀女的衣裳,心急火燎地去看言郅,却被拦在了门外。

门口的侍卫十分尽责:“皇上有令,宁安不准觐见。”

宁安气得直磨牙,冲回寿喜宫中,换上了太后的模样,怒气冲冲地又来了。她现在是皇帝的亲娘,任谁也不敢拦着。

言郅正坐在床榻上喝药,看见“太后”面露喜色,以眼神示意伺候的人出去,这才招招手道:“你没吓到吧?过来这里。”

经过一场生死劫难,言郅算明白了宁安在自己心里的分量。他想把她留在身边一辈子,让她当自己的皇后。

宁安却没坐过去,只淡淡地问:“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大碍了。”

宁安扯扯嘴角:“是吗?”

言郅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宁安,你怎么了?是不是吓坏了?你放心,不会再有……”

“我放心?我放心个鬼!”宁安忽然暴怒,朝着言郅扑过去,却又不敢碰到他的伤,只好捶着被子怒道,“你让林秀女给你生孩子,我没意见,反正你是皇帝嘛……但是你为什么让人拦着我,不让我进来?你不知道我会担心吗?前些日子你说的话都是骗我的吗?我……”宁安越想越伤心,呜呜地哭起来。

言郅一头雾水:“你说的话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谁生孩子了?我什么时候让人拦着你?”

“你还否认!你简直……”宁安气极了,腾地站起来,忽地头重脚轻地栽倒在言郅身上。   言郅大骇,揽着宁安的身体大吼道:“快宣御医!”

言郅不顾身上的伤,在御医后头焦急地等待着。

他方才急忙派人叫来御医,这才注意到宁安假扮了太后的模样,现在被诊脉的人,也是“太后”。

御医皱着眉,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诊断,一再地确认后,战战兢兢地起身,面对言郅的质问,只能硬着头皮道:“太后……这是喜脉啊!”御医惊啊,太后怎么会有喜了?孩子是谁的?

要死了!怎么会牵扯进这么一桩宫廷秘辛里了呢?年轻的御医晕头转向地想着,压力真的太大了。

言郅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但随即又想到御医剛刚所说的“太后”。和太后“勾结”的老御医病重,否则也不会让这么个新手过来。

不过,也许正因为是新手,所以也好处理。

言郅说:“也许是误诊了。”

“微臣确定没有……”御医才开口,对上言郅警告的眼神,连忙改口,“是微臣才疏学浅,也许真的诊错了。”

言郅满意了:“嗯,等太后休养两日,再来复诊。”他得赶紧派人把太后请回来。其实发现宁安假冒太后之后,言郅的人就已经找到了太后,但因为不想打扰太后的游兴,一直只在暗中保护,没有惊动她。现下不惊动也不行了。

将御医打发走了,言郅撕下宁安脸上的面具,悄悄地躺在一边。宁安醒了,察觉到旁边的人,生气地往旁边挪了挪。言郅失笑,解释道:“我没有叫人拦着你,那是之前的命令,忘了收回了。至于林秀女,大概是听到我‘重伤难愈,想假孕争位吧……我已经把她们都遣出宫了。”

宁安稍稍满意,却仍不肯轻易原谅:“你舍得?”

“当然。”言郅说,“我已经找到别人给我生孩子了。”说罢,手轻轻地搭上她平坦的肚子。

宁安瞪大眼睛,结巴了:“你、你、你是说……”

“是啊,我的皇后。”

宁安呆住了。他的意思是……她的眼圈忽地红了。她追了他许久,终于得偿所愿,成为他的皇后,他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