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业主方视角的工程总承包成本控制模式浅析

2020-09-14 12:24:19 中国房地产业·上旬 2020年9期

罗海娟 胡煜文 杨孝锋

【摘要】工程总承包模式已在全国推广,作为业主方加强工程总承包的成本控制势在必行,文章对现行业主方工程总承包成本控制的模式进行浅析,以期为业主方选择工程总承包模式下的成本控制模式提供参考。

【关键词】总承包;成本控制;业主方

1、前言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于2016年5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工程总承包发展的若干意见》(建市〔2016〕93号)明确指出政府投资项目和装配式建筑应当积极采用工程总承包方式,以期提高工程建设水平,发挥总承包企业的技术和管理优势[1]。各省市在《若干意见》颁布后相继出台具体的实操意见,如湘政办发〔2017〕58號《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工程总承包发展的指导意见》[2],建市〔2018〕139号《安徽省关于推进工程总承包发展的指导意见》[3]等。但目前对总承包模式下成本控制的研究多基于设计及承包方视角[4][5][6][7],站在业主方为节约政府投资角度研究总承包模式成本控制的文章对较少,本文就采用工程承包模式招投标阶段如何提高政府投资效率,规避业主单位成本控制风险,节约成本进行相关分析研究。

2、成本控制模式分析

工程总承包方式推广以来,各地都出台的了相关具体实操方案,目前工程总承包合同价格形式主要为概算下浮总价包干、模拟清单按实结算、总价包干部分可调三类。

2.1概算下浮总价包干

概算下浮总价包干方式即利用已获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的概算值作为上限值,投标单位在充分研究初步设计图纸及初步设计批复,明确业主单位对于项目的规模、功能、标准、质量、进度需求后,以概算值中的工程建设费为上限值,进行施工图设计。同时在投标时以在概算上下浮的形式包干总价,中标后以中标价为上限值,进行后续具体设计及施工工作。

该方式的优势为(1)切合建设部推荐使用工程总承包模式,实现设计施工等合阶段工作的深度融合,发挥总承包企业的技术各管理优势的初衷。(2)结算方便快捷,总承包单位完成合同约定内容,结算价即为合同价,不存在结算扯皮现象,以及解决不得以审计结论作为政府投资项目结算依据的问题。该方式的劣势有:(1)概算值作为招标的上限值,对概算编制单位及行政审批单位的专业能力要求高。在编制概算值时就需终合考虑各方面,使概算值即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太大,会给总承单位过多的利润空间,浪费政府投资;如果太小,且结算过程中不得调整合同价,总承包单位在实施过程中考虑成本因素,或使某些工程达不到业主所需求的标准。(2)项目进度更难把控。概算值直接与项目合同价挂钩,在概算编制及审批过程中恐耗费更多的时间,影响项目前期进度。

2.2模拟清单按实结算

模拟清单方式即借鉴原清单招标的模式,利用初步设计图纸编制招标清单,结算时仍采取按实结算的方式。招标清单只是对于项目的实际清单的模拟,结算时以总承包单位出具并获行政部门批复的施工图及业主、职能部分认可的竣工图为依据,原模拟清单中漏项部分清单采取重新组价双方认可的形式按实结算。

该方式的优势有(1)充分利用总承方技术管理的优势,为建设项目增值服务。(2)加快项目建设进度,出了初步设计图纸即可进行招标。该方式的劣势有(1)模拟清单不利于业主方了解项目总成本。以初步设计图纸为基础编制的模拟清单本身就因初步设计图纸的深度问题而表现得过于粗糙,业主方很难从模拟清单的基础上确定项目的成本。(2)按时结算的方式不利于业主方的项目成本控制。施工图部分的设计为总承包方主导,其可以设计阶段出于利已的因素最大化自我利益,从而使业主方对成本失去控制。(3)结算过程扯皮多。因模拟清单漏项部分的单价在结算过程中如果确定,双方往往会各执己见,扯皮过多。

2.3总价包干部分可调

总价包干部分可调即以初步设计图纸为基础编制招标控制价,招标阶段只提供控制价上限值而不提供具体清单,同时明确控制价中所含项目的规模、功能、标准、质量、进度需求,在合同中约定该部分内容为包干价,控制价内容之外的部分可以按实结算。采用该模式需加强控制价编制过程的把控,把初步设计图纸中所含项目的规模、功能、标准、质量、进度的内容都纳入控制价中,其中初步设计图纸不能确定的部分以暂估价的形式暂列,结算时按时结算。

该模式的优势有(1)有利于业主成本控制。前期以初步设计做控制价,可明确项目的总成本,且结算过程中该部分费用为包干价,不存在调整。(2)充分发挥承包商的技术及管理力量。实现了总承方设计、采购、施工等各阶段的深度融合。(3)节省结算时间及精力,包干价部分在结算中不存在调整,节省了大量的时间,避免了不必要的扯皮现象,按实结算部分为初步设计阶段不可明确的小部分,结算任务轻。

结语:

我国的工程总承包模式起步较晚,但从长远来看,工程总承包模式是一种趋势,国家建设主管部门也认识到总承包模式的优势,正在加大推广力度。业主方作为成本控制的主体,通过对不同成本控制模式进行实践与优化,以期找到最适合总承包模式的成本控制模式,才能最大限度的节约成本,同时发挥总承包模式 的优势。

参考文献:

[1]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于2016年5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工程总承包发展的若干意见》(建市〔2016〕93号)

[2]湘政办发〔2017〕58号《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工程总承包发展的指导意见》

[3]建市〔2018〕139号《安徽省关于推进工程总承包发展的指导意见》

[4]陈亚杰.浅谈EPC模式下工程总承包企业的造价和成本管控[J].商讯,2020(02):114+116.

[5]韩玉炜.工程总承包项目全成本管理与控制探讨[J].现代经济信息,2019(24):195.

作者简介:

罗海娟(1990—),女,汉族,湖南邵阳人,硕士学历,现供职单位为长沙市铁路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工程师,研究方向为工程经济。

杨孝锋(1990—),男,汉族,河南信阳人,本科学历,现供职单位为长沙市水利建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工程师,研究方向为工程技术。

胡煜文(1986—),男,汉族,湖南娄底人,本科学历,现供职单位为长沙市铁路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高级经济师,研究方向为工程经济。