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药玻VS正川股份小小玻璃瓶缘何暴涨

2020-09-14 12:19:19 英才 2020年9期

沐阳

海外新冠病毒仍在肆虐,国内北京、大连、新疆等地局部爆发。新冠疫苗上市令全球期待,7月21日,新冠疫苗股康希诺生物公告,其研发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临床试验Ⅱ期研究结果的研究论文发表于柳叶刀。新冠疫苗研发取得关键性突破,证实其安全性及可靠性,疫苗产业链上下游也在不断引发投资者追捧。

各国纷纷为新冠疫苗做上市前准备。中国工信部座谈会探讨新冠疫苗及相关包材的供应储备。7月20日,辉瑞、BioNTech与英国政府签订3000万剂新冠疫苗的购买协議。7月22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也和国防部、辉瑞和德国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同时官宣一项6亿剂疫苗的协议。

新冠疫苗研发企业例如智飞生物、沃森生物、复星医药等的股价水涨船高,而疫苗包装使用的药用玻璃瓶概念也开始进入投资者视野。相关概念股包括国内药用玻璃龙头企业山东药玻(600529.SH)、药用玻璃生产商正川股份(603976.SH)。

截至8月2日,山东药玻从年初28.03元上涨至67.1元,上涨幅度为159%;正川股份从17.77元上涨至81.51元,上涨幅度为436%。

小小玻璃瓶,究竟为何引发投资者争相炒作?

小行业 大机会

7月4日,张文宏教授表示,装疫苗的玻璃瓶的产量比疫苗还困难。不只国内面临此问题,早在4月,牛津大学医学院教授说目前全球只剩2亿个疫苗玻璃瓶了。疫苗玻璃瓶的产量问题成为疫苗能否顺利流向终端受众的“卡脖子”问题。

这个事情颠覆了投资者的认知,之前投资者一直忽略的药用玻璃瓶原来含金量这么高。

药用玻璃瓶究竟含金量在哪里?

药用玻璃瓶品质从低到高分别为钠钙玻璃瓶、低硼硅玻璃瓶及中硼硅玻璃瓶。新冠疫苗需要存放在品质最高的中硼硅玻璃瓶,相比较于钠钙玻璃瓶和低硼硅材质,中硼硅材质能够令疫苗保持较为稳定的状态。

由于药品会受到温度、湿度、空气、光、微生物等的影响,药品稳定性会发生变化,中性硼硅玻璃在耐水性、耐酸耐碱性、抗冷冻性、热稳定性、灌装速度等方面都远优于低硼硅玻璃,在药品长时间浸泡与侵蚀下,玻璃瓶不会有沉淀物析出,也不会引发PH变化,具有优异的化学稳定性和热稳定性。因此中硼硅玻璃瓶技术门槛较高,该细分市场长期被德国肖特、美国康宁、日本NEG等三大海外企业把持,国内企业少有能分一杯羹的实力。

不过随着药用玻璃领域的国产替代,近五年,我国药用玻璃市场规模整体呈上升趋势,2018年达219.4亿元,占医药包装行业20%左右。

山东药玻市值是正川股份3倍有余,但是其市盈率不足正川股份的2/5。

从2017年开始,关于已经上市药品注射剂一致性评价提上日程,提出注射剂使用的直接接触药品的包装材料和容器应符合总局颁布的包材标准,不建议使用低硼硅玻璃和钠钙玻璃。

而我国的现状是用于药品包装的玻璃多为较为低端的钠钙玻璃及低硼硅玻璃,国外医药企业普遍使用中硼硅玻璃瓶。原因一为中硼硅造价高,二为生产稳定性较难控制。

国内之前仿制药盛行,成本成为关键因素,就连配套的玻璃瓶都成为成本控制的一部分,多为使用低硼硅或钠钙玻璃瓶,而含金量较高的原研药大部分使用中硼硅玻璃瓶。不过,我国的制药行业正在从仿制药到创新药转型升级。

根据Frost & Sullivan数据,2016-2020年,全球生物制剂研发服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9.0%,达到20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中国是生物制剂研发服务增速最快的国家,预计2016-2020年中国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4.8%,增速远高于全球市场。因此,中硼硅药用玻璃成为药用玻璃市场清晰的未来。

由于国内中硼硅玻璃需求较小,造成行业产品以低端的钠钙玻璃和低硼硅玻璃为主,同质化产品必然带来价格战等行业的无序竞争。因此,技术突破成为关键。

山东药玻VS正川股份

首先,山东药玻与正川股份均历史相当悠久,山东药玻成立于1970年,2002年6月上市;正川股份成立于1989年,上市于2017年8月。

截至8月2日,山东药玻市值是正川股份3倍有余,但是其市盈率不足正川股份的2/5。作为药用玻璃行业的老大和老二,两家企业的资本市场这一现状着实有趣。这一情况是否说明正川股份的价值被市场严重高估了呢?

从营收和净利润角度来看,2019年山东药玻营业总收入29.9亿元,净利润4.59亿元;而正川股份2019年营业总收入为5.21亿元,净利润为0.61亿元。从体量上来看,二家企业明显不在同一量级。

另外,从利润率情况来看,山东药玻的销售毛利率和销售净利率分别为36.91%、15.49%;同期正川股份的销售毛利率和销售净利率分别为27.14%、11.90%。不论从销售毛利率还是销售净利润进行对比,山东药玻的情况均优于正川股份。

为何同为药用玻璃行业,二者的利率表现差异甚大?而从资产市场来看,正川股份更引得投资人青睐,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山东药玻是国内的模制瓶龙头,2019年模制瓶为其带来营收12.52亿元,占比52.24%,占据其半壁江山;该产品毛利率达到46.63%,是其业务中毛利最高的产品。

正川股份主要做管制瓶,2019年硼硅玻璃管制瓶为其带来2.51亿元的营收,占其收入比例48.31%,但是该产品毛利率仅为28.28%,远远低于山东药玻主营产品毛利;2019年纳钙玻璃管制瓶营收1.99亿元,占总营收比例的38.24%,毛利率就更为低下,仅为27.03%。

主要因为两家企业的产品工艺不同,造成毛利率差异大的情况。

据财报,山东药玻在2019年实现模制瓶全年销售73亿支,同比增长4%。其中Ⅰ类玻璃模制瓶2019年销售量达到2亿支以上,同比增长40%。主要客户包括赛诺菲、诺华、拜耳、勃林格殷格翰、辉瑞制药等跨国公司以及恒瑞、正大天晴、复星医药和国药集团等国内医药企业,未来在注射剂一致性评价中有望能切入玻璃瓶的替换升级。山东药玻主要自建窑炉生产,成本优势和质量优势是其核心壁垒,同时因为窑炉投入成本高,技术难度也相对较高,因此进入壁垒较高。

据统计,主要药用玻璃产品(模制瓶、管制瓶、安瓿瓶)每年需求共约800亿支左右,其中模制瓶和管制瓶需求各约150亿支、安瓿瓶需求近400亿支。目前国内药用玻璃市场规模近100亿元,年均增长速度10%以上。

从行业来看,面临技术升级替代机遇。不过,从当下资本市场来看,两家企业的暴涨均是由于疫苗概念,山东药玻在公开市场表示,公司目前还没有接到新冠疫苗玻璃瓶的订单。

正川股份也表示目前公司未接到相关疫苗瓶批量采购订单。目前公司仅通过外购中硼玻璃管生产中硼玻璃瓶,且中硼玻璃瓶在公司产品结构中占比较低,目前公司一座中硼玻璃管产品窑炉处于建设阶段,未正式量产。

两家企业都纷纷和疫苗玻璃瓶撇清关系,但股价还是在不断上涨。不过如果只有概念,从长期来看,无法产生实质性的业绩收益,相信短时间的股价上涨,也只是空中楼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