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的哲学价值

2020-09-14 12:03:33 神州·上旬刊 2020年9期

周恒

摘要:马克思跨时代地将人的本质放置于实践当中,即人在实践中才可以确证人的自我存在和回答人的本质。工业和自然科学展开了人的内在的丰富性,但也让人趋向和变成异化的人,但马克思指出异化是阶段性的,只有经过异化,才能扬弃异化。惟其如此,人的对象化的活动才能和人的本质统一起来,实现人和自然界的真正统一,实现人生而为人的真正价值。

关键词: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价值

一、人的本质的澄清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当中,马克思提出了人的“类本质”概念。类本质首先由费尔巴哈提出,他这样说:“理性、爱、意志力,这就是完善性,这就是最高的力,这就是作为人的绝对本质。”诚然,意识是人区别于动物的重要方面,但将人的本质建立在意识和理性之上,将意识作为人与动物区分的源头,是错的,因为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是劳动。因此,马克思说:“人把自身当做现有的、有生命的类来对待,因为人把自身当做普遍的因而也是自由的存在物来对待。”这就昭示出人与动物最大的不同在于人是类存在物,人有主体性,首先,人把外界当做自己的对象世界,而动物却饿了就吃,吃了就睡,没有独立意识。其次,人是自由的存在,人不仅有意识,而且可以在精神和实践领域进行加工创造,创造出人所需要的精神食粮和物质产品,把对象世界变成“人的无机的身体”,在与自然界交互作用的过程中生产产品,享受生活。但动物不同,它们的生产是单纯的,是面向自身的直接需求的,因而是片面的。所以,生命活动的性质就揭示了生命的“类特性”,这种有意识的能动作用恰是人珍贵之处。因此,马克思才说:“动物和自己的生命活动是直接同一的。他就是自己的生命活动。人则使自己的生命活动变成意志的和自己意识的对象。”

二、人的本质力量的展开

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人所创造的对象化世界形象地向人们展示出了人的本质力量的内在丰富性。因而,马克思说:“工业的历史和工业的已经生成的对象性的存在,是一本打开了的关于人的本质力量的书。”但是,马克思给我们展开了这样一个很残酷的现实,揭示出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异化现象”,工业文明并没有使人类更好,反而使人同人相异化。”在异化劳动的境况下,人的印象固化,自我世界观变得扭曲,每个人有他自己观察别人的尺度。而正是由于“异化现象”,使得我不是我。但不可以因为异化现象的存在就全盘否定资本主义,发展的问题要靠发展的方式来解决,单纯的否定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纵然发展是以异化的形式展示出来的,但却向我们展示了真正的、人本学的自然界。所以,异化劳动是社会发展过程反映出的阶段性特征,会经由“共产主义”的否定之否定的肯定,实现人类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

三、对象化的自我理解

人是主体性的存在,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人可以通过生产实践活动改造自然世界,并能动生产出人的作品和现实,使自己二重化,在自己所创造的世界中直观自身。在《手稿》当中,马克思肯定了否定之否定的运动过程,认为作为推动和创造原则的辩证法是伟大的,他说:“黑格尔抓住了劳动的本质,把对象性的人、现实的因而是真正的人理解为人自己的劳动的结果。”确实,工业时代下的工人虽然在劳动中呈现异化状态,但却通过异化的否定展示出自身的类力量,又将会通过异化的否定之否定过程回归自我的本质,进而自由地观照自我和现实,这是人通过劳动的的真正产生的历史过程。在这个层面上,黑格尔的观点是合理的,但其致命的缺陷在于他将劳动和人的产生视为一种精神劳动,以纯粹思辨的思想开始,又以抽象精神结束,整个过程无非是自我意识的精神运动,意识对象不过是对象化的自我意识,将这当做劳动的本质。黑格尔将自我意识定位为人的本质,就是重新恢复和确定了宗教神学,重新恢复和确定了无限和绝对的东西,而他竟然将自己的哲学视为哲学的終结。因此,马克思才夸赞费尔巴哈“创立了真正的唯物主义和实在的科学,”费尔巴哈真正克服了旧哲学,开辟了新哲学的进程。

四、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的哲学价值

人作为社会现实的存在,深深感受着异化带给人性的扭曲和丑恶,人们悲愤,无力,进而诉诸于宗教和神学,企图在幻想世界中得到超度和永生,纵然这是不现实的,他们也不在意,因为在上帝或是其它意识形式的佑护下,他们感觉到自己才是真实的。这样来看,他们失去了为人的原始的激情的源动力,他们在劳动中感到被外在对象的奴役和压制,这是悲哀的。但是,我们就可以对人和社会失去信心了吗?马克思告诉了我们答案,他从实践的向度出发,指出人的本质不能在自我意识运动中得到解答,也不能在直接观照中得到确证,唯一的方式就是在对象化的实践活动中得到对本质的理解,得到对自我人生价值的复归。在人类发展的历史进程中,虽然有异化的阶段,但却正好让人知道了自身的类本质力量,展现了人类发展进程中的缺陷,异化虽否定了原始的人,但从现实的生产实践活动出发,通过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又复现了真实的人类,涌现出人之为人应有的动力和激情,给人展示出解放和复原的未来向度,实现人的本质的真正再现。

参考文献:

[1]《费尔巴哈哲学著作选集》下卷,北京:商务印书馆 1984 年版:26-28.

[2]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马克思,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51-93.

[3]张奎良.人的本质:马克思对哲学最高问题的回应[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5):10.

[4]左亚文,吴朝邦.论“对象化”与人的本质的实现[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55(04):6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