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时基金肖瑞瑾 掘金科技创新股

2020-09-14 12:19:19 英才 2020年9期

言午

2020年以来,新发基金超额认购的现象呈井喷势,市场更认可好的产品与优秀的基金经理,明星效应显著。作为基金产品的掌舵人,基金经理的投资理念和投资手法决定了产品的表现。

博时基金基金经理肖瑞瑾管理的博时回报混合自成立以来累计净值上涨262.41%,其中2019年度收益95.21%,不仅在144只银河证券同类产品中排名第一,且在参与银河证券2019年业绩排名的全市场混合基金中排名第8。

同时,他管理的博时科创主题3年封闭混合自2019年6月27日成立一年多以来也表现优异,净值累计涨幅达75.79%(数据来源:银河证券、Wind,截至2020年7月22日)。

肖瑞瑾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基金经理有无明确且稳定的投资理念是其能否长期获益的基础。

疫情的爆发造成全球股市剧烈波动,新冠疫情长时间持续蔓延对经济活动的影响深度要比SARS更严重。

股市下跌是对疫情不确定性的恐惧,而反弹是对流动性宽松的预期反应。A股的流动性会受到外部资金的影响,但外资的持续买入加强了A股单边趋势的走向。

疫情之后市场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两方面,肖瑞瑾表示。一是,部分公司业务从线下往线上转移更明确,拉动了对新基建的需求。二是,一些行业发生了龙头集中、强者更强的马太效应。而一些风险抵御能力比较差,资金实力不够强的企业,疫情则导致了业务的缩减和停滞。反而是那些现金储备能力比较强,自身体量比较大的企业,能够在疫情的冲击中完成市场份额的拓展和加强。

对于市场关注度较高的科技创新企业,肖瑞瑾表示:“着重配置行业龙头股,但不能唯龙头论。”

“要看行业龙头与行业第二或第三名公司的差距是在缩小还是在变大,行业龙头地位是在巩固还是在削弱,行业龙头是否会被其他行业降维打击。

肖瑞瑾

因此,投资也不能唯龙头论,要动态地看龙头的变化,龙头公司是持续增强自己的壁垒和优势,还是因为技术路线的变化以及市场规則的变化而被削弱,这种核心竞争壁垒的变化,是需要重点关注的。”

其次,要关注第二或第三名是否有弯道超车的机会。肖瑞瑾称,“首先要买龙头,目标很确定,能见度更高,但是收益率可能会一般。而当遇到合适的机遇,不管是政策还是技术的变化,那么第二名就会随时超车,行业竞争格局反转,龙头转换。而这种机会一旦出现,对于所管理的基金而言,就会有一个比较高的超额收益。这两个点是可以兼得的,不是相互排斥的,是一个逻辑。”

肖瑞瑾表示“确定了投资逻辑,关于具体的选股标准,还要看几个具体指标。”一是财务指标:比如ROE水平是不是在持续提升,这个隐含了企业增长的速度;现金流是否健康,关乎企业的生存与竞争力;资产负债机构是否合理也是需要重点考虑的因素。

还要看公司的管理层,因为公司是管理层在运营,所以还要看公司的团队架构、董事长、总经理等对公司运营及危机的处理能力。三是对手和客户等如何评价,公司在供应链中的地位;最后则是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是否有利于社会进步,为社会带来一些福祉的。

从投资角度看,未来他最关注三个行业,一是科技行业,不断创新提高生产力;二是医疗行业,跟人类生存息息相关;三是消费行业,生产力的提升,人民创造财富后必然是要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